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37章 你招狗喜欢吗

第137章 你招狗喜欢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凌晨4点,城市花园小区的物业办公室接到了一通投诉电话。

    “是29号楼31层东户吗?好的,女士,我们立刻去询问该户业主,请您不要激动……”物业小哥对着电话连连赔不是,挂掉后,另一旁的保安小哥问:“又是马先生?”

    物业小哥叹气:“对啊,说是在屋里开音响开得太大了,开了一夜,隔壁的实在受不了了。”他拨通马文才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只好拿上门卡说:“我去看一看吧。”

    马文才在屋里很无聊。虽然喝过符水后应该没事了,可他的腿还断着呢,不能出去哈皮。想打电话给朋友来接他吧,又怕被人嘲笑。本来还能叫个妹子过来既陶冶情操又有人陪着一起吃饭睡觉,可之前的那个妹子在妹子圈里败坏他的名声,非说他要么是吸-粉,要么是精神不正常,说现在怕在他身边被他掐死了没地方说理。

    妹子说:“他是神经病加二代,哪个身份都是杀人也白杀的,我可不敢再去找他了,给多少钱也不干!我还没活够呢!”

    他们身边围绕的妹子多是享乐主义,爱钱更爱享受,图真爱的一个都没有。所以马文才打了一圈电话,妹子们不约而同都有事,还有一个竟然瞎掰说她蛀牙胃炎拉肚子亲爹脑溢血,实在抽不出空去看他。马文才只好叫她等爹死了胃切了牙拔了再出来玩。

    一个人太冷清了,而且不知道那符水里放了什么,他竟然没有睡意,只好开音响听歌看电影。保安敲门时,他已经干掉了酒柜的一层。

    物业小哥穿西装打领带配对讲,非常有礼貌的敲开门后,询问马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需要?为什么这么晚还不休息?如果有什么是他们能为马先生做的请千万不要客气。如果马先生饿了,他们可以代为叫夜宵,马先生常吃的那家珍馐坊是接受二十四小时点餐服务的。

    马文才跳过物业小哥谄媚的话,道:“是不是有人投诉了?对不起,我心情不好。我这就把音响关掉。”

    他按了下遥控器,震耳欲聋的交响乐瞬间消失了,房间里一下子静得吓人。

    物业小哥没想到马文才这么好说话,还有点感动,立刻道谢离开了,但他回去不到一小时又接到了投诉电话,还是马文才楼下的业主,这次是投诉说楼上有水不停的往下流。

    保安小哥说:“他不会是在浴室自杀吧?”

    物业小哥马上反驳:“不会吧!他看起来挺正常的!”

    保安小哥已经通知保安室让他们开车过来,他自己也别上警棍,“难说。万一他吸high了呢?”

    物业小哥紧张的握住对讲,“那我让医务室的人也过来?”

    保安小哥说:“你先通知上头,再让医务室的人在楼下待命,有需要就立刻上去。”万一没事,叫医务室的人过去业主也会生气的。

    保安小哥拿上门卡先过去了,保安室的车子随后就到,四个人坐电梯上楼,在31层停下时,电梯门刚一滑开,哗啦啦的水就涌了进来。

    保安小哥嘀咕道:“要糟!”

    四人上前,一人按门铃对讲喊话:“马先生,马先生,您没事吧?马先生!我们要进去了!”再三喊都没有回应,道:“开门!”

    插入门卡,门咔哒一声就打开了。四人留两人在门外接应,另两人慢慢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喊人。

    这个房子四百多平,只有一间卧室。两个保安保持通话通畅,一人搜客厅、厨房、客用洗手间等处,另一个人直接往卧室去。

    卧室里也是水漫金山,屋里的灯只开了小灯,保安小哥淌水进去,看到浴室门缝下的水泊泊的往外涌着,他按了下门把手,里面是锁着的。他敲敲门,“马先生?”

    这时另一个保安也进来了,摇头说:“人不在外面。”

    保安小哥还在轻轻敲门,小声说:“估计就在这里面。”

    另一个保安推了下门,锁得很紧:“撞开?”

    保安小哥又敲了一分钟,点头:“撞!”

    两人站好,运劲,轻轻喊号子:“一、二、三!”两人同时侧肩对着浴室门撞过去!一下竟然没撞开,可见这浴室门的质量也很过关。再撞,三撞,终于撞开了。

    浴室灯是声控智能式的,按说有人在里面时是不会关的,刚才保安小哥还听到了送风系统换气的声音,所以才判断里面有人。等他们俩把门撞开,灯也渐渐亮了,浴缸灯也紧接着打开,照出卧倒在浴缸里的马文才像人鱼公主一样。

    两个保安都吓得浑身一寒!要是业主死在这里,他们就差一步没救到人,那可完蛋了!

    但跟着就松了口气。这家的浴缸也是智能式的,保证人在浴缸里泡的时候不会淹死,水面会始终保持在人的脖子以下。

    保安小哥和同事互相看看对方,都出了一身冷汗。两人上前把马文才抬出来,送到卧室的床上,这才用对讲让医务室的人上来急救。

    “希望他没死。”保安小哥叹气说。

    “他手机呢?”另一个保安四处找手机,这种情况必须通知业主家里人,找来找去,发现竟然放在浴缸的缸沿上,竟然还没掉到水里吧。

    他把手机拿起来,发现十分钟前,马文才还在跟人通电话,上面的备注是“老婆”,保安就把电话拨过去了。

    被挂断。

    看来是吵架了啊。

    保安再拨,再再拨,都打不通。

    看来是被拉黑名单了。

    保安小哥问:“你在给谁打?”

