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45章 前往虚无的路

第145章 前往虚无的路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签了委托书后,施教授就废寝忘食起来,每天都为了翻找八铃的资料而四处打电话,有时还必须亲自去外地的学校或研究所找对应的资料以验证他的想法。学生们都很不理解,觉得教授为这件事跑得这么辛苦干什么?易家并没有付很多钱啊。

    只有施教授的妻子了解他,在接到学生劝他多休息不要太着急的电话后,安慰学生:“你们教授就是这样,他啊,总怕欠人情。”

    在那个年代过去后,施教授仿佛找不到了自己的价值。直到学校重新请他回来教书,他才有了人生目标,他的人生才重新有了意义。所以当别人拜托他时,他是怀抱着感激之情去做的。如果不是学校有规定,他甚至连钱都想不收。可他都不收钱,其他的教授就更不好收钱的,所以才“逼”他收钱研究。

    不过收来的钱,他也会全都花到学生身上,每年都要自掏腰包带学生出去。

    施教授的妻子从不为这种事生他的气,因为她知道这样做,他才会快乐。

    施教授的小孙子好奇的巴着桌子看,“爷爷,这是那个钟吗?”

    “它叫八铃。”施教授把八铃转了个圈,指着上面的两个繁体字说,“看,就是这里。”

    “它还有名字啊。”小孙子说。

    “有啊。”施教授把这两个字写下来,递给小孙子。

    “那它有兄弟姐妹吗?”小孙子好奇的问。

    “有啊,不过啊,它的兄弟姐妹都失散了。”施教授摸着小孙子的脑袋瓜,叹气道。

    这段时间他已经找到了八铃的“家乡”了。

    八铃出自佛西太山,佛西在民国前被称为“弗西”,建国后改的名。据说在千年以前,弗西这个地方有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河道,此地便在河道以西,因此得名。千年以来山河变迁,当年的河道已经消失了,但当地的传说还在。

    据说那条九曲十八弯的河道,是忘川。河道曲折,是为了让过河的人忘了来时路,穿过河道,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于是当地的人就在河川附近建庙,庙中处处挂钟,大的小的,每一个屋檐下都有。等山风吹过,满山遍野都回荡着钟声,让死去的先人能找到回家的路。

    八铃,就是当地野庙中的一只钟。后来可能被人偷了出来,或者庙被推倒了,庙产就流落在外。

    施教授把目前研究得出的结论交给易晃,易晃问过爷爷后,肯定了这一说法。

    “的确,咱们家以前就是住在那附近的,后来才搬出来。”易爷爷道,他陷入回忆:“原来,是这样啊……”

    易爷爷是没有家乡的印象的,他记事时易家就在通山扎根了。“我的爷爷跟我提过,说我们家以前住的地方啊,不安生。”

    易晃没问高祖爷爷说的不安生是什么意思,想也知道不会是好事。他立刻把家里的话告诉施教授,“教授,我家里说确实是这样,我高祖爷爷的家乡就是佛西的。只是出来后,我们家的人再也没有回去。”

    施教授说:“好,好。那我再继续?”

    易晃说:“施教授,听说您一直在忙这件事,您要注意身体啊,我家里不着急,您慢慢做就行了,研究个几年也没关系的。”

    施教授说,“没事,没事,我啊,手上有事就闲不住。呵呵,你别放在心上啊,我喜欢忙啊,喜欢!”

    八铃就放在施教授的卧室里,他研究的时候,施教授的妻子就住到隔壁屋去了,不然他那屋纸啊书啊太多,她嫌乱,他又不让收拾,只好等他不研究了收拾好了,她再回去。

    这天深夜,施教授的妻子都睡醒一觉起来上厕所了,看他竟然还没睡,敲门说:“你这是打算跟十七八的学?也熬个夜?明天早上咱们量个血压,看看你的血压好不好?”

    施教授连忙求饶,“好好好,我不看了,这就睡。”说完就把台灯关了。

    施教授的妻子对着一室漆黑没办法,说:“你随便!我不管。”

    施教授小心翼翼听着妻子的动静,等她回屋关门了,他才偷偷把灯打开,又看了半小时才把东西收起来。

    睡觉前,他把八铃拿在手里。八铃的表面泛着温润的光,可见它时常被人把玩。

    “真的能让离开的人听到你的声音,找到回来的路吗?”他叹气说,“如果是真的,不需要让他们回来,让我去见一见我就心满意足了……”

    施教授这天晚上睡得很好,躺下就睡着了,再醒来时窗户缝里刚刚透进一丝微光。他猜现在也就是四五点左右。他已经很久没有一觉睡到早上四五点了,都是两点多、三点多就要醒一次,再入睡很难。

