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04章 我要我的女儿死的有价值

第104章 我要我的女儿死的有价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谢爸爸睁着眼睛到天亮。自从接到谢贝贝同学的电话后,他就再也没睡过觉了。以前总觉得熬夜能熬上七八天人不就要废了吗?现在才知道真到这种时候,是不敢闭眼也不敢睡觉的。他怕谢妈妈身体撑不住,一早就建议她用安眠药保证睡眠时间,他自己反正是个男人,熬吧。

    为了不让谢妈妈担心,睡觉时他也早早上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躺到四五点的时候起来。这天早上,他也是四点多的时候起来,看谢妈妈还睡着,因为吃了药的关系,她能睡到八点多。他就在客厅里坐着,先是发呆,然后看报纸,看新闻,上微博看最近的事态发展情况等等。一直坐到谢妈妈起来,他听到卧室里的动静,起身过去,结果没料到谢妈妈跑出来了。

    “怎么了!”谢爸爸赶紧拉住她,“怎么了!”他可真怕谢妈妈再疯了。

    谢妈妈的神情反倒比前几天好多了,前几天她早上起来好像人都没有魂,呆滞的很。今早看着有精神了,她抓住谢爸爸:“我没事,我就是想找你说……”

    谢爸爸扶她坐在沙发上,“想说什么?想起什么事?”

    谢妈妈拢拢睡乱的头发,带着点怀疑和不确定,又像不敢相信,突然说:“我梦见贝贝了。”

    谢爸爸怕睡觉,也是怕梦见女儿。他轻声问:“梦见贝贝了?她跟你说什么了?”

    谢妈妈陷入回忆中,露出一个幸福又怀念的笑容,“她啊……她让我放心呢……”

    谢爸爸起床时,谢妈妈有一点意识,她看到酒店窗帘缝里透进来的阳光,知道天已经亮了。她知道谢爸爸这些天都睡不好,醒得早,其实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晚上睡没睡。但安眠药的药效还在起作用,她被沉沉的睡意又给拽到梦乡里。

    她发现自己坐在咖啡厅里。谢贝贝在上高中后,特别喜欢到咖啡厅坐着,点一杯咖啡,点块蛋糕,拿一本书再拿个漂亮的笔记本坐着。以前是拉她一块去,后来就跟朋友一块去。谢妈妈想起她年轻时也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漫步在林荫道上,还非要在下雨后,觉得这样特别浪漫。谢贝贝也到这个时期了啊,年轻时都会有这一段的。

    贝贝就坐在她对面,她喝的是养生茶,贝贝喝卡布其诺。贝贝看起来特别年轻,像她还上高中时的样子,脸圆嘟嘟的。高三时怕她太辛苦营养跟不上,谢妈妈每天都做很多好吃的,把谢贝贝给吃胖了。等她上大学后就说寝室里她最胖,个子还高,要减肥,脸就一天天瘦了,也没有圆圆的可爱的脸蛋了。

    “贝贝,”谢妈妈说,“咱不上大学了行吗?就留在家里,爸妈养你一辈子!”她越说越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就怕谢贝贝舍不得大学里的朋友。“你看,咱家不缺钱,有四套房子,你爸和我还能挣钱,再干二十年,给你挣更多家底,让你在家里玩一辈子,不是挺好的吗?别走了。”她说,“你要是想你同学了,请他们到咱家来玩啊。像培培啊,露露啊,圆圆啊,都可以叫来!”

    谢贝贝笑了,谢妈妈就知道女儿这是不愿意,她改口说:“反正啊,我是不许你再回去上学的!你要想上,就在咱本市上!”

    谢贝贝没有反驳谢妈妈,只是等她说完,温柔的说:“妈妈,我一个人没事的!”

    “你知道什么!!”谢妈妈一下子发火了,她瞪着眼睛,拍着桌子,“你知道你出事后我和你爸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我们是什么心情你想过吗!”可她又舍不得对谢贝贝发火,吼了一声就又软下声调说:“贝贝,听妈妈的吧,别出去了,就在家里呆着,你想去旅行,想去哪里,妈带你去,妈陪你去。”

    谢贝贝抱住谢妈妈,“妈妈,我要走了。”

    “不许你走!”谢妈妈握住谢贝贝的手,“等我把你爸喊来。”她转头去找电话。

    谢贝贝说,“妈妈,我爱你和爸爸。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的。替我谢谢我朋友和同学,还有啊,你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谢妈妈死死拽住她的手腕,“你也不看你妈多大年纪了!还生!生什么!就你一个就够费神的了!”

    “帮我谢谢我同学。”谢贝贝说,“我真的没事,我会好好的,你放心吧。再生一个也没事,我不生气了!”

