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8章 雨打芭蕉

第118章 雨打芭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柯非签了合同,开始出任孟总的私人助理。孟眉给了她三个手机号,“一个是我父母家人会打的,一个是公事手机,一个是私人号。这些你都要记住,还有,你的手机也要保证开机,我可能会常常找你。”

    显然工作比想像的要忙,但回报也是很丰厚的,柯非在签字前只知道自己的工资比原来要高15%,但她不知道这只是基础工资,孟眉跟她说:“我会另给你一份奖金,这个不包含在合同里。”

    柯非迷茫了,问孟眉,“孟总,你给我的是不是太多了……”

    孟眉笑着说,“我又不是只请你几个月,我还盼你多跟我几年呢,要是能一直跟着我就好喽!”

    柯非的手机费、交通费,还有保险都被孟眉包了,甚至还有治装费。“有时候你也需要跟我出入一些场合的,你也需要一些基本配件,有空自己去买吧,你这个年纪跟我用的不一样,不然我就替你买了。”

    柯非拿着两万治装费去找秦青了,她们寝室论起对这个最有研究的,非秦青莫数。

    “这么说,你跟定孟总了吧?”秦青跟柯非去挑衣服时说,虽然不是给自己买,但能买就已经很爽了!

    柯非点头,“孟姐对我这么好,我都觉得有点亏心了。”她已经被孟眉给收服了。

    秦青想起方域的话,真是说得太准了!

    “孟姐还让我去考驾照,这个暑假就去学,学完她以前的车先给我开着。”柯非现在的生活真是太丰富了。

    替柯非剪了个头,找美容店的姐姐教她怎么化日常妆,再败了一大堆东西回寝室后,柯非出场就惊呆众人。

    “美女!”

    “御姐!”

    孙明明直接抱住柯非说:“姐姐,我跟你吧!”

    柯非本来还很不好意思,此时破罐破摔,红着一张脸抱住孙明明说:“行啊,今晚跟我一起睡吧!”

    闹完,柯非去把妆卸了,回来说:“还是这样习惯,刚才脸都是僵的,好像路上人人都在看我。”

    秦青点头:“是都在看你啊,看你漂亮。”这是实话,柯非一米七多,打扮起来非常亮眼。

    柯非又不好意思了,对秦青说:“别闹我了!”然后正经严肃的把手机充上电打开,明天是周末,她早上七点半就要去广源了。

    早上六点钟,柯非就醒了,她今天打算试着化淡妆出门,特地早起,结果二十分钟后去把秦青给叫起来了:“快!教教我这腮红怎么打!”

    秦青蓬头垢面的爬起来,抬起她的脸看了看说,“这不是都弄得差不多了吗?”

    柯非说:“我都弄完了,就差眼影、腮红和嘴没化了。”

    秦青替她收拾完,看快七点了,问她:“早饭怎么办?”

    柯非抓起包说:“路上再说吧!”然后就冲出门了。屋里另外两个人也醒了,孙明明巴着床沿说:“她一会儿怎么走啊?”

    “打车。”秦青说,“交通费报销的。”

    “好幸福……”司雨寒有一点点的小羡慕,“要是我找工作时也能碰上这么好的事就好了。”

    柯非坐上车,七点二十时已经快到开发区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马上接起来:“孟姐,我快到了。”

    孟眉说:“你不用急,在什么车上?”

    柯非说,“出租车。”

    “那正好,让车拐到新华路的亿伟大厦来。”

    柯非一边答应一边给司机师傅说调头,师傅说,“这又拐回市区了啊。”

    “拐吧。”柯非说,要不是交通费报销,她肯定舍不得。

    新华路是市里最著名的商业街区之一,亿伟大厦高四十层,在这里也是首屈一指的。柯非到了以后给孟眉打了个电话,“孟姐,我到了。”

    “你去亿伟大厦25层,找一个叫万程的人。到那儿听他的。”孟眉说。

    万程是个三十多岁的精致男人,皮肤很白,个头还没柯非高。他一见到柯非就笑眯眯的说:“非非吧?我听孟姐说了,你跟我来。”

    柯非叫了声万哥,跟着万程进去。他悄悄跟她说:“你在这里就放心吧,孟总以前就在这里干,后来才去广源的。你跟我进去,我先带你去给人打招呼。”

    到这时柯非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孟姐叫她过来干嘛呢?

    万程带柯非先去见方域,一见面,方域就笑了,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万程惊讶了,让一边不说话。柯非说:“我是孟总的私人助理。”

    方域哦了声,指着万程说:“那跟着你万哥吧,他以前是孟总的秘书,要不是孟总那边还没起来,他就跟着去了。”

    柯非这才知道万程是谁,连忙再喊了声哥。

    万程没料到柯非在这里还有认识的人,而且一看关系还不浅,马上亲近几分,压低声说:“我现在就想走了。以前朱总在还行,现在朱总不成了,跟那谁干,纯属耽误事!”

