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4章 女人花

第124章 女人花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听说柯非整个暑假都没回家,住在公司给她租的公寓里,因为前后几幢楼里都有他们公司的人,所以环境也算是熟悉的,而且为了节省时间和提升公司待遇,公司跟饭店签了合同,每天三餐都由公司包了。

    “那你们就天天吃盒饭?”秦青说。

    柯非在电脑那头骄傲的说,“哪儿啊!是自助餐!每天三次,一百多道呢,公司特意腾出一个会议室当餐厅。”

    “你们这日子过得真是太舒服了!”孙明明羡慕的口水都滴下来了,开学就大三了,也该考虑实习的事了,现在柯非是已经有着落了,她问:“公司还招人吗?”

    “你们要是真要来,可能只能打短工,现在公司只要全职。”柯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像她这种一边上学一边上班的,在公司是独一份,搞得现在都有人说她跟孟总是亲戚。

    “算了算了,开玩笑的。等毕业要是不往上读了,再去你们公司吧。”孙明明说,“不过到那时可能就不像你现在这么好升了。”

    柯非已经把她大学四年的学费给赚回来了,她现在的工资是第一梯队里的,而且除了公司开的那一份外,还有另一份私人助理的钱是孟总单独给她开的。

    “请客!你这样的必须请客!”孙明明说。

    “好想吃蛋糕哦!”秦青说。

    “华美大厦那边,24楼的咖啡座,那里的蛋糕听说好吃极了!就是死贵!我一直没舍得去尝尝……”寝室里富二代司雨寒都这么说了,可见真的是很贵,也真的是很好吃。四人不免畅想起来。

    柯非爽快道:“好!等开学了你们回来咱们就去吃!”她也馋了,虽然是她掏钱,但蛋糕就是要一起去吃才好吃嘛。

    这几天,孟眉老觉得头疼。万程跟她说着事,说到一半担心道:“姐,你的脸色可不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是吧?”孟眉说,“偏头疼又犯了。”

    万程说:“以前那药吃着不是挺管用的?要不我下午再去给你开两包?”

    “开吧,开十包,让药店熬好,回头我带回家去。”孟眉说。

    万程出来遇上柯非,她问:“万哥干什么去?”

    万程拿出一张药方说:“孟姐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去给她抓几副药。”

    “我去吧。刚好刚进来,抓完让他们直接熬吧?”柯非接过药方说。

    “让他们熬吧,孟姐说下班后带回家去慢慢喝。”

    柯非让人开了二十副,家里放十副,公司放十副。“我看这药是一天喝三次,这样你中午喝公司就有。”她对孟眉说。

    “谢谢你啊,非非。”孟眉笑着说。

    柯非看孟眉的脸色呈现一种非常让人不快的乌青色,有点像她以前见过的肝病很重的人,“孟姐,你最近是不是很累啊?”

    孟眉摸了下脸说,“看出来了?”她摆摆手笑道,“最近懒得化妆,其实也没什么,今晚回去我早点睡就行了。”

    难得的,下午五点多,孟眉就回家了。保姆做好了晚饭,她勉强喝了一碗粥就回卧室了。朱临睡前去看朱诗文,对他说:“医生说你这样的要多活动活动,不活动人就真成瘫子了。”

    朱诗文说:“知道,知道,快回去睡觉吧,看你的脸色都成什么样了?”

    孟眉摸摸脸:“真那么坏啊?今天老有人说我脸色不好看。”

    “你不会照照镜子?”朱诗文说,“快跟死人一个色儿了。”

    孟眉说,“那我还是改天去检查一下吧。”

    正好广源还没有进行过员工体检,孟眉“假公济私”,联系好医院后把公司的员工都给安排了一番,发了体检单,让大家在规定时间内去检查一下,“有备无患。健康才是革命的本钱。”她笑着说。

    柯非也有一张,孟眉跟她说:“到那里别害羞,因为比较全面,有妇科检查,我记得你有点痛经吧?趁这个机会彻底查一遍。”

    她也把万程叫来说,“我记得你有胃病吧?这次好好查一查。”

    “姐,我都好了。”万程嘻皮笑脸的。

    孟眉说:“你说了我可不信!我只信医生,你去查,查出来是好的就算了,要是不好,你给我等着!”

