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49章 八铃的兄弟

第149章 八铃的兄弟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风自平地起!

    “哪来的风?”

    “好大!”

    路上行人全都被刮得找不着北,一个个缩头捂脸眯着眼睛赶紧跑。

    易晃却舍不得离开,因为此时的天空太美了。湛蓝的天空像清澄的宝石,像极地的冰海,蓝得透明。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气也被这此地的气机牵引,就像置身在湍流的河流中被不停冲刷一样。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拿出手机来看,发现才过去二十几分钟,可在刚才他却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风渐渐停了,气息的流动也开始放缓,就像旋涡消失,大海重新变得平静起来。

    他看站在那里的秦青,现在他敢过去了。

    他小心翼翼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扶住她,“没事吧?”

    秦青摇摇头,刚才怎么了?好像……

    看她一脸茫然,易晃就知道刚才她也失神了。他都失神了,身处在中心的她受的影响当然更大。

    而且,他发现她身上的阴气已经消失了。

    但她自身的气却更加庞大了。借助刚才26号的阴气与正午的阳气融合的机会,她竟然把自己的气也给调整过来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易晃问她。

    秦青仰起脸,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儿,带着一点茫然,一点庆幸的说了句话:

    “太阳好晒啊……”

    她已经很久没有觉得太阳晒了。

    易晃也替她高兴。本以为她这一身阴气少说要也花个十年八年来慢慢恢复,谁知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就这么好了。

    说不定她就是吉星高照。

    易晃觉得秦青更有意思了。如果是别人,可能被女鬼夺魂附身的那一刻就跟着女鬼一起魂归地府了;如果是别人,被阴气侵阳,可能也早就身体虚弱致死了;如果是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撞阴遇鬼,也逃不出一个死字。

    可她偏偏就每次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现在连身上的阴气也与阳气融合,化为已身之气。这可真是……

    他都有点羡慕嫉妒恨了。

    “走!我请你吃饭!”他说,“这是一定要庆祝一下的。”

    秦青说:“该我请你吃才对。”她迫不及待的给方域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但方域听出是件好事,她想跟他分享,就笑着说:“我马上过去,你们打算去哪里吃?不如去御芳园吧?报我的名字就有订位,你们直接过去就行。”

    易晃也想再见一见方域,跟这种身有正气的人相处是有好处的。近朱者赤嘛。

    “那这边就不用管了吗?”秦青说。

    “不用我管了,我就是跟他们说什么地方需要把树砍了,把房子扒了。”易晃说。

    26号院里面有不少违章建筑,什么盖在房顶上的鸡窝啊,盖在阳台上的鸽子笼啊,自己盖的小院子等等,全都要扒干净。

    “方域。”

    “易晃。”

    两人握了个手,一同坐下。方域笑着说:“早就听说过你,一直想见上一面,只叹无缘啊。”

    易晃也笑着说:“我也是。”

    方域订的是个包间,想的是他们说话毕竟还是有些不适合在大庭广众面前说的,包间里方便。菜是早就订好的,一会儿就上齐了。

    “我以茶代酒,敬易哥一杯。”方域道。他在刚才已经听秦青说过了,还握了握她的手,果然攥了一会儿就出汗了,以前她可是从不出手汗的。

    他以前怕秦青担心不敢说,但其实一直在担心她。正常情况下都能想的到,一个人能频繁的看到鬼,跟鬼交流,又不是天生的,长时间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

    秦青自己也知道,所以才宁愿冒险,为的就是找出自己身上的问题并解决它。这次虽然是误打误撞,但也解了她的危机。

    所以方域就很感激易晃。

    “我没做什么,实在不敢居功。”易晃赶紧还了一杯。

    “不是这么说。易哥是心好,才愿意帮青青一把。”不然他一个偶然碰到的陌生人,就算看出来了,放在心底不说,秦青不就错过这次救命的机会了吗?

    “不敢当,不敢当。”易晃连连说,“我也是好奇。以前只在书里看过,青青这样的体质实在是……百年难得一遇!”他爷爷,加他爹,加他,都没见过!

