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29章 末路

第129章 末路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朱诗文累得浑身是汗,一寸也动不了之后才坐着轮椅回到卧室,他换了衣服,沾满汗的脏衣服就扔在地板上,等明天保姆来了会收拾。

    他躺下,关灯,准备睡觉。

    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心事了。等钱到手后,他会买一些地,或者房子,把钱换成固定资产。他必须要防着警察会查出来。所以一切都要尽快,等半年后,如果没有人找来,那他就可以换个城市生活了。

    他平静的入睡了,没有做梦。在他中风后,他整夜整夜睡不着,现在他可以睡个好觉了。

    半夜,不知是几点。朱诗文惊醒了。

    他觉得胸口闷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还有,他全身都很热,像被关在火炉中。他大汗淋漓的醒来,喊:“开灯!”

    声控灯瞬间亮了,因为声音大,所以灯开到最亮,房间里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他看表,才凌晨四点。

    他摸摸胸口,那种沉重感好像还真实的留在皮肤表面。他让轮椅滑过来,坐上去,让轮椅送他去了洗手间。

    他去浴室里照镜子。

    他凑近镜子,仔细观察他的眼睛。刚才的烧炙感也很真实,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睁着眼睛被烧的,正常人面对火的时候不是会闭上眼睛吗?

    他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全被吓跑了。他只好回到卧室,再换一次衣服,然后去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看新闻。

    六点半,保姆先到了。她惊讶的发现朱先生坐在客厅里,她连忙说:“朱先生,我来晚了,我马上做早饭。”

    朱诗文很温和的说:“不用急,你来的不晚,是我睡不着。慢慢做饭就行了。”

    保姆很感激他,换了鞋就去厨房做饭了。

    护工是八点到的,在朱诗文吃过饭之后,她替他按摩双腿。她和保姆都觉得朱先生的人很不错,从没有过多要求,也不会让她们做工作以外的事,甚至很少麻烦她们。

    按摩之后,朱诗文回卧室了,这时保姆已经把床单枕头都换过了,他脱下的两套衣服也拿走了。护工听说他昨晚换了两套衣服,问他是不是夜里爱出汗?

    朱诗文说:“有一点。”

    护工说:“我会跟医生提的,等他下回来出诊时,可以给您好好检查一下。”

    “麻烦你们了。”朱诗文说,他说:“一会儿可能会有个朋友来找我,你们让他直接进来就行了。”

    他回到卧室,等待那个带着钱来买他公司的人。

    可一直到晚上,那个人也没有来。而他再打电话,却总是秘书接的,他问那人去哪里了,秘书小姐说:“对不起,朱先生,这个我不清楚。”

    朱诗文一直都是很温和的,他说:“那你提醒他一下,我们的生意还没有谈完。”

    “好的,朱先生。”秘书小姐挂了电话,随即打到总裁室,“老总,朱先生又打电话来了。”

    那边哈哈大笑,没挂电话就对旁边的人说:“听到了吗?老朱又打过来了!”

    “他就是盼着人买他的公司!”

    “也不看看,现在谁还会掏钱买他的公司?他还真以为他那公司值钱啊?”

    “傻得要死!他那公司以前能赚钱是不假,可现在倒了更好!”

    “谁稀罕他的公司啊?”

    “对!我们只要甲方就好!!”

    “哈哈哈哈哈!”

    朱诗文开始每晚做恶梦,无一例外,全是在强烈的烧炙感中惊醒。护工请来的医生说他这是夜间盗汗,给他开了安眠药。他吃下去,反倒更糟了。安眠药让他一睡着就醒不过来,有一次,他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眼睛像压破的水球被烧得爆炸了。

    他不再吃安眠药,却仍然无法驱除恶梦。

    而他的公司也已经完蛋了,所有的员工都离职了,最先逃走的是经理,剩下的底层员工发现上司都不见了,拿不到薪水,竟然联名把他给告了!

