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47章 殊途同归

第147章 殊途同归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白真真早就害怕了,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想得有多简单。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后果,只是像以前养小青一样,想找别的办法养小青。以前小青吃鸡肝,她就学着自己切鸡肝,切得满手血腥;小青吃老鼠,她就想办法买实验用的小白老鼠,喂给小青吃。

    现在,她也只是用另一个办法养小青而已。

    而且不知是错觉还是她真能感觉到,她似乎可以摸到小青了!

    这让她没办法告诉自己都是别人骗她的,小青早就死了,不存在了。其实小青还在,就算它死了,它还在她身边。

    网上有很多养小鬼的办法,可她觉得那些都太邪恶,要用过鸡血、要杀小动物当祭品什么的。她找许汉文请教也没有得到指点。后来还是在网上教的办法中,挑挑捡捡,选了一个不那么邪恶的。

    网上说,养小鬼这等阴邪之物,只需要把它放在阴气盛的地方,它就会自然而然的吸收阴气长大了。什么地方阴气盛?坟地,坟地,坟地。

    白真真不能搬到火葬场边上去住,离市区最近的墓地坐车也要两个小时才到。最后她只能在城市传说中找曾经死过很多人的坟场一类的地方。

    然后,她就搬到细柳路来住了。

    细柳路26号是个很旧的家属院,住的都是一些电业局的老职工。因为房子太旧,却一直没有再进行开发,职工们搬走后,把这里的旧房子出租了。所以这里的住户成份很复杂,什么人都有。白真真搬过来后发现,不出家属院,她能买菜、买电话卡、寄快递、复印、办宽带、出国、留学咨询、融资。

    这样一个充满人气的家属院,怎么看也不像有很多阴气的样子。

    白真真就觉得自己可能白搬家了,幸好这里房租便宜,房东也很好说话,周边设施很完整,住起来还是很舒服的,她也不算太失望。

    直到一天半夜,她听到一个男人在楼梯上重重的摔了一跤,爬起来大骂:“谁把绳子扔到楼梯上来了?!”

    他骂骂咧咧的,见没人出来认罪,说:“让我知道是谁!老子绝不放过他!”他骂完不算,还冲回家拿手电筒出来找绊到他的绳子。

    因为这里楼梯虽然有声控灯,但瓦数很小。

    他跑回家拿了手电筒回来找,却没找到那根据说绊了他的绳子。

    他就继续在楼梯口大骂,认为是有人趁他回去拿手电筒的时来把绳子捡走了,还让大家检举揭发。

    白真真的房间就在楼梯口附近,她很清楚刚才根本没人开门出去捡绳子。这时她就开始怀疑绊人的是小青了。

    等外面那个男人离开后,她对着虚空小声说:“你刚才出去了?绊到人了吧?以后不要出去绊着人了。”

    她想,可能小青在这里吸收到阴气了吧?不过为什么它能绊到别人,她却摸不到它呢?

    她还在高兴时,就接连听到有更多人被绊倒的消息。她开始不安了,每天都尽量晚点回来,少待在家里,以为这样就会减少小青在家里的时间,它就不会再绊到人了。

    可就算她不在家,还是有人会摔倒。终于有一个老太太摔倒了,人老骨头脆,摔成了骨折。老太太被家人送进医院,家属院里的人都在庆幸:“幸好老陈摔倒的时候身边没人。”

    “是啊。还是在平地,是她自己没走稳。”

    “要是有人在旁边,只怕就要被讹上了。她跟她儿子说是被人绊的。”

    “人老,糊涂了嘛。”

    这个老人摔倒后,紧接着是个小孩子摔倒了。也是在平地,没跑没跳,正常走路,突然左脚绊右脚摔个大马趴,门牙都磕出血了。

    “小孩子,走路不稳。”

    “不过最近院里摔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家属院里的人终于开始怀疑了,各种小道消息流传。

    白真真这才听说,原来26号这个院当年后面真的有坟场,曾经挖出来很多白骨。后来就盖了他们住的这三层楼。

    现在院里的人都说,这是有小鬼趁人不注意,从地底下伸手出来拉人的脚。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小青。我看不到……”白真真坐在秦青面前,她看起来憔悴多了,人也瘦多了,脸上的黑眼圈很重。

    屋里门窗都关得很严,一旁的桌上摆着崭新的观音像和香炉,里面还插着好几种一看就是不同牌子的香。

    “我也不知道怎么关住小青,怎么安抚它。”白真真说,只好上淘宝买来据说是开光的香和观音像,还有经书,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来“镇压”小青。她是想让小青变得更好,但不想它害人。

    此时此刻,秦青是很同情她的。她转头看盘在床上的小青,巨大的身躯把床给占满了,蛇尾搭在地上,巨大的蛇头搁在白真真的膝头。

    它虽然还是虚影,但已经依稀能看到黛青色的鳞片隐隐泛着乌光。

    白真真的努力是有成果的,小青确实被她养得很好。

    但更好的是,小青身上没有阴晦。

    不管那些摔倒的人是不是小青干的,它都没有恶意。

    当然,也有可能是小青在院里游荡时,由于自身过于庞大,绊倒别人也是有可能的。

    秦青把手伸向小青,它没有像以前那样往后躲,而是好奇的伸头,用蛇吻去碰她的手。

    看来,它已经不怕她身上的阴气了。

    白真真看到秦青伸手,停在她身前。她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秦青,发觉她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后,问:“小青……小青怎么样?”

