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1章 是爱情还是交易

第121章 是爱情还是交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朱诗文的公司要卖掉了,毕竟是个老牌子的公司,还是有人愿意接手的,就是价压的有点低。但也没办法。

    “反正他现在还没出院,孟姐又不能回去,只好卖掉啦。”柯非兴灾乐祸的说。

    “那你男朋友怎么办?”司雨寒问秦青。

    “他还好,上海那边让他回去。”秦青说,方域的上司很想念他,说魏曼文的事已经结束很久了,影响也早就没有了,早就在催他回去了。“不过他不太想回去。”昨天两人通电话,方域还是想留在这里。

    “那你怎么说?”孙明明问秦青。

    “我想劝他回去。”秦青说,她有信心谈远距离恋爱,再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坐飞机很快就能见面的。

    柯非悄悄跟秦青说了小叶子的事。

    “我有点担心啊。”柯非想请秦青去看一看小叶子,“怎么样?你今天下午也没课吧?正好广源要招十个人布置展厅,我算你一个,还能赚外快!”

    秦青被外快“贿赂”,中午吃完饭就跟柯非去了广源。

    广源以前的丰源只租了一楼,现在所有的办公室已经都被占满了,可孟眉还想在一楼开僻一个用做展示的展厅,这样客户来的时候可以一目了然。所以就租下顶楼,把客服部、信息技术部和总经理室全都搬到顶楼去,腾出来的空间让给展厅。

    “他们刚搬完。”柯非说。宽敞的大厅里到处是垃圾,秦青呵呵的看向柯非,她笑着递给她一把大扫帚:“扫吧。让清洁干要再加钱,只好我们来了。”

    考虑到今天都是体力活,所以一下午也是一百块,全天则是一百五。十个人中,除了秦青是下午跟着柯非来以外,剩下九人都是上午到的,他们上午是帮忙把桌子椅子等办公用品用电梯送上顶楼。

    把地给扫干净后,几人把大展示桌拼起来,摆上展示物,再将一些广告画立在大厅四周就算完成了。刚好干到五点钟,全部完工。

    柯非当场发钱,包来回交通费和中午午饭,每人是一百七,秦青是一百二。等其他人走了以后,江瑜来问柯非:“吃不吃饭?吃就给你也订一份,还有你同学!”

    “吃不吃?”柯非问秦青。

    秦青摸摸因为一下午的体力劳动而咕咕叫的肚子,点头:“吃!”

    趁着外卖还没到,柯非拿了孟眉办公室的钥匙,把秦青给领到顶楼去了,but!娃娃不在。

    柯非直接打电话给孟眉:“姐,娃娃不在办公室,你给拿回家去了吗?”

    秦青没想到柯非已经跟孟总这么亲密了,怪不得她这么关心这件事。

    “对,我想放到家里会好一点。”孟眉笑,“怎么?还在担心这件事?放心吧,警察都说了,孟眉确实是自杀。再说你跟我提过啊,小叶子想把扇子送回来都不行,她连楼梯都不会下呢,怎么会跳楼?25楼的窗户全是封闭的,难道她是坐电梯上去的?”她说着就笑了。

    柯非听了也觉得很有道理,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这下放心了吧?”孟眉说,“你想对小叶子干什么?把它偷偷拿走扔掉?”

    “不是……不不不,没事没事。”柯非对秦青做了个口型,秦青摇头,她就对孟眉说,“没事,姐,是我想多了,没事就行。”

    “看来是没事了吧?”秦青等她挂了电话说,“你真的很担心她啊。”

    “孟姐是个好人。”柯非说。

    坐车回学校的路上,柯非跟秦青说了很多。“我对朱总完全改观了,他就是个王八蛋!”以前她还佩服朱总白手起家,觉得他把公司给孟总是顾念情谊,结果竟然是他把孟总给告了的。“他竟然认为是孟姐杀了展总,还跟警察说孟姐还要杀他。”柯非说,“这人是把别人都当成他自己了。”

    这还不算,在孟眉被警察带走后,因为广源算是朱诗文公司的下游公司,那边立刻就把款给卡住了,现在都没把款打过来。孟眉说暂时不管他,等腾出手来再说这个。

    “我看孟姐是打算不要这钱了。”柯非说。她以前从没想过几百万就这么当扔水里了,放在自己身上肯定早就晕了。

    秦青听她说了一路孟姐孟姐孟姐,发现柯非这是把孟姐当偶像了。两人上楼时,柯非还说:“孟姐特别可怜……”

    孟眉接到了朱诗文的电话,“你又打给我干什么?你那公司我可买不起。”她笑着说。

    朱诗文放出风声要卖公司,竟然有不少人把电话打到孟眉这里,问是不是真的。孟眉一律说不知道,不清楚。结果都没人信。

    “你会不知道?老朱会不跟你商量?”

