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19章 小叶子

第119章 小叶子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柯非正上课呢,接到一个温柔女声的电话:“你好,是柯非吗?我是警察局……”

    警察局找柯非了解情况,把柯非吓得在必修课上冲出去,等电话打完回来,身上都出了一层冷汗。

    “找你了解什么?”吃午饭时四人坐在一起,孙明明好奇的问。

    柯非的脸色很糟,“展总跳楼了……”

    展流云跳楼应该是自杀,但由于没有遗书,又是在公司跳楼,警察局需要询问一下周围的人,调查自杀原因。柯非因为最近跟展流云通了很多电话,警察例行询问。

    柯非午饭没怎么吃,神情复杂,吃完饭后,秦青去洗饭缸,柯非悄悄跟她说:“咱俩聊聊?”

    她们去了校园里的僻静处,柯非说了她的怀疑:“我担心是那个娃娃搞的。”

    因为见过娃娃控制唐雨深夜在走廊里徘徊,如果这次也是娃娃控制展流云去自杀呢?

    “你为什么怀疑娃娃?”秦青奇怪的说,“娃娃上回找上唐雨是因为她偷了娃娃的扇子。展……小姐总不会偷扇子吧?”她让柯非别想太多,别自己吓自己,“有时你越想越觉得有鬼。”

    柯非听了之后稍感安慰,是啊,就算展总最近老找孟总的麻烦,孟总又有那个娃娃,但也不能说明娃娃就会杀了展总吧……

    柯非这几天都有课,马上要考试了,她不再去广源,孟眉也很少打电话来,只让她好好上课不要担心公司的事。倒是江瑜打了两个电话,说:“我们这边又来了几个新人,全是孟总以前公司的。”

    “孟总以前那个公司好像要不行了。”

    “今天孟总跟人在电话里吵起来了。”

    柯非半是担心娃娃,半是担心孟眉就在一天下午抽空去了广源。她想如果真有可能是娃娃搞的鬼,她要想办法让孟总把娃娃给处理掉,比如送回日本之类的。

    广源比之前有更多的人了,万程也来了,看到柯非进来就亲热的喊:“非非!快过来!”

    柯非过去,他问:“我听孟姐说你要考试了,怎么还有空过来?”

    柯非说:“我担心孟姐,不是出事了吗?”

    万程笑着领她去孟眉的办公室,跟她说:“还是你对孟姐是真心的。现在孟姐确实挺难的,展总出事以后,朱总埋怨孟姐,公司里还有人说闲话,可那边又实在离不了孟姐。你说这让孟姐怎么办?帮忙吧,人家说她没安好心;不帮忙吧,人家说她没良心。”

    万程摇摇头,敲敲门,“孟姐?非非来了。”

    他推开门,柯非进去,看到孟眉坐起来,她刚才是趴在桌上睡觉的,她马上说:“对不起,孟姐,打扰你休息了?”

    孟眉笑着说,“快进来,我就是趴一会儿。这沙发太小了,以后换个大的,我也能躺下睡睡。”

    万程去冲了两杯咖啡进来就出去了。孟眉温柔的问柯非:“警察也给你打电话了?都是我不好,你跟他们说,你是我的助理,展流云是因为要问你关于我的事才给你打电话的。”

    柯非说:“孟姐,你没事吧?”

    孟眉笑着摇头:“我能有什么事——”话音未落,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刚喂了一声,那边就传来一个男人愤怒又中气十足的吼声:“孟眉!你给我过来!”

    孟眉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手机拿远些,柯非起来说:“孟姐,我出去了。”孟眉匆匆冲她点头,任由手机那边的人继续吼

    柯非关门时听到孟眉无奈的说:“老朱,我不过去,去了也是挨你的骂,我过去干什么?我说过了,那百分之四十我不要了,你也别老拿这个来将我。”

    门关上后,孟眉对朱诗文说:“你不怕高血压了?不怕脑溢血了?这两天你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了,每回都是这样吵吵吵个没完。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展流云死了,我也很遗憾,可这不是我的责任。”

    朱诗文的舌头明显还不太好使,“你索什么?我索是你的责任了?你知道什么叫责任?你给我过来,你不能扔下这一摊不管!”

