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48章 天地阴阳

第148章 天地阴阳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易晃搞的这个咨询活动其实不是他们家的传统产业。易家真心是搞商业开工厂做文化的,不过在九几年时,改-革-开-放,算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复苏,风水这个东西也跟着抬头了。易家就想趁机给家里翻翻案,我们不是搞迷信,这个是传统文化。结果就这么出了名。但易爷爷是一直制止家中子孙以此赚钱的,万幸的是子孙还算听话。因为他们见得多了,没真敢把这个当成赚钱的买卖。

    易晃这是不务正业,他也不是很出名,只是有些人知道他,但有事时就会想要找他了。

    这次是正好他在本市,就被拐着弯的拜托来看一看这个家属院的问题。

    如果这里真有问题,那就只能推倒了。因为当年在这里盖工厂时,确实在底下挖出了尸骨。

    第二天,易晃和秦青约好时间——因为她还要上课。两人在下午五点时才到了细柳路26号。这是第一次,秦青这个时间到这里,开始她还不明白为什么易晃约在这个时间。

    冬天的五点,天已经麻麻黑了。

    但她下车后就有感觉了,站在细柳路26号,她只觉得浑身的气无比舒服。就像大热天浸到了清凉的水里,她的气像融于大海一样,毫无阻碍的涌进26号,和里面的气息融汇到了一起。

    易晃跟在她后面下车,但他不敢进去了!他吓呆了!他知道秦青的阴气有多盛,但从没想过日暮时分,她的阴气竟然能庞大到这种地步!

    不对!是这个地点给了她加成!

    他不敢靠近秦青,往后退了几步,说:“青青,我们不去了,我请你去吃饭好吗?送你回学校好不好?”

    秦青正在享受这种难得舒畅的时刻,闻言回头,看到易晃脸色发白,看她就像在看大老虎。从之前两人去地下停车场时她就在怀疑他可能也懂这个,昨天两人也算说开了,可她还是不知道他有多大能耐。今天看起来,难道他也能看到她的气?

    她有点小期待的问:“你能看到我的气吗?”

    易晃又往后退了几步,摇头:“看不到。我只是感觉到了……”然后反应过来,“你能看到?”

    秦青摇头,“我看不到自己的气,只能感觉。”

    易晃松了口气,结果她又说了一句:“不过以前有个鬼能看到。”

    易晃:“……你能看到非阳之物?”

    秦青点头,“就是阴阳眼。”

    易晃有点晕,更重要的是他们不能继续站在这里了,他趁机说:“不太对,走,我给你解释一下!”站罢拉着秦青找了个广场坐下了。

    广场里都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但四下开阔。易晃买了两杯热饮,拉着她坐下,二人跟傻子似的在冬天的广场上吹风。

    但易晃说:“这里其实是个好地方。”他指着开阔的广场说,“看,四周都没有较高的建筑吧?这样既不挡风,也不挡太阳。”

    秦青似懂非懂,易晃也不是想给她上课,就用大白话说:“人都是喜欢开阔的地方,小房子谁都不喜欢。你在广场上是不是也觉得心情好?心里舒服?”

    “对。”秦青点头。

    易晃说:“就是这么回事。你以后到一个新地方,觉得这地方让你舒服,那就说明它好,不舒服就是不好。”

    秦青说:“我刚才在26号那里就觉得挺好的。”

    易晃说:“我正要给你说这个。你在那里是什么感觉?”

    秦青说:“好像身上的气要融入到……”她明白为什么易晃拉着她离开了。

    易晃说:“你的身体很特殊,我以前从没见过……只在书里见过啊,不过我都当成野闻了。”他没当真,因为他觉得古代人在这方面也是愚昧的。比如女子难产,孩子活了,当娘的死了,就说孩子克母。那倒过来说孩子落地就死是鬼胎,这显然也不对。还有的穿凿附会说这是孩子的八字不好,这就更扯蛋了。

    可他真遇上秦青了,也开始怀疑自己的三观了。从刚才秦青站在细柳路26号的反应来看,她能活这么大不容易啊!早八百年就该被自身的阴气给带走了啊。

    易晃这人有些不合时宜的侠义精神,看到一个人有灾,不说他心里就难受,以前没少因为这个被人当神棍骂。从遇上秦青之后,他一个劲的跟着她,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他怕这小姑娘一个不留神就消无声息的死了。

    可另一方面,他也好奇秦青是怎么无病无灾的活了二十年的。难道这世上真有人天生吉星高照?上回看到她跟男朋友在一起,那个男朋友一身正气,说是男朋友救她一命也不为过。但还没交男朋友的时候怎么办?难道是秦家的人里有类似的人?

    秦青有些害怕了,刚才那一刻真的很危险。

    易晃说:“你别嫌我多事,其实你本身的特质不适合参与这些。”

    秦青默默点头。其实她也有点感觉到,如果她在遇上容榕那件事后,没有再碰上后面的事,说不定她身上的气早就调整过来了。正因为后来层出不穷的怪事、撞鬼、遇鬼,她身上的阴气才越来越盛。

    易晃说:“你说你能看到非阳之物,是从几岁能看到的?”

