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54章 嗨,找到你了

第154章 嗨,找到你了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警察先生姓郑名经,从小就不爱自我介绍,小学时外号“假正经”跟到上班。但他为人还是很对得起这个名字的。

    在派出所干了二十多年,平时也就是家长里短打交道,婆婆妈妈的,说得好听点叫热心肠。他看秦青这个小姑娘骤逢大变,碰到男朋友(?)去得太突然,一时半会没缓过来也应该,他能陪就陪陪吧。

    ——那什么招鬼抓鬼什么的!他对毛-主-席发誓,他真的一点都不信!

    至于许汉文,他是绝不可能把秦青一个人放下的。发生过山里那件事后,他现在对女同学的个人安全很注意,晚上从自习教室出来碰到认识的女生都要给亲自送回寝室,因此又惹来几朵烂桃花就很正常了。

    秦青从上车起就不说话,车上另外两个大老爷们也不敢开口,呼吸都放轻了。

    终于,手机响了。

    声音打破了这难言的沉默屏障,郑经和许汉文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是秦青的手机响了。郑经说:“接吧,快接吧。”

    秦青接通,来电话的是方域,他已经在最快的时间里把工作赶完了,剩下的都布置下去交给底下的人了,他说:“你在哪家医院?我过来接你?”

    秦青说了原委,“我们现在坐着警察先生的车去魏家。”

    方域:“地址在哪?我现在过去。”

    秦青说了地址,方域又温柔的劝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郑经没话找话:“这是你哥?挺疼你的。”

    秦青:“是我男朋友。”

    郑经:“……”

    郑警官觉得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想想太平间躺了一个,车上坐着一个,一会儿还要再来一个!

    他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乖?”

    对面老婆大骂:“喊谁呢!”

    “喊你喊你!”郑警官口甜似蜜。

    “嘴巴这么甜,今晚又不回来了是吧!!”

    老婆真英明!

    郑警官连忙解释:“不是不回来!就是要晚一点,晚一点~”

    “你还记得你跟我说是几点回来吗?!”

    怎么不记得呢?他以为今天就是陪易晃去魏家走一圈,四点多准能到家,还以为能提前下班呢。谁知道后面又出事了呢?

    对了!他跟老婆说今天他买菜!

    郑警官声音又柔了三分:“老婆~你今天跟孩子吃了什么?”

    “麦当劳!”老婆说,“你说你买菜!我就什么都没买回来了!结果回来家里没人!孩子饿了,现买再做也要到八点了,孩子还要上补习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郑警官赶紧道歉,压低声解释一遍,重点突出易晃年纪轻轻就这么倒下没了,实在可惜,他的朋友多么难过,多么不相信这是真的,所以他现在带人去现场看一眼就回去。人生无常,他们家人人都好,已经很幸运了,就不要浪费时间吵架了嘛,来老婆亲一个。

    老婆不情不愿的让他亲了一口,气消了大半,“那好吧,你陪人家过去,然后再回来。”

    郑警官声音越发温柔:“我还要再回趟所里写报告~”死人了,他要写报告嘤嘤嘤……

    老婆:“……”

    郑警官马上温柔道:“老婆你再叫点什么吃吧?麦当劳你又吃不惯,多叫点,等我回去吃啊,我也没吃呢。”

    老婆:“……那你想吃点什么?总这么饿你的胃又该疼了。”

    郑警官成功卖惨博得老婆同情,立刻欢乐道:“没事没事,我今天胃一点都没疼,都是老婆给我买的药好!老婆快去吃饭吧,我大概十点就回去了。”

    郑经挂了电话,说话间已经到魏家小区了。门口的保全今天见过这辆车,一看是郑警官就直接放行,车停到楼下划线处,郑经道:“对了,还要把物业的那个人喊来,我没卡。”

    他打电话,秦青开门下车,许汉文也跟着下来,看着面前这一排楼,“我们不知道是哪一家,先回车上吧,车里有暖气。”

    秦青已经知道是哪家了,从拐过前面那条街,她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个让她非常恶心的气息盘旋在这里,现在站在楼下,楼上的那股气息正在沸腾溢散。

