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8章 爱与恨

第128章 爱与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柯非被秦青几人说服了,她也开始担心如果朱诗文没有问题,那她就是害了孟姐的丈夫!

    “那我给阿姨打个电话!编个理由看能不能把小扇子拿回来!”她给保姆打电话,结果保姆说行李已经交给朱诗文的司机了,至于送到哪里,她就不清楚了。而她也没有朱诗文司机的电话。

    柯非握着手机傻眼了,这下她就找不到行李箱和小扇子了!

    “给孟姐老公打一个,就说你有东西可能忘到孟姐那里了。”孙明明给她出主意。

    “我不知道朱诗文的电话!”以前是没必要,她也刻意回避跟朱诗文的关系。后来就更不想跟他打交道了。

    “想想别的办法呢?”秦青说。

    柯非想了想,现在只能求助万程了,只是她要怎么说呢?

    万程接了电话,虽然奇怪为什么柯非想找朱诗文,还叮嘱她:“你不是想去打他吧?非非,你可要冷静一点啊!”在得到柯非再三的保证后,他才把朱诗文的电话给她,但他也不知道朱诗文住在哪里。

    朱诗文在市里有两套房子。一套是在万程进公司前就有的房子;第二套就是跟展流云谈恋爱时买的,高档小区。

    万程也不知道他会回哪里住。

    柯非说,“谢谢你啊,万哥,我以后请你吃饭!”

    “我不用你请我吃饭!我只要你给我保证不去找朱诗文的麻烦!他熟人多,非非,可别让你万哥去拘留所里看你啊!”

    柯非连声说:“是是是,好了我挂了!”挂完立刻拨给朱诗文。

    朱诗文接到柯非的电话非常惊讶,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非常温和的对柯非说:“非非,你找我什么事?”

    柯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礼貌的说:“朱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孟姐遗嘱说留给我的东西,少了一只手表,我想……”

    朱诗文说:“哦,眉眉的东西不是我收着的,你问一下万程吧。”

    柯非先是被“眉眉”这个称呼雷得不轻,跟着就听到朱诗文把孟姐的东西都给人了?!她的声调一下子高起来了:“你把孟姐的东西都给别人了?!”

    朱诗文感受到对面的敌意,可他也没必要再去应酬孟眉的人了,道:“对。所以你找他吧。”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秦青几人就看到柯非气得胸口像青蛙一样一鼓一鼓的。

    孙明明小心翼翼的问:“那边挂了?”

    柯非大骂:“那个王八蛋就是心虚了!他竟然把孟姐的东西都给万程了!他跟孟姐几十年的感情!正常人会在老婆死了以后不到两天就搬家,还要把老婆的东西都扔出去吗!!”

    是不太可能。

    秦青三人面面相觑,现在就连她们都觉得朱诗文可疑了。

    柯非气了一阵,说:“不行!明天我要去警察局问一问!这个自杀是怎么认定的!不说清楚我就去告他们!!”

    孙明明想劝,可说出口的却是:“我陪你一起去。”

    秦青和司雨寒也说,“一起去吧。”柯非现在这个样子,去警察局就是找事的。

    为了安慰柯非,秦青说:“既然朱诗文自己找死,那我们也不用管了。小叶子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对对。”

    “就是!”孙明明和司雨寒赶紧附和。

    朱诗文挂掉电话后,他请的护工进来说:“朱先生,你现在需要按摩吗?”

    他摆摆手,护工就出去了。

    这里是他以前的旧房子,自从跟展流云结婚后,他只有偶尔才回来住。现在回到熟悉的地方,让他安心了不少。

    他找出以前想收购他的公司的人的电话,打过去。

    “老朱啊。”那边说,“听说你老婆又自杀了?唉,老朱,凡事还是悠着点好!”

    朱诗文呵呵笑着,听了半天对方状似安慰,实则刺心的冷言冷语。等那边说够了,他道:“你现在对我的公司还有兴趣吗?”

    那边说,“哎?不是说好,是你的公司和广源打包一起的吗?听说你老婆的遗嘱里,把广源给她秘书了?”那边哈哈笑起来。

    朱诗文一直保持着微笑,好像对面的人不是在笑他帽子绿了,等那人笑完,他接着说:“没办法,人心多变。现在我手上只有那一个公司了,怎么样?有兴趣没有?”

    “有啊,当然有啊。”那边说,“孟眉也算对得起你了,把你的公司收拾得不错,我接手的话几乎不用大动干戈。只是这个钱,要降一降了。”

    “降多少?”朱诗文问,手默默握紧拳头。

    “降六成。”

    “你想以百分之四十的价格买走我的公司?”朱诗文怒极反笑。

    “你不想卖也行啊。”那边毫不留情的说,“再等一个星期,你再来问,我就只愿意出百分之十了。”

    朱诗文不说话了。

    那边说,“老朱啊,你的性格我们都清楚。首先,你不可能再娶一个老婆来替你管公司,展流云那样的只能捣乱,你还能再去哪里找一个孟眉?”

    提起孟眉,朱诗文的心在滴血。他对孟眉没有感情吗?当然有。如果说这个世上他对谁最有感情,就是孟眉了。连他在家乡的亲戚都比不上,展流云也比不上。

    “其次,你不会请什么职业经理人来替你管公司。你信不过!”

