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50章 无师自通

第150章 无师自通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七岁的时候曾经盼着自己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没想到十年后这个愿望实现了,她又后悔了。

    “这么说,你以后就不能见鬼了?”司雨寒问。

    她把易晃跟她说的都告诉她们了,现在正在接受爱的拷问。

    “一般人也很难得见鬼吧?”柯非在百忙之中回学校交作业,“我活这么大也就……见过两次。”柯非反应过来,“我的经历也很不得了啊!”

    放假前最后一次到校,明天大家就要回家过元旦了。上午十点,辅导员通知完所有注意事项就让大家解散,锁了教室门后,学生们作鸟兽散。

    她们四人正在收拾行李,顺便交流一下最后一顿饭去哪里吃,毕竟要放假了嘛,虽然再见面也就是三天后。

    孙明明说:“你才发现?我现在回家还有人问我被拐的那次是怎么回事呢,我觉得有这一件事就够我风光到天荒地老了……我们去吃杰克邦妮好不好?”话题的无缝衔接让大家都没有接受上的难度,大家的心思马上飞到杰克邦妮,那是一家开在学校旁边历史悠久的快餐店,保守估计也有个二三十年历史了,据说一开始是卖炒面水饺的,后来加了盖浇饭,再然后又添了汉堡、寿司、韩式冷面、锅盔、冒菜、奶茶、重庆小面、黄焖鸡。是一家紧跟潮流的快餐店。

    在吃午饭时继续讨论,秦青就表示以后她也要修身养性,做个认真学习的乖宝宝,别的课外活动都不参加了。

    因为跟性命有关,司雨寒说:“知道,以后我会好好监督你的!”

    柯非说:“你元旦有事没事?没事不如来帮我的忙吧?保证你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

    被秦青等三人指着鼻子骂:“你个周扒皮!”

    接下来就是柯非的创业诉苦大会,因为她现在真的很忙,很缺人。她本来没打算干什么大事业,可事情的发展总是这么奇怪。之前为了办招聘会而去注册的公司,在招聘会结束后因为闯出名声来而更加受欢迎了。柯非不能眼睁睁把生意往外推,只好努力都接下来。这就不得不扩大规模了,但最扯的是她现在还是个在校生!

    “我都想退学了。”柯非说。

    孙明明妙目一瞪:“你敢退学我就打断你的腿!”

    秦青说公道话:“不要这样。太暴力不好。”

    “对。”司雨寒说,“你只要买水军在校园网上黑她的公司就行了。”

    柯非:“……你们这群黑心的家伙。”她当然不敢退学,不然她爸妈就要来混合双打了。她现在只能一个人干所有的活,因为她的公司现在吸引力不大,几乎留不住人,来一个人刚干熟就跳糟了。

    秦青她们现在都记不住柯非公司的人,因为流动性太快了。

    柯非就是在为这个心累。除非她能找到一个人替她看摊,或者她退学自己来干,再租个差不多的办公地点,至少要有个两百坪,看起来像那么回事才能留住人才。不然的话她的公司很快就会完蛋的。

    秦青又想起许汉文了,回家路上给许师兄打了个电话,问他在文物市场蹲得怎么样了,要是没成果就先回来吧,她这里有两个好消息。一个就是她在淘宝上找到一个跟八铃很像的东东,一个就是创新总经理的位置正虚位以待!

    许汉文对总经理什么的不感兴趣,问她那个很像八铃的是什么?

    她把照片发过去。

    他说:“在哪儿呢?”

    “我拍了送到易家了吧?”她说。

    “谢谢。”许师兄过河拆桥秒挂电话,让秦青瞪着手机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坐着车晃晃悠悠到了家门口,此时已经是四点多快五点了,天边的太阳已经快落到地平线以下。易晃跟她说过,太阳落山前后这段时间对她来说也好也不好。不好的地方是此时阳气渐落,阴气未起,正是气场混乱的时候;好处就是此时正是邪魔外道练气的好时机。

    “为什么?”秦青不解。阴阳二气都没有的时候怎么是好时机?

    “混水好摸鱼嘛。”易晃用了一个特别白话的形容,笑道:“不过我爸爸从小就不许我在这个时间行气,就是怕我被带歪了路。你最好也不要这样做。”

    秦青能感觉到自己的气从那天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据易晃说,以前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气是不正常的,因为阴气比重过大,她感觉到的其实是阴气,正常人的气阴阳平衡,与自然融合,就像一滴水在大海里,水能感觉到自己跟环境不同吗?除非它是淡水。

    但这并不意味着秦青的气就真的不见了。

    “你应该能感觉到‘波动’。你的气场现在很庞大,跟周围的气融合得越好,你能感知到的范围就越广。平时没什么,但如果有什么不好的气出现在你周围,你就会发觉。”易晃说,不过他加了一句:“理论上啊。我自己是这样,不知道你是不是。”

    秦青问他能感知多大范围的,他说:“半径十米。”这个范围不算短,他们家全家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五十厘米,他一个人就有十米。

    秦青听了之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在细柳路26号这件事上,易晃的话那么管用。因为他真的很牛x。

    这个时间,路上都是下班和放学的人流。马路上车很多,大家都在效法乌龟;路边商店里也有很多客人进出,在这一刻,这条街道充满了生命力。

    秦青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让她不快的气。这个感觉太鲜明了,几乎是一出现她就感觉到了,而且无法忽视。

    在她没有发觉的时候,她就开始在排斥它——这东西很讨厌!要把它赶走!