    她的气与这个恶心的气相遇,几乎是自觉的就欺压过去。但她不想这么简单的干掉它,她现在把它给圈在原地,就等一会儿上去后,亲眼看一看它是什么,亲眼看着它消失。

    今天陪郑经上楼的那个物业小伙下来后就火速——辞职了。他跟他队长说他奶奶死了,跟他经理说他妈叫他回家结婚,反正人此时是已经带着行李去车站了。郑经本想叫个熟人好说话,听说后也只能叹气,没关系,亲眼看到人倒在地上气息全无是惊悚了点。

    十分钟后,物业派了另一个人拿着房卡过来,但死活不上楼,说他要去吃饭,把房卡给郑经就要走。

    郑警官身为警官,被人民群众信任一下也没关系,问他:“你们那里是不是都传遍了?”

    这次来的物业小哥膀大腰圆,粗壮有力,闻言怯怯的笑,“传什么?我们什么都没传。卡一会儿你给门口的保全就行了,反正警官您也知道地方,这个卡能刷门也能刷电梯,万能。”

    物业小哥芳踪已闪,郑警官心里也有点毛毛的,摸摸胸口放的□□上的国徽,觉得有点勇气了,对秦青和许汉文道:“走吧。”

    然后他就见秦青一马当先走向4号楼洞。

    ……嗯,她怎么知道的?

    一定是她那个朋友跟她说过,肯定是!

    郑警官决定不寻根究底,默背党章,跟在后面。

    刷开大门,进电梯插入卡,按下楼层。这电梯运行并不快,慢悠悠的十几秒后停下,滑开门,郑警官拔出卡,走出来,见秦青又找对方向了。

    这楼的电梯设计的很反人类,从电梯门出来后,面前有三个门,都长得一模一样,一个是消防通道,一个是住家,一个是死胡同,死胡同那边是水电气。

    谁第一回来能认出哪个门对?

    郑警官决定就当她运气好!蒙的!然后上前,停下,想了一下,把卡给秦青,“插那儿。”然后退出去,他有老婆有孩子……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

    秦青把卡插-进-去,许汉文挤过去说:“我来。”拧住门把手旋开,门打开了。

    里面还有一重门,还是他插卡,打开,一股风从门里刮出来,吹得人发抖。

    门厅的灯是感应式,门打开就亮了。

    郑经出于责任心,道:“人就是在这里倒下的……看完了,咱走吧?”说着就要去拉秦青,刚碰到她的手就心里一惊!

    像冰块一样!

    他看这个女孩,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她的脸看起来也很苍白。

    这时秦青的手机响了,许汉文看她进来后都没说话也没往前走,提醒她:“接吧,是方域到了吧?”

    秦青还在发愣,下意识的接了电话:“喂……你上来……哦,进不来是吗?”然后头也不回的对郑经说,“警察先生,您能跟门口的人说一声,让我男朋友进来吗?他也是……易晃的朋友。”

    郑经觉得这人挺怪,怎么站着不动了?面前有什么啊?

    这个不能想,一想就让他腿发软。他犹豫了下说,“我也没门口保全的电话,我去接他吧。他叫什么?”

    许汉文把卡给郑经,“叫方域。”

    郑经下去也没真跑门口,这小区太大,他跑过去要用二十分钟。他给物业打电话让他们把车放进来,五分钟后,他就看到一辆黑色的turbo过来了。

    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郑经以为是这里的住户,眼睛盯着这车看啊看,看着看着,这车向他开过来了。

    嗯?

    车停下,车窗滑下来,里面的是个挺讨人喜欢的男人,如果郑经在路上看到他,肯定把他当成守法公民。

    “你好,是郑警官吗?我是方域。”方域说。

    郑经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那个小姑娘的男朋友。

    方域把车停下,下来跟郑经握手,“那咱们上去吧?”

    对着方域,郑经就多了两句嘴,“你女朋友可能是伤心过了,你一会儿劝劝她,一个小姑娘,别老搞这些事,对她不好。”

    方域叹气,笑着摇头,说:“她就是这样,把别人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着急。”

    郑经一想,也是,对秦青的感觉就变好了,也不嫌她多事了。

    回到魏家,郑经看到他们竟然还在门厅站着没进去,纳闷了,“怎么不进去?”

