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6章 柳哥哥与柳弟弟

第136章 柳哥哥与柳弟弟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马文才眼睁睁看着柳意浓把人放走,连忙跳下车却已经晚了。柳意浓晃着钥匙哼着小曲走过来,马文才骂道:“你干嘛把人放走啊!”

    柳意浓正色道:“我看那都是骗子,走吧,我给你找一大师化解化解。”

    马文才瞪眼:“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人吗?”

    柳意浓道:“认识是认识,以前不是不知道你真需要嘛,以为你开玩笑呢。”

    “谁尼玛开这种玩笑!”比起路遇的大师,马文才还是比较相信自己哥们的,一蹦一蹦的上车后说:“走,赶紧带我去!”

    柳意浓开着车带他走小路串小巷,在城市最偏僻最老旧的老城区的一条小胡同的低矮小平房里,找到一个一看就很神棍的老太太。

    老太太瘦小枯干,一眼望去该有一百岁了,两只眼睛全蒙上一层白。马文才立刻就信了。

    柳意浓跟老太太喊了几句,“奶奶,您给他看看!他撞着什么没?”

    老太太从屋里摸出个墩,让马文才坐下,扳着他的脑袋按着鼻子眼耳朵扒过来看了七八回,点点头,回屋了。

    马文才赶紧小声问柳意浓:“这怎么回事?”

    柳意浓说:“老太太这是说她能治。”他道,“放心,这是我太奶奶认识的人,我小时候还喝过她的符水呢。”

    老太太出来,手上拿着一张符。这符倒是新的,她点了根红蜡烛,把符烧了,从旁边桌上有五十年历史的凉水壶里倒出一杯水,把符灰撮进去,递给马文才。

    事到临头,马文才端着杯子实在喝不下去,最后一狠心闭眼仰脖灌进去了,喝完就吐舌头。老太太接过杯子看着他。

    马文才说:“这就行了?”

    柳意浓推推他,“给钱,给钱。”

    马文才掏钱包:“给多少?我这包里就放了两万多。”

    柳意浓:“数五千就行。”

    这个价格让马文才有种“虽然价格不算高,但是不是靠得住?”的疑虑,数了五千给老太太,跟柳意浓出去了。

    坐上车,马文才还有点不太相信,“我晚上不会再做恶梦了吧?”

    柳意浓说,“不会。这老太太是老手艺人了。”他若无其事的问,“对了,你说那大师,我怎么看着那么年轻啊?靠得住?”

    马文才说:“我还真查过那个姓许的,听说上大学学的就是这个,微博上也很有名。我看他就是不想帮我,肯定是因为白真真!”

    柳意浓说:“那你让我拦的那女的呢?”

    马文才说:“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柳意浓说:“会不会是那姓许的女朋友?跟着过来监视的。”

    “哈哈哈!”马文才说,“有可能!”他一想,觉得这才是正确答案,找秦青帮忙的心思就小了。

    柳意浓把马文才放到他家,“蹦着上去吧。我就不送你了。”他掏出手机,“我这手机响好几声了。”

    马文才骂了句见色忘友,自己蹦进去上电梯了。

    柳意浓倒车出来,开出一条街才敢停下,立刻打了秦青的电话。

    秦青接到电话还以为是快递,听他自我介绍才想起来,“你找我有事?”

    柳意浓连忙说:“有事,有事。大师,您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来找您?”

    秦青有点犹豫,比起以前找她的人,柳意浓是完全不认识的一个。

    柳意浓连忙表功:“那马文才,我把他的事解决了。您放心!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纠缠白小姐和您了!”

    秦青:“……”这算不算是被人强-迫承情?

    柳意浓记得以前听家里老人说过,像这种高人一般很少张榜挂牌广迎客户,都是要看跟谁有缘,他们很少一口气接好几桩“生意”,所以他先把马文才给“干掉”,这下跟大师有缘的不就是他了吗?

    柳意浓说:“大师,我家真是需要您帮忙!”

    秦青谨慎的说:“我未必能帮上忙,我的能力很有限,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柳意浓说:“没事,大师,您先到我家里看一看,如果您能帮就帮,帮不了,我也感激您。”

    秦青:“你先说说是什么事?”

    柳意浓的父亲是个成功人士,到现在换了三个老婆了,前两次婚姻都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就是柳意浓和柳弟弟。兄弟二人虽不同母,但由于家长太不靠谱,他们两兄弟倒是感情很好。出事的就是柳弟弟,十五,初中三年级。

    柳意浓二十七了,现在年纪越大,看柳弟弟越像看儿子。柳爸爸带着最新一任老婆满世界旅游,对这两个儿子都漠不关心。柳意浓虽然有着二代的普遍缺点,但对弟弟是很关心的。

    三个月前的时候,他发现柳弟弟每天晚上会趁他睡着以后偷偷跑出去。偷偷出去约会是不可能的,柳家住的是别墅区,不开车只靠腿走出小区少说也要半小时,何况遇上巡岗保安队的可能性也很大。

