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09章 月子小姐

第109章 月子小姐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哒、哒、哒、哒、哒……

    何浣是重度手机依赖症,每天晚上都要把手机刷到没电为止才肯睡觉,每次都是凌晨一两点了。

    这天晚上,她又刷到手机电量弱弱的只剩下最后一丝线,下床准备去上个厕所刷最后一段,回来就可以睡觉了。

    哒、哒、哒、哒、哒……

    走廊里有一个脚步声慢慢的走着。

    何浣下床时还想这谁大半夜的不睡觉?她上厕所时听得更清楚了,走廊上确实有人在走,哒、哒、哒的。这个声音很像之前有女生买的木屐鞋,不过鞋底太硬不好走,后来大家都不穿了。

    何浣在那里等,等着听这人到底是哪个寝室的?

    等啊等,这个人就是不回寝室,一直在走廊走着。

    哒、哒、哒、哒、哒……

    这时厕所外有人小声敲门:“谁?何浣?上完了没?”

    “完了,完了。”何浣赶紧提裤子起来,冲水出来,外面的寝友眼睛半闭,睡意昏昏,看到何浣还关心了句,“还不睡?”

    “就睡。”何浣爬上床,手机放着充电,闭上眼睛,心想这人到底是哪个寝室的人呢?

    杉誉大学的校园环境不错,有很多美丽的植物园和艺术建筑。现在正值夏季,校园里的爱情鸟们都喜欢在这夏夜的繁星之下相约校园。

    学校虽然实行了军事化管理,每晚熄灯前点名,但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约会的人开始在点名后开溜。

    在校园游荡到半夜后,再回寝室睡觉。

    b-2的管理还是很先进的。寝室阿姨早发现学生开溜了,她的做法是:关掉电梯!嘿嘿嘿,偷溜是吧?11点以后没电梯用,偷溜完了回来爬高楼吧。别说,这方法还是很有生活智慧的,但阿姨忽略了年轻人体力好这一点,爱情大过天,爬个楼梯小意思。

    陆衣衣就是一只归巢的爱情鸟。阿姨已经回家了,她光明正大的走进b-2,从消防通道上去。学校的消防通道不许上锁,要是没这个规定,她也不敢这么晚回来。

    她脚步轻快的上楼,一点不觉得累,嘴里还哼着歌:“……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

    她住在11楼,这点高度就当锻炼了。爬到9楼时,突然听到有哒、哒、哒的脚步声,这也是一个出去约会的吧?她胆子还挺大,走路声音这么响,不怕打扰同学吗?

    陆衣衣站在9楼的消防通道口一探头,看到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穿和服的女生慢慢走过来,两人刚好脸对脸。陆衣衣偷看被发现很不好意思,刚想笑一下,就发现不对了!

    这个女生走路的时候双手是交握在身前的!她的步子非常非常小,一步最多走正常人的三分之一。而且她的仪态给陆衣衣的感觉特别日本。

    陆衣衣发毛了。

    这时这个女生也走近了,她的脸出现在灯光下。她梳着发髻,头发抿得很光滑,一根乱发也没有;她的头发上戴着淘宝风的简陋首饰,缎带蝴蝶结、奇奇怪怪的珠花和一把梳子;她半垂着头,好像还化了妆?

    陆衣衣往后躲了躲,越看越觉得不对头。这时她想跑来着,可脚动不了,眼睛也移不开,只能继续看这个女生走近。

    女生越来越近了,她的脸也越来越能看清了!

    她化了很浓的妆!脸全都涂成□□色!眉毛描得极黑!眼线也画得很浓!嘴唇画的很小!涂得很黑!

    她微微抬起头,好像要看陆衣衣……

    “啊!!!!!!!”陆衣衣条件反射的尖叫起来了,然后调头就跑,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她自己的寝室。

    这时九楼已经被尖叫声给吓醒了。

    秦青四人全都从床上弹起来,柯非穿上鞋就往外跑,打开门冲走廊里喊:“怎么了!”

    其他房间的人纷纷都出来了,一个个都是惊魂未定的。

    “你听到了没?”

    “都把我吓醒了!”

    “叫得很吓人啊,谁出事了?”

    柯非和几个胆大的女生挨个房间问过来,问到唐雨这屋了,唐雨不在床上,萧芒三人早就不跟唐雨说话了,但虽然不知道她在哪里,可点名熄灯时人是肯定在的。柯非看厕所门关着,过去敲敲:“有人没?”

    里面停了一会儿,传出来一声:“哈依。”

    柯非愣了,跟她一起进来的人拉着柯非出去:“走走走,这还有心开玩笑呢。”

    每个房间人都没事,不在的也都知道在哪里,打了电话都挺平安的。那是谁有病大半夜尖叫啊。再检查了电梯和楼梯间,也都没人,一群人只好都回去睡觉了。

    陆衣衣逃回寝室后不敢说啊,也不敢睡觉,躲在被子里抖了一整晚,早上起来智商正常了。这世上有鬼吗?没见过;有神经病吗?满大街都是。所以昨天晚上会不会是个半夜发神经的把她给吓住了?

    陆衣衣越想越觉得后者才是真相,可又怕刺激到神经病同学就不美好了,于是发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贴子:晚上回寝室,听到走廊里有人穿木屐走路的声音,哒哒哒特别响,真烦人!

