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03章 失去女儿的谢爸爸和谢妈妈

第103章 失去女儿的谢爸爸和谢妈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路培培很喜欢秦青她们寝室的气氛,所有人都是好朋友,大家都很尊重别人的生活习惯,寝室公约只有简单几条,但每个人都自觉遵守。如果这个寝室还有空床的话,她甚至想申请住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想和秦青她们交朋友。

    她到超市后给孙明明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带东西:“我在超市呢,你问问大家要不要带?”

    孙明明听了很奇怪,“秦青让你给她买三明治、卫生巾是吗?”旁边的柯非和司雨寒都把头转过来了,“那你帮我拿一包饼干吧!好不好拿?我去接你吧?那你回来小心点啊。”挂了电话跟柯非和司雨寒说:“不太对劲啊。”秦青怎么会让路培培下九楼去给她买三明治,而且都九点了,她绝不会在晚上吃这么高热量的东西!

    “对啊,还有奶茶。”柯非说,“现在除了她男朋友给她买的奶茶,平时她都只喝白开水。”

    司雨寒也说,“这确实不太对。”

    三人跟秦青同住,知道她有很多“小毛病”。比如她平时只喝白开水,牛奶和豆浆都不加糖,咖啡、茶、奶茶都是拒绝的。偏偏方域很喜欢给她买,她就只喝男友买的,自己绝不会买。而且上周称体重多了两公斤,所以她晚上肯定不会吃三明治!

    再说现在没电梯上下楼,让路培培跑下九楼给她买东西,这不像秦青会做的事。

    “她是想把路培培调开吧?”孙明明说,这很明显,不过:“为什么啊?”

    很快路培培回来了,她给所有人都带了奶茶买了三明治,“青青呢?”她没看到秦青,“我给她挑的是水果三明治。”司雨寒看到满满的奶油,替秦青的今晚的卡路里掬一把同情泪,“她去上厕所了。”

    路培培:“她刚才在楼上就上了厕所,是拉肚子?”

    司雨寒问,“你们刚才是去13楼你以前的寝室吧?秦青在那边就上过厕所了?”

    “应该吧,她可能是肚子不舒服。”路培培说。

    正说着秦青回来了,司雨寒招手:“快过来吃你的三明治。”

    柯非注意到秦青就站在门口没进来,好像在故意挡着门,她悄悄拍拍孙明明,用眼神示意:看,奇怪吧?

    路培培把奶茶和三明治给秦青拿过去,“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三明治,我给你买了奶油的。”

    “谢谢。”秦青拿着,说:“培培,我想去看看谢贝贝的父母。”

    “这么晚?”路培培看手机,都九点半了。

    “我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想去看看他们。”秦青说,“可以吗?”她不知道谢家父母住在哪一间酒店,只能问路培培。

    “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吧。”路培培拿电话出去打了。她一出去,柯非、孙明明和司雨寒立刻小心翼翼的指秦青……的背后:“是不是……?”

    秦青点点头。

    “哇!”孙明明小声惊呼一下,没后退反而双眼发亮的冲过来,秦青就看孙明明对着谢贝贝旁边的空地热情的绽放笑容,无声的说:你好啊!

    谢贝贝刚发觉自己已经死了,可她好像还是没有真实感,就是想见爸爸妈妈,但也知道没人能看到自己了,孙明明对着她身边的空地笑说你好,她噗哧一下笑出来了,笑完觉得自己挺神经病的,都死了还笑什么。

    后面柯非和司雨寒都过来了,四下张望,当然什么都看不到。

    路培培打完电话回来说:“阿姨他们还没睡,不过他们说太晚了,不让我们过去。”不如明天再去?她想这么说。

    “现在就去!”孙明明说。

    “对,我们也去!”柯非说。

    “对,对。”司雨寒也赞成现在去,现在不去不就意味着有个鬼会在她们寝室门口站一晚上?不要!死都不要!

    路培培:“啊,你们都去?”

    三人一□□头。

    秦青戳戳孙明明,“别好奇!保持警惕心!”她警告过她们三个,对鬼不能有好奇心,好奇心等同于对鬼伸出友谊之手,绝对不要自己先发出“我们来交朋友吧”这种电波,真有鬼接收到了怎么办!

    孙明明立刻点头,深呼吸,“好了,我准备好了。”

    秦青实在不放心。五人一起溜出寝室,跟阿姨说今晚回家住,她们打算到酒店后直接开个房先住一晚,就不来回跑了。

    坐上出租车后,秦青坚持自己单独乘一辆,“人太多坐不下,我自己坐后面那辆,让他跟着前面的车走,丢不了。”

    路培培说:“这样不安全,要不我陪你坐后面。”

    “不用,没事。”秦青说。

    司雨寒也怕不安全,秦青悄悄跟她说:“放心,要是司机真有歹意,还说不定是谁倒霉呢。”她现在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气了,出租车里那么小,如果司机想做什么,她让这跟鬼气几乎没有区别的气团包住他,不信制不服他。

    第二辆出租车上,司机总觉得坐在后面的女生有点奇怪。她坐的位置就好像身边还有一个人,而且她常常扭头看旁边的空座,好像真的在跟身边的人交流。

    而且,他有点冷。

    柯非看到后面那辆车好像越开越快,指着说:“哎,他怎么开前头去了!”