    秦青对她说:“小青很好。”可能有点太好了。以现在小青的体型,已经可以称为灵了。“这次的事我不知道是不是小青搞的,但……它没有恶意。”

    白真真松了口气,可紧接着,秦青说的话又让她的脸色泛白了。

    “但小青不适合继续留在城市里了。”秦青说,“它现在已经接近灵了。”

    白真真不太明白,但她听懂小青变得强大了。

    秦青也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因为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只能从自己的感受中去解释,“我感觉,它现在已经算是另一种生命体了。跟灵魂不一样,人死后的灵魂要去阴间,阴阳不通。不去阴间的灵魂就会消失。灵却不会消失,它‘活’了。”

    可城市也不适合灵生活。别的秦青拿不准,只有这个她很确定。

    秦青让白真真先搬到别的地方去住,她会跟着一起去,观察看看小青会不会继续留在这里。如果小青走后,这里仍然频繁发生绊倒人事件,那就说明跟小青无关。

    白真真也不敢跑到别的地方去,她也担心会害了别人,就说想先回家看一看,反正她找到工作后还没有回过家,马上也该过年了,她提前走几天没事。

    说办就办,白真真打电话订机票,收拾行李,一个小时后,秦青陪她去拿上机票,送她去了机场。

    “小青在我身边吗?”白真真看不到,问秦青。

    “在,它还挺高兴的。”秦青看着小青在机场大厅里游来游去,它有刻意避开别人,但偶尔也会擦到一两个人,似乎那些人中有一些会有所感觉,他们会抬头张望,没有看到别人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它真的会碰到人。”秦青说,“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也会有人能看到它。”

    白真真紧张起来,“都能看到它吗?”

    秦青摇头,“应该只有一部分人能看到。”至于什么样的人能看到,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白真真沮丧起来,也就是说,她可能到最后也看不到小青,哪怕别人都能看到了,她也不行。

    “它真的不能在城市中生活了……”她说。

    既然小青已经能碰到别人,未来也有可能被人看到,她就真的不能继续把它留在城市中了。

    秦青点头,最后还是要白真真自己来选择。

    出于好奇心,秦青直到白真真的飞机起飞后才离开。她想看一看小青会怎么跟着飞机走。

    最后,她看到小青随着飞机起飞,游上了天空。

    她忍不住打电话给方域,描绘了那一刻她看到的景象。

    “太震撼了!简直像要升天成龙一样!”她激动死了。

    方域在电话那头说:“蛇本就有小龙的雅称,蛇若是活得够久,头上生角,既为龙嘛。”

    秦青叹气:“现在只希望那个家属院里不要再有人摔倒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尽如人意。

    秦青出于责任心,第二天又去了细柳路26号,特意在白真真提过的摔过人的地方走了一圈。人多的地方,阴晦总是无处不在。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除了这些让人习以为常的阴晦之外,并没有别的特别奇怪的东西。

    就在她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救护车的声音。

    她赶紧跑过去,那边已经围了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在议论。

    “听说是在家里洗澡的时候摔了。”

    “真作孽!家里没人时怎么敢一个人洗澡?掏十块钱去外面澡堂子洗多好!有人给搓背,晕了摔了也有人赶紧给叫救护车。这他一个人在家,这么半天才被人发现,也不知道还活不活?”

    由于楼梯门口围了太多人,秦青没办法上去,只能在外面看着。半小时后,几个救护人员抬着人从楼上下来。

    人戴着氧气罩,看不清脸。头发花白,似乎有些年纪了。他穿着睡衣,可能是救护人员替他穿上的,头发还是半湿的。

    秦青盯着这个人看了半天,从头到脚,没看到阴晦,松了口气。

    等楼梯口的人都散去,她才上楼。

    楼梯上有一些垃圾,可能是刚才围观的人留下的。四楼楼门口留有很多脚印,刚才的救护人员应该就是从这一家把人抬走的。

    秦青站在门口,用气探进去,屋里空荡荡的,奇怪……

    这个老人是意外摔倒的吗?

    她下楼,却看到易晃。

    两人都是一愣。

    一次撞上是意外,第二次就不是意外了。

    秦青和易晃都有些吃惊,心里升起同样的疑惑。

    晚上,易晃主动给秦青打了电话。

    “青青,今天我在细柳路遇上你,能问问你是去做什么的吗?”

    秦青说:“易先生,你的咨询是哪方面的?”

    易晃:“我们一起说?”

    秦青:“好。”

    易晃:“风水。”

    秦青:“除晦。”

    很好,两人的业务没有重叠的。

    易晃笑了,也是,秦青去除晦,还真没有什么晦气能敌得过她的阴气。

    “你觉得那边是晦?”

    秦青道:“没看出来,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

    原来如此。易晃懂了,秦青是个外行,全是她自己摸索着来的。

    “你觉得是风水的事?”秦青也问他。

    易晃笑道:“青青,你觉得风水是什么?”

    动物不讲风水,大自然之中,只有人讲究风水。从古至今,风与水只跟人有关,从根上讲,风水就是让人住的舒服,不管是阳宅还是阴宅,都是一个目的。

    “我看风水,其实只看人。”他说。

    秦青似懂非懂。

    “其实,我们看的是一样东西。”

    你看的也是人,我看的也是人。

    易晃道:“我明天还要再去一次,要不要一起去?”

    秦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