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99章 “幸运”的蒋雪容

第99章 “幸运”的蒋雪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昨天晚上,救护车一直在b-2楼下停到十点半。蒋雪容被抬上救护车时,所有的女生都趴在窗户上看。

    “好惨……”

    “她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啊……”

    “那是她爸妈吗?”

    救护车把人运走后,事情还没完。各班的辅导员竟然跑到寝室里来交待她们一定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拍照、微博更是通通不行。

    秦青寝室里四个人,却分别在两个系,所以来了两个辅导员,一起劝她们要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要保护学校的名誉。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孙明明问。

    “这个是意外,电梯意外。”她的辅导员说,“你们不要追根究底,这件事跟学校是没有关系的。这是概率问题。”

    “学校会赔钱吗?”柯非好奇的问。

    “多多少少会赔一点,但电梯厂家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她会有事吗?”秦青问。

    “问题应该不大,她很快就被送到医院去了。”

    “送到哪个医院啊?”

    “就是咱们学校的附属医院。”

    杉誉大学的附属医院还是很有名的,因为当年的校长思想开明又进步,在那个年代里很早就请来了洋人医生,开始就是个洋大夫医院,全盘西化,后来当过战地医院,做过教会医院,建国后变成了工人医院,现在是人民医院。

    在杉誉大学的女生寝室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以后生孩子绝对要来杉誉附属医院生!

    可见它在民间的名声有多好。

    听说蒋雪容被送进附属医院了,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第二天早上,秦青她们发现电梯不开了!

    电梯旁边贴了个打印的通知:电梯需要检修,暂无法使用。

    “什么时候检修完?”有人问。

    通知上没写!

    “难道要一直爬九楼!”一个女生哀号。

    “想想十楼的,十一楼的,十二楼的,心情是不是好多了?”另一个女生安慰她。

    “一样很惨啊!”

    也有聪明的立刻回寝室把书包放下,把一切重的沉的东西都暂时放下。

    秦青发愁的看着笔记本,她习惯把老师上的课录下来,回来自己复习的时候用,现在怎么办?

    “书可以先放班里……”司雨寒也发愁了。

    “放班里不行,我们班会有人偷,听说是清洁工会拿走卖钱。”孙明明说。

    柯非异想天开:“存学校超市里?”学校超市有自助存包柜。

    剩下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而且要尽快!不然柜子肯定就要被别人占完了。

    “下课就去!”司雨寒坚定的说。

    秦青的手机报时了,她没有看就惨叫起来:“迟到了!!”

    秦青、司雨寒,上课迟到,下课后被老师记了名……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下课准备去吃饭,路过学校小超市时看到有好多人拿着书从里面出来,超市的阿姨跟一个路过的老教授抱怨:“这些学生太鬼了!说爬楼太累要把课本全存到我们的存包柜里!那我们的客人怎么办!!”老教授哈哈笑起来,学生嘛,让阿姨消消气。

    “完了,人家生气了。”司雨寒说。

    “想想看,b-2那么多人,都存过去,超市的柜子也不够啊。”秦青说。

    两人互相望着对方,一起叹了口气。

    食堂里的人很多,她们二人千辛万苦的买好饭找到位子坐下,准备开吃,司雨寒看手机说:“孙明明和柯非还没下课。”

    “真惨……”秦青说,老师拖堂这种事可遇不可求,说明老师负责,说明肚子会很饿。

    两人吃着,司雨寒突然看到长桌的另一头坐着四个女生好像在争执什么,她戳戳秦青:“看,那是不是1303的人?”

    秦青扭头,发现还真是。

    因为隔得较远,基本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这时有一个女生声音大起来,“你们不去我去!反正我良心过不去!去看一眼又怎么了?”

    “去看去看!”坐着的一个女生扔了勺子,“到时你怎么说?阿姨,我们来看蒋雪容。不,我们不是同学,我们现在住1303,因为蒋雪容想进寝室找东西我们不让,所以她趁我们不在坐电梯然后摔下来了?”

    她们俩声音一高,周围的人听到内容后瞬间都安静下来。

    一开始说话的女生饭也不吃了,提着包冲出去了。

    剩下三个说话声音也小了。

    秦青和司雨寒都把目光收回来,司雨寒说:“她们是在吵要不要去看蒋雪容?”

    秦青默默点头,说:“可能那个跑了的是感觉她们也有责任吧?”

    那三个人也加快速度把饭吃完,提起包离开,在经过秦青与司雨寒的时候,秦青听到她们在说。

    “就这么办,先把东西找到,再去看她。”

    “对!”

