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5章 卖队友的小分队

第135章 卖队友的小分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是第一次见马文才,从许师兄的话里,她脑补出的是一个纨绔子弟,不明白为什么白真真会喜欢上他。但看到本人后,她懂了。

    因为马文才的气质很不错,他文质彬彬,身高足有一米八七,皮肤白净,声音动听。

    “真真。”他先跟白真真打招呼,满目的委屈与深情,然后礼貌的、又有点结巴的跟许师兄说:“大师,我昨天、昨天晚上好像又撞鬼了……把我给吓死了……”

    “噗。”哥们站在后面憋不住笑。

    马文才回头瞪了他一眼,就这一下都不显下流,反而有些小脾气的可爱劲。

    许汉文条件反射的去看秦青,白真真也看秦青,这下就把马文才的视线吸引过来了。他刚才眼里根本就没这个人。秦青也发现了,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实性格:没有用的人,他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

    不过秦青也不是冲他,是因为白真真和小青。所以她打量了马文才几眼,摇了摇头,白真真与许汉文都松了口气。

    这太明显了,马文才立刻看出来了,他想上前跟秦青搭话,刚露出个温柔的微笑,许汉文挡过来,“马先生,我们去那边谈。”既然身上没鬼,那就让他修身养性好了!

    白真真也把秦青给拖走了,她还有很多关于小青的事想问呢,比如小青是不是已经成她的守护神了?她能不能通过修炼开个眼,日后也能看到小青?还有啊,小青能陪她多久呢?如果七八十年后她去世了,小青是继续守护她的子孙后代还是跟她一起走啊?

    这些问题,秦青一个也答不上来,这是她能力不足……

    但白真真完全不在意,继续连珠炮的问东问西,还让秦青帮她形容小青现在是什么状态。

    秦青还是怕她害怕,估计白真真现在都以为小青还是原来的大小,实际上它已经快成一条史前巨蟒了。

    她隐晦的提了一下小青现在的大小,形容是“尽情想像它有多大吧”。

    “那有这么大?”白真真用手比了个碗口粗细,秦青摇头,结果白真真更兴奋了!指着旁边的行道树说:“有没有这么大?”

    秦青点头,她哇的一声叫起来!高兴的又蹦又跳!

    “它长得这么大?好想看!!”白真真激动的原地转圈,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许汉文和马文才加他哥们都看到了,哥们坏心眼的说:“我怎么看你前女友挺高兴你现在这个下场的?”

    “滚!”马文才把他的手打开,脸色很不好!他现在正在许大师的循循善诱下,“坦白交待”他都是在什么情况下遇鬼的。

    许大师替他数着。

    第一次:喝花酒;

    第二次:开车带美女兜风*;

    第三次:带美女赴哥们开的局;

    第四次:找哥们玩。

    许汉文已经了解这小子是个什么货色了,他表现得再纯良他也不会上当,严肃问:“玩什么?”

    马文才:“就……就我们几个朋友,叫了别的几个朋友……”

    哥们友情拆台:“性别:女。”

    马文才回头怒喝:“滚边!一起玩而已……”

    “脱光衣服跳贴身舞,酒倒身上让别人舔着喝。”

    “滚!!!”马文才恼羞成怒!无奈行动不便,打都打不着人。哥们往外跑了一步,正色道:“对不起,我说谎了。其实没有脱光。”

    “对对!”

    “还留了条裤子。”

    “滚!滚滚滚!”

    哥们绕着圈跑给单脚蹦跶的马文才追,大声说:“酒也没倒妹子们身上,小马也没舔!”

    声音这么大,秦青两个很难听不到,回头时就看到马文才蹦得那叫一个辛苦,哥们童心发作玩你来追我啊,特意保持着马文才就差一步能追到的距离跑给他追。

    “滚蛋啊你!赶紧滚!刚才不是还有人给你打电话呢嘛!!”马文才也实在是奇葩,明明说的是他自己做过的事,现在竟然羞红了脸,从脖子到脸蛋全都红通通一片。

    哥们看马文才实在追得太辛苦,停下让他抓住,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了,“是输了的人把酒倒在自己身上,让女生来舔。我们怎么会去舔女生呢?那就太黄了。”

    白真真的表情很复杂,她用一种全新的目光去看马文才,不得不承认,她看人还是不行。她一直以为他是个正直的人,虽然朋友挺乱,她还担心过他会被朋友带坏,没想到原来是这样。

    许汉文才是真正正直的人,他不像马文才那么脸红,但从表情上看也不怎么看得起马文才和他哥们了。

    他对马文才说:“听起来,似乎是你自己的品性问题。不如暂时清心寡欲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转变。”

    马文才不解的问:“我?清心寡欲?大师,你是不是误会我了。我从没乱来过啊。”

    许汉文都快不认识“乱来”这两个字了,“你不乱来?”

