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46章 细柳路26号

第146章 细柳路26号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施教授忘了自己的年纪,也忘了如今的天气,偷偷熬了几夜后就生病了,头重脚轻流眼泪,被老妻一眼看穿,“病了吧?”

    施教授的妻子一点不生气,反而高兴起来,光明正大的把他那一屋子东西收拾起来,八铃也放进纸箱里,让小孙子看管施教授好好躺在床上吃药休息。小孙子这个“牢头”十分尽责,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就坐在施教授床前监督爷爷吃药,还有奶奶说了,不许爷爷戴眼镜看书拿笔玩苹果——施教授很新潮,对ipad爱不释手,查资料太方便了!

    无奈之下,施教授把许汉文叫过去,“汉文啊,这个我也看得差不多了,你接下去查一查,查完赶紧给人家发过去啊。”

    许汉文虽说已经打算改行,但他已经在这一行里打滚了六七年,再改也不是打算脱离这一行。从此后只做学术研究也不坏嘛。事实上他已经打算留校了,只要杉誉要他。

    他叫来两个师弟帮他把纸箱搬回寝室。师弟们听说他替教授查一个文物,兴冲冲来看,见到八铃真容后难免失望。师弟a道:“师兄,这东西多少年了?”

    许汉文:“两百多年吧。”

    师弟b说:“师兄,你是不是少说一个零?才两百多年有什么好看的?”

    许汉文说:“这是别人送来的,似乎是他们家的传家宝。”

    “两百多年的传家宝,这家族流传也没多久嘛。”师弟a道。

    “别说人家,你自己家有超过一百年的东西吗?”师弟b抬杠。

    师弟a还真找出一个:“我高祖的棺材算不算?”十年前才迁过坟,他还跟同村的堂兄弟们一起磕头呢。

    许汉文把八铃抱回寝室,出于同学情谊,给秦青打了个电话,说:“你要不要来看一看?”以前放在施教授那里,他们这些学生也不好去看,现在在他手里了,自然可以让同学们尽情观赏。他自己的同学都看遍了,都说八铃看起来实在不像文物,也亏得是易家自己的传家宝,不然摆在地摊上都未必有人收。

    秦青对八铃很好奇,又听他说施教授已经都差不多找出八铃的出处了,还有文字资料,立刻跑来了。

    “看,这就是当时的照片。”许汉文拿出四五张照片给她。

    照片是黑白的,一排四五个知青站在一座破房子前,墙壁上刷着标语:打-倒-反-动-派!另一边的墙壁上是劳动最光荣!

    知青身后的破房子似乎就是一座家庙,照片是渐进式的,第一张最能看出这是庙,门口有石像,庙门上还有圆形小窗,里面仿佛还有些香火。

    第二张,这庙就大变样了。墙刷成白色,然后写上斗大的标语。

    第三张,飞檐被敲掉,庙门被砸下来烧成灰。

    第四张,大概是这几个干活的知青站在已经面目全非的庙前合影留念。

    这是能证明佛西附近山村曾经有庙的最直接的证据,别的就只剩下寥寥几句记在纸上的文字了。

    许汉文说:“大部分都是猜测。当时那一块的庙都是野庙,那段时间人都跑了,谁还能顾上得放牌位的庙呢?大多都荒废了,最后剩下几个还算有香火的,在那几年也都扒了推了。”

    在一份工社的工作汇报中,还说了他们把附近的一座庙给推了,有一座离村子不远的改成了社里的猪圈。

    “易家走的早。”许汉文说,“施教授推测,易家在清初的时候估计是出了什么事,全家一起跑了,临走前从家庙里摘了这个钟一起带走,后来在通山附近落脚。”

    至于易家为什么举家搬迁,这个连易家自己也不知道,外人就更是无从得知了。

    “施教授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去佛西走一趟,最好能找到易家当时在当地的遗址或什么,不然只是一堆猜测的东西交上去,老人家心里不舒服。”许汉文说。

    其实如果不是施教授生病被按在床上动不了,估计老人家就自己去了。幸好他病得及时!许汉文听到施教授这么说的时候,汗毛都竖起来了!您老人家都这个年纪了以为自己还年轻吗?

    秦青说:“那你要去?”