    柳意浓偷偷跟踪了弟弟一回,发现他在喂野狗。

    喂就喂吧,柳意浓也不在乎,只是让保姆多买点牛肉放冰箱里,还很照顾柳弟弟,全都是三百多克四百多克一盒的,方便他喂狗。

    后来有一天,他发现柳弟弟突然不去了,柳意浓就以为柳弟弟对喂野狗这项活动失去兴趣了,冰箱里的牛肉积攒过多,保姆做了一周的牛肉才消灭下去。

    但他跟着就发现柳弟弟情绪消沉,跟人在网上吵架,为了保护弟弟的*,他没有去偷看弟弟的手机和电脑,而是让人来调试电压时把弟弟的电脑给烧了,然后“暂时”把自己的电脑借给弟弟用,等弟弟的新电脑到了以后,他在自己的电脑上“不小心”登录了弟弟的q-q。

    没办法,开机直接登录,而且是记住密码的,他只是想登自己的q-q而已啊。

    在看过记录后,他才知道不是弟弟不去喂狗了,而是狗不见了。

    狗不见的原因是天气热了以后,物业清理了小区内的野狗野猫老鼠鸟等四害,为了保持小区环境。

    那条柳弟弟喂的野狗,生死不知。

    柳弟弟加了一个关爱流浪动物的群,说了这件事后,很快被揭出这个小区是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都很有钱。既然有钱,为什么不把野狗带回家养?还让它在外流浪?

    于是,柳弟弟就被攻击了。

    柳弟弟表白说他喂狗喂的都是好牛肉,对狗很好,为了喂狗每天都偷溜出去,至于为什么不把狗带回家,是因为家里的哥哥不喜欢狗。

    柳意浓确实不喜欢这种小动物,他依稀想起柳弟弟确实问过他能不能从外面捡一条狗回来养,他说狗脏不让捡,真喜欢就去买。

    然后群里开始攻击柳意浓,柳弟弟炸了,跟群里人对吵。群里就开始从头到尾批评柳弟弟,还有的说就是因为柳弟弟喂狗,让流浪狗的警惕性降低了,小区里打狗抓狗很可能是在野狗出没的地方投放带毒饵料。所以那条柳弟弟喂的狗,是被柳弟弟害死的。

    柳弟弟心里还是很害怕真是自己害了狗狗,退了群,又不敢告诉家里人,就一个人在那里为难伤心。

    柳意浓就想买条狗给柳弟弟让他恢复精神。

    狗买回来后,柳弟弟确实精神起来了。

    但就在这个月,柳意浓回家后保姆悄悄告诉他,说柳弟弟“神经了”。他跟狗一起睡在狗窝里,还喜欢吃狗粮!

    柳意浓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立刻辞了保姆,替柳弟弟编个瞎话请了假,然后在家里小心翼翼的照顾弟弟。

    那个老太太的符水,他早就给柳弟弟喂过了,没用!

    说到这里,柳意浓的声音都有点沉重了,“这事我也不敢给别人说,也不敢送他去医院,那我弟就真成神经病了。”

    秦青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去你家看看吧。”

    柳意浓松了一口气,马上说:“那我明天去接您?”

    秦青说:“可以,上午来吧。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

    柳意浓立刻说:“我一定不会让您吃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青说,“照你所说的,如果那条野狗真的死了,灵魂附在你弟弟身上,那我应该是能看出来的,我也可以在你家周围和你弟弟喂狗的地方走一走,找一找。但如果没有,你可能就必须把你弟弟送到医院去了。”

    柳意浓屏住呼吸,他发现,秦青可能真的“懂”,他听得出来,她很肯定自己的能力,如果她看不到,那就是真没有。

    “你放心,如果真是这样,我也能放心了。我就带他去外国治。”柳意浓说。

    挂了电话,柳意浓重重的握了下拳,开车回了家。

    柳家是一幢l型的别墅,前面是花园,后面是游泳池、篮球场。

    柳意浓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进去就看到那条他买回来的阿富汗犬卧在地板上,它怀里是睡得正香的柳弟弟。

    柳弟弟“犯病”后,一点也不闹腾。他不会学狗叫,不会随地大小便,唯二不正常的反应就是睡狗窝吃狗粮。

    除此之外,还有不说人话了。当然也不说狗话,就根本不开口了。

    柳意浓之前怕他变成哑巴了,还咯吱他,看他能笑出声就放心了。也因为柳弟弟这么“乖”,所以他也能把他放在家里出门。

    在家里看着柳弟弟这样,他心焦,烦,受不了。

    今天终于有一丝希望了,柳意浓放松不少,坐到弟弟身边,呼噜一把他的头发,“臭小子……喜欢喂野狗是吧?以后我给你开个店,让你天天喂野狗喂到烦!”

    柳弟弟睡觉的姿势还是人姿,不过现在狗也有仰天露肚皮的睡法。他被哥哥揉头不舒服,翻了个身,还哼了一声。

    这么看着,不是挺正常的吗?

    柳意浓多想一觉醒来,发现弟弟在跟自己开玩笑啊。

    ——那他一定把这小子的屁股打劈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