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4章 小青儿

第134章 小青儿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摔成长短腿也不能去喝酒泡妞了,哥们把马文才扔到他们家楼底下,说:“反正是电梯,你跳着进去就行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奔向了美酒与美女。

    都是一样的人,马文才金鸡独立骂了两句,一蹦一蹦上了楼。他还挺怕现在再摔一下,再摔可就真要进医院了。万幸的是他一路蹦进电梯,蹦回家,直到蹦上床都挺顺利的。

    马文才下午被抓-奸,一直到现在粒米未进,胃里空空如也。躺了一会儿受不了,叫了外卖。填完肚子后,被抓-奸的另一个同伴打来电话娇声问候,两人在电话里你侬我侬一番后,女伴欣然跑来照顾行动不便的他。扶着他洗澡上厕所上-床,完毕后二人倒在一起睡了。

    半夜,马文才觉得身上有重物,压得他喘不过气。艰难挣扎醒来,以为是旁边的女伴睡到他身上来了,就去推人,可转头一看,女伴早睡到床的另一边了,两人中间宽得能跑马,亏得床够大,女伴才没滚下床。

    马文才以为自己没睡醒,躺了一会儿,可还是感受到胸腹处有很沉的东西压着,特别像肉-体。

    鬼压床?

    马文才瞬间惊出一身冷汗,浑身僵硬不敢动,伸长胳膊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抓过来给不打不成交的许大师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断了。

    这段时间,他已经越来越清醒了,可身上的压力还在原处,更害怕了。抖着手继续拨,可电话又是响了一阵,断了。

    马文才连拔几个也没接通,同屋的另一个女伴怎么看也不像能救他一命的人,马文才在危难之中把电话打到了110.

    警察叔叔接电话:“什么事,请讲?”

    马文才:“我……我嫖-娼。”三更半夜什么电话能让警察迅速出警?以马文才贫瘠的想像力,只能想到吸毒或嫖-娼。当然也可以报火警,但来的是武警不是警察,而且报假警要治安拘留的。他身边有个女人,这绝不算假警,最多只能算他自首。

    ——在巨大的恐惧之下,马文才的智商倒退到负数了。

    警察叔叔看了看电话,“喝多了吧?拿警察开玩笑。”

    马文才生怕警察叔叔不来,赶紧说:“不不不,我真嫖-娼,人还在我旁边睡着呢。”

    警察叔叔:“哦,仙人跳?”

    马文才压力巨大,哭道:“警察叔叔,你们快来吧!救命啊!”看他现在说这么长时间的电话那女的都不醒,肯定已经让鬼给害了啊!说不定已经是具尸体了!如果一会儿这女的转过头来青面獠牙血盆大口,那他这辈子都要当太监了。

    警察叔叔呵呵笑,安慰他:“不要急,不要怕,我们马上到。你先哄哄她,不行就再来一发,替自己争取点时间。”

    马文才颤抖道:“我我我不敢!”

    他真不敢,他现在就快躲到床下去了,因为女伴真的一直没醒啊!他打电话的声音不小啊!她为什么没醒?

    马文才不敢去查,只敢悄悄的滑下床——伤脚先着地,一支一顿,疼得他呲牙咧嘴还不敢叫,然后慢慢慢慢的爬出去。

    这卧室真尼玛大!!

    马文才诅咒不已。好不容易爬出卧室回头看一眼,女伴在黑暗之中直起身看向他——

    “妈妈!妈妈!妈啊!!!!”

    马文才喊着妈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也顾不上自己的脚疼了。

    这房子真尼玛大!!

    他至少扑腾了五分钟才从卧室穿过走廊穿过客厅穿过门厅来到大门前。

    id卡。

    这操蛋的设计!!!

    卡在他钱包里放着,钱包在衣服口袋里,衣服在卧室。

    马文才贴在精良制作厚度五厘米的钢门前,无计可施!

    卧室里突然传来声音,一个慢吞吞的脚步声。然后,一个长发的身影从卧室里慢慢探出头来,冲他缓缓招手。

    “救命!!救命啊!!”马文才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整个人趴在地上,指着那个长发影子喊:“不许过来!滚!”然后随手抓住地上的鞋什么的就往那边扔。

    那身影就站住了,不往这边走了,还在慢慢后退。

    这时柔和的电铃声响了。

    马文才狂喜的爬起来,打开通话器。

    那边警察叔叔刚开口:“有……”

    他张嘴大喊:“救命啊!”