    许汉文点头,“施教授一直很照顾我,不去的话总觉得对不起教授。”当然,施教授没勉强他去,说的是最好去一次。

    许汉文决定就寒假的时候跑一趟,正好他也有了车,来个公路旅行也很美。秦青说:“师兄,你的牺牲太大了!”过年不回家。

    许汉文叹气:“不敢回去啊,回去就要被抓去相亲了。”过年是相亲的高锋期,他的年纪越来越大,许爸爸都说“你都这把年纪了,再不找就晚了!”。搞得许汉文一直觉得自己快没人要了。

    他羡慕的看着秦青,“还是你好,都有男朋友了。”

    秦青呵呵道:“师兄,你想要男朋友也不难的。”

    许汉文说:“你错了,师兄想要女朋友不难,想要男朋友很难!”他跟男人八字不合。

    秦青想了一下,承认许师兄说的没错,烂桃花太多,所以男人缘一直不好。

    一月中旬,许汉文开着自己的车出发了。鉴于有乔野的事例,秦青在他出发前提醒他不要夜宿小村,要住宿尽量挑市区,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不要在路上随便帮忙女性,遇事多找警察叔叔,还让他多发照片,把自己去的地点都交待清楚。

    许汉文深以为然,去哪里,走哪条路,在哪家小店吃饭,都写在微博上,吃饭时还跟店主合影,就是每回合影的都是老板娘或老板女儿。

    他走后过了一星期给秦青打来了个电话,说白真真那里可能有什么事,想让秦青去看一看。

    秦青说:“许师兄,你都离得这么远了,怎么还有人找你啊。”

    许汉文说:“人红没办法。”

    开过玩笑,他还是请秦青有时间尽量去见一见白真真,“遇上你之后,我的人生观就变了。白真真上回问我怎么养小鬼的事,我怎么想都放不下心。”他怕白真真瞎折腾真弄出事情来就糟了。

    秦青问白真真这次找他是什么事,他说:“她问我小鬼不听话怎么办。”

    秦青的心里咯噔一下。

    她给白真真打电话,才知道她又搬了家,从公司给他们租的公寓里搬出来,搬到了细柳路。

    但白真真不肯说她的具体地址,似乎并不想让秦青过去。

    秦青只好自己找过去。可能白真真会嫌她多事,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小青害人。她不想让钱芙的事再发生一次。

    细柳路以前听说是国-民-党关地-下-党的地方,虽然这样说,但这条路却是出了名的约会盛地,因为这里以前有很多外国人,路两旁全是小洋楼,两边的店铺也多是咖啡店、书店、画廊等。

    秦青来到细柳路后就打听这里什么地方能租房子,月租三百到五百左右的。这是她根据白真真的钱包估计的。她刚入职,不可能有钱租太好的地方。

    路旁的咖啡店不乏开了几十年的老店,一家店主就指点她说:“前边26号院里头,后面四排楼,那边租房的多,价钱便宜,很多你这样的小姑娘去租。”

    26号院据说是电业局家属院,但已经很旧了,门口全是卖水果、卖菜和卖牛奶支的棚子。秦青进去都没人管。

    这个家属院并不大,靠马路的两排楼四层高,后面的楼高一点,是七层的,最后四排竟然是三层高的,红砖旧楼,目测至少有六十年的历史了。

    秦青想找个人问问这里有没有姓白的女孩子住,却在楼下看到易晃的车。正纳闷,易晃跟另一个人从楼里出来了,他看到秦青愣了下,跟那人说了几句话就向她走来。

    “你怎么过来了?有事?”易晃问。

    “我有个朋友住这里,我来找她。”秦青问他,“你来这里也是找人?”

    易晃说:“我没跟你说过,其实我也兼职做一些咨询的事。今天来是工作。你朋友如果住这里,跟他说最好先搬走,这里的房子不好租。”

    秦青阴气太重,他担心她在这里会撞上不好的事。

    秦青马上想到了小青,她一边点头说好,一边出去又给白真真打了个电话,那边一接通,她就立刻问她:“是不是小青做了什么?”

    白真真这几天连觉都睡不好,压力大得不得了,她怕秦青把小青收走,听她这么问马上说:“你不要再打来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就要挂电话。

    秦青忍不住喊道:“你这样是在害小青!”

    白真真怔然的听着。

    秦青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听,继续说:“我上次见到小青时,它干干净净的,就算缠着别人也没有丝毫阴晦之气!这表示它没有一点恶意!现在呢?现在它怎么样了?”

    白真真抖着嘴唇,握着手机说不出话。

    秦青知道她没挂,等了一会儿,电话那端传来白真真颤抖的声音:“我看不到……我看不到它怎么样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它干的……也可能不是……可是……”

    秦青问:“到底怎么回事?”

    白真真说:“有人……摔跤了……”

    白真真这话太轻描淡写了,秦青在家属院里走一圈就听说最近摔跤的人可不少,一共十六个个人。有的是晚上摔,有的是白天摔;有的在平地摔,有的在楼梯上摔;有老人,也有小孩子。

    秦青说:“我要见你。”

    白真真沉默了。

    “如果不是小青,我什么也不会做。”秦青说。

    “那如果是小青呢?”白真真问。

    “如果是小青,你就会让它这样下去?”秦青反问。

    白真真:“……”

    秦青:“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白真真:“……在家,你上楼来吧,我住在二楼西边第四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