    她发觉之后,更是加大力量去“推”它。

    但直到她回到家里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在哪里,是什么。她只是下意识的不喜欢它,要把它赶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去。

    吃过晚饭后,她借口要回去上网,躲到自己的卧室里继续用气去压迫那个东西。

    其实她也想过,易晃说过的,那她是不是不去管它比较好?可刚想一下要“视而不见”,她又忍不了。就像空气中有臭味而挥手去扇风一样,有人能忍住继续闻臭气而不扇风吗?

    要避开也不可能。她的家在这里。

    那就只能把它赶走了。

    秦青给易晃发了个信息,她还是有点担心这样做不对。

    易晃的电话来的很快,“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都不知道在哪里。”她说。

    易晃不解,“你没去看?”

    秦青说:“我不知道它在哪,没办法去看……要不我现在出去找一找……”

    “不不不,不用。”易晃反应过来,“你的感知范围是多大?”他刚才类比自己,如果是他的话,十米内有什么让他不快的东西,一眼就能看到。

    “不知道。”秦青说,“只是纯感觉,没办法估量距离。”她现在理解易晃说的时间感与空间感了,这个真是相对于物质而言的。

    易晃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什么时候有感觉的?”

    “下车后走了十几米吧?”

    “你现在回家后还有感觉?你家距离车站多远?”

    “直线距离……几百米吧?我们小区挺大。”秦青说。

    易晃抹了把脸,“我们假设一下,以你现在的位置为中心,以你下车的车站为半径,在这个圆之内,可能有让你不快的东西。”

    秦青拍手,“对!应该是这样!”不过她接着又发愁了,“我下车的地方到我家,这一片有很多小区啊……”一个个找不太可能。

    易晃说:“你不用去找。不是说让你不舒服吗?把它赶走吧!”

    “可以赶吗?”秦青问得很谨慎,“不是我不能接触这些东西吗?”

    易晃说:“当然可以。那里就算是你的地盘了,把自己住的地方打扫干净是本能,这个你不用担心。”

    原来是这样。得到专业指导后,秦青就放心大胆的去“赶”客了,从晚上八点时,她感觉到那个东西“咻”的一下逃走了。

    看来,还真是个活物呢。

    易晃打电话给易爷爷,“……爷爷,你说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修行的天才?”

    易爷爷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不要想太多……被谁打击了?是不是那个小姑娘?”

    易晃趴在旅馆的床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入门了。”他感慨道,“我现在明白了,第一个修行的人也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修行,后来他把他的经验写下来传给后人,才有了修行这件事。”而真正的天才,全是无师自通的。

    不过,很打击人就是了……

    易晃趴在床上自我疗伤了一整晚,第二天再去去找那个扔掉铃的人家了。他昨天来的时候听说这一家子全在医院里。

    儿子在学校跳楼了,二楼,膝盖粉碎性骨折。跳楼原因是跟同学吵架;

    妻子自杀了,人没死,在医院急救,原因是老公外遇;

    男主人自残了,很天才的把一个塑料杯子给吞到肚子里去了,他是双规中为了搞保外就医就这么折腾自己;

    家里的老爷子在得知家中这么多事后,中风住院。

    反正昨天易晃去的时候打听出来这么多事,就没脸上门了。小区里的住户都以为他是记者,不肯跟他说话。他回去后打了几个电话,找了几个人后,寻到一个跟这家认识的人带他去看这家的老爷子。

    有时候老人信报应,这家突然出这么多事,说不定反而能很容易就打听出来那个钟的事了。

    魏丙就是易晃要去拜访的那个老人。看名字就知道,他是家里排行第三的孩子。魏家在七十年代的时候还住在穷山沟里,后来从乡下搬到城里,都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儿子。

    魏丙的儿子叫魏王业。他姓魏,他妻子姓王,两边这么一凑就给儿子起了这么个名。魏王业的名字很好记,谐音也很有趣,他从求学开始到工作后都因为这个名字被人打趣,但好处就是让人印象深刻。

    魏王业是北大中文系毕业,回到家乡后进了他们本市的报社,主要跑政府新闻这一块,2000年左右的时候,他已经是他们报社的副社长了,跟省里、市里的关系都很好。

    三年前,魏王业被双规了。但他到底干了什么,家里没一个人知道。检察院的人来也什么都不跟他们说,只是把魏王业的妻子给叫去让她“说说情况”。

    魏王业人不见了,他妻子对他在外面的事一无所知,能说什么呢?只能不停的给检察院的人说他们老魏没有犯错误,你看我们家现在还住着十年前的老房子,我们夫妻名下也就四套房,儿子那套还是用家里的存款买的商品房。这全是家里多年的积累,以我们的收入水平来说,我们真的没有享受超出我们收入的奢侈生活,你们说老魏有问题,他的问题在哪里呢?

    检察院的人可能是为了打开出口,就给魏王业的妻子看了一组照片和一张银行汇款的复印单。

    照片上是一个魏王业的妻子从来没见过也不认识的年轻女人和一个刚上小学左右的小男孩。

    检察院的人说,这是魏王业的情妇和他的私生子。

    魏王业的妻子不相信!这不可能!

    检察院的人说,你不认识他们是因为他们不在本地,魏王业把他的情妇送到了北京,他的私生子上的是北京的国际小学。这个女人还有一套四百平的房子和两间商铺以及2000万存款,事发后她已经自杀了,关于魏王业的事她一句都没说。现在她的孩子由她的父母照顾。

    检察院的人说你考虑考虑,有什么情况都可以通知我们。你丈夫的事,我们相信你是不知情的,这件事的处理也不会影响到你和你家人的生活。你要考虑清楚,不要和魏王业同流合污。

    魏王业的妻子平静的离开后,回家就喝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