    “我怎么管?去你的公司让人指指点点?”孟眉说,“朱诗文,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说我要当你的小三,要抢你的公司把展流云给害了,你觉得可能吗?”

    朱诗文:“你现在是不需要我了吧?”

    孟眉坦然道:“是啊。”

    朱诗文有一会儿没说话,一分钟后才说:“……可是我现在需要你。孟眉,我真的需要你,公司也需要你。”

    孟眉轻轻叹了口气,“……可我也不可能再回去了。”她顿了一下,直白道:“如果你要撤资,我没意见。”

    朱诗文说:“……我不会撤资。我撤了钱,你马上就能找到投资的人。可能我以后都要靠你养了,我是傻吗?我不撤资。那百分之四十,我也确实不会再给你,如果我现在这个公司开不下去,我还要靠你公司那百分之四十来吃红利养老呢。”

    孟眉笑道:“你也真诚实。那你就别骂我了,我是真不知道展流云为什么自杀,这事也跟我没关系。就是警察也查清了,她自杀前几天我都没见过她,连电话都没通过。”

    朱诗文说:“小云不是自杀。”

    孟眉反问:“那你是说我杀了她?”

    “我不是这么说。”朱诗文说,“但她不会自杀。我了解小云,一桩案子毁了不算什么,她的性格就不是这么负责任的人。别说搞坏一件案子,就算她把公司给弄倒了,到我这里她也有无数理由替自己开脱。这种人,你让我相信她会因为一个案子就自杀?开国际玩笑!”

    孟眉不吭声了。

    虽然她跟展流云没打过几回交道,但她也知道朱诗文说的是对的。展流云不会因为办砸一个案子而自杀,她在最后还在不停的找人给她背锅,拼命让柯非给她打电话不就是为这个吗?她都做好准备等展流云去跟朱诗文说都是因为她不帮忙,这件案子才失败的,她还等着看笑话呢,结果展流云就跳楼了。

    当她接到电话时,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展流云会跳楼吗?不可能啊,她卷款携逃的可能性都比跳楼大。这还要看她有没有卷款携逃的勇气和本事。

    电话两端的人都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朱诗文说:“索话!”

    孟眉喷笑,说:“我发现你说话一快就不会绊舌头了。”

    朱诗文叹气:“……这事就这样吧。”展流云已经以自杀结案了,就这么结束吧。重要的是公司。“你明天去公司看看吧?”

    孟眉说:“我真不能去。你找方域吧,让他先顶着。”

    朱诗文说:“你真不愿意再帮帮我了?”

    孟眉说:“老朱,别太独了。你不能只相信跟你有关系的女人,而且我现在跟你也没关系了。公司现在那个样,我去就是惹骚,所以我不会去,你不用再劝了。”

    朱诗文沉默一会儿,把电话挂了。孟眉拿着盲音的手机,半天才又叹了口气。办公室外很热闹,广源里的人都很有干劲,因为那边出事,跳到广源来的万程他们也很兴奋。但她今天却不想出去,因为不止朱诗文不相信,她也觉得展流云跳楼的事很奇怪。

    但非亲非故的,她也没办法去跟警察说“我认为展流云不会自杀”。如果警察问她“你跟展流云是什么关系?”,她要怎么回答?两人都曾嫁给朱诗文吗?

