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96章 失控的电梯

第96章 失控的电梯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孙明明确实拥有人肉搜索引擎的能力,她在两个小时内就找到了原来住在1303的人都是谁,以及她们是哪一系的,叫什么名字,还有手机号码。

    “太帅了!”秦青、柯非和司雨寒通通鼓掌。

    秦青更加了解为什么孙明明会加入那个一看就很不入流的奇谈怪论小组,它看起来就跟正经学习没有半点关系。她还以为是被柯非拉去的,现在看来搞不好相反。

    柯非说:“她以前就很喜欢这种事,我一直说她应该去当警察或黑客。”

    “你以后的男朋友如果敢出轨一定很惨。”司雨寒为那个还不知在何处的男生点上一根蜡烛。

    孙明明不掩骄傲的说,“大一时有个男生追我,然后我就找到了他在网上跟人约-炮!”那个男生在她天真的问“xxxxx是什么网”的时候光速消失了。

    “约-炮?”这种事最适合用来在睡前八卦了。

    “他没约成,那个女生在视频后选了另一个人,不理他了,他后来还在网上酸。”孙明明皱眉,很难说到底是约-炮更低级还是没约成更低级还是没约成还要在同一版里单开贴来酸更低级。

    跳回原来的话题,1303原来住着四个女生,但常住党只有三人,后来变成了两人,她们是俞婉婉和蒋雪容。

    孙明明把校园网上的照片找出来了,指给她们看。

    “跳楼的是哪一个?”柯非问。

    “都不是。”孙明明说,“跳楼的女生没有照片也没有名字,就一个姓,只知道她姓岳。”她又加了一句,“而且1303住的人里没有姓岳的。”

    这就说明她们想错了,自杀的女生虽然是杉誉大学的学生,可跟1303没有关系,只是凑巧也在这个大学。

    过了两天,孙明明找出了那个跳楼女生的事,“听说是工作没找到,男朋友要分手,父母刚好离婚,父亲外遇有个小弟弟,于是她就想不开直接一跳了之。”

    岳姓女生的事让人唏嘘,但也并不少见。就算是在杉誉大学里面也不乏当小三的人,不管是给社会人士当,能老师教授当,还是近水楼台的翘同学的男友、父亲、母亲,等等。听得多了,震撼就少了,就习以为常了。

    一转眼又到了周五,秦青接到秦妈妈的电话:“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一个家了?”秦青赶紧回家彩衣娱亲,陪爸爸妈妈住了两天,周一早上赶回学校上课。秦妈妈看她急匆匆冲出去赶车,对秦爸爸说,“也算能放心了。”本来她很担心被拐那件事会给秦青心灵上造成伤害,没想到她恢复的这么快。有时人简单一点,想不到太复杂的事也有好处。她都因为这个几乎失眠,转头发现当事者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早上匆匆赶到学校,秦青直接去上课了,根本没机会回寝室放东西。中午下课后,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提着这两大包衣服去食堂,就跟司雨寒说:“我把东西送回寝室,你去食堂随便给我带点吃的吧。”

    提着一个超大背包加一个大提袋,秦青开始觉得寝室离太远确实很不方便,她还饿着肚子,逆着人流,对那些正往食堂前进的同学有种说不出的羡慕之情。终于看到寝室楼了,她已经开始想回寝室后先热一杯奶,再吃几块饼干——她已经等不及司雨寒带回的午餐了。饥饿让等电梯的几十秒都显得漫长无比,结果在电梯门打开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更让她生气了!既然没有人搭,为什么在13楼停那么久!

    司雨寒带回午饭和八卦,她吃着八宝饭,听司雨寒说有人趁着大家上课去1303拿东西,寝室阿姨不肯给她开门,因为她已经搬走了。“那女生就一直等到1303的人回来,说要进去拿东西。”

    1303当时只有一个女生回来换衣服,听她说要进去拿东西,当然不敢一个人做决定,就打电话给同寝室的人,让她们回来一起商量决定。这其间就吵了起来。

    来拿东西的女生说:“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拿?你们是不是把我的东西给分了?”

    1303的那个女生说,“因为我们搬进来时什么都没看到啊。柜子、抽屉都是空的。床上也什么也没有,连扫帚都是我们自己买的!”她们搬进来时,1303简直像被洗劫过一样,除了床和柜子,什么也没留下。

    不是说她们就盼着前面的住户留点东西下来好占便宜,而是跟其他搬空的房间相比,1303搬得太彻底了。她记得当时她们还说搬走的人中一定有一个穷鬼。因为四个人住在一起,肯定不会习惯都一样,必定有一个人最后做了扫荡。而且虽然搬空了,可垃圾却没忘了留下。她们打扫的时候就抱怨了几句。

    现在这个女生说在1303忘了东西,已经住了快一个月的女生当然不肯承认是她们占了便宜。

    两边拉扯间,吃过饭的人渐渐回来了,1303其余的三人也回来了,她们都不让女生进去,四人一起保证搬进来时什么也没有。但这个女生不相信,五人从13楼吵到一楼,最后在一楼电梯前吵得一堆人围观。最后在宿舍阿姨的调停下,五人再回到13楼,一起陪这个女生找她忘了的东西。

    下午去上课时,秦青看到宿舍阿姨还没回来,传达室的门还是锁着的。孙明明说:“听说还在楼上吵着呢。那人真烦人。”

    “有什么好吵的?”秦青说,“不是说都搬空了吗?”