    警察叔叔失笑,对物业说:“打开门吧。”

    物业的跟上来了两个保安,据保安所说,这里住的大小也算个二代,父母不在这里,就他一个,平时呼朋引伴,狐朋狗友很多,女朋友也很多,今天下午还打了一架进局子了呢。

    所以发生点社会案件太正常了。

    警察叔叔已经查过了,这里面的人确实不□□分。

    门打开后,两个警察叔叔都向后退了一步,马文才正好以乳燕投林的姿势扑出来,啪的一声脆响!直接扑到地上。

    保安们把业主扶起来,看他惊魂未定的样子,确实很可怜。

    警察叔叔也不进去,冲里面喊:“出来吧?”

    少顷,女伴穿戴整齐若无其事的出来了,看到被两个保安架住的马文才还特意避开,径直往电梯去。

    警察叔叔拦住:“等等……”话没说完,女伴跳开指着马文才说:“跟我没关系!是他!是他吸-毒!我没吸!”

    警察叔叔:“嗯?”挑眉看马文才,态度变了。

    马文才也很蒙,首先刚才女伴正常人一样的出来后,他就很蒙了,现在听到女伴的指控,反应慢了半拍:“……我不吸啊。”

    警察叔叔呵呵道:“都跟我回去说说吧。”

    一个告对方仙人跳,一个告对方吸-毒,真有意思。

    马文才的哥们又来赎人了。幸好马文才还真没有碰过毒-品,验尿后证明了清白。至于那个女伴说自己不是□□的,马文才也承认两人是普通朋友关系。至于为什么半夜打电话报警,马文才说了实话,被警察叔叔狠狠批评教育了一番,改口为他想跟对方分手但分不掉,所以出此下策,再被批评教育一番后得以脱身。

    哥们蹲在停车场笑断了气。

    马文才单脚独立,扶着车说:“笑够了就送我去个地方。”

    哥们说:“找谁啊?你这样的还不老实,昨晚上还叫人去你家,倒霉了吧?”

    马文才说:“我也是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才叫个人过来壮胆。

    说实话就要被嘲笑,哥们刚站起来又蹲下去,“你等等……哈哈哈……等我笑完……哈哈哈……”

    许汉文是很关心白真真的,早上就来堵秦青了。刚好把秦青从柯非这牢头手里救出来。

    柯非无奈道:“那行吧,你就跟他去看看白真真。”

    司雨寒和孙明明也想去,但被柯非镇压,说她们去了也看不到,顶多就是听秦青说一说而已,要想听秦青讲故事,晚上回来了再听也一样,还是跟她去打工更有意义。

    这两人被拖走,许汉文跟秦青说:“我们去找真真吧?”

    秦青看他这副尊容,往旁边站了站,“……师兄,你不怕桃花劫了?”再叫真真,桃花劫就更厉害了。

    白真真租房的地方有点远,也挺偏的。两人坐着车过去,到地方了许汉文才说要给白真真打个电话。

    “等等,你们没约好?”秦青说。

    “没有。昨晚她送我回学校后就走了,再说昨天发生的事也挺多的。我就想今天来看看她,她对你很感兴趣,我想你们女生之间应该比较好说话。”

    师兄,你真是太体贴了。

    秦青无话可说,都有点佩服许汉文了。他虽然喜欢帮助女生,但是并没有私心。她只担心白真真会不会欢迎他们这么过来,毕竟人家昨晚上才刚刚分手,万一今天不想见人呢?

    但白真真并没有不欢迎他们,听到他们来了以后,马上下楼接他们了。

    她跟另外四人合租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其中客厅住着两个男生,把卧室让给了三个女生。

    楼里人员复杂,但他们这一户从来没被偷过。

    白真真把他们领进她的房间,拿来两瓶矿泉水,介绍了租屋的情况后,复杂的说了一句:“不但没有被偷过,就连老鼠、蟑螂、苍蝇、蚊子都从来没见过。”

    从昨天晚上起,她就一直在怀疑一件事。

    想到这个,她悄悄看了一眼秦青,发现她听到后往她肩头看了一眼。

    白真真的心狂跳起来!以前小青最喜欢盘在她肩头!她摸摸自己的肩,小心翼翼的问秦青:“那个……我听许大师说你能看……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说完就摸手机,不太自然的问,“你收费是……多少?我用支付宝转给你好吗?”

    秦青失笑,摆手说:“不用不用。我确实可以告诉你啦,但是怕你害怕。你现在不怕,以后也可能会怕啊。到时你就该困扰了,还不如一开始就别知道。”

    “我不怕!”白真真马上说,她的手搭在肩头,就是以前小青卧的位置,“我、我、如果小青还在,我都愿意养它一辈子了!我还想过以后赚钱了,就让它天天吃牛肉和活老鼠!!”

    秦青:“真不怕?”

    白真真狂点头!

    “在这里。”秦青指着她的脸颊说,“它在用嘴碰你。”

    白真真伸手去摸,但不可能摸得到,她手忙脚乱的翻出化妆镜照,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还是不气馁的问秦青:“是不是在这里?”

