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1章 夜半歌声

第111章 夜半歌声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郑歌咏还在加班,整个22层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揉揉眼睛,觉得头有点疼,看看还剩下多少,“今天只怕又是要干到五点了。”她起身去冲一杯咖啡喝。

    这时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婉转动人。

    “哪来的歌?”郑歌咏端着咖啡站在走廊里往大门处看了一眼,大门的玻璃门是锁起来的。她放心了,半夜脑筋有点慢,她还站着听了一会儿,慢慢认这个歌声是唱的什么。但怎么都听不懂,唱的太含糊了,也不像中文歌。

    第二天早上五点时,天已经亮了,她把工作完成上传到老板的邮箱后就回家了,这时走廊里就听不到歌声了,她也把昨晚的歌声忘了。

    “这是什么?”秦青她们早上到班里,看到每个人的座位上都放了一本精美的小册子,打开看是“让你的梦扬帆起航”。

    “招聘?”

    “什么公司?”

    大家都拿着小册子翻看,页面上印了很多精美的图案,还有很多心灵鸡汤似的文章,但最重要的信息:比如公司的名字,是干什么的,在什么地方,有多大规模,招什么样的员工,等等,统统没写。

    公司名字和联络电话还是写在最后一页的最下方,很不起眼。

    “这公司到底在干什么啊?他们是真想找人还是在开玩笑?”柯非说。

    听说附近几个教室都放这个了,连老师办公室没锁门的也被人送进去了一叠。

    “普遍撒网,重点抓鱼。”秦青说,因为已经有很多学生本着“打个电话问问也不多”的想法给这个公司打电话了,看,这种密集无脑式的宣传不是还很有用的吗?至于那本印刷精美却毫无内容只能扔进垃圾箱的宣传册也是有价值的,至少就有学生认为这家公司还算愿意投入,还有看到那本册子上的内容认为“他们急需一个文案!”而打算去自荐的。

    秦青看过小册子后就扔到垃圾箱里了。

    司雨寒问她中午怎么吃:“还是方域来找你?”

    方域出差回来,两人又能见面了。

    “我们约的晚上见面,他现在刚回来也很忙。”方域出差多次可不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日本的这担生意现在是他在谈,肯定是他的活啊。所以别看他出差回来了,他还要继续忙。秦青跟他两人现在也是打电话多,偶尔视频。

    “你这样不着急啊?”孙明明担心的说。

    “外遇?”秦青笑了,“我不担心这个。”她对方域的信心仅次于对自己,怎么都很难相信他会偷偷外遇,如果他真的变心了,那也会正式找她谈分手的。

    晚上,方域快九点时才赶过来。秦青接到电话后就去吃饭了,他九点多开车过来时,她出来跟他见一面。

    她看到方域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她敲敲车窗把他叫醒,他笑着打开车门,“等你这一会儿都快睡着了。”

    “你这样能开车吗?”她说,“叫出租车回去吧。”

    方域揉揉鼻梁,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一会儿把车放你们校园里,我打车走。”他伸了个懒腰,“我都快一周没好好睡一觉了。”

    “怎么这么忙?”秦青问,“你们组不会就你一个人吧?”

    方域说:“前期工作就是我跟总经理一起谈,再加上我们俩的助理就够用了,五六个人呢。可现在总经理家出了点事,他撒手不管了,又不让我把事交给别人,说让我自己先扛着。”所以可不就是忙死人了吗?

    “你们总经理家怎么了?”秦青问。

    方域不知该怎么说,其实也很简单,总经理后院着火了呗。

    总经理名叫朱诗文,名字听着很有文化?人其实也很有文化,六十年代生人,挣下亿万家业。“他挺能拼的,三十岁时还自费留学,出去读了个硕士。”从事业的角度,方域是很佩服他的。朱诗文出去留学时已经开着公司了,就算这样都能把公司放下出去留学几年。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了。

    朱诗文二十四的时候就结婚了,夫妻两个一起开公司。但五年后两人又和平分手了,可公司还是一起开的。“他留学时,公司就是他前妻替他管着的。”充分诠释了什么是分手后还是朋友。

    但两年前,朱诗文五十岁生日的当天,再婚了。娶了个二十四岁的年轻妻子。公司里的人当时都以为公司要发生大战了,可朱诗文却没有让他的妻子进公司,而是在外面又给她开了个公司。

    这样按说该没问题了,可之后,朱诗文的前妻希望朱诗文把股份转给她。朱诗文问为什么?他又没打算退休。

    前妻孟眉说:“我怕你把这个公司搬空了,都搬到你老婆的公司去。”

    朱诗文说:“我傻吗?放着自己的事业不要,都给她?”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放心。我替你打了一辈子的工,把股份转给我之后,你可以给我打工嘛。”孟眉说。

    朱诗文说:“不可能。你放心,我不会做损已利人的事。再说,我替她开个公司为什么?不就是怕她掺和到这一摊里吗?”

