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4章 皆大欢喜

第114章 皆大欢喜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这顿饭吃得孟眉难受。

    说起来,朱诗文很少专门“请”她吃饭。第一次是结婚前,双方家长见面,他请客在东来顺吃羊肉火锅;第二次是谈离婚,他请客去吃西餐牛排;第三次就是这一次了。

    孟眉坐下时就说:“怎么?这是准备请我走路?”

    这一次两人是来吃法国大餐。

    朱诗文叫了一瓶红酒,抖开餐巾说:“怎么这么说?只要你不想走,我什么时候都不会赶你走。”

    两人静静的吃着,朱诗文除了说一说送上的菜,别的什么也没说,这让准备好听个坏消息的孟眉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她想错了?但转念一想,他请客绝不是无的放矢。

    两人吃完开始喝咖啡,朱诗文拿起手机看了看,刚才吃饭时他把电话关了,这一点让孟眉有些感触。

    看过手机后,他道了声失陪,出去打了个电话。他走后,孟眉打开手机,很快就发现展流云发的那些照片。

    说实话,她心里不舒服。展流云见过十几回这个娃娃了,从来也没表现出对它有什么兴趣,结果现在一口气拍了这么多照片是什么意思?她心里想,这是展流云故意恶心她。可她不明白,展流云干嘛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展流云就笑眯眯的对她说:“孟姐,早就听老朱说起过你,一直想见,老朱拦着说我不会说话再惹你生气了。”孟眉听这话不顺耳,说:“我就那么凶?”展流云说,“就是!我看孟姐挺和气,挺好说话的,都是老朱!”

    孟眉就跟朱诗文说,“你是什么意思?我们离婚都快二十年了,你跟你老婆提我干什么?”朱诗文挺惊讶,“我没跟她说啊。”孟眉问,“那你怎么跟她提我的?”朱诗文说,“我就说咱俩是老朋友,你跟我干了二十多年,是咱们公司的头号元老。你不想想,我跟她提那事干什么?”

    孟眉想想,也是,这个公司的人没一个知道她和朱诗文还结过婚,展流云会知道这件事,可能是朱家的人说的。说起来朱诗文的公司开始赚钱后,朱家的人还折腾过一阵,到现在都说个不停。朱诗文的堂兄弟姐妹,堂侄、外甥、外甥女什么的,天天盯着他不放,还有的说朱诗文没孩子,要过继孩子给他。让朱诗文对朱家的人印象都不好,跟他们的关系也很远。

    其实一直以来,他们是最亲密的人。

    朱诗文突然结婚,孟眉想朱家的人一定比她更恼火。

    孟眉突然觉得再继续纠缠下去挺没意思的,她稀里糊涂的跟了朱诗文这么久,虽然两人离婚后再也没发生过关系,可在外人看,两人根本就不清白。

    朱诗文打完电话回来了,孟眉本来想问“是不是去打给展流云了?”,想想又把话咽回去了。他们坐上车回公司,朱诗文说:“我下午出去一趟,你在公司盯着吧。”

    “嗯。”孟眉问,“去干什么?你今天应该没事吧?”

    朱诗文说,“就是没事才能出去。展流云那个公司你知道吧?她不想干了。可钱都投下去了,那么大一摊子,不能就那么扔在那里啊。”说着他叹了口气,重重拍了下方向盘。

    孟眉心里好笑,还有点兴灾乐祸。朱诗文跟展流云结婚后,大手笔的替她开公司,花的全是他的家底,要说孟眉心里没有一点不快是不可能的。现在展流云不想干了,朱诗文这几十年赚的钱算是打水漂了。怪不得他舍不得要去看看呢。

    “你去看看又能怎么样?还是你想把咱们的人派过去几个,替她看摊?”孟眉说。

    “别开玩笑。”朱诗文看了她一眼,笑道:“她那个公司就是个空壳子,咱们公司的人怎么可能肯去?”

    孟眉冷笑:“你想扶她,也要看看她是不是那块材料。”

    “我那不是想……”朱诗文长叹一声,“这做生意有什么难的?是个人都会啊。我这边给她投着钱,她放心大胆的干不就行了?”

    “那是你的钱?”孟眉说,“在她眼里,那也是她的钱。你把她的钱不停往里扔,她能不心疼?”