    方域笑着说:“青青是运气好,才有贵人相助。”

    易晃打量方域几眼,敬了他一下:“你也是她的贵人。”这种一身煌煌正气的人也不是街边大白菜啊,秦青被鬼附身就能撞上这么一个人得了救,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方域看了秦青一眼,她下午还要上课,不敢浪费时间,所以跟易晃交际的事全都交给方域,她自己是赶紧吃饭填肚子。

    “我遇上她才是幸运。”方域说。一份真诚的感情是求都求不来的珍宝。

    吃过午饭,方域送秦青回学校,三人在饭店门口分手。

    一星期后,秦青就听说细柳路26号要折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里面的住户全被迁出,26号被推成了平地。

    但被推成平地后,竟然没有往下接着开发,也没听说有什么新楼盘要盖,那一片地竟然就像要晾在那里似的。

    秦青好奇,跟易晃聊天时顺嘴问了一下,没想到26号竟然真的是要晾着!

    “真的就这么不管了?”她问。

    “对啊。”易晃说,“当年是要赶紧搞建设才盖房子的,其实本来就该晾上几年。”

    还要晾几年?!

    “要晾几年?”她问。那一块也算是市中心的地啊,寸土寸金。

    “这个不知道。十年八年吧。”易晃说,“等晾到可以盖了,才能再在上面动土。”之前嘛,先让太阳照几年吧。

    秦青的三观小小的被震撼了下,也觉得易晃果然不是一般人,他一句话竟然就能让一块市中心的地就这么干晾着。

    易晃不认,“我只是搞咨询的。”他把处理办法说了,办不办是人家的事。再说这个也真没什么花巧好糊型,一是一,二是二。就算有人想现在赶紧盖房子赚钱,叫他给想办法,他也没办法啊。

    秦青还想知道在26号绊人的到底是什么,易晃想了一下,说可以告诉她,但不能带她去看。“你现在身上的气刚刚恢复,最近最好不要再接触这种事了,免得再受影响。”

    秦青答应了,他才说:“是替身鬼。”

    替身鬼,顾名思义,就是死于非命,要抓替身来替自己死的鬼。但抓了替身后是不是真的就能投胎转世,这个没“人”知道。

    易晃自己是不相信的。“投胎是要积福行善才有的善报,害死别人后就能投胎?这怎么可能?”

    但鬼在阴间,人在阳世,两边就像平行线,本该永不相交。但26号阴气太重才会让替身鬼能上来害人。

    “它们也干不了别的,只能伸手拉人的脚。成年人不好拉,重,小孩子和老人一个轻,一个本来就站不稳,拉一下就能摔倒。替身鬼也是捡软柿子捏的。”易晃说。

    秦青听得直眨眼,鬼怎么也跟人似的,还只欺负老人小孩子。

    那个在家里摔倒的老人到底还是去世了。

    正因为死了一个人,才能这么快就拆迁。易晃事后去给那个老人上了香,心中叹息。

    秦青本来也想去给老人上香的,被易晃制止了。他说:“你最好十年内都不要见死人。”

    她只好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过年时,学校给他们发邮件,问毕业意向。除了柯非以外,剩下三人都打算继续读。

    那未来几年仍然还要在学校里面过了,找工作的事一下子又被推远了。

    秦青本来还有个外快的门路,但被易晃提醒过后,这个外快以后也不能赚了。那她就要重新考虑以后做什么了,问题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柯非说:“没事,大不了以后跟我干嘛。”

    她把这话给三个姐妹都说了,拍胸脯保证以后大家都可以来找她。

    司雨寒家里是土豪不用担心,孙明明倒是认真的想跟柯非干,还打算先投资,看能不能拿点股份在手里。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柯非还问秦青和司雨寒要不要投资,还拿了份很正式的文件给她们俩看,说这是他们公司未来的发展计划。

    看她是认真的,司雨寒就想拿回家给妈妈看,问柯非能不能给别人看?

