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07章 扇子疑案

第107章 扇子疑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柯非说怕怕,秦青就把这小扇子放自己钱包里,“如果有问题我肯定能发现,放心吧。”

    “那我就交给你了哦。”柯非说。

    看她的表情好像真的很害怕,秦青一直以为柯非胆子很大啊,她悄悄问孙明明,“我记得柯非连鬼都不怕。”人贩子也不怕,怎么怕这个?怕点在哪里?

    孙明明说:“柯非怕娃娃。”特别像人的,有眼睛的。她说记得以前跟柯非去逛展,没想到展会上竟然有很多霹雳偶、日本sd娃娃和欧洲陶瓷娃娃。“柯非当时跟心脏病要犯了似的。”孙明明现在都记得柯非瞬间就脸就变白了,不停出冷汗,拉着她就逃出来了,死活不肯再进去,浪费了门票钱。

    后来孙明明去查了一下,竟然真有娃娃恐惧症这种病,据说这种病严重了看到墙上贴的大头娃娃的画都会害怕,也有心理医生调查过恐惧的原因,发现五花八门,有的说是娃娃的头太大,脖子太细,怕脖子折断,一想到就怕得受不了;还有的说是娃娃的眼睛太大,很担心它的眼睛会刺到东西。就算心理医生一再告诉他们那是没有生命的娃娃也没用,暗示也不起作用,刺激疗法也没用。

    秦青发现孙明明才是最厉害的。“那柯非怕的是什么?”秦青问。

    “她说是眼睛。”孙明明马上说,“她怕娃娃的眼睛,说它们的眼睛一直睁着,闭不上一定很难受。”

    “那如果娃娃的眼睛合上呢?”秦青想起超市里卖给小女孩的娃娃中有眼睛可以闭上的,把娃娃放平它就会乖乖睡觉了。

    “那她就不怕了。她就怕一直睁着眼睛的娃娃。”孙明明说,“昨天其实她一直都不敢看娃娃的正面。”

    这种恐惧症还真是从来没遇上过,不过仔细想一想,柯非是把娃娃当成真人了,越真实的娃娃,她越容易“犯病”。

    不过现在娃娃不在寝室了也没事了,秦青打算明天见到方域时再把小扇子给他。

    晚上9016寝室里的人吵架了,吵得整层楼的女孩都出来看。起因很简单,萧芒洗澡的时间太长了,唐雨催了好几次,最后等她出来自己也洗不成了,马上就要熄灯了,就抱怨了两句,萧芒没说话,唐雨却发现萧芒洗这么长时间是在里面洗衣服,就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都说我今天也要洗澡,你洗完不出来在里面洗衣服是什么意思!”

    萧芒说,“你说谁不要脸!”

    “你就不要脸!”唐雨大骂,指着萧芒盆里的衣服说:“你洗个内衣就算了,毛衣裤子也拿进去洗是什么意思?不会拿回家去洗吗?”

    “我家不在这里!”萧芒说。

    唐雨:“那就去外面洗衣店洗!”

    “我没钱!”萧芒说。

    “没钱是吧?”唐雨拿出钱包,掏出十块钱砸萧芒脸上:“没钱我赏你!”

    萧芒气疯了,“你怎么欺负人啊!”

    “没你欺负得厉害!自私!有人等着洗澡还在浴室里洗衣服!不要脸!”

    “没你要脸!偷别人东西!”

    “你胡说!”唐雨尖叫,扑上去两人打起来。

    从寝室里打到走廊上,就引来大家的围观。他们寝室的人没出来劝,其他寝室的人也不好劝,只好围着说:“别打了,别打了。”

    直到萧芒的朋友过来把两人拉开,把萧芒推到她们寝室去了,唐雨才忿忿的回寝室把门关上了,没有热闹看,走廊上的人才散了。

    萧芒在朋友寝室躲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要回去睡觉的。她朋友劝她住在一个寝室里,不能太得罪人。萧芒说:“你不知道唐雨多恶心!她最爱占人小便宜。就昨天那谁不是她男朋友送了她一个娃娃吗?特别漂亮特别大那个。”

    朋友记得,“对。”

    “那谁不想要,打算挂淘宝卖掉,唐雨还说要借走玩。根本跟人家不认识就直接开口了,她在寝室里也这样!不管认识不认识,不管熟不熟,张嘴就借,有时拿你东西跟拿自己东西似的,一点不见外!”

    “后来不是没借吗?秦……青,对吧?她寝室那个高个子的女生,说太贵不能借人。我记得秦青自己好像也不知道这娃娃值多少钱,后来她说不卖了,还给她男朋友。”

    萧芒说:“你不知道!当时屋里人多,根本没注意,娃娃的东西大家不都拿着看吗?等我们回去以后啊,唐雨竟然把人家娃娃的一把小扇子藏在手里偷回来了!”