    除了这两个最亲近的之外,公司里别的元老她也都一一叮嘱过,不怕耽误工作,先去检查身体,还告诉大家不要把体检单让给亲戚朋友,“这就是给你们查的啊,要是想给家里人查,回头年尾了搞个福利,免费让员工家属体检,这样好不好?”

    大家欢呼起来。

    体检那天,孟眉是柯非和万程一起去的,她有车,省得这两人再搭地铁了。

    医院里到处都是冰冷的消毒水味,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冷意。

    这个医院有孟眉的熟人,体检时有人陪着他们去。一天检查不完,明天还要空腹来一次照b超。

    查完后,那人再把孟眉三人送出医院,挥手道:“姐,慢走啊!结果出来我尽快告诉你。”

    “回头请你吃饭。”孟眉说。

    体检报告单要等几天才能出来,但在这之前,那人给孟眉打了个电话:“姐,你来再抽一回血吧?”

    “怎么了?”孟眉马上反应过来,冷静的问:“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

    “还不确定,姐,你来再抽个血查一下看看。”那人说。

    孟眉没跟公司里的人说,独自去了医院。重新抽了血,抽完后,那人把孟眉领到他的办公室说:“姐,等一会儿,我让他们尽快出结果。”

    孟眉说:“有什么话你就告诉我吧,我家就我一个,你不跟我说跟谁说?”

    孟眉的父母已经去世了。

    那人听说过孟眉结婚的事,说:“那……要不我跟我哥说?”

    孟眉说:“跟他说不着,我跟他那们婚结了也是要离的。你就跟我说吧。”

    那人犹豫再三,说:“就是有点怀疑,姐,你的肝有点不太好。”

    孟眉说:“肝癌?到什么时候了?”

    那人赶紧说,“还不确定,姐,等查完血,我再带你去照个ct。”

    孟眉不说话了。医生说话虽然都留有余地,但如果不是有八成的把握,不会跟她这么说。她也不是个自欺欺人的性格。

    两人默默等着,有病人来了,那人留孟眉自己在办公室坐着,出去应诊。

    只剩下自己时,孟眉想,她要是就这么死了,身后事怎么办呢?首先就是她的财产,公司不说了,肯定有人拿,就是有点对不起公司的员工,幸好这说死也不是马上就要闭眼,还有时间安排他们。

    除了公司之外,她别的财产不多,只有两套房子两辆车。一套就是原来朱诗文给她那套,一套是她现在住的别墅。这些都留给朱诗文吧。

    银行里还有点钱,用来付她的墓地什么的应该够了。

    想到这里,孟眉先在手机备忘上记下:要去买块墓地。

    剩下的私人物品,衣服之类的就算了,有几块不错的表,还有一些戒指项链胸针,倒是可以留给朋友们。只是仔细想想,跟她交好的朋友也不欠这点东西,其他人……

    给柯非吧。

    孟眉在记事本上列着,医生回来看她在写东西,问:“姐,现在就别忙公司了!”

    孟眉说:“这是遗嘱。”

    医生笑道:“姐,真不用这么急。现在还没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咱们还可以治嘛,肝癌现在也不是很吓人的病了,您啊,把心放肚子里,我保证您还有十几二十年好活呢!”

    孟眉笑着说:“那我可就放心了!”

    血液检查的结果并不乐观。

    医生已经约好了ct室,拿到血液结果后,打了个电话过去:“有人没?没人?行,我现在就带着人过去!”说罢带着孟眉就赶过去了,把孟眉推进去时还劝她:“姐,别怕,这不算大事。我天天在医院呆着,见过的病例比你多,别一听是这个病就吓住了,真没什么,也有可能不是呢?对不对?”

