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2章 犯女祸的许师兄

第132章 犯女祸的许师兄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白真真以为遇上骗子了。

    其实她只是一时冲动问一下,但秦青已经在打电话叫“专家”过来了。她在一旁忐忑不已,拼命想理由准备遁走。

    其实男朋友虽然说了好几次好像被鬼跟着,她虽然相信,但真的没想过要找大师化解啊。她对“大师”的全部印象就是蹲在天桥底下、路边摆一卦摊,给人看手相、姻缘、前程的人。除这种二十块、五十块看一次的,其他抓住老太太要用家里所有存款来化解儿女灾祸的“大师”,一律需要打110!

    无奈,许大师一个电话就叫来了。

    虽然他曾经遇上很多不幸,但碰上“求助”的人,他还是跑得很快。不过这次他来了以后看到白真真,就拉住秦青躲到一边悄悄说:“不行啊!她是女的!”

    秦青没反应过来:“什么女的?你只看男人?”

    许汉文压低声,“我找人帮我看过相,据说我四十五岁前遇上的女人全是桃花劫!四十五岁以后的才是良缘。”

    秦青沉默五秒,“……师兄,你还需要别人给你看相?对着镜子照一照不就知道了?”大师找大师看,这还真是……让人信不过的大师啊……

    许汉文更加小声,严肃道:“你还别说,我回忆了一下啊,我以前遇上的不好的事吧,都跟女人有关!”

    “那是因为你是妇女之友。”秦青正色道。

    许汉文摇头:“不是。以前我是觉得女人……怎么说呢?弱小,需要照顾。我就帮帮她们,但没想到我不能近女色!会带衰啊!”

    秦青站开两步,“那我离你远点?”什么叫女人带衰?明明是你性格有问题!!

    许汉文再摇头:“不是啊!师妹你别生气,我跟你是纯洁的战友情。我跟那些女人……你知道吧?就是来找我帮忙的女人……”他露出一个带点骄傲的无奈微笑。

    秦青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意思:“……你不会是想说她们都喜欢你吧?”

    许汉文骄傲又谦虚的笑道:“不能这么说!”

    你明明就是这个意思!

    秦青思考了一下,说了句实话:“师兄,做人呢……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

    许汉文没听懂。

    “师兄,药不能停。”秦青拖着犯女祸的许师兄过去,安慰他道:“安心吧,求助的是这女生的男朋友,是个男的。”

    许师兄一听,就不挣扎了。

    秦青认为,以他的性格,男祸也是指日可待的。

    白真真一副想逃的表情。不过许师兄面对女生真是专业的,几句话就让白真真相信了他,还想立刻把许师兄拉去找她男朋友。

    秦青三人想趁机偷个懒,柯非已经找过来了,“你们上厕所上了一个多小时,我过来看看。”秦青立刻上前悄悄告知了白真真身上缠的蛇,忧心如焚的道:“看到了不去管,我良心难安啊!”

    孙明明和司雨寒都是第一次听说!但马上发现这是个好机会!如果她们继续留下来,今天干完了还有后面一星期都要被拴在这里了!柯非是周披皮!活的!

    三人都想逃走,她们的事业心真没这么重。

    孙明明也把白真真男友的事说,也是一脸愁容:“我怀疑他们俩可能是撞上什么了,所以我想跟去看看,说不定能帮忙!”

    司雨寒不太会说谎,被柯非的目光扫过,下意识说了实话:“在这里好无聊……我想跟去看……”

    柯非双手抱臂呵呵笑,“我是付了你们工钱的。”想走?没门!不但今天走不了,明天后天大后天都别想逃!

    秦青、孙明明、司雨寒:周扒皮!!

    这时许汉文过来了,插刀道:“那我就跟真真过去看看她男朋友,你们接着忙吧。”

    三人瞪过去。他后知后觉的小心求问:“有什么事?”

    柯非呵呵着把这三人推向电梯,悄悄说:“我带你们去吃自助!我知道什么菜好吃!每次去他们都给我开小灶!”

    三人被小灶吸引,觉得有点安慰了。

    柯非再给白真真重复了一遍上工时间,并记得她的手机号,也把自己的号给她,道:“到时别迟到。迟到一次信用评级会下降。我们这边的数据库是跟公司共享的,广源、新汇丰、万宝隆、家美家爱等公司都能看到我们的信用评级。如果来不了可以事先请假,但绝不能无故不到岗。”

    白真真:“好的!我记住了!”

    目送许师兄体贴的领着白真真出去,柯非抓住这三个心思早就飞了的家伙上电梯,温柔道:“那种事有什么好玩的?想知道晚上打电话给许师兄问问就行了。多帮帮我嘛,还能赚零花钱……”

    司雨寒不用赚零花钱,秦青的外快赚的比这个多。

    “还可以增加社会见闻,提高个人能力。”柯非说,“信我没错的!到时我给你们开实习证明!开发区里的公司你们想要哪个公司,我就能给你们找到章盖上!”

    这个吸引力倒是更大了,三人均两眼放光。

    柯非笑眯眯的:“面人好玩吧?下午也帮我面人吧?”

    孙明明不解:“上午不是选了九个人了吗?你到底要几个?”

    柯非:“八十九个。”开发区要办一场现场招商会,几个公司需要的都是这次招商会上的场地人员,全是临时工,经过简单培训就可以直接上场用,用过即弃的。

    孙明明:“……”

    所谓小灶,就是一人一份芒果布丁。吃过午饭后,没有休息时间,这回是柯非跟她们三个一起坐下面试。她们三人当然是以柯非为首,从柯非身上,她们还真学了几招。

    柯非面人是不关心他们的情感动态与人生目标的,她的问题很简化。

    一,能否保证上班时间?

