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3章 展流云的公司

第113章 展流云的公司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展流云的公司在开发区,朱诗文的公司则在市中心的商业区,开车要花上两个小时,坐地铁也要一个小时。

    展流云在刚开公司的时候还是很有干劲的,但过了一个月,公司仍然门可罗雀,她的干劲就慢慢消失了,人也冷静多了,虽然以前的朋友见了她还是喊“大老板”,她却不像之前那么高兴了,反倒觉得别人是在嘲笑她。

    但从心里讲,她知道朱诗文帮了她很多。至少她没费什么力气,公司的架子就拉起来了,暂时没生意吧,但有朱诗文的公司在后面顶着,她的公司不至于刚开张就倒闭。只是开公司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她也是才发现,不是说公司开了就能赚钱的。

    她从朱诗文的公司出来,开车回开发区。在刚进开发区的路边就看到了她自己公司的大招牌,这个招牌竖一个月要一百多万,她一开始觉得这钱数听着就吓人,后来却发现对公司而言,以“百万”为单位的计数不算什么。而这个广告招牌鬼知道能有什么价值,反正她是不相信有人会只看到这个招牌就跑去她的公司给她钱赚。

    朱诗文说,这个招牌不是用来招揽客户的,当然不排除有二傻子看到招牌就跑去找她了。这个招牌的作用是给客户信心:我的公司舍得在宣传上花钱,在扩大公司的影响力上花钱。“打个比方,你去做头发,是愿意到路边就一间屋子一个招牌一个师傅一个小工的小店里剪呢,还是去一百多坪大,有几十个师傅小工的大美容店里剪?虽然前者更实惠,而就技术而言,前者也并不比后者差,甚至还有可能优于后者。”朱诗文说,

    展流云就明白了。朱诗文说:“你现在就是没有人没有技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间屋子,那还不把这间屋子打扮得漂亮些?给你的客户多一点信心?”

    展流云开到公司楼下,朱诗文替她租下了这幢大楼的第一层,她的公司招牌是最显眼的,凡是进来的人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她的公司。

    可是每天进来最多的人是大楼清洁工。

    她走进公司,前台小姐慌忙站起来,“展总。”

    展流云看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叹气说:“今天有人打电话吗?”

    前台小姐还兼任她的秘书。

    前台小姐拿起记事本说:“有二十四个人打来电话询问,我让他们把简历发到邮箱了,现在已经筛选出来了八个人。”

    之前他们公司雇了一些大学生宣传员,把公司的宣传册投放到本市的几所大学。朱诗文让她至少请十个人,把她办公室前面的这个大办公室给装满,安排四个人专门接打来询问的电话。还有财务人员也要尽快就位。

    可展流云觉得这都是浪费钱,她的公司开到现在一分钱没赚,花了差不多快一千多万了。所以hr她来兼任,财务她也可以先干着,至于装满前面办公室的人,反正是凑数的,就找一些大学生来就可以了。

    宣传也暂时是她来干,那本宣传册就是出自她手。

    朱诗文本想让她少走些弯路,如果他当年有一个像他现在这种实力的公司在后面撑着,他早把架子拉起来了,扯虎皮,做大旗,唬也能唬住人。可展流云自己的主意太多,又太小心,朱诗文指点几次后见她不听就不多嘴了。

    展流云就着前台小姐的电脑看了几眼简历,老实说她一个都看不上,但现在也没别人了,叹气说:“那就让我时间让他们来吧。”

    前台小姐就立刻开始打电话了。

    展流云回办公室坐了十分钟,实在无所事事,她还是认真想工作的,所以不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刷网页玩游戏,干脆出来,看到前台小姐也无所事事的坐在那里——展流云在,她不能玩手机了。

    “回去吧,反正也没事,你跟他们约的什么时间面试?”展流云说。

    前台小姐赶紧站起来说:“前天早上十点开始。”因为展流云通常都是这个时间过来,这里离市区远,她早上八点起床,稍稍收拾一下再开车往这边赶,到这里也就十点了。

    “很好。”展流云点点头走了。

    她一走,前台小姐马上收拾东西也锁门走人,走之前看看空荡荡的“公司”,再想起展总这几个月除了去找老公,半桩生意也没拉回来,唉,算了,还是辞职再找另一家吧。这个公司根本没有发展前景,虽然工资还行,展总也很好说话,可这根本不是认真开公司的情况。既然没有发展前景,她就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展总找了个大款给她几千万开公司玩,她可没那份能耐。

    前台小姐下定决心,后天就去面试,反正展总也不来,她出去也没人知道。

    柯非挂了电话,一脸不可思议的对秦青说,“那个公司竟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面试了!”她只是随便发了个简历啊,对那个公司一点都不了解,那边的人也一句关于公司的事都没问,问了她的姓名和是不是发过简历后就打电话说她通过初试,明天可以去面试了。

    “这个公司也太儿戏了吧?”孙明明说,她知道柯非发简历的事,可柯非明明写了她才大二,还有两年毕业,明摆着不可能现在去上班吧,面试?

