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0章 娃娃与柯非

第110章 娃娃与柯非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和柯非都卡壳了。

    唐雨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她俩不说话,她就转身准备回寝室了。毕竟不熟,秦青也很难叫住说:我觉得你被日本鬼附身了。

    这一听就是吵架的节奏。

    柯非看人都要走了,叫住问了一句:“你……梦游吗?”

    “不,我没这毛病。”唐雨肯定道,还瞪了柯非一眼。

    秦青心道不梦游更糟。

    唐雨不明白别人为什么这么问,她回到寝室,还是习惯性的用力推开门,门撞到墙壁上反弹回来,把屋里的三个人都吵醒了。

    萧芒被吵醒后很烦,坐起来骂:“你有毛病啊!这才几点……”话音未落,她看到唐雨了,脸色瞬间变了,“你、你……”

    唐雨冲萧芒翻了个白眼,奇怪的是萧芒迅速躺下还背对她,什么都不说了。唐雨心想哼,治不了你们这些人吧!

    但她也觉得奇怪,现在这个时间,她怎么会一个人在走廊上?难道她真的有梦游症?

    唐雨自己一点都不困,可看看手机时间,还是上床直接睡觉了。一躺下去就感觉到后脑勺上戴着东西硌的疼,伸手拽了,翻了个身,很快睡着了。

    萧芒被吵醒后很难入睡,可是刚才被唐雨的打扮吓了一跳,要不是知道这是唐雨,她都不敢认。想起最近的流言,在心中暗骂唐雨这是犯什么神经病了。她要是真神经了,萧芒还真不敢惹她。

    所以背转身努力入睡,不管唐雨做什么。

    慢慢睡意起来了,她听到本来已经躺下的唐雨又起来了,轻手轻脚的去厕所,好一会儿才出来。萧芒本来提心吊胆的以为她又要故意弄出很大声音,没想到唐雨这次倒是知道放轻手脚了,大为庆幸,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秦青和柯非回到寝室告诉了司雨寒和孙明明,反正都没睡意,四人就在说唐雨这是怎么回事?

    司雨寒只信秦青,“你说,她这是怎么了?”

    “附身。”秦青托腮说,“还是很明显的日本鬼附身,但这个鬼不凶,说是灵也行。”

    孙明明和柯非互相看了一眼,孙明明说:“其实之前不是说有人偷你的小扇子吗?就是唐雨她们寝室的人。”

    秦青反应过来,“对,还有人来问过我。不过小扇子没丢……”她看向柯非。

    小扇子怎么跑到柯非的钱包里,这真是个谜。

    柯非抱住胳膊发抖说,“别找我。”她左看右看,跑到秦青身边来坐,抱住秦青说:“晚上我跟你睡啊。”

    “行,行。”秦青笑了。

    孙明明接着说,“偷扇子的人可能有两个,她们都说是对方偷的。就是唐雨和跟她同寝室的萧芒。”

    “那这很明显了。”司雨寒说,“唐雨偷的。”联想到上回她到寝室来之后小扇子又丢了,“她这是又偷了第二回。”

    柯非问:“那现在怎么办?去提醒一下?”

    “怎么提醒?”孙明明想想扑哧笑了,“跟唐雨说你偷了把小扇子,现在被鬼附身了,每晚在寝室夜游,你看她会不会承认。”

    肯定不会承认啊。四个人一想都懂了,跟着都笑了。

    秦青看时间不早了,说:“先睡觉,明天我去找方域。”

    三人都反应过来,小扇子还是其次,重点是那个娃娃,论个头它可比扇子大多了,威力也该更大,那娃娃还摆在方域公司的办公室里……

    一想就让人发毛啊。

    第二天,秦青早上一起来就给方域打电话,从头说到尾,“我看那个娃娃也不安全,想办法要不给退回去吧。”

    方域听到还有这种稀奇事,好奇道:“真的?”但说退是不太可能的,不能退回给日本公司吧,而且老总很喜欢那个娃娃,上回接待一个客户,正好是个女的,对这个娃娃很感兴趣,因为打开话题很顺利,气氛也比较好,所以生意谈得相当成功,现在老总把娃娃挪到他办公室里去了。

    “我要现在去跟老总说这娃娃可能有诡异的地方……”方域想像了一下,笑着摇头说:“老总估计会给它打造一个漂亮的台子,更爱不释手了。”有灵又能带财,老总高兴还来不及呢。

    至于为什么唐雨会半夜打扮成怪样子在走廊走来走去,方域猜测了一下说:“会不会是娃娃想让她把扇子送回来?”

    可娃娃不知道怎么下楼——大概是这个原因。也不知道怎么回“家”,只好在走廊来回走。

    秦青听了认为很有道理,但问题又来了:怎么从唐雨手里把小扇子要回来?

    “她肯定不承认。”司雨寒说。

    吃午饭时,四人一起商量这件事怎么解决。

    “要不是扇子最好还给娃娃,我真觉得就让她这样挺好的,活报应。”孙明明说,她今天上午打听了一下唐雨的事迹,因为同校中也有唐雨以前的同学,打听完以后可以这么总结唐雨:真小人,伪君子,假白莲。

    “特别喜欢四处传话,跟这个说那谁说你坏话了,跟那个再说那谁谁谁说你不好了。偷东西的事以前没住校可能还不多,但喜欢占便宜,最喜欢占别人请客的便宜,借的东西十有*不还,不管是钱还是吃的用的,最喜欢倒打一钯。”孙明明说,“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她的功力不够,骗人只能骗一时,时间长了都知道她是什么人了,她说的话也没人信了。属于装都装不久的那种人。”

    “等她日后进化完全,就成一大祸害了。”司雨寒说。

    “那时我们都毕业了。”柯非说。

    话题转回来,虽然唐雨确实很恶心,但扇子还是还给娃娃的好,一直不还谁知道娃娃的报复会不会升级?

