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53章 朋友,你慢些走

第153章 朋友,你慢些走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就算有人死了,世界上其他的人还是一样生活。

    秦青坐在出租车上看到窗外的车流和行人时这么想。她很早之前就这样想了。不管发生在个人身上的事有多可悲,有多痛苦,都跟旁人无关。

    她给方域打了个电话,她不知道这件事该跟谁说。

    “别太难过,我这就过去。”方域说。

    秦青说:“不用了。你那边正在加班,我不会做危险的事,就是想……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从容榕那件事起,她就总是在找原因。可是最后她也未必能找到什么原因,有些时候,事情并不一定都会有一个结果。已经发生的事才是真实的。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就立刻被等候在旁边的病人家属给叫走了。秦青下了车,虽然现在已经快八点半了,医院门口仍然有许多人。这里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下班时间的地方了。

    任何时候都有人死,有人生。每一个人都需要医院。

    她给许汉文打了个电话,却是占线,她只好去前台询问。前台的导医小姐面前围了很多人,看起来疲惫不堪。轮到秦青时,她说:“抱歉让您久等了,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秦青说:“我有个朋友……猝死,送到这里来了,我想知道我应该去哪里找他。”

    导医小姐:“请节哀,请问您朋友的姓名?”

    “易晃。”秦青说,“男,我不知道他多大年纪……”

    “可以了。”导医小姐输入姓名,问:“请问是男性,二十五至三十五岁之间是吗?”

    “是。”

    “人现在已经送到太平间了。您从这里出去,那里有一个展板,上面有路线图。您找东区23号就可以。”

    “谢谢。”秦青说完挤开人群,那个导医小姐瞬间又被人包围了。

    东区是在医院东边的另一幢十六层楼,比前面的急诊楼、妇儿楼都要旧一些。秦青从急诊大楼出来,越往东区走就越看不到人烟,只是偶尔能看到推着高高的不锈钢推车的护理人员经过。

    她沿着路牌来到23号,楼前的标牌上写:1f太平间;2f法医验证室;3f停尸间;4f痕迹检验科;5f基因检测;6f……

    秦青推开大门,旁边是传达室,里面坐着一个保安,他从小窗口探出头来说:“去太平间?明天八点再来。”说着指了指贴在窗口旁边墙壁上的时间表。

    这时许汉文听到大门口的声音赶紧过来,对秦青说:“这里。”

    保安探头看他,“你怎么还在?”

    许汉文赶紧过来说:“刚才那警察还没走呢,他有事问我们。”

    保安就不赶人了。许汉文拉着秦青进去,一边跟他说:“我昨天刚从佛西回来,今天本来给易先生打电话就是想去找他的,没想到……他正跟我打着电话……”他皱眉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太平间在走廊纵深尽头,两侧的办公室都锁着门,似乎都下班了。尽头的大门顶上“太平间”三个大字还亮着,一个警察正在跟人说话,回头看到许汉文带着秦青过来,先是一愣,就不是很认真的责备他:“你怎么又叫来一个?我都说了明天你们再去所里说,他这个还是要家人过来拿主意,你说了不管用。”

    许汉文带着秦青过去,说:“其实我跟易先生也不是很熟,他们家就是委托我教授研究个东西。我师妹……”他转头看秦青,“认识易先生,能不能让她进去看看?”

    “这不行!”警察以为秦青是易晃的女朋友,看小姑娘脸色发白神情呆滞,拒绝的话就不是太坚定,摇摇头叹气说:“这又不是什么好看的……行行行,想看就去看吧。”然后让开了。

    其实一个普通人猝死根本跟警察也没关系。除非家人或医院怀疑他的死因报警了。易晃要不是死在警察面前,他也根本不用过来。

    人送到医院前就已经凉透了。警察除了易晃的姓名外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最后跟易晃通话的许汉文喊来了,还录了份笔录看两人最后都说了什么。

    医院在人送到之后进行了基本的检查后,因没有外伤和明显的毒物反应,只能认定为猝死。进一步的死因需要解剖后才能确定。但这个解剖也不是谁说都行的,警察需要家属确认签字。

    许汉文想起易晃跟秦青好像很熟,就给她打了电话。

    他领着秦青进去,太平间的人打开尸柜,把尸体拉出来。

    易晃平静的躺在那里。他的脸色仍栩栩如生,唇色仍然是红的,但若细看,能看出他脸上的表情定格了。人就算是睡着的时候,脸上也是有表情的。死人没有。

    秦青站了一会儿,不知自己能做什么。

    许汉文在旁边陪着她,说:“当时我们正说到那个淘宝来的钟,我说八铃在我这边,想一起研究,他说可以,他还说听到八铃响了……”

    秦青打断他:“他听到八铃响了?”

    许汉文:“啊,我想可能是他们那边有什么钟声吧?我在手机里听不到……青青?”

    秦青已经出去找那个警察了。

    警察看她出来,温和道:“不看了吧?别太难过,这个走的很快,他没受罪。节哀吧。以前我一个同事也是突然就这么走了,人才四十多岁,家里孩子才初中,唉……”

    秦青说:“警察先生,在易晃打电话时,你听到外面有敲钟的声音了吗?”

