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7章 柯非的计划

第127章 柯非的计划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第二天早上起来,柯非已经不在寝室里了。

    孙明明气得咬牙切齿,立刻打电话过去,结果柯非不接,只是发回来一条消息说她打算先住在公寓里。孟眉去世了,可公寓的租金已经交完一整年了,所以她还能继续住。

    中午下课后,孙明明特意找到秦青教室来,说:“柯非没去上课。”

    “不上课没关系?”司雨寒问。

    “她的功课没关系,教授也喜欢她。好像她跟教授说已经找好了公司实习,我们今年课也开始变少了,教授已经准了她的假。”孙明明跺脚说,“她是打定主意不回来了。”

    “那我们就去广源找她吧。”秦青说。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孙明明说。

    三人连饭都来不及吃,买了快餐就坐上去广源的车。

    在车上,孙明明说:“真不知道柯非是犯了什么病!”

    就是秦青也想不通。她只知道孟总得了癌症,可这跟柯非突然小鬼上身有什么关系?

    三人到了广源,这里已经比之前更大了,门口还停了好几辆车。

    她们走进去,跟前台说要找柯非,前台说:“非姐吧?你等等,我打个电话进去问问她今天来了没?”

    电话打过去,一会儿出来一个男人,脚步匆匆,看到她们就招手,说:“我姓万,叫我万哥好了。你们是非非的朋友吧?她今天没来这里,去孟总的别墅了。”

    秦青悄悄问万程:“非非是去看孟总了吗?”

    万程怔了下,眼圈微红,看秦青:“你是孙明明?”

    秦青摇头:“不是,我叫秦青。”

    “哦。”万程说,“对不起,非非提过你们,我搞错了。别介意。孟姐……已经去世了。”

    秦青愣了。

    万程说:“葬礼已经办过了。非非以前跟孟姐关系好,我看她还没缓过来。你们是朋友,平时多劝劝她。”

    秦青连忙问:“是什么原因?我听非非说只是可能是癌症啊。”

    万程捂住嘴,哽咽道:“我都不知道……孟姐上回体检查出肝癌,回来就立了遗嘱,然后……说是自杀。”

    秦青不解的问:“……自杀?很严重?”也不对,现在还有人会因为癌症自杀?孟总的年纪并不大,也不像是没钱治病的样子,怎么会自杀?

    她发现万程的脸色变了一点点,她就不敢再问了。

    万程说:“我送你们出去吧,你们不知道孟姐的家在哪儿吧?我给你们叫车。”

    刚才她和万程说话时,司雨寒和孙明明都先出去了。看到她和万程出来,两人悄悄问她:“打听出来了没?”

    秦青摇摇头,“上车再说。”

    万程替她们叫了车,还付了车费,说:“如果不是我这里走不开,我就送你们过去了。多劝劝非非,让她别太难过了。”

    在路上,秦青把孟总自杀去世的事告诉她们,说:“我不相信孟总会自杀。太奇怪了,非非应该也是不相信。”

    “对,现在医学进步成这样,癌症早不是绝症了,至少要治一治再说吧。她还有钱,不是没钱治,不治就直接自杀?”司雨寒说。

    “那会是谁杀的?”孙明明也明白了,“我猜,可能是那个孟总的老公干的。”

    三人都这么想,但现在警察已经定了是自杀,所以柯非才会变得那么奇怪,她肯定是想自己查这件事。

    “我了解非非,让她看着这件事不去管根本不可能!”孙明明肯定道,“她肯定是想自己查,查出来后把逼孟总自杀的人绳之以法!”

    这样,那个趴在柯非背后的小黑鬼就有解释了。

    “肯定是她自己请的小鬼。”孙明明说,“她请这个估计就是为了查这件事,对付坏人。所以才不想让青青把它赶走。”

    然后秦青就想到了孟总那里的小叶子,这下都对上了。

    “她想怎么做?”孙明明问。

    “首先,是要把小叶子送到孟总老公身边吧?”秦青说。

    朱诗文不想再住在孟眉的别墅了,他想搬回自己家。保姆正在给他收拾行李,柯非按响门铃,保姆给她开门,“是非非啊。”

    保姆让她进来,给她拿了瓶饮料,“现在家里没人,我就不烧水了。过两天,我也要搬走了。”

    “回老家?”柯非把饮料放下,“我来帮帮你。”

    保姆说:“不是,这个别墅区有别的人家请我过去,就陪陪孩子,做做饭。”同一个别墅区的保姆,大家也比较熟悉,人品性格也靠得住。所以保姆刚说要走,就有人来请了。

    孟眉留给保姆的两辆车,她留下那辆旧的自己开,新的送回老家给儿子了,儿子说让她今年回来过年,给她特地收拾了个屋子,保姆很高兴,有时想起孟眉还掉眼泪。

    柯非悄悄把小扇子塞在行李箱的夹层底部。

    这时秦青三人也到了,保姆听到门铃响去开门,柯非在屋里听到秦青问:“请问,柯非在吗?”