    这是最致命的。朱诗文自己也清楚,他习惯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越是现在、此刻,他越不可能把他最后的命脉交给一个只能靠雇佣合同约束的人。

    “所以,你只能在它价值最好的时候赶紧把它卖掉。”那人笑着说,“我相信你现在还能找到别人出价,但只有我能把钱立刻拿出来给你。换一个人,只怕会给你股份而不是钱。”

    过了一分钟,朱诗文说:“明天来签合同吧。”

    说完,他生怕自己会后悔,立刻把电话给挂了,然后迅速锁到抽屉里!

    保姆做好了饭,他吃过后,护工替他做按摩,等这两人都走了以后,他操纵轮椅来到楼梯前,慢慢站起来,开始试着一步步上楼梯。

    没有人时,他都在努力自己复徤。而有人时,他从不让人知道其实他已经可以自己走了。

    这个房子买得早,只有两层。

    所有人似乎都以为他上不了二楼了,所以保姆和护工没事时都跑到二楼来。他在二楼的厕所和卧室里都看到了烟头,到处都有灰尘,以及乱七八糟的床。可能保姆或护工认为他不会上来,所以将二楼当成了自己家的地盘了。

    他没有放在心上,而是重复的上楼、下楼。

    他的腿现在还有些不听使唤,就像左右两边身体是使用两个系统,它们变得不再协调。

    突然他的右腿僵硬了,没有弯曲,脚没有踩在台阶上,他滑了下去,三四阶,并不高,只是摔得有一点点疼。

    朱诗文倒在地上,他暂时爬不起来了,只能等恢复过来以后,再慢慢扶着站起来。

    他看到轮椅,掏出口袋里的遥控器按了一下,轮椅自动滑了过来。

    这个自动轮椅很方便,不需要双手操纵,只需要一个遥控器就能让它前进、后退、停止、转向等等。而且它的承重力很强,能够负担五百斤的重量。据说在外国有很多行动不便的人士,像那些巨胖,使用这个就可以自主活动了。

    它真的很方便。

    朱诗文想起那天晚上,孟眉因为不舒服吃了点安眠药睡着了。他操纵轮椅进了她的卧室,用喷雾式的麻醉剂在她鼻前轻轻喷了一下,只有这一下,就能让她睡得更沉,而且也不会醒来。

    他把孟眉搬到身上,让她趴在他的腿上,然后操纵轮椅离开别墅,来到别墅中心区的大湖边,那里有一座码头,深入湖心。轮椅走到码头尽头,他把孟眉推了下去。

    为什么要杀孟眉?其实并没有一定的理由非要杀她不可。

    但他知道,他确实想杀了她。真的有理由才能杀人吗?没有理由就不能杀吗?

    他并不恨孟眉,至少并不是纯粹的恨。他对孟眉的感情很复杂,几十年的感情中,有他对孟眉的感激、有孟眉对他的恩情、孟眉对他的爱、对他的怨恨、对他的期待,等等。让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孟眉。

    娶了她?

    把公司给她?

    把公司分一半给她?

    给她很多很多钱?

    这些都不对,似乎都不全面,不能让他的心安定下来。最后他娶了展流云,决定将孟眉“赶”出他的公司。为了这个,他宁愿替孟眉开一个新公司。

    他希望他能跟孟眉再也没有关系。

    但事情总是朝着人们最不希望的方向前进。

    突如其来的中风打破了他的计划。他发现自己必须要依靠一个人时,连公司都不能再去之后,他就打算把公司卖掉了。

    但这个计划里有一个麻烦,就是展流云。

    他当然可以跟展流云离婚,但他了解展流云,她不是一个会甘心离开的人。她会提出很多要求,最有可能的就是分割公司。

    朱诗文是不会接受的!

    他想不出办法来安置展流云,那就只剩下杀了她。事情意外的顺利。他告诉展流云在顶楼的一个地方,他藏了一个古董,值五亿。但来路不正,被发现就会进监狱,判死刑。这个东西藏别的地方不安全,藏自己家怕被警察发现,所以才藏在楼顶上,他偶尔会去看看有没有被人拿走,现在他不方便上去了,让她趁着没人时——最好是半夜,上去看一看。

    这种话没有人会信,如果是孟眉,她肯定会问他在哪里看的小故事?

    可展流云深信不疑!

    他等了几天,展流云终于摔死了。他说的位置是楼顶外侧的屋檐下,除非展流云会飞,不会只要她企图去找那个地方,就一定会失足摔下去。

    展流云死了以后,他跟孟眉提出结婚的建议,为了让她放心,他还把公司的股份过给她。他相信,以孟眉对他的感情,是会答应这件事的。

    然后,他制定了杀孟眉的计划。当决定要杀孟眉后,他的心无比的安宁。这样就对了,孟眉死后,他们就两清了。他不必再烦恼怎么对待孟眉了。

    他一直以为他下不了手,可事实上是他给孟眉喂药,到把她扔进湖里,他做的时候都很平静。这时他才发现,原来杀人没那么难。

    药是一种工业提取液,毒性大,会在短时间内破坏肝脏,临床检验一般却不会检查这个,算是一个盲区。他本来就打算在查出孟眉生病后立刻杀了她,只要时机掐得好,基本不会有人发现。等孟眉火化后,更不会有人查出来了。

    就算真的查出来又怎么样呢?他现在是重病,又六十多岁了,警察就算抓了他,法院也不会判他死刑的。

    但他还是防着会这有一天被警察堵在家里,所以他要在这之前把公司卖掉。孟眉没有亲人,所以不会有人索赔,他的钱,到头来还是他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