    她跟展流云的联系是朱诗文,这偏偏是她不能跟展流云成为朋友的最大原因。

    只是普通的陌生人,只是认识而已。

    所以她没有说,警察询问的时候,她也只能做到把自己撇清。

    可是今天听到朱诗文也把展流云自杀的事放到一边,只专注于公司,她就突然觉得很悲哀。她、已经死去的展流云,还有那个只盯着公司,盯着自己事业的朱诗文,他们三人都很悲哀。

    朱诗文这一辈子都在追求自己的事业,可事业会壮大,却不是活物。它需要朱诗文源源不断的给它输送生命力,却只能回报金钱。金钱是万能的,却只对健康的人有用。当朱诗文躺倒在公司地板上时,他的财富只能保证给他一个盛大的葬礼,却不能替他打电话叫救护车。他现在身体不便时,公司就可能完蛋,所有的钱都可能打水漂,转眼成空。

    展流云死因成谜,可她的父母因为不知内情而帮不了她,跟她结婚的丈夫只关心公司。

    至于她自己,这一辈子也稀里糊涂。她用一生的时间只学会了做生意却只是替人打工,现在五十多了,终于开始开自己的公司,做自己的事业,然后呢?她会变成像朱诗文那样的人吗?

    孟眉走到书柜前,拿出那个娃娃,她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叶子”。

    “小叶子,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她摸着娃娃的头发,“如果你是个小女孩就好了,我就可以把你当成女儿看,把你养大,以后把公司留给你。”

    “人生过着真没意思。”孟眉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娃娃听,“我、老朱都算成功人士,比起大部分人都要过得好。可老朱这么一倒,我才觉得赚多少钱都没用。”

    “展流云不会自杀,可现在没人想查她的死因,都在装傻。”她说,“她是傻子,我也是傻子,老朱也是个傻子。”

    她抱住娃娃,更迷茫了。

    如果人生倒带重来,她会放弃辞职进朱诗文的公司吗?会听父母的话去相亲再结婚吗?孟眉摇头,不,其实她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辞职,进朱诗文的公司。但可能不会在他这里干这么久,知道他独,就应该早点离开他的公司出来自己创业,说不定到这时自己的公司也很大了。现在虽然晚了十年,但也不算太晚。

    孟眉把娃娃放回书柜,另一件遗憾的事,大概就是应该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吧。她应该早点去检查身体,如果自己能生就自己生,如果自己不能生就收养一个。

    她喜欢公司的女孩子,对柯非另眼相看,可能就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孩子吧。

    孟眉振作精神从办公室里出来,跟大家一起干活,晚上七点时,她喊大家一起去吃饭。“给万程他们接风,也当做是谢谢大家在这段时间的辛苦和努力!”孟眉说。

    公司里的人都兴奋的叫起来,立刻打电话叫出租车。

    孟眉喊住柯非:“你坐我的车一起去,别急着回学校,吃过饭我送你回去。”

    柯非坐上孟眉的车后,鼓起勇气提起了娃娃。

    孟眉一开始还在笑,听说那娃娃竟然是方域先送给她女朋友的,说:“那后来怎么又跑公司去了?方域也是,拿给女朋友就好了,怎么还要回来?”

    柯非说:“当时不知道那娃娃很贵,后来发现要几十万,秦青就还给方域了。”

    “这样很好,小姑娘挺有心气,不收太贵的礼物。”孟眉说。

    柯非说:“后来我们寝室还发生了一件事……”

    听完丢扇子的事后,孟眉把车靠在路边,打了个电话给万程:“小万,你带卡了吧?行,那你带他们吃,我和非非有事就不过去了。没事,没事,你不用过来,带他们吃好啊。”挂了电话,孟眉认真的问柯非:“你说的是真的,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柯非摇头说:“不是!孟姐,这事是我不好,没有告诉你。”

    “不,这不是你的错。”孟眉说,“别放在心上。小叶子……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毕竟当时那个偷扇子的女孩也没出什么事……你有顾忌也是正常的。何况小叶子看起来也不像……不像很凶的样子……”

    孟眉紧张的握着方向盘,调转方向说:“我们去亿伟。”

    柯非说:“去亿伟?”

    孟眉说:“小叶子有个小香包,当时搬家时可能丢在那边了,后来我也没去找,打算去网上给它买东西时再配上就行了。如果那个香包丢在亿伟了……”

    那展流云的死就真的可能跟小叶子有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