    谢妈妈说完,茫然的看谢爸爸,“你说,这是贝贝回来了吧?还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谢爸爸听的时候一句都不想错过,听完半天不说话,两人暂时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回味自己的女儿最后留下的话。

    谢妈妈自己说:“不过我也想,我要是见到贝贝了,怎么也不会提起再生一个的事啊,见到她我肯定拉住她不让她走啊。”

    “她要走,你也拦不住。”谢爸爸说,“孩子该走还是要走的,咱别耽误她。”

    “是贝贝吧?”谢妈妈问他。

    谢爸爸点头,手上挟的烟半天没吸,烧出很长一截灰。

    谢妈妈突然说:“贝贝可讨厌你吸烟了!你还吸!”

    谢爸爸赶紧把烟扔到烟灰缸里,还去开空调抽走烟味,都是以前在家时,谢贝贝一看到他吸烟就故意脚步很重的去开空调,很嫌弃的说:“臭死了!都是味儿!”

    “是贝贝吧?”谢妈妈又问。

    “是,就是咱闺女,这是不放心,回来跟咱们说一声,说她要走了。”谢爸爸背对着谢妈妈,哽咽的说,“这孩子最懂事了。”

    谢妈妈却一扫之前的颓唐,她绞尽脑汁的想:“她让我谢谢她同学,是谁啊?我觉得她说的不是培培她们。”

    谢爸爸眼圈红红的转过来,“是不是今天来的那四个同学?”

    “是吧?我猜也是。”谢妈妈说,“你说贝贝多好,人家来看她,她都记着这份好。你说怎么有人那么坏!”

    谢爸爸说:“所以,她不是遭报应了吗?人没死,摔成那样都没死,这就是报应!我还盼着她能活上五六十年,遭上五六十年的罪呢!”

    谢妈妈突然说,“现在跟学校谈得怎么样了?”

    谢爸爸说,“还在跟律师说着呢,律师不太看好,他说学校里发生的事,只要不是恶性案件,一般都不会大肆报道。”

    自从谢贝贝死后,谢妈妈一直浑浑噩噩的,现在好像突然脑袋清醒了,她说:“既然赔不了多少钱,那咱们就不要钱了。”

    谢爸爸看着她。

    “我要那个蒋雪容和杉誉大学名声扫地!臭名昭著!”谢妈妈平静的说,“培培不是说了吗?这不是钱的事。对,这不是钱的事!贝贝死了,我要我的女儿死的有价值!”

    谢爸爸说:“那你想好了?”

    “想好了。”谢妈妈说,“不闹得他们满城风雨,头破血流,我就不罢休!”

    “行。”谢爸爸说。

    谢妈妈特意打电话叫秦青五人起床,还替她们叫了客房服务。秦青她们发现今天谢妈妈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她化了淡妆,头发、穿着打扮都比昨晚看起来好多了,精气神也不一样了。

    “坐下吃吧,你们早上几点上课?我叫了出租车,到时一起送你们去学校。”谢妈妈笑着说,她看着秦青、司雨寒、孙明明和柯非四人,好像今天才认真的认识她们,“谢谢你们特意过来。”她这么郑重,秦青四人不由自主的就站起来鞠躬回礼。

    谢妈妈笑着说:“不用不用,快坐下。”然后给她们挟虾饺,倒牛奶,帮她们涂黄油,问够不够吃。

    “够,够。”路培培赶紧说,早餐送来的实在太多了!中式西式都有!根本吃不完!五人努力使劲吃,谢妈妈发现后赶紧说:“不用勉强!吃不完也不要紧!”

    是真的吃不完。秦青四人中最能吃的柯非都投降了,她一个人干掉了五块三明治加四笼虾饺烧麦什么的!秦青也吃得超出计划,暗自算了下卡路里,大概这一顿可以顶两天了。剩下的也没浪费,谢妈妈用保鲜袋给她们装起来,让她们带回学校吃。“你们寝室有微波炉吧?到时热一热就能吃了。”

    早知道可以带回去就不拼命了……

    大家都发现谢妈妈变得好多了,路培培心想难道是谢妈妈看到这么多同学来看他们,受到鼓舞了?她们三人当时只是在谢爸爸和谢妈妈来的第一天一起过来看望他们,后来就只是偶尔电话联系,担心打太多电话会太厚脸皮,看来还是应该多跟谢爸爸和谢妈妈联系啊。

    回到学校后,谢妈妈留了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号,说以后有机会请她们去家里玩,包机票!看起来好像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孙明明悄悄用手机说:看来是真托梦了!怎么办我好激动!

    柯非说:好激动1

    司雨寒:好激动2

    秦青:跟着激动一下

    到了下午,她们四个才发现……真的要激动了。因为谢家请的那个律师突然在微博上参加了一个谈话节目!采取直播的形式,开头还挺正常的,就是说一下最近啊,很多学校里都发生了安全问题,这个大学生的安全教育很重要,学校也要加强这一方面的教育。主持人问:能具体说说吗?校园里还是很单纯的吧,象牙塔嘛。律师说:“最近啊,我正好就代理了一桩案子,就是发生在我们本地的大学,大学名字就不说了,很有名,历史很悠久,就在杉誉区……”

    这个时间,正好大家吃晚饭。九楼就有人跑到走廊里挨个敲门,“快看微博!就是那个小城故事的节目!今天请了一个律师!说的就是咱们学校最近那个事!”