    “钱是省出来的吗?”朱诗文说,“钱是赚来的。我现在投进去的,只要有回报就都能回来。”

    “你跟她说去啊,跟我说什么?”孟眉笑着说。

    朱诗文看她,也笑了,指着她说:“你这是看我笑话了。”

    “那也要有笑话给我看啊。”孟眉说。

    “是啊,唉……”朱诗文说。

    到了公司,孟眉跟朱诗文一起坐电梯上去,出了电梯,孟眉说:“我先回办公室了。”朱诗文点点头。

    孟眉回到办公室后,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的人说:“朱总,展总。”

    “朱总,展总,慢走。”

    “慢走。”

    她出来看了一眼,见朱诗文和展流云出去了。刚回来就要出去,连坐下来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活该他这么累!

    晚上,孟眉一直等到十点,朱诗文才回来。他每晚都要回一趟公司看看才能安心回家。

    朱诗文很惊讶她还没走:“等我?”

    孟眉拿起包,“怎么这么晚?”

    朱诗文拿着钥匙说,“等我喝口水跟你说。”他一口气灌下两杯水,又去上了个厕所,才告诉孟眉下午的事。

    原来他们到展流云的公司后就发现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本来该在的前台小姐说出去吃午饭了,展流云发火:“你吃到三点还不回来?”

    两人在电话里吵了几分钟后,前台小姐直接辞职了。

    孟眉忍不住笑了,朱诗文说:“笑吧,笑吧。”

    “哈哈哈哈!”孟眉坐到椅子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么说,那个公司一个人都没了?只剩下老板了?”

    “是啊,只剩下她自己了。”朱诗文叹气,“她说上午面试了四个人,不过可能都不会来上班,因为那四个人都是在校生。”

    “在校生?她请在校生干嘛?”

    “省钱,活不多,请全职不划算。”朱诗文说。

    “哈哈哈哈哈!!”孟眉笑的更厉害了。

    朱诗文说:“我笑不出来。那公司我投了两千多万了,什么都有,就是没人。”

    “唯一的一个今天也走了。”孟眉说完又笑了,“对了,还有个老板呢?”

    “她是干活的人吗?”朱诗文反问,“她是看摊的,吉祥物。我什么时候也没指望她干活啊,不捣乱就行了。”

    “现在呢?”孟眉笑着问。

    “现在啊,现在我发现不是不捣乱就行了,还多多少少要会一点的。”朱诗文叹气,“走吧,先送你回家,我今晚是睡不着了。”

    坐在车上,孟眉还是忍不住笑,想起来就笑,她这两年憋的郁气,好像一口气全不见了。

    “看我倒霉你就这么开心啊?”朱诗文说。

    “是啊。”孟眉笑着说。

    朱诗文把她送到家,在她下车前说了一句:“说起来,我也是真后悔,早知道这钱投给你开公司也比给她强。”

    孟眉心里一动,下车后说:“后悔啊?后悔也晚了。”回家后却一直在想,要是这个公司归她……

    她跟朱诗文要他们的公司,他不会给她;但如果要展流云那个呢?现在那就是个空架子,但公司房子车什么的都有了,她只要过去招了人就可以开工了,马上就是一波毕业潮,人是很容易招的,而且她不是展流云,她知道怎么做,说真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她自己也有人脉,要干起来也是很容易的。

    这个念头在她心里转啊转,最后她连觉都睡不成,爬起来拟计划书。如果她想说服朱诗文,必须要交给他一份合格的计划书。

    之前说要他的公司是一时之气,张嘴就行了;现在她是真心想要那个公司,就必须要拿点真东西出来,让朱诗文相信他的钱不会白白扔掉。

    朱诗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展流云在家里等他。他洗漱后,她泡了杯茶给他,温柔的问:“你饿不饿?”

    “不饿。”朱诗文放下茶杯,温柔的说:“好了,不要生气了。人可以再招,马上就该毕业了,到时人才市场上有很多人的,你到时多招几个就行了。”

    展流云坐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胳膊说:“我不想开公司了……”

    朱诗文说:“我钱都投了,你不干,谁干?”

    “可我什么都不会……我想先去你的公司学一学……”展流云现在不觉得开公司是个简单轻松的事了,她现在是真想先学好再去干的。

    “你来……”朱诗文为难的摇头,“不太好。你知道,现在公司就是我跟孟眉,你来了,让你从头干起,我也舍不得。让你带组吧,说实话,我怕你干不好。让你当个副总?”他看展流云,她期待的看着他。可他最后还是摇头说:“还是不行啊,你现在去了也只是当个摆设,别以为进公司就能学了,没人教你,我也不可能天天带着你,你自己傻看能看出什么来啊。”

    展流云不说话了。

    朱诗文搂搂她,说:“睡觉吧。”

    展流云突然说:“是不是因为孟眉在公司,所以你不想让我去?”