    秦青发现他不说鬼,都是称“非阳之物”。

    她说:“大一的时候,我被鬼附身。”然后她就说了容榕的事。

    易晃恍然大悟,原来只有两年而已。

    他说:“你很幸运!如果当时不是方域,你估计已经死了。”

    秦青点头,“是啊……我这么想过……”

    当时方域抱住她后,她才从容榕身上脱离,她感觉自己在冰原上飞翔,其实是灵魂回到身体里。

    后来虽然脱离了容榕,可她醒过来后,几乎把自己当成了容榕,对容榕的父母的感情也很不正常。

    易晃说:“灵魂其实可以脱离时间与空间的束缚。时间与空间是相对于物质来说的,灵魂不是物质,他们遵循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法则。”所以容榕死后能远隔万里把秦青拉过去。

    “你没有死,只能说是太幸运了。”他说,“不过为了你自己好,以后尽量不要再接触这些东西了。给自己一点时间,你身上的气会慢慢调整过来的。正常人阴气过盛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秦青乖乖点头。

    易晃托起她栓在包包上的八铃复制品,“你能听到它的声音,估计就是因为它的声音不是活人听的,你阴气盛才能听到。你就带着它吧,什么时候听不到了就好了。”

    秦青嗯了一声,把八铃解下来,劈开绞成一股的红绳,解成手链戴在手腕上。

    说完自己的事,秦青又提起白真真养的那条大蛇。

    易晃边听边点头,说:“以后这种东西也不要看。”

    秦青再点头,没想到连看都不能看了。

    易晃说:“你可以跟你朋友说一声,如果她愿意,可以给我打电话。”

    秦青说:“那小青会害人吗?”

    易晃问她对小青是什么感觉。

    她说:“清凌凌的,像林间溪水。冰凉又清澈。”

    易晃摸着下巴说:“你说那条蛇一直跟着她,我估计可能成了随身灵了。这种的不会害主人,对外人的影响见仁见智吧。”

    但这种灵不会一直跟着人,它们早晚会消失,在主人对它们的感情消失后,两边的牵系变弱,灵就会自己离开了。归根到底,灵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并不是主人的奴隶。

    “那小青不会受白真真的驱使或影响去害人了吧?”她其实最怕的就是白真真讨厌谁,小青就去害人。

    易晃笑着说:“不可能的。照你说的,白小姐别说像你一样能看到小青,她连感觉都感觉不到,她怎么跟她的蛇沟通啊?那蛇跟在她身边,其实两边还是在两个世界。”

    “那细柳路26号那么多人摔倒,不会是小青干的喽?”秦青连忙问。

    “不会。”易晃笑了,“你们是以为小青在地上爬,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绊倒?不是不是。”

    “还有,小青长得很大。”秦青快把易晃当成百科全书了,有什么不懂的都趁这个机会赶紧问。

    易晃说:“它毕竟是阴灵嘛。26号那里阴气那么盛,鬼门都快开了,它在那里住上一年,长得更大。”

    这回轮到秦青不淡定了:“鬼门开了?!”那里还住着那么多人!

    易晃说:“快开了。我去看过几次,那里不能再继续住人了。”

    而且,今天被秦青的阴气一引,只怕开得更快了。

    易晃想了想,问秦青第二天有空没有。

    “什么时候?”

    “中午十二点。”

    第二天,正午时分。秦青站在细柳路26号前。

    “就这么站着?”她问。

    易晃说:“你站着就行。”然后他带着伐木队进去,要把这家属院楼前楼后的树全都砍掉。

    秦青感觉了一下,细柳路26号的阴气又开始来“勾-引”她的气了。可阴气波动了一下,却开始渐渐消散。

    她抬头看了一下头顶的大太阳,大概明白易晃的意思了。

    她开始有意识的聚积自己的阴气,反过来“勾-引”26号的阴气,然后把阴气往天空推。马路中间没有树木的遮挡,太阳可以直射下来。她把阴气往上引,渐渐的能感觉到太阳光直射到阴气里,就像阳光照到水面下,把这一片水都给照亮了。

    阴气接触阳气,两者相融,缓缓消失。

    易晃在26号里面都能感觉外面像有了一个旋涡,正在把家属院里的阴气抽吸走。他害怕是秦青身上的阴气太厉害,这样下去等他出去就能看到秦青的尸体了,赶紧往外跑。但跑到26号的大门口,他却看到秦青站在太阳之下,身上的气息无比和谐。

    她就是旋涡的中心!可阴气汇集到她身上之后却没有停下,而是向上攀登,直入空中,与正午的阳气融合。

    沟通天地,调理阴阳。

    易晃震惊道:“这是……她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