    接到法院的电话时,他还能镇定的说:“好的,我会配合调查。先生,我的情况很特殊,事实上我一直在生病,一直没有去公司,所以公司的情况我并不清楚。”

    法院那边还是很客气的,他们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消息,知道这个人的公司会倒真的是意外,而且很有传奇色彩。一个公司的老总先是一前一后死了两个老婆,还都是自杀,他自己的公司倒的无声无息,很难不成为新的都市传说。

    柯非已经是第五次找到警察局来了,最后她盯上了经办孟眉案件的那个警察。

    警察被她缠的没办法,只能告诉她一部分的事实。

    首先,他们确实怀疑过孟眉的自杀,但是缺乏证据。

    “我们一开始就想拿到那里的监控录像,但是被拒绝了。”如果是恶性案件,那警察至少可以拿到搜索令一类的东西。但只是自杀案的例行调查,别墅里的物业公司就以“正当理由”拒绝了。

    “为什么!”柯非惊叫。

    “那个别墅区里住的都是什么人啊?监控录像你以为那么好拿吗?人家都要*权的。”警察说,“再说,人家是说录像丢失啊,我们没有搜查证,怎么能让他们拿出来呢?”

    与此同时,关于孟眉可能是“自杀”的证据却一再出现。

    “遗嘱有了,去医院检查的验血单和ct以及医生的证言都证明了她既有自杀的理由,也有自杀的可能。”警察一摊手,“再说,死者的丈夫一再的要求我们尽快结案,我们也没有办法再查下去了。”

    柯非尖叫:“就是他杀了孟姐啊!”

    “我们也怀疑过啊!”警察说,“可是作案动机呢?为钱吗?孟眉遗嘱可是把公司留给她的朋友了,也没见朱诗文抗议啊。”在遗嘱公布前,警方是打算做最后一把努力的。可遗嘱公布后,最后的可能也消失了。因为朱诗文是可以抗议的,虽然遗产官司很花时间,但他是死者的丈夫,天然的继承人,他是有理由抗议遗嘱的合理性的。但他没有,所以警方认为他至少不会因为钱的原因想杀孟眉。

    “据我们所知,孟眉的朋友关系非常单纯,相反,复杂的反而是朱诗文。如果是为情杀人的话,受害者与加害者应该倒过来才对。既不为钱,也不为情,经查他们二人相识这么多年,也没有大仇。”警察说,“没有证据,没有动机。就算孟眉死因可疑,也只能这样了。”

    从警察来说,他是很佩服柯非的,他拍着柯非的肩说:“从感情上,我认同你。但你要知道,这世上并不是任何事都能有一个结果的,节哀吧。”

    柯非茫然的站在路边,似乎一切都证明朱诗文是无辜的,可她就是认为是他杀了孟姐!但她却无法证明这个……

    手机响了,柯非慢了半拍才接通,是万程打来的,一接通,他就在那边喊:“非非!朱诗文被告了!!哈哈哈!这王八蛋要倒霉了!他的员工起诉他拖欠工资!他的公司倒了!房子可能要拍卖!!报应啊!!!”

    关于劳工纠纷的处理是很有社会性的。所以朱诗文败诉了,他有两处房产,法院将拍卖一处用做偿还他拖欠的工资。

    朱诗文没有上诉。不是他不想上诉,而是所有人都不接他的电话了。

    他保住了他现在住的这一套房子,但银行存款已经没有了。他还有两辆车,一辆是自己的车,一辆是展流云的车。法院给他留了一辆,他留下了展流云的,因为她的车好卖。

    等房子和车都拍卖之后,这个官司了结了。他卖掉了剩下的房子和车,辞掉了保姆和护工,回到了家乡。

    在小城市里,他手里的钱已经够他以后的生活所需了。但事情显然没结束,一些员工没有拿到足额的工资,追着他到了这里,以他还有余力为由请法院继续执行。他请了律师,坦言这是自己最后的生活所需,他还需要继续治疗,他没有自理能力,也不能再继续工作,希望法院考虑到他的情况,不要再让他继续赔偿了。