    出去后,万程跟柯非说:“展总抢了方哥手里的差事,但方哥在这里的人望是一流的。所以我先把你领来见他。你是孟总的人,不必跟展总和朱总的人套近乎,他们也不会真心对你。”

    柯非点头称谢,万程小声说:“现在我带你去见展总,到那里不用多说。”

    展流云现在用的是朱诗文的办公室,万程带着柯非进去时,她正在跟朱诗文视频,万程他们就先等着。

    “那梁总那边呢?”展流云问,她戴着耳机,笔记本那端不知说了什么,她点点头,在本子上记来记去。

    柯非看了一会儿看懂了,展总是在请示另一端的人跟各家条件都怎么签吗?

    万程悄悄不屑的往那边瞟了一眼。

    这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间若展流云还要关心几句:“护士呢?老朱你不要急,慢慢说。”等她好不容易请示完了,万程赶紧带着柯非上前,指着柯非道:“展总,这是孟总的私助。”

    展流云焦头烂额,起来跟柯非握手,问:“你们孟总呢?”

    柯非已经被指点过此时该说什么,道:“孟总那边突然有急事,您也知道广源刚开张,千头万绪的。您这里好歹还有这么多人帮您呢,孟总说有事您说一声她再来也行的。您有事就吩咐我吧,我一定转告孟总。”

    展流云看了看万程,他低头垂首不吭声,心中暗笑。他们这些人都对两个公司的事一清二楚,唬弄起展流云来未免力不从心,她也不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啊,只会认为他们是不告诉她——虽然这也是实情啦。

    柯非却是个新人,真正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好吧。”展流云没办法,拉着柯非出去小声说:“你跟你们孟总说,梁总那边的款子真不能再拖了,现在戴总监那边不肯给我放款子,你问问孟总这要怎么办,要不她来给戴总监说说?”

    柯非认真点头,“是,我一定转告孟总。”

    展流云看她,她也看展流云——还能怎么办?她也不可能这就把孟总变出来啊。

    展流云懂了,放开她说,“行,那你记得尽快告诉她。”然后就不理柯非了。

    万程看了发笑,赶紧把柯非拉走了,在外面办公室给她找了个椅子坐,又给她倒了杯水说,“坐着歇一会儿吧,我看她一会儿还有事要找你。”

    柯非就捧着水坐着看,就见展总回屋里打了几个电话,出来找人,前前后后十分钟看她自己跑出来两三趟,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公司需要总经理自己出去找人吗?打个电话叫人来不行吗?上公司□□说一声啊。

    万程现在也基本没活了,就四处瞎转,现在公司里大半的人都在四处瞎转,商业部、销售部、工程部的人也基本都闲着。

    他出去晃了一圈回来,看柯非看稀罕一样看展总的办公室,悄悄说:“好玩吧?知道为什么吗?”他压低声说:“因为她不认识人,打了电话也叫不来人啊。”只能自己跑到某某办公室问:xxx这个案子谁是负责人?

    柯非还是觉得难以理解,“她没秘书吗?”她不用记得,秘书记不就行了?

    万程还是笑,指着秘书处说,“秘书有啊,她和朱总的秘书都在悄悄查账呢。”秘书处以前从没关过门,从朱总进医院后,秘书处的门一直是关着的,让人不禁在猜,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呢?

    万程虽然也是秘书,但孟总接过公司大权后颁布的人事命令里,他是第一批被调出来的人,秘书处的人都接到通知,严禁向外人透露工作内容。他现在去哪里还没有定论,公司倒是还给他发钱。他已经给孟总打过电话了,问孟眉还要不要他,孟眉马上说:“你快来啊!快来!你明天能不能过来?来了工资上浮百分之二十!我这边都没人!”万程心里热呼呼的,跟孟眉说,“姐,你放心,我肯定过来。朱总不是说要给你股分吗?他什么时候把股份转给你,我马上过去。合同没签之前,我先在这里替你看着他们。”

    万程现在是标准的身在曹营心在汉了,他知道柯非肯定也是孟总当心腹培养的,从一开始就打算跟她搞好关系。

    柯非觉得在这里坐着有点无聊,想回广源,那边每个人都很忙,她去了也能干点活。万程马上说,“你不能走,你在这里坐着,展总想找孟总就只能找你。你要是走了,她正好可以给孟总打电话。”

    柯非才算懂了,原来她的任务就是挡展流云。

    万程替她找了台电脑,“上网吧,看电影听音乐玩游戏干什么都行。放心,你闲不了多久的,一会儿展总肯定要找你。”他这话说了没十分钟,展流云果然过来找柯非了。

    柯非摆出认真聆听的样子,听一会儿就囧了:“您是说,您想调个人当助理,但销售部不放人?贵公司的人事问题,我们孟总不好说话的……”

    展流云沐浴在柯非惊奇的目光下,也觉得脸上发烧,咬牙点头说:“行,那我就再召个助理吧。”转身走了。

    可柯非目前已经明白她的处境了,心里想您再招个也谁都不认识的生人进来,能帮您什么忙啊?