    第二辆车一马当先,风驰电掣的开到湾岛酒店门口,足足比柯非她们的车快了二十分钟。秦青下车后,司机师傅立刻开走了,连客人都没来得及拉。

    “哎,哎!那车!”两个正等着搭车的男人招手都招不及,“这是赶着去交车吧?”

    “屁!都是七点交车,你见过晚上十点交车的吗?是赶着回家吧?”

    秦青觉得司机师傅可能第六感比较灵,发觉到了什么。她打了个电话给司雨寒,得知她们至少还要再十分钟才能到,她就先去订房了。等她订好房,拿到房卡,路培培她们到了。

    “阿姨他们住在1970号房。”路培培说,她们先到前台通过内线通知一下,再坐上电梯到19楼。

    谢妈妈就等在电梯门口,她看到路培培先拥抱住她,“谢谢你,培培。”对于这个跟她的女儿一样大的女孩,谢妈妈总是难免把她当做贝贝。

    “阿姨,她们是我的同学。”路培培介绍秦青四人。

    “谢谢你们过来,进来吧,房间里收拾过了,我还让人送了点心过来。”谢妈妈说。

    司雨寒三人都在看秦青,而秦青在看谢贝贝。早在看到谢妈妈的那一瞬间,谢贝贝就嘴一扁,哭着扑上去:“妈妈!”可她跑到跟前却刹住脚,不敢去抱谢妈妈。她已经发现秦青不让她碰到路培培,也避免她跟活人接触,她是鬼,对活人是有害的吧?她怕如果她碰到妈妈,会害了她。

    谢贝贝紧紧跟在妈妈身后,看到妈妈拉着路培培温柔的对她说话,妈妈说:“我让人送来了芒果慕丝蛋糕,你喜不喜欢?”谢贝贝就哭了,这是她最喜欢吃的蛋糕,妈妈还特意学会怎么做,以前家里冰箱里天天都有慕丝蛋糕,都是妈妈亲手做的。

    房间里有很多烟味,谢爸爸特意洗了把脸才出来见女儿的朋友们,但他更受不了看到这些跟女儿一样大的女孩子,他看到路培培,听到她喊叔叔好时眼圈都红了,他还说:“吸烟吸多了,我去外面散散步。”

    他出去后,谢妈妈半句不提谢贝贝,就是说她们这么晚出来太不安全了,要注意,不要让父母担心,问路培培是不是学校找她麻烦了?“这事其实跟你们都没关系,把贴删了吧,我跟你叔叔商量过了,这事不能再麻烦你们了。我们已经找好律师了,明天就去跟学校谈。”

    说完正事后,谢妈妈就让她们吃蛋糕,她问每一个人的名字,跟她们每一个人聊天,好像所有的女孩子在她眼里都是天使,她喜欢她们。

    谢妈妈对从进来后就没有说过话的秦青说,“是不是有点累了?再吃一块蛋糕,然后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我给你们家里打电话。”

    秦青顺从的把谢妈妈放到她盘子里的蛋糕吃了。柯非坐卧不定,看到蛋糕只剩下一块了,忍不住给秦青发了个信息:要不要给谢贝贝留一块啊?

    秦青看到短信,下意识的去看站在谢妈妈身边的谢贝贝,她没有看蛋糕,她一直在看着谢妈妈。

    谢贝贝没有再哭了,她看起来好像变得成熟了,她的眼神充满对谢妈妈的爱与怀念,还有对妈妈的不放心。

    所有人都有默契的不去动最后一块蛋糕。谢妈妈再三劝都没人肯吃,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微笑了一下,笑容里充满疲惫和哀伤,“那这一块你们都不吃,我吃了。”她把蛋糕叉到盘子里,吃第一口时,嘴边的笑就消失了,她没有嚼,直接把蛋糕吞了下去,几口就把蛋糕吞完了,好像不想让这个味道在嘴里回味,不想品尝它。吃完后,她还喝了一杯水,像是要把嘴里的味道全都冲干净。

    喝过水,她又微笑起来:“好了,我也吃完了。”她对她们摊摊手,故意表现的很俏皮。

    但她浑身上下快要溢出来的悲伤,大家都感受到了。

    没有人想去戳穿她,大家立刻继续说笑起来,假装都没发现。

    谢爸爸下楼去给她们换了房,提到了19楼,“这样都在一层,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敲门。早上别先走,一起吃过早饭后,我送你们回学校。”他说。

    谢妈妈亲自送她们回房间,把她和谢爸爸的电话给了她们每一个人,“今天晚上我们不会睡,你们有什么事都可以过来找我们,知道吗?”

    秦青五人再三保证绝不会四处乱跑,一定乖乖睡觉,立刻上床才把担心的谢妈妈送走。关上门后,柯非说,“他们一定难过死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只是放女儿出来上大学,竟然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死了,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着急、关心她们。这是把她们当成谢贝贝了。

    趁路培培没注意,司雨寒问:“谢贝贝呢?”

    “跟她妈妈在一起。”秦青小声说。

    “然后呢?她妈妈不知道啊。”孙明明也小声问。

    “我跟谢贝贝说了,让她给她妈妈和爸爸托梦。”秦青说。这样,他们就能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