    “你有没有说清楚啊?”秦青问,“难道他们不是招正式职工,而是招打工的?”招打工的需要发那么多宣传册吗?

    柯非点头,“我说了啊。我说我还要上课,不可能上全天的班。那边说都行,先来面试,面过后再谈待遇和工作时间等问题。”

    “也有可能是他们公司既招打工的,也招正式的,你这样就是去面打工的。”司雨寒说。

    但这还是不对,柯非奇怪道:“打短工也需要面?”

    四人都卡壳了。

    “可能是骗子。”秦青说。

    “对!让你交培训费那种!”司雨寒说。

    “那我就只带车钱过去,让我交钱我就走。”柯非说。

    “你还真打算去?”孙明明问,“这种的不要理他就行了。”

    “去啊,那人说管一顿午饭。”柯非说。

    剩下三人又不说话了。

    “越来越觉得不对头了。”孙明明说。

    第二天是周六,三人都决定陪柯非去面试。面试的地方在新开发区恭大科技园中,她们坐了地铁之后还要再转公交,远的令人发指。没到的时候柯非就说:“除非解决住宿问题,不然这工不能打了。”

    “他就是能解决,你学不上了?”秦青说。

    “也对。”柯非说,“那就等于不用去了嘛。”还没到就已经决定这个工不打了。

    “来都来了,看看情况,反正他们管一顿午饭。”孙明明说,现在是她比柯非积极了。

    到站下车后,目的地倒是很好找,公交车站牌处就是纸飞机股份有限公司的广告,抬头就看到公司大门了。

    “这倒不错,公司好像还不赖。”司雨寒说。如果这个公司在小巷子里头,找大门都要找上十分钟,那肯定就让人难以相信;在大路旁边,还能让公交车站专门在这里设一个站,说明这公司的信心还是挺足的。

    走进公司……一个人都没有。

    四人进去左右环顾,这公司像是空的啊。

    “前台呢?”秦青在“理当”有前台的地方找了半天,倒是有个前台的台子,可是里面没人。

    “人呢?”柯非问。没前台也该有人啊?这公司的人到哪里去了?

    幸好是大白天,公司看着也不小,四人也不害怕跑出来个谋财害命的,就往里走,走啊走,都看到开放式的办公室了……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周六,放假?”司雨寒看到空荡荡的办公室说。

    “你知道,这要不是真的,我都怀疑这是恐怖片了。”秦青说,大白天,空无一人。

    “你别这么说!”司雨寒抱住秦青的胳膊,“你说的最可怕了!不许说!”

    “好好,我不说。”秦青笑着说。

    都走进来了,还没看到人,柯非说:“要不,咱们走吧。”

    这时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跑出来一个貌似是前台的年轻女士,她哒哒哒小碎步跑过来,“你们是来面试的吧?”她对她们招招手,“跟我来,我拿表给你们填!”

    还没来得及解释,秦青四人手上都被塞了一张表格,前台小姐把水笔塞给她们:“填吧,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制度。”

    前台小姐balabala的说,根本不给秦青四人说话的机会。

    秦青四个看着手里的表,在刚进来时对这个公司的信心已经破灭的差不多了,除柯非以外,她们三个没交过简历的也能直接面试?

    随随便便填完表交给前台小姐,这位小姐拿在手里匆匆扫了一眼就点头说,“你们等一等,我去给展总说。”

    见她又去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了,秦青四人说悄悄话。

    “这公司到底怎么回事啊?”司雨寒说。

    这个开放式的办公区至少有四十几台电脑,看起来也不像新的,公司又这么大,但为什么……这个公司像没几个人的样子?

    柯非说:“不懂。”她是真不懂。

    孙明明对那三人小声说:“掩护我。”然后溜到最里面的一台电脑前,按了下开机键——电脑没反应。她往下一看,连插线板都没有,她溜回来说:“电脑只是摆着看的,连插销都没有,根本没办法开。”

    四人顿时都明白了。

    秦青做口型:“皮包公司。”

    三人点头。

    这时前台小姐回来了,身后还有另一个漂亮时尚的女人,前台小姐介绍:“这是我们展总。”

    这个女人太年轻了,也太时尚了,气质也不像很精明强干的人,跟头衔很不配啊。

    秦青四人都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展流云说:“我这个公司刚开还没多久,急需像你们一样有冲劲有干劲的年轻人。”

    你也不老啊,说这种老成话不像样啦。

    展流云说:“现在公司需要的是一个前台,可以跟着小陆。”她拍拍前台小姐的肩,“剩下的需要暂时先做一些杂事,整理档案,接接电话,倒不需要你们全天都在这里,我知道你们是学生,没课的时候过来就行了。实习期一千八,半年后转正,再加一千,有奖金和分红,你们可以先签一年。”

    秦青四人都愣了,等等……

    秦青问:“……面试呢?”

