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0章 谁是凶手

第120章 谁是凶手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亿伟大厦前已经看不出曾经有人自杀,来往行人匆匆走过,也不见刻意避开哪一处。柯非却从下车后就浑身发毛,紧紧握住手机,打算要是真不行了就打电话给秦青喊她来救命。孟眉看她吓成这样就笑着说,“别怕,展流云要找也是找我,要真是小叶子就更不必怕了。”上电梯时她牵着柯非,自己走在前面。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25层。

    密码锁还是原来的,孟眉很轻松就进去了。早在展流云跳楼前,公司里就没人加班了,现在更是跳槽的人一大堆,谁也不想在这个公司呆了。

    孟眉进去就啪啪啪打开全部大灯,整个公司顿时灯火通明。

    展流云之前一直用朱诗文的办公室,这里的密码倒是改了,可孟眉猜了一会儿就猜出来了,她摇头笑了笑,推门进去。柯非忍不住问:“孟姐,密码是……”孟眉笑着说,“我的生日。”

    看柯非一脸“这不可能”后,孟眉说:“老朱是不会用我的生日的,他用的密码是他爷爷的生日,他爷爷当年去的早,户口本上记的生年都是错的。”安全性很高的。至于展流云为什么换成孟眉的生日,估计是认为孟眉如果来这里,想破头也想不通她会用她的生日吧?

    反向思维,孟眉就给猜出来了。

    办公室里乱糟糟的,地板上全是脚印,桌上还有几个一次性纸杯。柯非猜可能是警察来这里调查过,还在这里见了见公司的人,后来警察走了以后,公司的人把门一关就没人再进来了。

    柯非和孟眉把办公室的角落都找遍了,没找到小叶子的香包。

    柯非说:“会不会在展总的身上?”当时唐雨就是把小扇子带在身上了。

    孟眉说:“那走,去医院。”

    展流云的尸体就停在朱诗文的医院太平间。柯非不是第一次跟孟眉干活,但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她的行动力。眼看时间都快十点了,柯非小心翼翼的说:“孟姐,要不咱们明天白天再来吧……晚上我有点怕……”

    孟眉看看时间,想了想说:“也对,不能耽误你明天上课,那我先送你回学校吧。”

    她把柯非送到学校,柯非下车前担心的问她:“孟姐,你不会再回去吧?不会去医院吧?明天我陪你再去找好不好?”

    孟眉笑着说:“别操心了,现在这么晚了,太平间也没人上班啊,我明天再去,肯定明天叫上你一起去,行吧?”

    柯非走时还一步一回头的。

    孟眉看柯非平安进了学校,调头就去了医院。

    朱诗文还没睡,他现在觉少,白天晚上都能躺在病床上睁着眼睛一天一夜也不困,精神还不坏。医生让他多休息,他苦笑着说:“碎不着啊。”

    他确实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就像他说话一样,舌头就是变钝了,变得不听使唤了。平时去厕所他都坚持让护士扶着他下床去上,不肯在床上用便器,但手脚确实是变迟钝了,偶尔会像接触不良的电器一样,突然停摆,他每回都会吓得心惊胆战。

    他的人生真的到此结束了吗?

    他不甘心啊!他终于理解为什么人想求长生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老,他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可衰老就像绊住他双脚的锁链,让他一天比一天更恐惧。

    展流云的死并没有带给他太多悲伤。在他的内心深处,甚至还有一丝不可对人言的窃喜。一个比他年轻的人反而死在他前头了,好像他占了便宜。

    他不相信展流云是自杀,他怀疑是孟眉杀了她。他当然知道孟眉对他还有感情,可他却不会娶她,在娶了展流云后,他也不奇怪为什么这两个女人合不来。就连现在孟眉杀了展流云,他也不想去告发孟眉。

    除非……孟眉打算连他都杀了……

    这时的医院已经很安静了。病人们都入睡了,护士一个小时巡一次房。朱诗文却听到了远处电梯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熟悉的脚步声。

    是孟眉?

    她这么晚来干什么?

    朱诗文把水果刀藏在手中,开始装睡。

    孟眉径直来到朱诗文的病房,推开门,看到他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但姿势不对。

    他睡觉时一直都是趴着睡的,仰躺着就是还没睡着。

    她上前推他,“老朱,醒醒!醒醒!”

    朱诗文本来以为孟眉是来杀他的,可被她契而不舍的推“醒”了,“森么丝?”

    孟眉小声对他说:“我想看看展流云的遗物,她换下来的衣服和东西在你这里吧。”

    朱诗文略带惊奇的看着她,再怎么看,孟眉都惊人的坦然。他微微坐起身,指着不远处的保险柜说:“额真丝会服你。”

    孟眉去开保险柜,拿出来一个黑色塑料袋。她把袋子打开,里面有展流云的衣服、胸卡、手机、钥匙和一个熟悉的小香包。

    孟眉拿着香包,沉默了。

    朱诗文已经躺下了,看都不看一眼,闭着眼睛说:“搜十好就粗去。”

    孟眉心慌意乱的把塑料袋再塞进保险柜,走了。她走后,朱诗文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戴着手套打开保险柜,拿出塑料袋,发现少的是那个精致的小装饰品,小香包。他之前看到时以为是展流云手机上的挂饰,现在回忆起来,似乎那个香包的风格是日式的。

    他坐在地上看着保险柜良久,拿手机拨打了电话:“喂,丝索警官吗?额丝朱丝文,额有话要跟你索……”

    第二天,柯非接到一个让她震惊的电话:“你说孟总因为展总自杀的事被叫走了?”

