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3章 马文才

第133章 马文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许师兄是一个大写的“暖男”,大概在微博上替人排忧解难习惯了,又有天生的“绅士风度”,对男性都是一针见血嘴贱无敌,对女生就春风和煦体贴入微。坐车去找白真真男友的一路上,他已经对白真真的感情生活一清二楚了。

    白真真对初恋男友的感情很深,但因为小青死于非命,两人的感情不可避免的有了裂痕。理智上,她知道送小黄的初恋男友没有问题,但情感上却忍不住埋怨他。初恋自己也清楚,正好当时又发生了他要留学的事,两人就自然而然的分手了。

    “我挺感激他的,到最后也没说我不好。”白真真心里很愧疚的,“当时就算没有他留学的事,我们也长不了。那时我就很少接他电话了,他约我出去也不怎么想去。”

    留学只是恰好给了他们一个不伤感情分手的理由。

    至于现在这个男友,用的是死缠烂打的方式把白真真追到手的。当时她并不想谈感情,一门心思考证考级,这个男生就替她找资料抢座位,天天表白,毕业前两人才正式成了男女朋友。

    “他对我挺好的……”白真真说。

    现在这个男朋友叫马文才。许师兄听到名字就说:“这名字不错。”

    白真真奇特道:“你还是第一个听了他名字说好的人。别人都说他是天生的绿帽侠。”

    许师兄用专业来解释“马文才”这个名字对男生来说寓意非常好,意思也贴切,对人的加成是正面的。至于别人跟文学故事进行牵强附会,都是愚见。

    关于撞鬼的事,白真真是听马文才说的,具体情况她也不知道。因为毕业后两人就很难见面了。

    马文才是本地人,毕业后家里人给找了工作。他让白真真住到他的房子里去,她不愿意,坚持自己租房,也不要马家给她安排的清闲工作,想自己尝试一下。这样以来,两人最近都只是打电话,连凑时间在一起吃顿饭都很少。

    白真真觉得对不起男朋友,所以对他说的事很上心,才会听到秦青和朋友们的话后就贸然开口。

    “哦,你是说青青啊。”许汉文说,“青青是天生的阴阳眼。这么说吧,我能从面相、风水上分析出来,但都是跟着书照本宣科,而青青天生就看得见我永远也看不到的东西。”

    白真真怔了下,没想到刚才那个女孩是真的!她马上说:“那要不……我们回去叫她一起来吧?”

    许汉文说,“不行啦,好像没听说她愿意替人看相看风水什么的。除非是很亲密的朋友。”

    白真真失望了,她倒是想请两人一起给她男朋友看,可许大师没提钱,愿意义务帮忙,可那个女孩估计就不行了,他们都不认识,不能强迫人家来。

    到了马文才的家,两人站在楼下,白真真给马文才打电话,二十多分钟后他才下来,一下来看到许汉文就不高兴的问:“还以为你是自己来找我的,怎么还带朋友来?”

    白真真有女孩子的敏感和直觉,她觉得马文才这么长时间才过来不正常,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直接逼问,就先介绍许汉文:“这是许大师,你不是说你撞到鬼了吗?”

    马文才愣了下,再看许汉文就多了几分敬意。他摸摸身上说,“我也没拿钱包,那你们等等,我上去拿下手机,咱们出去坐坐。”

    白真真说:“你下来都没拿手机?”他可是手机从不离手的。

    马文才笑眯眯的说:“那不是听到你要来,我急嘛。”

    白真真看他急着上去,话都不多说两句,有点忍不住了,故意说:“那也不必出去,我们上去吧。正好让大师给你家里也看一看。”

    马文才急忙说:“不行,家里乱得很,我哥们来了,昨晚在这里喝了一晚上,屋里乱七八糟的,别上去了,我很快下来。”他迫不及待的上楼了,白真真忍了又忍,没有跟上去,她觉得当着许汉文的面不应该把私事拿出来吵,等以后只有他们两人时再说。

    哪知许汉文看出来了,主动说,“你不上去看看?”

    两人就悄悄跟上去了。因为刚才在小区门口,马文才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保安也没有拦着他们进去。然后就在楼下,他们看到马文才匆匆送一个女孩出来,两人还在楼底下吻-别。

    白真真上去给了马文才一脚!

    那个女的要上去打白真真,被马文才拦住,又被白真真连呼了几巴掌。马文才的手刚举起来要打,许汉文上去了,最后就是马文才和许汉文在地上打成一团。最后的最后,两人都进了医院,白真真陪着许汉文在包扎。

    白真真说过后把手机给许汉文接。

    “师兄干得好!”秦青说,“要不要给你打点钱?”打小三渣男这种喜闻乐见的事肯定要支持鼓励的。

    许汉文嘴角眼眶都青了,夏天穿得又薄,在地上打了一场架后,身上到处是擦伤,但都不重,他说:“不用……嘶,医药费那边包了。”