    柯非马上过去说:“阿姨,是找我的。”

    秦青三人终于找着她了!个个目露凶光!

    柯非有点愧疚,因为隐瞒朋友,还因为她现在做的事不是好事。

    她匆匆跟保姆告辞,拉着秦青三人出去了。

    别墅区不许外车进入,她们只能走到外面的大路上再叫出租。走在别墅区的小路上,柯非说:“这件事,我以后再告诉你们好不好?”

    秦青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认为此时此地不是逼供的时候。三人都温柔点头答应。

    柯非感动的很,“我以后一定告诉你们!”

    “好,没事。”孙明明笑着说。

    “对啊,没事。”司雨寒说。

    秦青叫出租车,“回学校吧。”

    回到学校,下午的课也基本完蛋了。四人直接回寝室,关上门,孙明明让柯非坐下,她们三个包围上去。

    柯非此时才发现情况好像不太对?

    司雨寒和孙明明先看秦青。

    秦青上下仔细打量柯非半天后点头:“小叶子不在。”

    柯非大惊失色!

    “你们怎么知道小叶子?!”

    “怎么可能不知道?”孙明明惊讶脸。

    “很明显啊,一看就看出来了。”秦青高深脸。

    “非非啊,你实在不会说谎。”司雨寒温柔叹息。

    然后三人一人一句把事情基本还原了。

    “你怀疑孟总不是自杀对不对?”

    “你认为是她老公杀的对不对?”

    “你想让小叶子替孟总找她老公报仇对不对?”

    柯非只剩下点头了,发现这件事已经被朋友们发现了,痛快承认:“他杀了孟姐,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秦青趁机问:“你打算怎么做?”

    柯非就说她把小叶子放在孟眉的尸体上一起烧成灰了,然后把小扇子带在身上,回来试探秦青是不是能发现小叶子,如果能发现,表示小叶子确实成了怨鬼,会跟着小扇子走。

    “哦,原来你是试探我啊。”秦青恍然大悟,跟着就心情复杂。还以为柯非一心报仇打算亲自手刃仇人,没想到这么讲究计策,真是失敬!

    柯非很不好意思,跟秦青赔罪:“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没二话!”

    秦青立刻许愿:“帮我还两千信用卡。”

    柯非、司雨寒和孙明明都看她。

    秦青有点小紧张:“……我只是一时花多了而已。”

    柯非:“是那个包?”

    司雨寒:“是那双新鞋?”

    孙明明:“黑五海淘?”

    秦青努力把话题导回正途,指柯非:“继续交待!”

    柯非说:“发现小叶子还在后,我就把小扇子塞到朱诗文的行李箱里去了。”

    “什么时候塞的?”孙明明马上问。

    “今天。”柯非说,“就是你们来之前。他从孟姐的房子里搬出去了,阿姨在给他收拾行李。”

    三人都愣了,万万没想到,柯非已经把她的计划完成了!

    柯非平静的说:“我之前就想到了,朱诗文这个人既然这么自私,他害了人之后肯定不敢继续住孟姐的房,果然,孟姐刚火化没两天他就搬走了。我跟阿姨一直有联系,知道她今天会帮他收拾行李,就去了。”

    孙明明都有点不认识柯非了。以前的柯非也很有行动力,很有冲劲,但这段时间她成长了很多,也变了很多。

    “现在,我就想等着看他的下场。”

    秦青说:“柯非,你有没有想过,孟总真的是自杀?”

    柯非摇头,“我不相信孟姐是自杀。我了解孟姐,只是怀疑是肝癌,还没有确诊,她有什么必要自杀呢?在前一天我们还聊过,她还说要空出时间来入院治疗。第二天,我就听说她自杀了。要是你,你相信吗?”

    孙明明说:“你不担心你找错了人吗?”

    柯非说:“孟姐住在家里,除了保姆就是朱诗文,不是他杀的还有谁?”

    “等等!”司雨寒说,“我记得他有病不能起床啊!”

    秦青再接再厉,“你只是怀疑是朱诗文杀的,你有没有考虑过他是怎么做到的?万一你找错人了呢?”

    从孟眉死后,柯非就像钻进了死胡同,被朋友接二连三的逼问后,她也回答不出来了。

    秦青说:“如果你找错了人,那真正害了孟总的人逍遥法外,而她唯一留下的亲人却被你害了,你能接受这个结果吗?”

    秦青、孙明明、司雨寒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阻止柯非向朱诗文报仇。

    她们不想让柯非去害人,不管是什么理由。如果柯非今天是要找出证据证明朱诗文有罪,那她们三个都会帮忙。但如果她是在没有查清之前就自作主张的定了朱诗文的罪,还要代替孟总惩罚他,那她们就必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