    另一个保安说:“给业主老婆。”

    保安小哥说:“前两天业主带小姐回来被老婆带人抓个正着。”

    “哦,怪不得!”另一个保安小哥不奇怪了,他只好把电话打到第二个最近通话,响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也不接。

    “这人的人缘不行啊。”另一个保安小哥叹气,“那等他醒了再让他找人来吧。”

    柳意浓按掉马文才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间,草!才早上五点!这人肯定是一晚没睡找茬呢!他在他前女友跟前装得可好了,还跟前女友说他都是晚上十点就睡觉了,屁啦!

    柳意浓想起今天要接秦青过来,抓了抓头发爬起床,先去看一看柳弟弟。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让家里那条阿富汗犬把柳弟弟的床当成窝,现在柳弟弟也能睡在床上了。

    他推门进去,阿富汗犬抬起头,冲他呜了一声。

    柳意浓懂,这是求饶呢。狗不爱睡觉,柳弟弟不行,放假时他一天能睡十小时。柳弟弟躺在狗身上,压住狗的毛,狗就动不了。

    他过去先揉揉狗头,再揉揉弟弟的头,去洗手间了。

    自从不用保姆后,家里做饭就简单了。柳意浓的厨艺一直停留在牛奶、面包夹奶酪的程度,煮鸡蛋能把鸡蛋煮炸,看电脑上说微波热牛奶real简单,他能把牛奶也热炸,后来柳弟弟就跟他一起喝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冻牛奶了。

    家里的狗倒是不介意,为了让柳弟弟吃人饭,狗现在也跟着吃人饭,面包夹奶酪配牛奶。

    三份早餐做好,柳意浓去喊弟弟起床,进去发现狗辛苦的蹲在坐便器上尿尿、便便。这个就是柳弟弟教狗的了。之前柳弟弟差一点就想跟狗学去外面大小便了,柳意浓上网学了半天后,在饭后把自己和柳弟弟关进厕所,教他学会用坐便器。

    ——不尿不许出来!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狗就跟柳弟弟学会了。

    至于是坐着上还是蹲在坐便器上上,这点小细节就不用在意了。

    柳意浓觉得自己也是心大,正常人遇上这种事早疯了,就他竟然能理解弟弟的想法,还很快接受了他换了个狗魂或被狗换了魂这种事。现在他就站在厕所门口想,不知家里这狗是怎么看柳弟弟的?把他当成同伴还是小主人?

    为了配合狗,三人都是坐在地板上吃的。柳意浓一直盯着他们,避免抢食。狗是不会抢柳弟弟的饭的,但柳弟弟会抢狗的。现在柳弟弟就看着狗狗盘子里的面包片虎视眈眈,吓得狗一口把面包片吞了,再呱叽呱叽喝牛奶。

    柳意浓翻了个白眼,这两只倒是都不来抢他的。

    吃完午饭就八点了,柳意浓把柳弟弟和狗都锁到屋里,给他们留下玩具就出门了。反正等他回来最多沙发移个位,床垫翻个个而已,柳弟弟的破坏力跟四条二哈是一个水平的,他曾经观察过网上一家养了四条二哈的人家,那破坏后的场景和柳家格外神似。

    秦青上午没课,吃过早饭后就坐在寝室玩手机。方域最近很忙,拉来投资后公司已经注册开起来了,最近正在招人中,两人见缝插针的聊微信。

    方域:你一个人去没事吧?

    秦青:一般人不是我的对手吧?

    方域:也对。那我就不用太担心了。你觉得他弟弟是什么情况?

    秦青:没看之前也不敢说,但两种可能都够呛。要么他太担心那只狗,自我催眠自己变成了那只狗;要么他就真的是被一条狗的魂给附身了。后者我给赶走那只狗的魂,甚至能把狗的魂给直接消灭,前者就没办法了。

    方域:你的压力也不要太大,尽你所能就行。

    秦青:嗯^^

    柳意浓把车停在校门口打电话给秦青,等看到她过来才松了口气,下车给她开门:“我还怕你不肯来呢。”

    秦青笑着说:“我都答应你了。”

    柳意浓在路上详细的说了一遍柳弟弟的事,但秦青怎么听都觉得他虽然也着急,可也不怕变成这样的柳弟弟,话里还是满满的疼爱。

    柳意浓说:“我都想好了,要是他真是好不了,我就带他去国外,弄个大农场,多养几只狗陪他一辈子就行了。”

    车停在柳家别墅前,别墅里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柳意浓开门时还是提醒她:“一会儿看到我弟,别怕,他不凶,从没伤过人。我看他就是变成狗也是个胆小狗,家犬。”

    搞得秦青都有点紧张了,但打开门一看,很正常嘛。

    柳意浓进去喊:“大汉!”扭头给秦青解释,“我们家狗的名。”

    “凡凡!”再解释,“这是我弟,柳意凡。”

    然后就听到一条大狗脚步沉重狂奔而来,跟着大狗后面是一个赤脚奔跑的声音。秦青做好准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非常漂亮的大狗!优雅!气质出众!它有一个长长的嘴,自带眼线,两条垂下来的长耳朵像打着卷的头发,长长的被毛,华丽极了!

    然后这只狗看到秦青,呜咽一声调头就跑。

    跟着狗来的柳弟弟站住愣了一下,委屈的对柳意浓吐了口口水,也掉头追着狗跑了。

    柳意浓愣了,秦青以为他是不好意思,结果他竟然认真问了她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不招狗喜欢?”

    秦青:“……”

    这是重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