    马兄略惨一点点,不知是怎么回事,可能打架时绊了一下,右脚骨折。但由于他是先动手的人,还有证人做证,警方让他们自己调解,最好不要增加警力负担,处理事故的警察还问如果还想打,就先坐车跟他们回警局凉快凉快,两人马上友好协商。马兄承认自己劈腿的错误,愿意承担医药费,向白真真赔礼道歉,希望两人不要分手。他的态度这么好,也是因为两人在同一个治疗室包扎时,许师兄顺便给马兄批了个卦,讲了讲他的面相,比较鼻子眉毛嘴巴哪儿哪儿长得都不对,会导致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三十岁时赔光家底,四十岁时父母亲朋皆不在,五十岁会转运。

    马文才立刻把许大师奉为指路明灯。

    然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说了他遇鬼的事。

    第一次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

    马文才跟白真真去看了夜场电影后送她回寝室,当时已经凌晨两点了,他又接了朋友的电话,赶去一家局,喝酒玩牌唱歌跳舞,玩到了凌晨五点,天都亮了才走。

    因为熬了个通宵,马文才觉得头有点疼,就不想开车,打算自己走一走。早饭就到路边随便找家店一吃就行了。

    他沿着马路往西行,马路上薄雾茫茫。路上的人很少,偶尔才过去一辆车。

    他的肚子饿了,也很渴,可没想到此时竟然没几家店开门。他掏出手机查了查,发现最近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记还有四千多米。

    这时他看到对面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的超市,看看左右没车,就横穿马路过去。

    “前后左右都没车没人,地也是平的,我就突然摔了个大马趴,嘴角都磕了个血洞!”马文才道,“当时我以为是熬夜熬的,后来发生的越来越多,我才想会不会是撞着什么了。”

    从那以后,马文才就像是下-肢不协调的病人,三阶楼梯,没有水没有垃圾没有人挤着他,他能摔个屁-股墩。“就这么屁-股着地滑下去!”马文才比划着,“我都觉得我的屁-股成八瓣了,火辣辣的疼!”

    不管是在校园还是在平地,随时随地他都能摔个狗啃屎,次数多了,狐朋狗友还让他去医院看看小脑发育全没有。

    “后来我也发现了,就是要摔的那一瞬间,脚上好像是缠着什么东西似的。”马文才说,“我就怕哪一天,我过马路时也来一次,那我就去见马-克-思了。”

    白真真在旁边越听越紧张,她想起了小青!

    以前小青还小时,还不懂事,它很喜欢缠着家人的脚来表现亲热,后来被一再教育之后,它才改掉这个毛病。

    难道是小青?

    那边马文才已经问许汉文要请什么神佛来压制这个恶鬼了,白真真更紧张了。

    许汉文说,“不用请神,我这里不请神……也不请经,我不卖符。我就替你化解化解。”

    马文才第一次碰上不卖东西的大师,犹豫道:“那您收多少香油钱?不是,我该怎么一表心意?表达我的感激和诚心呢?”

    平时不是没人向许汉文求东西,求符求佛求神像,还有求开光手链项链玉佩的,他的微博上常年都有卖玉卖佛像的人打广告、私信等等。

    但许汉文从不收费,他都会教别人做一些善事。

    比如现在,他看了眼白真真,告诉马文才:“你需要戒色。”

    “戒色?”马文才下意识的看了眼白真真。

    许汉文说:“女朋在可以,但你不能交上四五个女朋友。滥情也是很容易招祸的。”

    马文才赶紧点头说以后一定对白真真一心一意,他也没想跟白真真分手,那个女人只是普通朋友。

    白真真从刚才撞见他出轨后就已经决心分手了,此时道:“不用。我们已经分手了。”

    “真真,你原谅我一回!”马文才哀求。

    白真真冷笑:“你做出那种事,还想继续跟我谈?做梦!”

    许汉文发现原来白真真想分手,马上插话:“强扭的瓜不甜,你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先戒色吧,这对你也有好处。”

    马文才想骂人又咽了回去,看着许汉文心想,等你把这鬼给撵了,再看你爷爷怎么治你!

    去了医院又去警察局,出来后都快十二点了。

    马文才说:“送送你们吧?”他拖着一条伤腿,叫来了个哥们送他回家。

    白真真冷淡道:“不用,我打出租回去。”

    许汉文看这样,忙说:“你不用担心了,我会送她回去的。你先走吧。”

    马文才用“原来如此”的眼神扫过白真真,对许汉文客气道:“行,那我先走了。有空再找你出来吃饭啊大师!”

    他的哥们扶着独脚大侠上车,哈哈大笑:“我就说你这名字不好吧?找这么一个贤妻良母型的,最后还是给你戴了绿帽。”

    “滚蛋!”马文才骂道,“反正她的心从一开始就不在我身上!也就一年而已,没花多少钱,也算够本了。”他露出一个下流的笑,突然,感觉到脖子上有一条沉重的、冰凉的尾巴滑过。

    他打了个寒战,连忙在车里找,但前前后后什么也没有,好像刚才不过只是幻觉。

    朋友说:“怎么了?手机掉了?”

    马文才摸着脖子,他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没有,没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