    “对啊。你问他们,我平时很少通宵,从不混吧,也就朋友叫了才去。而且从不随便把人往床上带。”

    “对。”哥们也替马文才背书,“他一直想找固定女友,打算结婚的那种,还说三十岁前要解决个人问题,三十五岁前要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我们中间简直就是清流!”这已经是道德楷模了。

    许汉文明白了,原来是三观差异,他呵呵笑,告诉马文才先试试每天十点睡,六点起,一个月不找女人。

    哥们又笑翻了。

    马文才也觉得这太不人道,“我跟朋友在一块时可以只喝茶不喝酒,但你不能不让我找女朋友啊,我刚失恋。”

    “可以找,但不能认识一个月就上-床吧?”许汉文说。

    “那要是女方主动呢?”马文才反问,“我不能把女生推开吧?那人家多没面子,会哭的。”

    许汉文撤底说不出话了,“你随便吧……”

    马文才笑眯眯的说:“大师,你就给我画个符,或者帮我请个佛让我回家摆着,不然替我做个法?改改家里的风水局,什么都行啊,价钱好商量。”

    许汉文通通摇头:“这些我都不做。”

    马文才也不纠缠他:“那大师给我介绍个做这个的呗?”这回他不等许汉文再摇头,就指着跟白真真一起站在远处说话的秦青问:“那个女生,大师给我引见一下?”

    许汉文坚定的摇头,“不行。”然后转身就走,这种垃圾必须隔离!

    马文才毕竟腿不方便,示意哥们去替他拦人,他看出来了,那个女生必定有点门道,一开始许大师和白真真都看她,一定是有原因的。

    许汉文走到秦青与白真真旁边要带她们俩人走,哥们追上来了,许汉文挡在前面:“走开,我们要走了。”

    哥们笑嘻嘻的说:“没事,我不是为小马的事来的,怪他去死。”他勾着头看秦青,“妹子,你刚才看小马是看出什么来了吧?你也看看我呗?”

    他挡在白真真面前,一只手还悄悄的想去拉住白真真。他也是很精明的,拦男人不如拉住女人,他们认识白真真,拉她最方便。拽住一个,剩下的也就走不掉了。

    “你……!”许汉文伸手去拦,秦青却看到白真真肩头的小青仰起头,回缩,然后猛的往前一射!张开血盆大口对着那个男生就扑过去了!

    秦青匆忙之下,只能将气迅速凝结然后扑打过去!

    小青被打偏,没有咬到那个男生。而男生自己也感觉到好像一股带水汽的狂风盖住他全身,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他仰头四顾,“怎么回事?刚才好凉快。”站在大马路上,太阳那么大,周围也没有敞开的大门,哪里来的凉风?

    白真真和许汉文也感觉到了。白真真还好说,只是觉得凉。许汉文的反应慢了半拍,但明白过来后,狂喜!眼神狂热的看秦青,“青青!这就是……!”

    哥们也明白过来了,看着秦青蹦出来一个词:“气功?”

    秦青:当然不是!

    哥们的眼神也变了,立刻掏出一张名片,“高人,初次见面,刚才我犯浑,您千万别介意。我叫柳意浓,你叫我小柳就行了。”

    马文才看哥们跟人家聊上了!把他忘了!只好自己千辛万苦的蹦过去。

    柳意浓看到后马上过去扶他,白真真说:“我就奇怪,他为什么不弄个拐杖、轮椅呢?”

    这个许汉文知道,“昨晚上我听护士问他要不要了,他说不要,难看。”

    “……”白真真,“我跟他谈了这么久,没想到这两天才算认识他。”

    马文才和柳意浓成了同志,但二人却互相拆台。马文才相信秦青是高人了,想要从她嘴里挖出化解之策;柳意浓想让秦青看看凶吉,批个八字,替他解说一下最近的运势。

    马文才说:“你先去一边!等我这边问完再说!”

    柳意浓:“你先去车里凉快凉快,我这边把高人请过去,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喝点东西再谈不行吗?非要在这大太阳底下?”

    马文才深知哥们习性,但这个理由又充分又有道理,所以他也没办法反驳,只好先回车上去。

    然后柳意浓对秦青说:“你们先走吧,不用理这孙子了!反正就是被鬼捉弄几天,死不了人的。”

    秦青:“……”

    白真真:“……”

    许汉文:“……”

    柳意浓笑眯眯的要来秦青的电话说,“那高人,我改天找你出来吃饭,你可一定要来啊。”再对白真真说,“真真不用担心,他要再找你,我给你报信!”

    然后微笑挥手送他们走了。

    秦青三人坐上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秦青说:“卖队友卖得好快……”

    白真真:“他们这群人都这样,见利忘义。”

    许汉文:“……”他是男生,就不批评同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