    “什么啊!她怎么这样啊!”朋友也吓了一跳。

    “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啊!”萧芒气愤的说,“她就光明正大的拿给我们看。”她学唐雨的动作,“就这么举着,还挺得意,说这小玩意拿了就拿了,没关系!秦青肯定不知道是谁拿的。”

    朋友皱眉,“那她这样,你们怎么办?”

    “当时我们都觉得特别恶心你知道吗!特别恶心!”萧芒说,“我都想去告她一状了。”后来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这种人心眼都特别小,你小心她报复你。”朋友提醒萧芒。

    “我知道,我小心着呢。”萧芒说。

    萧芒在睡觉前回寝室,寝室里四个人谁都不理谁,都躺在床上面朝墙壁。萧芒爬上床,打开台灯,躺下准备再刷一会儿手机就睡觉。

    这时唐雨站到她床前,点点她的胳膊。

    萧芒心想她是来道歉的?为了寝室的和平,她也不想闹得太难看,转头说:“干嘛?”

    唐雨的脸色很不好看,“你是不是把那个小扇子拿走了?”

    不但萧芒听愣了,剩下两个人也愣了,其中一个还摘下耳机扭头来看。

    唐雨说:“我明明放在小盒子里了,现在不见了,是不是你拿的。”

    萧芒腾的坐起来,张嘴就骂:“你有毛病是不是!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手贱!偷东西成瘾啊!滚!离我远点!”

    这时头顶上的灯闪了几下,啪的一声灭了。

    熄灯了。

    这下架也吵不成了。

    唐雨回去睡觉前还说了一句:“你等着,等我找到就有你好看。”

    萧芒懒得理她,说:“自己偷的东西当成自己的,你可真有趣。”翻身不理她了。

    晚上,萧芒睡得半梦半醒,总是听到自己桌子上有动静,好像有人在翻东西。她迷迷糊糊的想:这是有人起来得早,在洗脸刷牙?

    她还想接着睡,就没管,反正钱什么的都锁在柜子里了。

    早上起来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一直到中午吃饭时回寝室放书包,突然想起来了。

    寝室里只有她一个,她站在自己桌子前,看看自己的床,再看看萧芒的床,二人的床位刚好是对角线。

    下午回到寝室,她悄悄问床跟萧芒挨着的那个女生,“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现萧芒下床?”女生咽下嘴里的饭,回忆了一下,摇头,“我都睡着了。”

    “她可能在屋里走了好一会儿,你真没发现?”萧芒问。

    “没发现。”女生摇头,好奇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萧芒说,“我怀疑她昨天夜里,趁咱们都睡觉的时候,跑来翻我的抽屉了。”

    “你的抽屉不是都锁起来了吗?”女生问。

    “上面那个不带锁就没锁。”萧芒说。

    “她翻什么?你的钱丢了?”

    “钱包我放柜子里了,我猜她是想找那把小扇子。”萧芒说。

    女生噗的笑了,“既然钱没丢就别管她了。让她自己发疯去好了。”女生说完又好奇的问她,“那扇子真不是你拿的?”

    萧芒摇头,“真不是。她就是随便乱咬人。”

    另一边,柯非问秦青:“那小扇子还在你这里?它没问题吧?”

    “没问题。”秦青说。今天方域没办法过来,说小扇子有没有都无所谓,让她留着也可以。那个娃娃摆在会议室了。

    柯非说:“那个娃娃丢了扇子,说不定会难过。”

    孙明明和秦青交换了一个眼神,柯非还真把那小娃娃当成人了。司雨寒说,“干嘛不这么看?之前扇子不见了,后来扇子出现在你的钱包里,说明这是娃娃送你的礼物!”

    柯非一惊,秦青笑着把钱包拿过来:“来,礼物收下。”

    “不要!”柯非大叫。

    剩下三个很没良心的一起笑起来。

    小扇子不能一直放在钱包里,秦青把它栓在了包包上,当个装饰品,第一天带出去就有人问了。

    坐电梯下楼时,一个女生从后面拍拍秦青的肩,探头过来小声说:“你包上挂的这个扇子是哪来的?”

    秦青回头一看,认识脸,不知道名字,“是一个娃娃带的,我拿来当个装饰。”

    那个女生回头看朋友,两人好像有什么秘密一样偷笑起来,女生还很奇怪的看了秦青好几眼。

    萧芒跟朋友小声说:“真奇怪了!怎么又回到她手里了?”

    朋友说:“是不是你们寝室的人看不惯,拿去还人家了?”

    “那也有可能。”萧芒说,笑道:“这下物归原主,看她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