    但唐雨那边却麻烦死了,她们都想不出好主意。救这样的一个人本来就让人不快,可救她还要先承受她的恶心攻击,这代价太大了。

    最后秦青说:“等她自己发现,她发现后,我们再说。”

    “好。”孙明明第一个响应,一箭双雕,正好可以让唐雨多受受教训。

    “也只能这样了。”司雨寒说。

    “那……扇子只能等等再还给娃娃了。”柯非叹气。

    之后又过了一周,每晚都能听到娃娃在走廊来回走动的声音。柯非很着急,她总觉得这样让娃娃白白在走廊一遍遍走,一晚又一晚的,徒劳无功的来回走不太好。

    终于有一天,柯非听着外面的声音,跟秦青说:“要不,我出去告诉娃娃吧。”

    秦青三人早发现柯非坐卧不宁的了。

    “你们语言不通。”秦青说,上回她就发现了,娃娃是说日语的。但为什么给柯非说名字时就能说汉语,虽然说得怪怪的,这个就只能是谜了。

    柯非说:“我准备好翻译器了。”她是有备而来的。

    “那你去吧。”秦青扶额,有点能明白为什么扇子是回到柯非的钱包里了。

    柯非立刻出去了,秦青不放心跟在后面。

    “嗨。”柯非走到唐雨·月子·娃娃面前。

    唐雨·月子·娃娃又站住了,侧身偏头十分娇羞。

    秦青眨眨眼,感觉不太对头啊。

    柯非:“卡尼其娃。”然后鞠个躬,把翻译器拿出来,说:“你是不是想把扇子拿回去?”如果娃娃说是,那下一句就可以说“我帮你送,你不用着急了”,她把翻译器递给她,让她看上面的字。

    唐雨·月子·娃娃抿唇一笑,伸出手,手心里是那把玲珑小巧的小扇子。

    柯非试探的伸手去拿,真的拿到手了!

    唐雨·月子·娃娃鞠了个躬,走了。

    柯非目送她轻轻打开唐雨寝室的门回去了,有点抖。

    秦青过去,“怎么样?”

    柯非把扇子给她看:“她给我了!”很惊奇的语气。

    她要把扇子给秦青,秦青不接,认为这扇子给柯非说不定更好,“娃娃给你的,我不能要。”

    柯非像捧着一个炸弹,“怎么办?”她也不想要啊!

    “明天,我带你去方域公司好了,到时你直接放到娃娃手里,这样肯定就行了。”

    说完秦青观察柯非,虽然柯非的头发也不短,但可能……大概……也许……由于个头关系,比较像男生?

    “不对,你有胸啊。”秦青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啊?什么?”柯非没听明白。

    秦青暗中观察柯非的胸,绝不至于平到让人误解的程度,明明很有起伏。所以,说不定只是娃娃对柯非有好感?

    不过这种好感,柯非肯定不想要。

    扇子由柯非拿回来后,唐雨当然就不会再半夜走廊徘徊了。而第二天早上还发生了一件事。

    唐雨早上醒来后,不知怎么回事,发现自己竟然身穿浴衣,脸涂得白的跟面具一样,她跟寝室的人吵架,认为是她们趁她睡着给她画成这样的,还要去学校告她们。

    萧芒三人都认为她脑子不清楚了,她们半夜不睡觉给唐雨换衣服还替她画妆?她们的关系没这么好吧?

    唐雨早上吵闹时,别的寝室的人也都看到了,就有人想起前一段时间校园网上的贴子。没有人相信唐雨寝室里的三人会花这么大功夫捉弄她,因为都看得出来,那三个人根本不理唐雨的,所以唐雨说的没人信,说这种谎话,唐雨是不是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唐雨不依不饶,跑去找辅导员告状。萧芒三人一边不安一边让她去告,反正她们三人真没做过,唐雨自己一身毛病,闹大了正好把她赶出去。

    结果后来不是唐雨把她们告了,而是辅导员把唐雨告了。

    唐雨去找辅导员后,辅导员的桌上的一根钢笔不见了。那根钢笔虽不起眼,却是辅导员的心爱之物,价值四万多。辅导员发现不见之后,想起刚才唐雨在这里,赶紧追出去。唐雨不承认,辅导员直接报警了。

    后来警察通过学校老师做工作,唐雨交出钢笔,哭诉说只是一时糊涂。辅导员虽然不好硬要告她,学校也不会允许的,但很难不对唐雨有看法。萧芒几人立刻趁机告状,唐雨虽然没被调寝,但辅导员也严肃警告她,让她请家长来谈话。这一次辅导员可以原谅她,但如果再有一回,如果她偷了同学的东西,同学要告,那就没办法了。

    萧芒兴奋坏了,跟朋友说:“辅导员跟我们说是学校不让她告,但处分是肯定的了。要不是她家不在本地,辅导员都不让她在学校住了!”

    朋友也替萧芒高兴,“这下就能放心了!辅导员都知道了!”

    柯非跟秦青去方域公司还扇子。

    娃娃现在的新家是总经理办公室。它被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总经理替它弄了个台子,用来摆装它的玻璃柜,它的小配件也用个小玻璃柜放着。柯非把扇子放在娃娃手上,期间一直不敢抬头,还给它之后就马上转身出去了,走出去后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就怕抬头看到它的脸了。”

    秦青也在观察娃娃,还特意用气包住娃娃,却什么也没感觉到。

    “奇怪,什么也没有啊。”出来后,秦青跟方域说。

    方域说:“可能是它太弱了吧。”

    秦青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玻璃柜里的漂亮娃娃,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