    “妹,哥是真心想帮老朱一把,你给哥一句实话,老朱真不干了?”

    墙倒众人推。朱诗文病了几周没人搭理,一说要卖公司,人都来了。

    朱诗文说:“来看看我吧,今天一天好几十个人来找我。头都是疼的……”

    孟眉笑着说,“都是你的朋友,人家是关心你。”

    “你也来笑话我。”朱诗文说,“来看看我,给我带一份御膳坊的粥,医院的饭都没办法吃。”

    孟眉听他在电话里唉声叹气,想想他也确实可怜,现在人不行了,老婆死了,赖以为生的公司也要卖掉了。

    她说:“我买的粥,你敢吃?”虽然两人没说开,但她知道上回警察来找她是为什么。

    “我那是糊涂了。”朱诗文说,“我是被你吓住了,你说你三更半夜的来,要展流云的遗物,你说我怕不怕?”

    孟眉心软,答应去看他,但今晚不行,明天白天再去。

    第二天中午一点,她提着御膳坊的快餐盒到了医院。

    朱诗文的病房里摆满鲜花和果篮,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孟眉放下包,把快餐盒摆在桌上,自己吃起来。

    朱诗文在床上说:“不是给我买的吗?”

    孟眉说:“你敢吃吗?我还没吃午饭呢,就为了来看你。这是我的饭。”

    炒菜的香味飘出来,朱诗文说:“味儿都飘过来了,我都馋了。你给我挟一点,让我尝尝味儿。”

    孟眉挟了一块香酥牛柳,“敢让你吃吗?别回头毒死了再赖我。”

    朱诗文苦笑,“你要用这个骂我一辈子啊。”

    孟眉笑着把干净筷子和饭盒给他,“没有粥,你先凑和吃吧。”她本来就多买了一盒,粥不好带,她就没要。

    朱诗文的手现在拿筷子还有些费劲,手指奇怪的绞在一起。

    孟眉看着都替他累,自己吃完过去喂他。

    朱诗文让她喂了两口,突然说:“孟眉,我们结婚吧?”

    孟眉很吃惊,但人还是很镇定的,主要是她不认为这个求婚是出于爱情。她说:“为什么?”

    朱诗文叹气说,“现在……我这边你也看出来了,人人都等着咬我一口。我就是块大肥肉。我需要一个代理人,一个可靠的人。”

    “展流云死了,所以就想到我了?”孟眉笑着说,“朱诗文,展流云要是还活着非骂你不可,你知道吗?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人这么自私呢?那你说,我答应你,凭什么?”

    朱诗文说,“夫妻之间财产的继承是无偿的。我死了,我的东西可以全留给你。”

    “确实很让人心动。”孟眉说,“可你要是还能活个七-八十几年怎么办?”

    朱诗文说:“我们可以定个协议。”

    他是这么想的。现在他是力不从心,要找一个靠得住的人不容易,只有孟眉了。两人结婚后,孟眉可以做为他的代理人去处理公司那一摊事。

    “这样公司也不必卖了。”等上三五年,他身体好转了,两人可以再离婚,“到时我不但把那百分之四十给你,还可以再把我这个公司的百分之十给你。”

    当然,如果这几年他死了,那自然一切财产都是孟眉的了。

    “你觉得怎么样?”朱诗文说。

    “我觉得不怎么样。”孟眉说,“只给我百分之十?没有百分之三十,不必说这句话,而且只要结婚,你就要把这百分之三十给我。”

    朱诗文说,“可以。”

    柯非只觉得这世界变得太快。

    “孟姐跟朱总结婚了?!”她对着电话喊。

    孟眉在电话那头吓了一跳,笑着说:“不要叫,只是办个手续。婚礼都不办了,我也不会搬家,我们还是各住各的。”

    柯非又不懂了,这算结婚吗?

    “我跟你说,就是最近我可能很少去公司了,你多去公司转转,有事多跟你万哥交流一下。”一个是她的秘书,一个是私人助理,柯非与万程算是她在公司的眼睛和手了。

    柯非见到万程,没想到他倒是很淡定,“就是为了朱总的那个公司。朱总现在不是不行了吗?想要孟总回去,可孟总有自己的公司了,我看他一定是后悔了。”万程对朱诗文很熟悉,知道他这人有多独,看着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到头来还是家族式的那一套,到最后不信任别人,只信任自己的老婆,非要孟总嫁给他才行。

    柯非懂了,但更不理解了:“等于这个婚结的……只是为了公司?”

    “对啊。”万程说。

    柯非:“……”

    她开始觉得自己也不了解孟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