    柯非在这里待了一天,有万程和方域照顾,倒是没什么问题,展流云那里就是催她给孟眉打电话,她都给含糊过去了。下午五点,柯非接到孟眉电话,“还没走?你不用管他们的时间,该走就走吧。”

    柯非赶紧给万程和方域打了声招呼走了。还没走到车站,孟眉又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刚才到这附近来,你在地铁口等着我,我带你吃饭去。”

    孟眉见到柯非就说:“今天受累了吧?”柯非情绪不高,习惯了广源的气氛后,就算累也有情绪高涨,结果今天白闲了一天,什么也没干,她觉得浪费时间了。

    柯非说:“累倒不累,就是闲得慌。”

    孟眉笑着说:“你这个性格好,是成功的料。人不怕累,就怕闲,一闲就废了。”她问那边情况,柯非一五一十的说了,好奇的问:“孟姐,那公司怎么回事啊?”

    孟眉也不藏着掖着,从头到尾都告诉她了。两人坐下吃饭时,柯非都听愣了,“孟姐,那你也太辛苦了。”朱总这是过河拆桥啊。这么多年,孟总一分力没少出,钱全被他赚去了,现在虽然给孟总开了个公司,可还拿最后的股份吊着她,让她替他出力去得罪人。“咱不去了!”柯非说,“我一定不让她找着您!”

    孟眉笑道:“别这样,真有事我肯定要管的。现在不过是她跟公司的人在斗气,想借我的威风使。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朱诗文找我帮她,也是希望我在关键时候帮她,这种小事都要我出马,那我也太便宜了,现在把人情都使完了,等真有事的时候怎么办?你还要上课,只管拿话敷衍她,不用太把她当回事了。”

    柯非就懂了。

    展流云打不通孟眉的电话,只好打给她的助理,可那个助理竟然还是个在校生,上课时不接电话!

    “你又上课?”展流云接到柯非打回来的电话,忍不住讽刺道:“我真不知道孟眉请你干什么?”

    柯非在那头翻了个白眼,轻柔道:“我会将您的意见转达给孟总。”

    展流云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梁总的那个案子,因为款还没有打,所以那边说要退货,你问问孟总现在要怎么办?”

    柯非奇怪道:“贵公司的财务不打款,跟我们孟总有什么关系?别人要退贵公司的货,您应该去请示朱总啊。”她发现了,这个展总好像得了尚方宝剑一样,什么事都要往孟总身上推。

    “但是这样公司要赔钱了啊!”展流云忍不住吼,顾不上被办公室外面的人听到了。

    柯非说:“我非常遗憾。”话没说完,听到那边啪的一声,展流云把电话摔了。

    柯非回去给秦青他们学,说:“我就没见过这么开公司的!”

    秦青冷笑,她听方域说了,这就是展流云从他手上抢去的那个案子,本来合同都签了,进入最后收尾了,但展流云生生能把这个案子再给办黄了,他们都佩服死了。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展流云坐在办公室里,连打几个电话:“黄总,那件事真不能再拖了……我知道,知道,可是我这边也……黄总,你总要替我想一想啊……”

    “郭总……”

    “宋总……”

    她只是换了一个下游商,结果竟然把这个合同给搞砸了!明明这个下游商以往的风评都不错,这次货也准时交上来了,相比而言还便宜了8%。但那边竟然说不是原来商定的,他们不收货,公司也不肯打款,现在整个流程都僵在这里了。

    她想让公司收货,先把下流商的钱给付了,然后再说服那边收货,结果被财务总监给喷了,“你说的好轻松!一千多万的东西,你一句话我就给钱了?拿回来卖不掉怎么办?你赔还是我赔?你以为这是你们家门口的小超市啊?”

    她给另一边打电话,再三保证质量是一样的,还更优秀,再说还有质检,而且还便宜了啊,请他们收货,那边也冷笑:“我就要原来的!你们公司是怎么做生意的?先是负责人说换就换了,一点招呼都不打!然后生产厂家也能随便换!”

    “那是我们工作的正常调整……”她没解释完,那边挂电话了。

    展流云在办公室呆呆坐到九点,她只是想做给所有人看,她能做好,能做得比别人更好,怎么会这样?

    这时朱诗文的私人护士给她打电话,问她还来不来。

    “我来……”

    展流云挂了电话,随便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去医院,她关掉办公室的电脑,环视着这间办公室,这才几天时间,这里已经摆上了她的东西,但看起来并不比原来更好。

    她垂头丧气的出去,脚下却突然踩到一个小东西,她顺脚踢开,发现是一个花生大小的小香包,非常精致。

    她捡起来,想起来这可能是以前摆在这里的娃娃的东西。自从孟眉搬走后,那个娃娃也不见了。

    她看了看,扔到了垃圾箱里。

    清晨,亿伟大厦前围了一堆人。

    “快看!”

    “怎么回事?”

    “好像是跳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