    这一对“朋友”终于也开始互相猜疑了。

    朱诗文就对刚来分公司,没有派系的方域大加信任,方域才开始忙起来。

    孟眉察觉到了,但她没有在公司里针对方域,她没那么蠢,而是开始接触朱诗文的妻子,展流云。她把展流云拉到公司来,希望她能对朱诗文的公司产生兴趣,她有信心她在公司里的人缘比展流云好,如果展流云真的来了公司,底下人是不会服的,朱诗文会变得焦头烂额。

    另一方面,孟眉也开始拉拢方域,她跟方域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到我手底下来,我能把销售这一块全都交给你。”这算是重用方域了。

    方域却没有这么容易被孟眉打动,他以前根本不是这个公司的人,只是暂时调来这里,他原公司还一个劲的想把他给调回去,如果不是秦青在这里,他早回去了。何况他是来这里工作的,不是来搅和进人际派系斗争的。

    但直白的拒绝也不可能,所以方域只好埋头工作,谁都不搭理。

    秦青跟方域说了十分钟的话,看他坐上出租车才回去。她回寝室后把方域公司的事告诉司雨寒她们,“我真没想到,一个不算小的公司,怎么里面跟过家家似的这么乱七八糟?”秦青说,不好好干正事搞内斗。

    “这不奇怪。”司雨寒家里有点钱,也算富二代,从小就看多了这种事,“越是有钱有权的地方,越封闭守旧,谈起利益得失来特别赤-裸-裸。”

    之后方域就没时间来找她了,连电话都少了,偶尔只能来得及给她发个微信,听声音就知道他特别疲惫。

    但他很少说公司里的恶心事给她听,说的都是些有意思的。

    ——“今天喝咖啡想泡得浓一点,冲了四袋进去,太难喝了。”

    ——“小妹买的蛋挞,他们都吃完了,就给我剩了半个”配上一张半个蛋挞的照片。

    ——“朱经理请大家吃饭,我说没时间去,他们给我打包回来了。”配上五六个快餐饭盒,还很丰盛。

    ——“娃娃被人盖了帽子,它不会生气吧?”配一张装娃娃的玻璃柜上搭了一件不知是谁的西装外套的照片。

    秦青哭笑不得,方域听了娃娃附身的事后好像觉得很有意思。她发过去:“别故意捉弄娃娃。”

    ——“我不会的。”

    他很快回过来。

    ——“我都是让别人去。”

    他怎么这么坏?

    秦青突然发现好像认识了另一面的方域。难道他在忙或压力大的时候会变得“性格恶劣”?

    可能真是这样,方域后面给她发的内容更多了,不知是不是在公司不能跟别人说这些,只能跟她说。

    ——“警报来袭:孟总和展总撞一块了。”配图是三个人,正中间的朱诗文方头大耳,个头有点底。不过秦青看到那是因为旁边两位女士都是穿十厘米以上的高跟鞋。孟眉很瘦,穿一身深蓝色的套裙,头发挽成髻,是标准的晚宴头;展流云一看就很年轻,在照片上站得比孟眉更远,跟朱诗文之间可以再插一个人了。

    ——“中午朱总又请客,我只能说不去了。”

    秦青回道:“孟总和展总也去的话,你真的不必去了。”

    ——“大家都不去,都说好忙好忙。”配图是外卖小弟扛进来的四十几份盒饭。

    方域手机不离手,吃饭时也要盯着手机,旁边的郑咏歌说:“方哥,你这叫重度手机依赖症。”

    方域笑笑没说话,旁边另一个男同事梅落雪把话接过去说:“那这病怎么治啊?”

    郑咏歌说:“手机给我,我给你治。”

    梅落雪是新买的果6s,很不舍得:“你不会要拿去给我扔了吧?”

    郑咏歌说:“我有那么变态吗?”

    梅落雪把手机给她,伸头去看,“你想干嘛?”

    郑咏歌说:“我给你传个歌。”

    梅落雪说:“什么歌?”

    郑咏歌说:“我这两天加班都听到走廊里有歌,我就给录下来了,可录下来后自己能听到,发给别人总说听不到,我传给你,你听听看能不能听到。”

    梅落雪说:“这么麻烦干什么?你现在放出来让我们听听不就行了?”

    郑咏歌说:“那我放了?”

    她拿出手机,打开音频,一个很小很小,杂音很多的歌声慢慢传了出来。“听到了吗?”她问梅落雪。

    梅落雪凝神细听半天,什么都没有啊,摇头说:“没歌啊。”还问从刚才起就专心吃饭的方域,“方哥,你听到了吗?”

    方域从刚才郑咏歌打开音频就转过头来了,他当然听到了。这是一首当时他在日本居酒屋听过的小调,是艺伎唱的,歌不像歌,曲不像曲。

    可他看梅落雪的表情不像说谎。

    梅落雪没听到?

    方域摇摇头。

    郑咏歌有点失望,梅落雪说:“你放大声点,再放一遍。”

    郑咏歌就把声音调到最大,又放了一遍,期待的看着梅落雪。

    可梅落雪真的仔细听了,但他还是摇头,真没听见啊。他怀疑的看郑咏歌:“你不是在逗我吧?”

    郑咏歌都急了,也紧张起来了,“真不是!我逗你干什么!”说着她又放了一遍。

    这时孟眉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找到他们说:“你们在放什么歌?这么大声还一直放!快关掉!”

    郑咏歌和梅落雪都吓了一跳。

    方域惊讶的说:“孟姐,你没去吃饭?”

    孟眉神色憔悴,摇头说:“那种饭,吃了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