    柯非说:“能啊,你们觉得谁想投资都可以给他们看!不过我们公司现在还没有办公地址啊,你们最好只给可靠的人看,免得被人当成骗子。”她的公司现在是标准的皮包公司,公司里的全部财产都在她的包包里装着,什么时候一提就能走。

    所以柯非是认真想找投资者的。秦青手里也被她塞了一摞,“多帮我找些人来啊。什么人都行,现在要紧的是靠得住!”柯非说。

    秦青就想起许师兄来了。

    许师兄绝对是靠得住的,而且他也早就该毕业了,早就该找工作了,而且许师兄靠得住!也很好忽悠。

    想起许师兄去佛西也有些日子了,她就给他寄了封邮件过去,遥问安好,事办得怎么样了?找到庙没有?找到易家曾住在那里的证明没有?顺便师兄你的工作找好了吗?

    许汉文回过来:祝好,师妹又漂亮了吧?我这里目前还没有进展。别说庙,这里连块一百年前的砖都找不到。照片上的山丘早就被推平了,河道也早就填了。我最近正泡在这里的文物市场,想找找有没有跟易家八铃相似的东西买回去一件,也是个证明。

    不要问工作的事!师兄心里苦……

    秦青安慰师兄不要着急,说了柯非招人的事,热情介绍许师兄去柯非那个皮包公司试试运气,基本上进去就能招!师兄快自投罗网吧!

    安慰完许师兄,秦青突发奇想,进入淘宝,把曾经拍下的八铃的照片放上去,搜——

    搜出来了。

    那是一个摆在桌上的钟,看起来比八铃要大,也比八铃保存的要好。形状也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秦青敲掌柜,据掌柜说是代卖。

    “两百块您拿走!这东西确实有点历史,这个是不骗人的。就是我跟您说实话,您去找鉴定的话,估计就是白扔个鉴定费。它不值钱。但它是真东西,您摆在家里当个摆设是很有品位的。”掌柜很实在,基本说的都是实话。

    秦青也不敢把这东西摆自己家啊,她刚被易晃警告过。

    她让掌柜再拍几张照片,然后把照片发给易晃。本来想发给施教授的,可想想自己都不能近阴物,施教授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也别碰了。

    易晃看到照片也有些愣,他从来没用过淘宝,没想到竟然在上面发现这么像易家八铃的钟,还真是太让他意外了。

    秦青有支付宝,“那我帮你拍下来,直接让他寄给你吧?”

    易晃说:“好,我给你一个地址。”他写的是家里的地址。

    秦青拍下宝贝,让掌柜照这个地址送去。

    五天后,易爷爷给易晃说:“这东西不是咱们家的。”

    易晃说:“是,也没那么巧就能碰到咱们自己家的东西。爷爷,你看它跟八铃一样吗?”

    易爷爷说,“不一样。我找人来看过了,它就是个普通玩意。”

    易晃以为这东西就没用了,可易爷爷接着说:“但它保存的比八铃好,跟八铃是一个时期的,连工艺都一样。”

    易晃说:“那它……”

    易爷爷说:“你让人把那个什么……掌柜的电话给我,我想跟他谈谈。如果这是他们家传下来的东西,说不定曾跟易家住在一个地方。”

    掌柜接到电话,先是怕人退货,后来明白过来,又后悔的问他们:“这东西……我是不是卖亏了?”两百块就卖了,说不定五百人家也肯收呢?

    易晃哭笑不得,说:“你把它的来历说一说,说对了,我就再给你一些辛苦费也可以啊。”

    在金钱的魔力之下,掌柜很用心的回忆了一下。

    这东西,还真是家传的。只是不是他们家,是他们邻居家。淘宝店的掌柜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没工作,自己在家开个淘宝店。因为穷和闲,邻居家搬家时有些东西他就给要回来了,后来去帮邻居搬家,清垃圾时看到这么个玩意,他问邻居,邻居说不要了,他就给抱回来了。一开始他也以为是个宝贝,特意在网上学了鉴定方法,自己小心翼翼的清洗干净后抱去鉴定所,让人给蹶回来了,白花鉴定费!然后才在网上低价出了。

    易晃问邻居电话,掌柜就把电话给了,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说是他给的,“我还欠着他们家的房租没给呢……”

    原来不是邻居,是房东。

    这掌柜真是嘴里一句实话也没有。

    易晃给了三百辛苦费,去找邻居,却听说这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