    他心情很好,翻了个身想再眯一会儿,还想起来后要跟老婆说,他昨晚虽然熬夜了,可是休息得很好。

    结果翻身后竟然又睡着了。

    他站了家乡的小路旁,远处阳光正穿透天幕,薄薄的金光洒在地上,映在水田里。田里禾苗细瘦,他记得家乡的收成一直都不好,是种子不好。他以前还想过等他学成归来,一定要研究好种子给大家种。

    可是后来他没有去学种地,而是学了没什么意义的东西。

    这大概是他心中的一个遗憾吧。

    转眼间,他来到了当时求学的杉誉大学!熟悉的校园,整洁美丽!来往的学子都朝气蓬勃!年轻的女学生三两成群,穿着大裙子,大步大步的走;男学生们模仿留学归国的先生穿马夹,带钢笔。

    他想起了当时到这里上学的激动心情!那时他根本顾不上想要学什么,只要能留下来,只要学校收他,学什么都可以!

    而且他遇上了代先生,如果他能学得代先生一分本事,这辈子都死而无憾了。可惜,他……不是个好学生……辜负了代先生的教诲……

    施教授……施无为站在那幢美丽的红砖小洋楼前,绿色的长春藤长得茂盛极了,他记得代先生还开过玩笑:“这花都种得活,可见外国的东西在中国也不是那么水土不服的。”

    施无为走上台阶,他的心跳得快极了,他慢慢走到门前,看到里面有一个熟悉至极的身影正在备课,他的双手撑在讲桌上,看一看教案上的东西,转过来在黑板上写上几句。

    施无为走进去,抖着声音说:“先……先生……”

    代玉书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施无为,“石头?”

    施无为原名叫施大头,进学校后被起外号大头和石头。无为是代玉书替他取的字,还主动在学生中间叫他的字,免得这个学生因为名字太土而自卑。

    不过私底下,代玉书也爱开玩笑的叫他石头或大头。因为施无为刚来求学时,虽然已经成年,却很瘦,细细的脖子支着一颗大脑袋,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在学校喝牛奶吃奶酪面包才长胖的。

    施无为瞬间号啕大哭起来,他扑到代玉书脚下,连连磕了几个头,泪水噎住了他的喉咙,哀号让他没有办法把心里的话倒出来,只能不停的磕头。

    代玉书沉默又木然的看着趴在他脚下痛哭的学生。

    施无为不知哭了多久,哭到喉咙干烧,泪水流尽。他抬起头看代玉书,“先生,先生……我对不起你!我是王八蛋!我对不起你!!”

    当年他亲眼看着他们把先生抓起来,□□先生,折磨先生,他明明知道那些罪状都是不对的,都是莫虚有,可他没有站出来!他没有站出来!他没有保护先生!他甚至没有为先生说一句话!他知道!那是因为他太懦弱了!

    他曾有多少雄心壮志,就曾经多么的鄙视自己!什么救中国,救人民,他就是个胆小鬼!如果真上了战场,他就是逃兵!就是叛徒!就是汉奸!他连替近在咫尺的先生说一句话都不敢,他凭什么认为自己能拿起枪保卫国家?

    他是个卑鄙的小人!

    施无为从此不敢再称自己是个学者,是个教授,他不认为自己配得到任何一分赞誉。那些爱戴他的学生,通通都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他也不敢告诉他们……

    他想对代先生忏悔,不求得到他的原谅,只是想站在他面前,亲口说一句:对不起。

    施无为不敢把头抬起来。

    代玉书伸出手,按在他的肩上,施无为更不敢看先生了,他缩成一团趴在地上,“先生,先生……”

    “唉……”代玉书释然的苦笑道,“起来吧,你能来看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这句话进到施无为的耳朵里,就好像叫醒了他。

    他茫然的直起身,代玉书的声音变得又远又大:“回去吧,我不怪你。无为,你也不要再怪自己了。”

    施教授听到了妻子进来的声音,她悄悄往床上看,想知道他醒了没有。他却紧闭双眼,假装自己还在睡。等妻子轻手轻脚的出去后,他才放松下来,想继续入睡。

    再梦一次,再见代先生一次,他想再看一看代先生!

    可努力了半天,连小孙子都起来了,他也没有再睡着。

    他徒劳无功的睁眼起床,小孙子跳到他的床上说:“爷爷睡懒觉!爷爷没有按时睡觉!”

    施教授扶住小孙子,“爷爷做得不对,你不要跟爷爷学。”

    他抱住小孙子,看向摆在床头桌上的八铃。

    他把手放在八铃上。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