    二,薪水是日结还是月结?

    简历上有目标职位。如果有人交上的简历说愿意从事柜台接待等工作,一问又说不愿意,柯非就不浪费时间了。

    有对薪水不满意的,这个倒还有几档可调。因为每个公司的要求不一样,哪怕同样是地面销售的工作,也有高有低,有的有补助,有的则没有。当然,劳动强度也不同。

    但柯非不负责专门给他们去跟公司谈薪水,如果有人纠缠此事,她就说一句“我知道你的要求了,那有合适的再找您吧”。

    结果到四点为止,四个人竟然面了五百多人。但这不是最绝望的,绝望的是外面排队的只怕还有五百,甚至有的并不是柯非的公司通知的人,而是附近的找工作的听说这里有招聘就拿着简历过来了!

    柯非让秦青去打一张通知贴在外面,表示本次面试只针对接到邮件的人员。

    “那剩下的人让他们回去?”秦青问。

    柯非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当然不啊!收下他们的简历,登记姓名和手机号。这都是客户啊!”

    秦青佩服得五体投地。“收报名费吗?”

    柯非说:“不收。前期都不收费,给他们找到工作以后,我抽成就行。”

    说完,秦青刚抬脚要走,又顿住,回头问她:“……那个,我一个人干?”

    柯非理所当然的点头。

    秦青感觉复杂的去了,原来这就是职场吗?怎么觉得认识了新世界了呢?

    然后,她去外面借了两个广源的广告牌,打了两张超大的通知贴在广告牌上,立在会议室门口和她的桌子前,很快,她这桌前摆的队伍明显变长,原本面试的人也去另外三队排了。

    至于录入,呵呵……

    她“征用”了外面桌子上的扫描仪和电脑,来一个人,确认姓名和手机号是真实有效的,就将简历直接扫进电脑,上传云端。

    万程偶尔过来看一眼,先是看到了两个改头换面的广告牌,又看到秦青面前长长的队伍,悄悄去问柯非:“你朋友?拉过来吧。”

    柯非翻白眼:“人家还在上学!”

    万程戳她:“你也在上学。”

    柯非愣了下,她还真不觉得自己现在算学生了,不过出于对朋友的保护,她还是摇头:“不行,我这朋友是拉来暂时帮两天忙,她有自己的研究。”

    万程说:“来我们这里赚点零花钱嘛。”

    柯非摇头:“她真是来帮我忙的。她自己的工作,以万为单位,一单少说也是十万起。”

    万程再看秦青就光芒万丈了,又认出了秦青脚上的鞋,这才打消念头。

    一直到八点,面试才算是全面完了。

    孙明明和司雨寒自觉今天说的话比一年都多,嗓子里都冒烟。看秦青也是一脸累惨的相,倒是柯非还精神百倍的跑来跑去,要把收下的简历全都装箱带回办公室——也就是学校。

    孙明明有气无力的说:“……不会要我们扛吧?”

    柯非说:“不用!我抓个人把我们一车全带回去!”

    抓来的人是万程。

    万程被“顺路送我们几个女孩子回去”这个理由给拉来,来了以后看到十几个大纸箱,傻眼了,转头跟柯非说:“……你不用连这个都跟孟姐学吧?”

    这是怎么回事呢?

    等一男四女把纸箱全都搬上车,万程在开车送她们回学校的路上说起他跟孟姐认识的那一天。

    当时万程还是个青涩的大学毕业生,刚进公司。某天,他下班后路过大厅,看到孟眉,她打了声招呼:“走了?路上小心点啊。”

    万程出于想巴结副总的丑恶心理,热情的说:“孟总,我送你回去吧?我有车。”

    他有一辆刚买的新车,就是为了进公司时面子好看些。

    孟眉笑着说:“好啊,我那还有点东西,你帮我送回去吧。”

    万程激动道:“好啊!”

    十分钟后,孟眉推过来一个货运推车,里面是公司新印的宣传册与宣传资料。二十分钟后,万程带着孟眉走遍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市中区到开发区的所有分店、分点、销售点和合作单位。

    柯非等人全笑翻了。

    万程说:“你们知道吗?我那天十二点才到家!新加的一缸油都跑干了!”

    但在之后,他没有记住教训,碰到孟眉后还是老想往副总身边凑,又被派了几趟差之后,被孟眉要到身边当秘书了。现在想起来,他倒是不后悔。

    回到学校,五个人再把纸箱都扛回办公室。打工人员早就下班了。万程说:“刚开始都这样,替你工作的是上班来下班走,多的活只能你自己干。熬过来就好了。”他顿了下,“不过我也不介意你来给我打工哦。”

    柯非说:“我现在就在给你打工啊。”

    真会说话。万程失笑摇头。

    由于晚饭还没吃,几人先去食堂填肚子。大师傅都走光了,只有面条、粥和馒头可以吃。四人都要了面条。坐下吃饭时,秦青终于想起许师兄和白真真,打了个电话过去。

    她打的是许师兄的电话,可接电话的是白真真,而且鼻音很重。

    秦青赶紧问:“怎么是你接电话?许师兄呢?”

    白真真吸一吸鼻子,“他……他在包扎……”

    秦青握着手机想:师兄,你“又”进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