    朱诗文很惊讶,“你说这个干什么?”他摆摆手,“没有的事,你想多了。”

    展流云咬住嘴唇。

    以前她也认为孟眉不算什么,朱诗文能拿出自己的钱支持她开公司,这还不够说明一切的吗?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那个公司除了有执照,有租来的房子以外,还有什么?就是个空壳子。但朱诗文的公司已经成熟了。

    如果朱诗文以后死了,他的公司肯定给孟眉了,到时她就只有自己那个空壳公司而已。

    回到卧室,关了灯躺到床上,展流云抱住朱诗文小声说:“把我那个公司给孟眉怎么样?这样,就能把她赶走了?”

    “给孟眉?”朱诗文笑,“你舍得?”他说,“反正我舍不得。”

    “我舍得。”展流云赶紧说,“她走了,我就能进你公司了,就能跟你在一起了啊。我愿意,你就给她吧。想想看她跟了你一辈子,最后给她一个公司,也算你仁至义尽了。”

    朱诗文犹豫了。

    她就知道,他对孟眉也不是毫无感情。

    朱诗文叹了口气:“让我想想吧……她也未必会愿意……”

    孟眉肯定不愿意啊,傻子都知道选哪一边吧?展流云说,“你好好跟她说,就说是给她的酬谢?”

    “酬谢……”朱诗文念叨了几遍。

    第二天,孟眉早早的就到了公司,她再把计划书重新检查了一遍,目前看来,那个公司要想开,还是要先傍着朱诗文的公司,就当个下流厂商吧?一开始是一定要让一部分利的。当然,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有了这个公司,她赚的钱就不止是替朱诗文赚的了,是替她自己赚的了。

    孟眉想着就有点激动。

    朱诗文到公司后,她刚想过去就接到内线电话,“孟眉,等等我去找你。”

    朱诗文到她的办公室后,对她说:“我昨晚上一晚都没睡着,那钱扔了实在可惜,我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接下来?”

    孟眉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想到一块去了!

    朱诗文继续说:“如果你不去,我想把方域调过去。”

    “他会愿意?我看他连留在这里都不怎么情愿,那边还在一直叫他回去呢。”虽然都是分公司,上海的公司和别的地方的分公司可不一样。孟眉说。

    “当然要给他一些好处的。”朱诗文转了几圈说,“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他愿意去,我就白送他一半股份。我投的钱就当投资了,然后我持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剩下百分之四十我送给他。”

    “那我呢?如果我愿意,你给我多少?”孟眉按住她的计划表。

    “如果是你,你拿百分之六十,我只要百分之四十。”朱诗文说。

    “那公司不是白送给我了?”孟眉的心狂跳起来,紧紧盯着朱诗文。

    “怎么是白送?”朱诗文笑了,“我不是还拿着百分之四十的吗?”

    可这不一样。朱诗文只占百分之四十的话,就是单纯的投资了,对这个公司,他没有掌控力了。

    孟眉的脑袋乱成一团麻,说:“那你老婆能愿意?”

    “公司是我的。”朱诗文说,“我说给谁就给谁。她都快把公司给折腾散了,也该让贤了。”

    孟眉不说话了。

    朱诗文说:“你考虑一下,尽快给我答复。”

    “不用。”孟眉的心狂跳如擂鼓,她眼前发花,脚下发飘,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她却牢牢抓住一线清明,说:“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我没意见。”

    朱诗文说:“好,那下午咱们就去一趟工商。”

    过了一周后,郑咏歌发现孟总要从公司离开了!公司的人都稀里糊涂的,帮孟眉搬家时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看孟总也不像是被扫地出门了,笑得很开心啊。

    “等等,这个你也带上。”朱诗文把那个日本娃娃的玻璃柜抱出来,“我看你很喜欢它,带走吧。”

    孟眉接过娃娃,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复杂的对朱诗文说,“谢谢。”至少,她人生的大半改变都是他带给她的。

    朱诗文摆摆手,“别一副离别的样子,别忘了,你明天还要过来开会呢。”

    “让我天天跑,也不给我配个车?”孟眉笑道。

    朱诗文回身把他的车钥匙拿起来给她:“把这辆开走吧。”这是公司最好的一辆车,今年春天刚换的。

    孟眉接过车钥匙,更复杂了,说:“我自己也有一辆呢。”

    “换着开。你那辆也有些年头了,该换换了,实在不行就卖了吧。”朱诗文说。

    孟眉走了,郑咏歌还没反应过来,第二天,朱总就把展总带来了,给大家介绍:“这是展总,大家欢迎一下。”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郑咏歌悄悄的微信上说:“小主上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