    秦青五人愣了一下,立刻拿手机上微博搜!

    律师慢条斯理的声音就这么传了出来:“……现在我国呢,在这方面的立法呢,是不够健全的,网络信息安全这个命题已经喊了很久了,国家出台相关政策也需要时间,这种时候呢,就要靠学校自我约束了。虽然没有相应的法律,学校有校规嘛,啊,老师们、学校的领导层,也要考虑到现实问题,发生这种问题,学校也应该进行反思……”

    主持人适时插话:“那发生这件事后,学校里有没有什么措施?”

    “哦,这个是有的。”律师说,“听说啊,学校在这之后立刻出台了一项新校规:学生不许私自换电灯,动电线!”

    “这个,呵呵……”主持人憋不住笑,但还是给予正面评价:“这个校规很及时,也很有必要。”

    “的确啊,学校还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的。”律师说。

    柯非:“这律师说话很损啊!”

    同时,网上竟然因为这个谈话节目,重新引起了热潮。有人在下面问“什么情况”,就有人做出长微博来科普。

    非常令人惊讶的,网上也有了很多转发;一些营销号开始将这件事慢慢推向□□。

    跟着,有人做了百科。杉誉大学女生寝室b-2,1303、谢贝贝、蒋雪容,等。有了百科,科普传播搬运起来就更容易了。一些外地的小报纸,媒体也开始刊登此事。

    这时路培培听说了,谢家不告学校了,正跟学校进行僵持阶段。

    “怎么回事?”路培培惊讶的问同学。

    “不知道啊,听说是在谈。”事情开始拉锯,若真是谢家递了状纸,好歹还有个开庭日期,现在反倒不好说什么时候能结束了。

    学校里对此事是严阵以待,听说群里都有老师卧底,一旦发现有议论此事的,立刻谈话!奖学金飞了!优秀学生评比做废!校园网里也开始有两极分化,一些人说另一些跟着闹这件事的学生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跟着外人骂自己学校!都是有病!”若有人说谢贝贝也是本校学生,蒋雪容也是,要不是学校不处理,事情也不会这样。就有要接着说:“现在两个一个死了,一个瘫在床上,还不知能活多久,这还不够?她就是偷拍了,这也要交给法律来判,你们这叫什么?这叫网络暴力!”

    连秦青以前的同学都来问她是不是真的?“真的有偷拍吗?你住在哪里?安不安全啊?”同学问的倒是一针见血。

    是啊,发生这种事,别的都是旁枝末节,重点难道不是偷拍吗?扯蒋雪容重伤,说谢贝贝不该自己动手摸电线,如果没有偷拍,如果发现偷拍后立刻处理,还会有后面的事吗?

    秦青调出谢贝贝的百科,看那短短数行介绍——1998年生,她本来应该有很长的人生的。

    百科上有谢贝贝的很多生活照,是一个非常鲜活、可爱的姑娘。在谢贝贝的百科上有蒋雪容的连接,这就是一张普通的证件照了。她发现没有烫头,没有化妆的蒋雪容看起来完全不像她了。

    秦青回到谢贝贝的页面,点开编辑:秦青,杉誉大学13级生,住在b-2寝室,我作证,学校确实有偷拍事件,早在去年就发生b-2寝室被对面a-5男生寝室偷看并偷拍,并上传视频到网络的事件。我亲眼看到蒋雪容几次要回来找东西,却不知道她找的是什么。

    编辑完之后,只过了半个小时,谢妈妈就打了电话过来:“秦青,你不要出头了,这对你不好。阿姨把你写的给删了。”

    秦青说:“阿姨,你不用删。这件事与我们切身相关,如果我们这些住在b-2的人不出声,只靠别人替我们发声,那怎么行?”

    秦青又重新编辑了回去,很快被司雨寒她们发现了。

    “我也写上去。”司雨寒说。

    “对,就该这么写。”孙明明说。

    慢慢的,b-2的女生都知道了,后面附名作证的越来越多,一晚上的时间就有一百多人跟着写上自己的名字。

    事情被还圆的越来越清楚,也越来越掩不住了。

    关于蒋雪容的内容也越来越多,蒋雪容以前的朋友放上很多照片,都是从蒋雪容微博上扒下来的,有八成都是晒东西的,晒包,晒手机,晒数码机相,晒机票等。还有人不知怎么搞到了蒋雪容的学籍登记,有人按图索骥,证明蒋雪容绝不可能靠父母买这些名牌货。

    “卧槽,白富美啊!”

    “致富有道!”

    “妹子,还能喘气不?求资源打包!”

    “人家靠这个赚钱呢,怎么会白给你!”

    “可惜啊,妹子求介绍网址!私信就好!”

    “已挂,勿念。”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