    展流云笑,“我不是已经在面了吗?我看你们四人都可以,形象都不错。”

    形象不错?看脸吗?

    四人交换一个眼神,都是一个意思:溜吧!

    柯非呵呵笑:“这个,我们回去考虑一下哦……”

    展流云看出来了,她笑了一下,觉得有些无聊,更觉得有点难过,连这些学生都对她的公司没信心,她自认这个条件真的可以了,很宽松了,她几乎等于什么要求都没有,就是要人在公司添个人气,这都请不来人。

    “那行吧,你们回去考虑一下,如果你们同学有想来的,也可以介绍他们过来。”展流云说完就让前台小姐送她们出去,她回办公室了。

    前台小姐把秦青四人送出去,还是很有礼貌的。

    花了两个小时过来,面试却连十分钟都不到。

    秦青四人站在路边等公交车,觉得真是浪费时间。

    “我算知道有的公司能不靠谱到什么程度了。”司雨寒说,多少有点刷新三观,“就算是路边的小吃店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吧?这什么公司啊,真的能赚钱吗?”

    “这公司就不是开来赚钱的。”孙明明说,“怎么看都是骗子吧?”

    “这么大的公司?”司雨寒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不能理解。

    秦青说,“你想啊,她是请一堆像咱们这样打工的,公司看起来也能像样了吧?然后来找他们公司的人一进来看,公司挺大,人挺多,钱就被骗走了。然后骗钱的跑了,房子是租的,员工都是咱们这种打工的,想找人都找不到。”

    司雨寒叹气,“有这些钱,干点什么不好?非要骗?”

    柯非说了句似是而非的真话:“骗来的钱花着爽。”

    秦青噗哧,四人都笑起来。这时公车到了,四人坐上车走了。

    前台陆小姐送走这些面试的,去给展流云说了一声,“展总,人送走了。”

    展流云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叹了口气,起身拿起包和钥匙,“我先走了。”

    肯定是又去找老公了。陆小姐目送展总出去,回前台开始继续找工作,这地方她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找到工作就辞。

    展流云开着车到了朱诗文的公司,正好是午饭时间,她想来找朱诗文吃午饭,顺便再说一说她那个公司的事,这样下去,那个公司真要倒了,不倒她也没心情开下去了。

    结果进去才知道朱诗文跟孟眉去吃饭了,公司的人都不敢跟她说话,说完就借口有工作出去了。展流云知道这个公司的人都被孟眉洗脑了,都认为她是小三,是插足孟眉和朱诗文的人。她也懒得解释,反正朱诗文跟她说,孟眉现在已经有点不安分了,他想让孟眉走,只是还没想到办法。

    展流云去了朱诗文的办公室,关上门坐下玩手机。外面的声音渐渐少了,人都出去吃饭了。她还没吃饭呢。可她又不好意思出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多订一份盒饭给她,只好先饿着。

    她玩了一会儿手机,实在没事做,看了一圈,把柜子上的娃娃拿出来。

    “真精致啊。”展流云摸摸娃娃的头发,滑溜溜的,脸也滑溜溜的,她解开娃娃的头发,给她梳梳头,觉得没什么意思。这个娃娃为什么要摆在这里呢?她搞不懂朱诗文在想什么。从她认识他起,就知道他没什么浪漫细胞,也不像是会喜欢这种摆设的性格。

    “你为什么摆在这儿呢?”展流云对娃娃说,更像是在对另一个人说,“难道因为是她送的?”她把娃娃放到桌上,拍了几张照片传到朋友圈,“可爱的娃娃。”她说。

    其实她并不觉得这娃娃可爱,不过人们看到娃娃,总是要夸一句可爱的。

    反正没事做,她开始拍娃娃,站着、坐着,正面、侧面,手、脚、头等局部,然后发现娃娃的和服是可以脱下来的,她就把和服解开,拍拍腰带、木屐,一层层,最后把光-溜-溜的娃娃也拍了几张,全都传上朋友圈。

    很多人在下面问。朱诗文也回了一句:你过去了?在办公室?吃饭了没?要不要给你带一点回去?

    展流云回他:不用,你吃好就行。

    朱诗文:你那边怎么样?今天不是说要面试?

    展流云:不行啊,人家一面我们公司就走了,看不上。

    朱诗文:多跟人家谈一谈,尽量把人留住。第一次上门来的人要能留住,就等于是多了一个回头客。

    展流云:知道知道。

    她开始专心跟朱诗文聊天,娃娃就那样放在桌上,突然,她觉得有人在看她,抬头看看办公室的门,门还是关着的,她自嘲的一笑,真是神经过敏。

    朱诗文:把娃娃放好,孟眉很喜欢那个娃娃。

    展流云更加不耐烦:好,她喜欢我就不碰了。

    她放下手机不再回,看那个娃娃,冷笑了声,重重戳了娃娃的头一下,戳得娃娃翻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