    秦青点头,她就像能从镜中看到小青一样,温柔的摸那片空气。

    秦青惊讶的发现她还真摸到了,但她马上明白过来,那是小青凑到了她的手下,让主人抚摸自己。

    虽然蛇应该没有表情,但秦青就是能看出来小青快高兴疯了,在白真真的面前撒欢一样,可主宠二人的眼神永远也不可能相对。

    秦青说:“它很高兴,非常高兴……它想往你领口里钻。”这什么毛病?

    白真真下意识的捂住领子口,但明显没阻止小青,笑着对她说:“小青冬天最喜欢钻到我怀里了。夏天我也愿意让它钻,凉快啊!”

    ……你们高兴就好。

    白真真虽然看不见小青,但已经不能自禁的开始跟小青说话了,姐姐对不起你,当时没有回来救你,你很害怕吧?你怎么那么傻?总往人家的缸里钻?我都把它的缸用石头压着了都不行,让人家吃了吧?这几年都是你跟着姐姐吧?姐姐也好想你!妈妈也很想你,妈妈说没了你之后,家里每年都有蟑螂老鼠出没,杀都杀不干净,以前都是你吞了吧?吞了你也不跟大家说,妈妈说要是早知道你吞老鼠,肯定不让你跟我那么好。不过妈妈也是想念你才会念叨你的。

    秦青没有打扰她,抬头一看,许师兄躲到窗户边的角落里了,而且似乎是拼命忍着不逃出去,但在这个房间里就躲到最远最偏僻的地方。

    她过去戳戳他,许师兄心惊胆战的回头,看看白真真,看看她。

    “师兄,吓着了吧?”秦青不忍心的问。

    许汉文还是很勇敢的,他不是歧视少数派的宠物,也不是怕鬼,就是对蛇没办法。他悄悄指了下白真真,“她有一个死去的宠物?”

    “嗯。”秦青犹豫该不该说,貌似师兄很害怕?

    许汉文嗯了声,解释了句:“我就是有点……怕蛇……”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秦青体贴的指着门外,“要不你先出去?”

    许汉文摇头:“不合适。咱们一块来的,一块走比较好。”经过山村的事之后,他怎么可能再把女同学一个人放在不熟悉的地方?

    白真真跟小青亲热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冷落了客人,热情的说要请他们出去吃饭以庆祝这件事!

    她兴冲冲的拉着秦青和许汉文下楼,马文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去许汉文的学校堵人,谁知大师不上课,寝室门锁着,人不知去哪了,他只好打电话找人。

    许汉文按住电话先问白真真:“是马文才,他打电话找我,好像是想找我驱鬼。”

    白真真从兴奋中回神,犹豫了一下,跟许汉文说:“那你让他过来吧。”

    然后把秦青拉到一边小声说了她的怀疑。

    秦青说:“你怀疑小青去找马文才的麻烦?”

    白真真点头,“如果是小青干的,我想帮他化解一下。”

    秦青说:“也不是不可能。等他来了,先问一下都是在什么时候,他才会绊倒。也未必就是小青啊,说不定就是他自己没站稳呢。”

    白真真欣慰道:“其实我现在跟他分手也不伤心了,小青还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她顿了一下,“如果是小青干的,毕竟我是主人嘛,还是要负一点责的;如果不是小青,那就跟我无关了。”那她就不管了。

    许汉文挂了跟马文才的电话,躲在秦青身后对白真真说,“跟我有关啊,他在电话里说昨晚上又被鬼压了,还是报警才脱身的。他说想暂时请我跟他一起住……”说完目视秦青,“师妹,你是知道我的,这种真鬼……我是没办法的……不然我教他念经修身吧?”

    白真真一针见血:“没有用。他这个人我最清楚了,他找你就是想一口气解决的,你答不答应,他都会一直缠着你的。”

    看一眼也无妨,救人的话……

    “如果是他辜负的女人,我是不会救的。”秦青说。她读了很多书后,倒是觉得这世上有果必有因,她不会干涉太多。

    白真真点头说:“我也只是不想让小青去伤人。如果是别的原因,是他罪有应得,那我也不管。”她对秦青说,“你一定要跟他收钱,不收钱他不会信你的。收钱了他才相信你是大师。”

    许汉文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之前老说这个!”

    秦青皱眉道:“可我没收过钱啊……”

    许汉文说,“不是那谁请你去看风水,给过吗?”

    秦青说:“那是阿姨给的……不对,你怎么知道的?”

    许汉文仰头:“我消息灵通。”其实是有人似乎打听到他有一个同校的师妹,两人师从同一个老师,然后师妹天赋惊人,曾帮人看过一次风水,点明厉害后,替家主避开劫难云云。

    白真真提炼要点,点头说:“对,就让他自己表现诚意,这样最好。”

    等等,刚才是在说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