    “她就不相信呗。”

    “她到底忘了什么?”柯非问。

    孙明明说,“最气人的就是这个,她不肯说!”

    这就是胡搅蛮缠了。“那个女生就是我给你们说过的蒋雪容。”

    四个小时后,秦青放学回来,今天她负责把所有人的书包运回来,柯非和孙明明还是要去超市买菜,司雨寒去食堂了,食堂的烤羊排非常美味,今晚就是火锅加烤羊排。

    提着四个书包并且每个人都带了笔记本,这让秦青走回来后更加坚定了要买一辆自行车的决心,以前她还觉得往返教室与寝室是可以代替运动,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气喘不休的走进寝室大楼,看到电梯时简直觉得得到救赎了,这时如果有人在电梯口前吵架就让人不愉快了。

    吵架的人是宿舍阿姨和一个女生。

    阿姨拉住她,“你不能上去了,蒋雪容。你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蒋雪容:“我来找朋友不行吗?我还在这里读书,你凭什么不让我上去?”她穿一件姨妈红的长呢子大衣,头发剪得很漂亮,妆也很自然,这让秦青忍不住一直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特别是她的大衣、头发、妆和脚下的靴子,还有包也不错。

    等她站到电梯前了,还依依不舍的扭头看她。

    电梯到了,等里面的人出来后,秦青辛苦的走进去,还有两三个别的人,结果蒋雪容趁着电梯快关门前阿姨放松的时机,挣脱阿姨的手一下子钻进来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关电梯的人迅速按住开门键,门又打开了。

    一电梯的人都在看她,可蒋雪容就是能自自然然的站在原地,好像大家都没看她一样。

    脸皮厚度惊人啊。

    不止秦青,电梯里的其他人都用同样感叹的目光盯着蒋雪容。

    慢慢的有更多的人看到电梯刚好没关门就冲过来,蒋雪容就是不下去,她还躲到里面去了,门只好关上了,阿姨最后说了一句:“你上去,上去也进不去!”阿姨生气了,她拦住蒋雪容也算是好心,反正闹出事来以后,看谁着急。

    电梯慢慢往上走,电梯里很安静,没人说话。后来的人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也感觉到这里面有一个格格不入的人。有人回头偷看蒋雪容,有人小声嘀咕:“谁啊”

    “不认识。”

    电梯每一层都停,有电梯后就算住在二楼也不愿意自己走了。秦青住在九楼,蒋雪容显然要去十三楼,上到七楼后就只剩下她们两人了。

    她们俩站在电梯的对角线,都尽量站的离对方远一点。

    秦青盯着电梯数字,看它一个数一个数的变。

    7……8……9?

    电梯突然动了一下,灯暗了两下。

    9……

    电梯门打开,秦青走出去,临走前回头看了眼蒋雪容,她偏着头,好像在借着电梯间墙壁的反光看自己的发型还是什么。

    秦青最后欣赏了一眼她的姨妈红呢大衣。

    回到寝室后,秦青放下书包就开始搜这件大衣,很遗憾她没认出牌子,只能笼统的搜外型,突然一声奇特的响声传来,像一根巨型的弦被弹动,发出巨大的震弦嗡嗡声,过了十几分钟,楼下传来吵杂的声音,楼梯间有人在往上跑。

    秦青拿着手机出来,寝室里回来早的人此时都从房间里探出头,几个女生面面相觑。

    “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刚才那个声音听到没?”

    秦青举手,“我听到了。”

    “那是不是电梯出事了啊?”一个女生说,“听起来很像吊电梯的那根钢筋……”断了。

    “不会吧!”马上有人大叫。

    秦青也吓呆了,“不会吧?没有听到电梯砸下去的声音啊。”

    对哦,确实听到钢筋好像出事的声音,可电梯没掉下去啊。

    已经有人从楼梯跑上来了,秦青听到阿姨的声音:“电梯里有人没有?有没有人刚才坐电梯?”秦青马上说:“阿姨!我刚才坐电梯上来的!我下来时电梯里只剩下一个人了!是蒋雪容!”

    跟阿姨一起上来的还有两个男老师,其中一人问秦青:“她住几楼?”

    秦青说,“我不认识蒋雪容。她已经搬走了,以前住13楼,1303室。”

    那个男老师嘀咕了句:“那她回来干嘛?”

    阿姨喘均气,解释说:“她这几天一直来找1303的小姑娘,非说人家藏了她的东西不还她。1303的人告了几回状了,说她们搬进去时屋里什么都没有,两边都说不通。今天估计还是想来找东西。”

    “先确定她在不在电梯里。电话还打不通吗?”男老师问。

    “打不通。”另一个男老师说,电梯里有紧急电话,从刚才起就无法接通。

    “打她的手机!”男老师说。

    “没有……”阿姨焦急的看周围。

    秦青记得孙明明说过手机号在校园网求职版的一个贴子里,低头默默开始找,周围的人都期待的看着她。“找到了。”秦青说,跟着就拨通电话,电话通了,可是没人接。

    “没人接。”她说。

    男老师咬咬牙,阿姨担心的说:“是不是晕倒了?”

    “不知道……”男老师说,“等不及了,先把电工喊来,找出电梯现在在哪一层,先把人救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