    警察:“没有啊。你问这个干什么?哎?”他发现这个女孩不关心别的,问完这句又转回去了。

    太平间的人已经准备把尸体放回去了,秦青挡住说:“对不起,我找个东西。”

    太平间的人说:“你找什么啊?他的个人物品?我一会儿给你。”他把尸体放回去锁上柜子,带秦青出去,进库房找了一会儿,拿出来一个贴着编号的塑封袋,里面是易晃的钱包、钥匙、纸巾、手帕和上回秦青看到他带着的发旧的八铃复制品。

    秦青把这个铃铛取出来,太平间的人说:“这个不能给你。”

    警察在外面探头说:“给她,给她。”给太平间的人使眼色,这是女朋友,说不定是一对的东西。

    太平间的人就拿出登记本:“那你签个字。”

    秦青签了字,拿着八铃2号出去。许汉文一直憋着没说话,出去后悄悄问她:“你跟方域分手了?”

    “没有。”秦青摇头。

    “那这是怎么回事?”许汉文用下巴一指,她手中拿着的易晃的铃和她手腕上系着的铃一看就是一样的。

    “这是八铃的复制品。算是风水物件。”秦青说,“他说他听到了铃声,这个……不太对……”

    许汉文瞬间从爱恨情仇跳到兰若寺,他有点紧张的问:“……哪里不对?”

    秦青摇一摇手,两只复制品一起响起来,声音似近似远,回荡起来。

    “听到声音了吗?”她问。

    许汉文怀疑自己的耳朵不管用了:“响了?没有啊!”

    “但是我能听到……”秦青深吸一口气。

    她能听到,只是声音没有以前清晰,也有些小。

    “你能听到?”许汉文看秦青,他从没这么深刻的感觉到秦青跟他的不同,这让他毛骨悚然。

    “八铃据施教授的研究,应当是用来招引孤魂的。”秦青说,“但我觉得有一点不一样,我手上的这只复制品,响过两次。”她指着此地,“一次是在这里,一次是在我们去博物馆时去的那个停车场。”

    许汉文不太懂,他知道还有下文。

    “易晃跟我说,这铃能感受到阴气。我能听到是因为我的气不同于常人,它会响也是因为感受到阴气。”秦青说,“但我上一回没有跟他说,在细柳路26号时,它没有响。”

    她给许汉文说:“易晃去过细柳路26号查那里的问题,据他说那里的阴气之盛就像鬼门大开一样。但它没响。”

    许汉文有点懂了,“你是说……”

    “阴气不是必备条件。阴魂才是。”秦青说,“有魂,它才会响。”

    许汉文:“那易先生听到铃声是……”

    秦青说:“我有个猜测:他在那一刻,已经是灵魂了。”人听不到,鬼魂才听得到。

    许汉文打了个哆嗦,“艹啊!”

    这时警察先生把车开过来了,停在两人身边问:“要不要送你们一程?”

    许汉文还没回神,秦青跑到警察车旁,问他:“警察先生,你们是在哪里出的事?”

    警察说:“你想去?想去也不行啊。他不是在自己家出事的,是在别的地方。那是别人家,你们去不了。”

    秦青说:“有东西丢在那儿了。”

    “……”警察笑了,这一听就是瞎话:“丢了也没办法啊,你报失吧,回头让那家的主人去给你找找。”他也不想留在这里陪这两个小孩子玩,发动汽车:“不用送是吧?”

    秦青抓住他的车窗,警察叹气:“撒手。哪学的?小姑娘,你看这都几点了?我早该下班了,你行行好,放叔叔回家行吗?”

    再一看,秦青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警察想想,把车停下,温和的说:“知道你难过,可都这样了,难过……也要过下去。”

    秦青此时此刻才有真实感:易晃死了。

    一个真诚的朋友就这么突然走了。

    她克制自己,抹掉泪,对警察说:“警察先生,我跟易晃……算是同行。我知道他是去工作的,现在我担心他的死是那个地方有秽物作祟。”

    警察的三观告诉他别信,可下午那个人就那么突然栽倒在地,死了,他这个不信又不那么坚定。

    “……”他说,“那你是想现在去跟那个什么东西斗一斗?你行吗?不用回去请师傅出马?”

    秦青坦然道,“不用。我自己就行。”

    许汉文在后面都听愣了,上前道:“青青,你别冲动。”

    秦青趁警察也在发懵的时候上了车,警察转头看到她连安全带都系上了,“……”

    “我不冲动。”秦青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不管是什么,我就不信它能连我都给灭了。”她能感觉到,她的气在沸腾,愤怒让她的气现在充满了攻击性。

    警察突然觉得这个女孩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胸有成竹才能这么说。

    平地起风,风卷起四周的垃圾落叶什么的冲上天空。

    许汉文被风刮得眯着眼,拉开车门说:“我也去,我陪你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警察:“……等等,我没说送你们去吧。”说着还是发动了车,怎么说呢?去见识见识也不错。

    秦青说:“到时你们全都躲在外头。”

    许汉文连忙说:“不行!”

    警察也说:“别开玩笑,让你自己上去?”

    “我怕误伤。”秦青说。

    许汉文:“……”

    警察:“……误伤?”

    秦青说:“我的气,有时会让人不太舒服。”

    警察:“……哦。”世界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