    何浣看到这个贴子,问是哪一楼?陆衣衣回9楼,何浣马上说:那天我也听到了。我玩手机睡得晚,听到有人在走廊里走,就是哒哒哒的声音,原来是木屐鞋啊。

    有人响应,陆衣衣就开始跟何浣聊。

    ——大半夜的穿木屐走路太扰民了,声音太大。

    ——对啊,我在床上都听到了,去厕所还能听到,一直挺响的。

    ——你说这是不是那些特迷日本文化的人啊?有病吧,之前还有人穿日本和服呢

    ——是浴衣吧?我们这一层很多人买,不过就当个普通衣服穿

    陆衣衣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那个神经病了。

    ——都谁穿啊?我觉得淘宝上的日本和服都太廉价了,穿着也不像样,还不如穿t呢

    何浣自己也买了一件,不太想听陆衣衣这么说就不回了。

    后面有人接棒跟陆衣衣聊。

    ——都是日本文化侵略的锅,我们国家没文化呗

    ——五千年文明都让你吃了?

    ——古代文明是好,咱们继承了吗?从80后开始是不是看外国动画片日本漫画长起来的?所以长到现在都觉得日本文化比中国好,日本女人那一片衣服也好,拉开就能上

    ——能不扯黄色废料吗

    ——80后不背这个锅啊,你不能忘了葫芦娃!

    后面就再也跟木屐和浴衣女生无关了。陆衣衣只能弃贴,但她觉得不服气,就跟自己寝室和朋友说了,于是很快“9楼有个半夜穿日本浴衣穿木屐画艺伎装的女生在走廊”这种校园传说故事就流传开来了。

    孙明明很快听说了,她对八卦不感兴趣,对这种一看就是奇谭怪论的东西最有兴趣了。

    她跟秦青说:“要不要半夜不睡看一看?”

    秦青最近还真觉得有点不太对,可这个不对又不同于之前遇鬼。她已经很熟悉鬼的气息了。鬼是阴冷的,仿佛是气团,可这气团沉的像水,可又比水凝结,凝而不散,又不像冰一样硬,还比水更沉。书上说“阴气”,总结的已经比较到位了。

    而最近有两三天,她总觉得晚上能感觉到一股气在9楼徘徊,绝不是鬼,比鬼的气息要轻得多,淡得多,一定要说,倒像是一股近似人的执念,就像清洗过的毛笔在纸上划下一道,能看到一点点墨痕,却也淡得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判断这个“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是无害的,所以也就没管。世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灵,不能除了人之外都打成恶的吧?

    现在说的这个,如果真是能让普通人看到的女鬼,还穿日本衣服,那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了。就不说b-2是哪一年盖的了,真有这种鬼,怎么也该更有气势。

    秦青认为应该就是个普通人,听孙明明这么有兴致,就答应她今晚看一看。

    晚上,秦青被孙明明推醒。

    哒、哒、哒、哒、哒……

    “你听。”孙明明说。

    秦青听到了,她细细的感觉了一下,是那个淡淡的东西。

    她轻手轻脚的下床,让孙明明别出去,她先出去看看。

    “干嘛呢?”柯非打开灯。

    司雨寒也从床上爬起来,“你们不会真想去看走廊上是什么吧?”吃饭时听她们俩说,还以为是开玩笑呢。

    柯非也下来说,“我陪你。”

    “都不用,我自己就行。我感觉不是个麻烦的东西。”秦青让她们都在屋里等等,她先出去看。

    推开门,秦青把头探出去,果然看到走廊另一头有个缓缓而行的女生。她穿着前一段时间寝室里挺流行的浴衣,一看就是淘宝的“真丝”“碎花”款。头上梳了个高高的发髻,乱七八糟戴了很多首饰,好像是把能戴的全戴头上了,有几朵小花怎么看都像是塑料花。

    而且,她有影子。

    “是活人。”秦青回头对她们说。

    司雨寒松了口气。

    孙明明说:“活人?那她搞这个干什么?睡不着觉?”

    “睡不着就打扮成这样半夜在走廊上玩cos?”柯非说,“秦青你小心,搞不好是个有问题的。”

    秦青也觉得搞不好是压力太大,精神分裂了?

    可她跟着就发现另一样不对的地方了。

    这个女生的仪态,完全就是个日本女人,还是古代日本女人那种。

    “你们看她走路的姿势,怪不怪?”秦青说。

    双手交握在小腹前,垂头,一小步分三次挪,走成一条直线,脚步声也很有节奏感。

    “有病。”柯非确定了,让孙明明打电话:“给辅导员打个电话,这肯定是犯病了,要赶紧叫她家长来。”

    秦青说:“等等,我先去看看。”她走过去,柯非拉住她:“你小心点。”

    “放心。”

    秦青走到这个女生面前,站在她前面,她不走了,头微微抬起来一点。

    秦青这才看到她还化了浓妆,她开始觉得这个女生不对头了。

    “你有事吗?”

    女生张嘴,说了一串日语。

    秦青傻眼了。

    柯非看两人在说话,也过来了,秦青看到这个女生往后退了一步,对柯非郑重的偏头行了个礼,然后脖子就露出来了,还涂了□□。

    柯非说:“你没事吧?叫什么名字?要不要给你家里打电话?”

    女生抿唇一笑,竟然拐着弯的说了中国话:“月子。”

    柯非发现这女生病得不轻,悄悄跟秦青:“她说的是月子,还是夜子?”

    此时秦青仔细看这女生的脸,发现有点眼熟,在浓妆下还是能勉强认出本人的,她试探着喊:“唐雨?”

    女生猛然一抖,抬头,姿势变了。

    唐雨左右看看,“我怎么在这儿?”

    她对面前还站着的柯非和秦青两人说:“你们俩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