    下午,放学后,秦青跟司雨寒说有事就一个人先走了。

    她打算去看看蒋雪容。

    她从昨晚就开始犹豫要不要去,后来还是决定去看看她。因为蒋雪容现在这样到底是不是鬼害的不清楚,她担心那个鬼如果真是冲着蒋雪容来的,现在可能还会去找她。能救人而不救,她的良心永远过不去。就算跟她无关,就算蒋雪容真的犯错了,也有人间的法律来制裁她。

    另外,就是从钱芙的事上可以看出,放纵鬼自己去报仇,它可能会把怨恨无限放大。方域经过刀白凤和段玉海的事也说,一个鬼可能一开始只是想找仇人报仇,但当它发现杀人可以强壮自身后,十有*就会滥杀。就像段玉海想的那样:他是鬼了,鬼害人天经地义。一旦没有了心理界线,越界就变得格外容易。

    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蒋雪容做了什么,是不是真的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事情却没那么顺利。

    秦青到了附属医院,却查不到蒋雪容在哪间病房。前台说没有这个名字,请她确定后再来查询。

    秦青只好自己找,偏偏附属医院建院时间长,有新楼有旧楼,最早的医院大楼还是民国时盖的。秦青对着医院区域地图看半天,得知自己现在站的这幢楼是门诊楼,还有体检楼,病房楼a幢到f幢,还有儿科与妇科综合楼,外科综合楼,这些是能看懂的,还有一幢放射楼不知道是干什么的,除此之外还有中医疗养区。

    她傻了。

    这下让她怎么找蒋雪容?

    恰在这时,她看到了1303的那个女生,在食堂里说要来看蒋雪容还自己先走的人。她赶紧追过去喊:“同学,同学。”

    女生站住,“你叫我干嘛?我不认识你啊。”

    “同学,你好,我也住在b-2,昨天蒋雪容困在电梯里时,就是我和朋友一直打她的电话。我和朋友们都很担心她的情况,所以我来看看她。”秦青说,“可我在门诊那里查不到她的名字,你知道她住哪个病房吗?”

    女生哦了声,消沉的说:“知道,我问辅导员了。你跟我一起来吧。”

    路上女生告诉了秦青,“之前辅导员不管,昨天晚上辅导员骂了我们一顿,说我们太不近人情,既然人家丢了东西,让她找一找也没什么,怕她偷东西就看着她找嘛。”

    秦青安慰她说:“这是意外。你们也不想发生这种事的。”

    “是啊。”她说,“大家被骂了心情当然都不好,我就想说最好还是来看看,不然以后肯定会被别人说的。”说她们不让蒋雪容进去找东西,才会害她出意外。

    女生也挺不忿的,悄悄告诉秦青:“其实我们也说过让她自己找,可你知道吗?她不让我们看,说找东西时要一个人在屋里,让我们都出去!”

    “那是挺不合理的。”秦青说。

    蒋雪容这样做,更让人好奇她藏到到底是什么了。

    蒋雪容没有住在外科病房,而是住在了中医疗养区,也就是最早的附属医院大楼里。这幢楼的建筑带着浓厚的欧式风格。

    病房里很安静,没有多少人。从大厅进去就能看到里面装修的像五星宾馆一样,前台还有穿深蓝色护士服的漂亮护士小姐。看到她们两人进来,一个护士小姐过来温柔轻声问:“你们来看谁?”

    女生说:“蒋雪容。”

    护士小姐回去查电脑,还是没有这个名字。她去问护士长,护士长说:“查一下登记本。”护士小姐在登记本上查到了,说:“b区15号。我领你们过去。”

    原来蒋雪容的入院记录没有录入电脑,而是采取了最原始的手写方式记录。

    秦青不由得想,学校还真是怕被人查出来啊。

    在医院里特别容易让人迷路。护士小姐告诉她们出来时直走,左拐,右拐,再左拐就可以看到前台了。

    她把她们交给了b区的护士才离开。b区的护士说:“你们老师还没走。”

    江伟杭看到有两个学生过来就皱眉,不客气的对她们说:“谁告诉你们的?”

    女生说,“我辅导员。我来看看蒋雪容。”

    “她现在见不了人,还在危险期,人在无菌病房住着呢,她父母都进不去。”

    “那我隔着窗户看看。”女生固执道。

    江伟杭没办法,却亲自带她们过去,站在窗户前说:“看吧,回去别乱说啊。”

    秦青和女生都站在窗户前看了一眼。

    无菌病房是双层门,从这道门进去后,里面是玻璃门,她们只能看到蒋雪容的被子,还有呼吸机的声音。

    “她现在怎么样?”秦青问。

    “危险期。”江伟杭说,“不过没有生命危险。”这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时他都以为蒋雪容活不成了,但意外的是虽然她身上有多处骨折,却没有致命伤。最严重的应该算是脾脏破裂出血,但进手术室后保住了她的脾脏,也保住了她的性命。

    现在的麻烦是她身上的多处骨折,这些都必须一一手术,而她现在的身体是无法撑住频繁的手术的。昨晚从推进去到九个小时以后出来,只做了肋骨复位和排除腹腔积血,肺上还有一处被肋骨戳的洞,也只是暂时处理了一下,目前仍在观察中。她的心跳和血压都很稳定,术后麻醉过去,人也清醒了,能含糊的说话,思维还算清楚。头上被撞的那几下,照过ct后说是有淤血,先看能不能吸收。

    总之,她浑身是伤,可能以后也会残疾,却没有丢了命。

    这让江伟杭都忍不住好奇了。

    这到底算幸运还是算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