    孟眉自觉还是挺镇定的,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想的了,听天由命。

    她听护士的吩咐躺下,检查时间意外的长,等她终于能出来,医生谢谢检查的人后,挽着孟眉回去,道:“姐,那边结果还没出,但刚才倒是看得不清楚,咱开个刀吧。”

    孟眉说:“那我要回去先安排一下。”

    “要尽快。”医生说,“越早检查,越早确定越好,这才能尽快治疗。姐,你可不能讳疾忌医啊。”

    “不会。”孟眉笑着说,“你也知道,我家里还有一个瘫子呢,现在两个公司的事都指望我一个人,我再开个刀,那就真没干活的人了,你要容我安排好再来吧。”

    “钱赚那么多有什么用啊?”医生说,“健康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是,是,你说的有道理。”孟眉笑道。

    离开医院后,孟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遗嘱。这个东西她以前从没想过,到了今天才发现还是应该立一个,人世无常。

    见过律师,回到公司,她先把万程提起来。

    “副总经理?”万程被叫进办公室还以为是什么事,没想到是让他升官,一下子激动的脸都红了,嘴也结巴了:“姐,姐,你真觉得我能行?”

    “你不行谁行?”孟眉说:“你以为我把你要过来就是让你继续干秘书?要秘书哪里不能请?”她之前设想的就是把万程要过来当二把手的,但怕庙小留不住人才一直没开口,没想到阴错阳差间,万程提前到公司来了。这样也好,他现在对公司的了解也比较深入了,升上去后更好管理。“以后我不在公司,你把总。”

    万程说:“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公司有了一番新的人事变化,但基本上都是升职的,所以人人开心。

    离开公司后,孟眉才把事情告诉了柯非。

    柯非当时眼圈就红了。

    孟眉笑着说:“你是我的私人助理,所以这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别哭,我还没确诊呢,现在只是怀疑。再说肝切了还能自己长,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等我住院后,我的电话就都交给你了。”她把律师的名片也给她,“这是我的律师,你先跟他通个气。如果遇上什么事,打电话给他。”

    柯非心慌意乱的下了车,回到公寓连饭都没吃就躲进房间了。最后她忍不住给秦青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就哭了。

    秦青吓了一跳,赶紧问她怎么了?

    柯非说:“你说,怎么好人就是没好报呢……”

    秦青听完后松了口气,刚才她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恶性案件。她劝柯非道:“别担心,现在癌症也没那么难治了,孟总又不缺钱,现在也发现了,咱们治不就行了吗?你不能慌,孟总只把这事告诉你了,肯定是需要你帮她,你先慌了,她那边怎么办?”

    柯非握着电话点头,眼圈红红的:“我懂,我不慌。我一定会好好帮孟姐的。”她拿着律师的名片,想明天八点上班了,先给律师打个电话,两人先认识一下,这样以后联系起来也方便。

    现在公司里还是不太稳定,广源没事,有事的是朱总那个公司,好不容易才压下来,如果知道孟姐病了,肯定又要再闹起来。

    柯非带着一脑袋的官司去睡觉,早上起来刚开手机,万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刷着牙赶紧接通,还没说话,就听万程那边带着哭腔说:“非非!孟姐跳湖自杀了。”

    柯非足有十几秒没反应过来。

    他说什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张口被牙膏沫呛了一口,赶紧吐了,说:“胡说什么啊!”

    “是真的!孟姐得了肝癌,谁都没说,我都不知道!昨晚上回去后朱哥也没发现,保姆也不知道,她半夜自己跳湖了!”

    柯非浑身冰凉,她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谁说的?是谁说孟姐是自杀的?”

    “不知道,警察吧,警察来了。”万程自己的脑子也不够用了,“非非,你赶紧过来吧,我要在公司坐着不能动,你……”

    “我就来。”柯非拿起包跑出门,嘴边还带着牙膏沫。

    孟姐死了?自杀?!

    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