    法院采纳了他的意见,驳回了诉讼请求。但那些员工却仍不罢休,天天来找他,甚至在他的住所周围刷红漆,倾倒垃圾。

    朱诗文已经明白了,这不是无意识的,而是有人想要逼死他!是谁呢?显而易见,就是曾经生意场上的朋友。他们来痛打落水狗了,为了防着他有一天东山再起。

    公司会倒得那么快,也是因为他们挖走了所有的客户,撬走了主要职员。墙倒众人推。他想得太简单了,或许他应该在孟眉还在的时候卖掉公司,拿到钱。可是那样他就无法说服孟眉了,因为她太了解他了,她是不会相信他会放弃公司的。

    孟眉眼中的他,永远是那个充满干劲的朱诗文。

    可他早就……老了……

    空无一人的房子里,朱诗文号啕大哭。

    他刚刚才发现,这个房子跟他和孟眉结婚时分的那套房子很像。兜兜转转几十年,他又回到了原点。

    晚上,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烧炙感。现在他知道了,这是孟眉被火化时,烧她的火化炉。

    “眉眉,是你吧?”

    你恨我,对吧?

    朱诗文睁着眼睛,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眼睛被烧到爆炸。

    衣服烧化,粘在皮肤上,全身都是炙痛感,他还能感觉到头发是最先着火的,眉毛、眼睫毛都是刚碰到火苗就化成灰了,然后是皮肤,烧得起皱,露出里面嫩红的肉,肉被烤干,萎缩,肉里面的水分被蒸发,肉越缩越小,露出骨头。

    内脏烧起来要麻烦些,直到他感觉到手指、脚趾、鼻子、耳朵等这些地方烧没了,一些细小的骨头都开始烧干时,内脏还有感觉。

    最后胸腔、腹腔里的脏器都烧成灰了,他也烧完了。

    这时,他发现他的胸口趴着一个小黑影,像个小婴儿的大小,小小的双手抓住他的肋骨,小小的脑袋枕在他的胸口,就像他每天晚上感受到胸口的压力一样。

    这是谁呢?

    难道孟眉有过孩子?

    会是他和孟眉的孩子吗?

    朱诗文想不起来,可能孟眉以前流过产?而没有告诉他吗?

    他下意识的伸手抱住这个黑影,就像抱住自己的孩子。

    黑影张开嘴,“欧多桑。”

    是个很小很嫩的女孩子的声音。

    朱诗文没听懂她在喊什么,这个小黑影就一直喊他“欧多桑”。

    她拉着他的手指,把他拉起来,拉着他向前走,远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黑影喊:“欧嘎桑!!”然后甩开他的手向前跑去。

    那个身影对小黑影招手,蹲下来抱起她,很快消失在前方。

    朱诗文慢了一步就再也追不上了,他张张嘴,艰难的喊:“眉眉……”

    柯非的心情一直很不好。秦青几人都在尽量哄她开心,可是效果不大。

    这天,她们一起出来吃大餐,就是说好的那个酒店咖啡座的蛋糕。三人合请柯非,吃得还是很开心的。坐车回去的路上,孙明明刷到一条微博消息,立刻念给她们听:“……近日在一所出租房内,发现一具自燃的尸体,此人姓朱,今年六十一岁。朱先生独居,没有亲人朋友,天然气公司的员工入户检查燃气管道时才发现他的尸体……我们呼吁有关部门更多的关心独居老人的安全和健康问题……”

    司雨寒也刷到了,不过是另一个网站的,“人体自燃!世界最难解的谜题!”

    “世界上真是什么怪事都有。”旁边的一个男孩说。

    “怎么可能是自燃?是这人在床上吸烟吧?”另一个人说。

    “那他要吸多少才能把自己烧死啊!”

    “吸完了忘掐灭,掉到被子上,烧着后逃不掉了呗。”

    “这人也太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