    万程小声说:“我看,警方可能是听说了什么。”

    柯非说:“可是展总当时……当时不是不在吗?”

    万程说:“现在说那个证据不充分。好像是又有新的证据出现了,就把孟总给圈进去了。”

    孟眉是在广源被带走的,这次来找她的警察还是很客气的说只是找她了解情况,却把她带到警察局去了。

    她很镇定,意外的镇定。因为她在见到警察时就想到是谁报警的了。

    她坐在警察局的询问室里,面前一人询问,一人记笔录,还有个录音的东西摆在桌上。

    “姓名?”

    “孟眉。”

    “年龄?”

    “1961年生人,今年五十四了。”

    “知道找你来干什么吗?”

    孟眉笑了,“不是说是展流云的事?”

    苏警官是这个自杀案的负责人,他之前来见孟眉时都笑眯眯的一脸和气,今天严肃起来还是很吓人的。他轻轻叹了口气,说:“孟眉,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事都可以说出来。”

    孟眉很想笑,她也知道此时不能笑,她说:“苏警官,我确实有事要跟你说。昨晚,我去找朱诗文了,因为我听说了一件事,当时就让我很紧张。”

    苏警官温柔的问:“什么事?跟我说说。”

    孟眉就说她有一个日本娃娃,是朱诗文送给她的,然后展流云自杀后,她听说娃娃当时的配件小香包在展流云的遗物里,就去找朱诗文拿了。

    “我也是很担心的啊,担心会让人误会。只好尽快去拿回来。”孟眉说。

    苏警官说,“娃娃是朱诗文的?有人能证明吗?”

    孟眉说:“公司里的人都可以吧?这个娃娃是原来公司的员工去日本出差时,日本公司赠送的礼物,他就给拿到公司了。一开始放在会议室,后来朱诗文给放到了他的办公室。我从公司离开时,他把这个娃娃送给了我。”

    苏警官说,“娃娃现在还在你们公司?”

    “是。”

    “娃娃的配件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娃娃原来有什么配件我也不知道,它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可能这个香包是原来的配件。”

    苏警官想去看看这个娃娃,孟眉痛快答应了。

    他问孟眉:“昨晚你去的时候,朱诗文是醒着还是睡着?”

    “醒着啊,还是他告诉我密码呢。”

    “你不知道保险柜的密码?”

    “我怎么会知道呢?”孟眉惊讶的说,“我都已经离开公司了。”

    苏警官对孟眉为什么离开公司很感兴趣,路上问了很多,孟眉就略带感叹的讲述了她和朱诗文之间的往事,苏警官笑道:“这么说,朱诗文这人挺不仁义的。”

    孟眉笑着摇头,说:“他这人就这个性格。说他不仁义吧也不确切,他还是要脸的,不然早把我给开了,也不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到了公司门前,苏警官说:“那这个公司他就给你了?”

    孟眉说:“他还拿着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且当时就签过合同,我手上的股份不得转卖,要卖只能卖给他或他指定的人。”

    广源的人本来看到孟总被带走都很紧张,不想不到一天,孟总和抓她的警察竟然有说有笑的又回来了,一时群情激动。

    孟眉先是笑,然后又沉下脸说:“都不干活了?扣资金啊!”

    人群一轰而散,孟眉才请苏警官去她的办公室。

    娃娃放在书柜里,苏警官看到娃娃说,“这就是那个娃娃?”

    孟眉把娃娃抱出来,还有娃娃的小椅子、腰带等小东西一大堆。苏警官已经有八成相信她的话了,因为这么多东西,很难说会不会忽略一个小香包。前提是这个娃娃确实是朱诗文送给她的。

    这时苏警官接到一个电话,他对着电话嗯了几声,跟孟眉握手说:“打扰您了,孟小姐。”

    “哪里,你们也是为了工作嘛。”孟眉笑着说。

    苏警官笑着摇摇头,“没办法啊,有人提供线索,我们就要查嘛。”就是,看来朱诗文的脑子确实是不好用的,竟然连娃娃是他送给孟眉这件事都忘了。这下倒是疑点更多了,如果展流云不是自杀,那朱诗文比孟眉更有杀她的理由,因为他跟展流云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相反,孟眉倒是没有。也有可能是孟眉与朱诗文联手杀人,而现在朱诗文打算过河拆桥,告发孟眉以救自身。

    苏警官走出广源,打算继续盯着朱诗文和孟眉,狗急跳墙,这两人真有鬼的话,早晚会露出马脚的。

    办公室里,孟眉摸摸小叶子的小手,把小香包系在它手上。

    真是你吗?小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