    方域走过去,站在秦青旁边,看她看着前面两米处,神色莫明。他想了下,悄悄问她:“是不是易晃在那里?”

    没错。

    易晃就在秦青面前,他似乎有些茫然,站在原地,四下张望。而且,他好像看不到秦青。

    秦青在看到他后就立刻把气收敛起来了,她记得以前有个鬼说过她的气太有粘性,会“夺”走鬼身上的阴气。

    她也不敢靠近,怕走近了再伤害他。

    可也无法跟他交流,只能这么干看着。

    她对方域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域悄悄问她:“这屋里有东西吧?”

    “你有感觉?”

    “不太舒服,阴湿感很重。”这不太应该,他们在北方,魏家还有地暖,屋里很干燥才对。

    门厅处太小,秦青没办法绕过易晃进去。但把易晃留在这里也不行,屋里那个东西说不定就会伤害易晃。

    只有先把易晃移出来后,她把里面那东西灭掉,那易晃再待在这里就没事了。

    方域也明白秦青的难处,想了想说:“我过去。”他以前曾经庇护过段王爷,在没发觉他的恶意之前,段王爷躲在他身边,没有受到伤害。

    他往前走,秦青一把拉住。他扭头:“怎么?”

    “……会不会对你不好?”秦青犹豫了。阴气对人有害,这还是易晃告诉她的。虽说要救易晃,可她也担心易晃会附在方域身上。

    方域犹豫了一下,说:“没事,就几天。明天易家人就该来了吧?到时把易晃交给他们……”

    秦青摇头,“不可能。易家没有人看得到鬼。”其实易家有几个人信这个还不好说呢,易晃说他是他们家最好的,也透出意思是易家几代人加一块,想用这个赚钱的多,信的没有一只手。

    所以把易晃交给易家人带走是不可能的,她都怀疑她跟易家人说易晃现在变成鬼了能有几个人信。

    方域说:“那怎么办?”鬼会找到该走的路向前走,但据秦青所说,易晃现在应该还没发觉。

    这时,秦青想到了八铃的复制品。她从口袋里掏出来,对着易晃摇了摇。

    铛……铛……铛……铛……

    易晃站在一片灰色的雾气里。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可能只有几分钟,也可能过去了几年。

    他不累,也不饿。

    他记得自己听到八铃的声音,当时还想“啊,我可以告诉爷爷了,原来八铃是这么响的,原来也不是只有青青能听到,易家的人还是能听到的”。然后好像晃了一下,仿佛快要摔倒时又站稳了,他就发现自己到这里来了。

    他有一个猜测,可他又觉得不太可能。

    会吗……

    他是已经死了吗……

    会……会这么简单吗……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死的时候应该天崩地裂,发生点异相什么的,但这么简单?他也觉得不科学。

    可他在这雾气中也没办法做什么。

    他试着念经,背真言咒,果然就像以前一样,没一点用。

    好吧,他本来也不觉得会有用。

    他还曾想试着感受这里的风。可这里偏偏没有风。

    ……甚至,他觉得这里连空气都没有。

    这是虚无,混沌。

    ……如果他真感受到虚无与混沌了,好像死一死也挺值的?

    他苦中作乐的想。

    这时,他听到了八铃声。清脆得很。

    他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浓雾渐渐消散,周围露出真容。

    地板、天花板、墙壁……这里意外的眼熟,好像就是魏家门厅……

    易晃看到眼前站着四个人。

    “青青?方域?你们也来了?这位是……”易晃笑着向前走,刚走出第一步就愣了。

    他的脚踩在地上却没有真实感。

    他看到秦青手里的八铃,那是他的。

    除了秦青以外,这屋里的人都没有看他。

    易晃看向秦青,过了很长时间,他笑了一下:“我……”他低下头,算了,不用问了。

    他再抬起头,秦青已经忍不住要哭了。

    “谢谢你来找我。”他微笑着说。

    方域看到秦青蹲了下去,抱住胳膊,头埋在胳膊里,无声的哭起来。

    他也蹲下来搭着她的肩。

    许汉文小心翼翼的弯下腰问方域,“怎么了?”

    方域摇摇头,看着眼前的空气笑了下,“没什么。”

    嗨,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