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56章 亲恩如海

第156章 亲恩如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爸爸和秦妈妈对于易家突然跑来认干亲的事不是没有疑虑的,但易家身家清白,易爸爸的理由找得很好,说认识秦青是因为施教授,觉得秦青是个认真、性格又很好的女孩子,然后又因为易晃年纪轻轻去世了,易爷爷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想起他曾经有个小女儿也是早早离世,所以才想要认秦青当干女儿。

    简单点说,易爷爷扮成老糊涂,人老固执,非要认秦青当干女儿,易爸爸和易妈妈骤然失子,伤心悲痛之下同意了。

    至于为什么是易爷爷认干女儿,那是因为易爸爸那个年代不能超生啊,不然就是易晃多个妹妹了。

    易家把前前后后都想得特别周到,然后才登了秦家的门。也因为这样,认干亲的事才能这么顺利。

    恰逢过年,秦青认干亲的事也在亲戚朋友中间过了明路。不然大过年的,她也不能天天泡在易家的新房子里。

    为了让秦青走动方便,易家的新房子就在秦家不远处。

    易家人对秦青是很好的,为了不让她感到拘束,每回她来,他们都不会过分热情,也不会追着她问易晃的事,反倒是她体会到他们失去亲人后心情肯定会不好,到易家来就跟易晃说话,然后学给易家人听。

    易晃也担心家里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爸爸、妈妈、爷爷他们接受得很快,但爸爸和妈妈都瘦了很多,爷爷更是常常坐着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个世界待多久,但肯定不会太长,他已经有感觉了,自然而然的明悟,冥冥中给了他指引,让他知道,他的未来不在这里,他要继续走下去。

    电视开着,放着没人看的电视剧。

    秦青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鲜榨果汁。这是易妈妈亲自榨的。听说易家以前是有保姆照顾易爷爷的,但因为现在易晃的事不能为外人所知,所以搬到这里来之后,易家的家务都是由易爸爸和易妈妈两人做,他们俩也是多年没干过家务,常常手忙脚乱。秦青来了以后就过去帮忙,她也不懂,三人一起手忙脚乱。还是易爷爷以前做过家事,不得不在旁边指点这三个年轻人。

    现在忙完了,秦青坐下休息,易爸爸和易妈妈在厨房整理,易爷爷坐在一旁发呆。

    安静下来之后,似乎才能感受到这个家中死寂的气氛。

    那是一种不能言说的悲哀,它充溢在这个家的空气中,在每一个人的身旁。

    秦青暗中叹了口气,看向一旁的易晃。他早就已经脱离易爸爸了,在这个家里,他可以四处活动,今天他又换了一套衣服。秦青每天来都要先给易妈妈说一遍易晃穿的衣服,还有他喜不喜欢。

    今天的这身他就不喜欢。菱形格的羊毛背心加衬衣和格子裤,还有一双棕色的羊皮鞋,英伦风。

    秦青一来就很诚实的跟易妈妈说,易晃不喜欢。易妈妈喜气盈腮,笑着说:“我就喜欢他这么穿!”打扮儿子是易妈妈的爱好,可惜据说易晃小学以后就不听妈妈的了。他跟秦青说,“我穿她给我准备的衣服去学校要被笑话的!”他说易妈妈受以前的民国文学作品影响太深,她喜欢的风格就是少爷风,他小学这么穿已经很可笑了,你能想像一个小男孩每天穿西装裤衬衣打领带头发梳得光溜溜吗?那时他觉得最好看的衣服就是运动服!等中学后能自己做主了才争取到自由穿衣的权力。

    易晃现在这么穿是想让妈妈开心,例行抱怨也是为了让妈妈开心。他希望就算他离开了,家里人也不要太伤心,他想让他们相信,他这样并不痛苦,只有在看到他们是如何伤心的时候,他才会痛苦。

    他对秦青说:“去,找爷爷说,说你想打牌。”

    秦青往易爷爷那里偷偷看了一眼,对易晃摇头:“我不会打啊。”

    易晃说:“那打麻将。”

    “也不会。”秦青理直气壮的说。

    易晃说:“我会。到时我站你身后帮你出!”

    秦青放下果汁,“你真帮我打?”

    易晃点点头,“输了算我的!”

    易爷爷早就注意到秦青又在跟旁边的空气说话了,他有时也很好奇,在秦青的眼中这个世界是不是比他们眼中的更丰富多彩?

    对于易晃的死,他心里像多了一个大洞,呼呼灌风,不是伤心,而是他的一切都从这个洞里漏出去了。

    现在他就是心疼他儿子,中年失子,他以后怎么办呢?可易爷爷也想不出办法来,他也不愿意给易爸爸这样一个概念,就是他们可以想办法让易晃复活。这样看起来是给了易爸爸一个希望,但其实是把他给带到歪路上去了。他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易爸爸重新振作起来呢?

    秦青的出现无疑给了他们家一个缓冲,至少现在易爸爸和易妈妈已经慢慢接受易晃离开的事了,而且他们也知道了,易晃并不痛苦,只是在担心他们。所以为了儿子,他们会慢慢恢复过来的。

    ——真想跟易晃说话啊。

    易爷爷看到易妈妈和易爸爸也在厨房偷看客厅中的秦青,神色中都是期望与羡慕。他们都一样。

    秦青走过来,易爷爷赶紧继续假装出神。

    “……干爹?”秦青尴尬的喊。

    “青青啊,坐!”易爷爷“醒”过来,拍拍身边的沙发。

    秦青说:“干爹,我们打麻将吧?”

    易爷爷就笑了,“是不是光光出的主意?他以前过年时最喜欢用这一招来把我们手里的钱都赢走了。”

    秦青还真不知道,原来易晃竟然是个赌神!

    易晃在旁边清了清喉咙,跟她解释:“其实吧,很简单啊,我对气场是很敏感的,谁快要赢了,我就跟他一边,要是不幸跟我对家的气势旺,我就盖牌了。”所以他从来没输过。

    易爷爷就看秦青跟旁边的空气说,“q-q麻将行吗?”

    易晃:不行=_=

    秦青笑了,易晃:人都看不到怎么观气?面对面的才有用。你应该也行,不过这一招来的都是歪财,最好别干,对你尤其不好。

    易爷爷笑着说:“青青不知道吧?你这侄儿从来不跟别人玩电脑麻将,那样他的招数就不灵了!”因为易晃赌技高超,家里的小辈一开始真以为他很厉害,跟人在网上玩牌输了拉他救场,这才发现上了网易晃就被打回原型了。

    易晃又是一脸便密。

    秦青也看易晃,她其实挺奇怪为什么易家的人非要这么一遍遍说易晃是她侄子,这个……有什么意义吧?

    易爷爷对厨房喊:“出来打牌!”

    “来了来了!”易妈妈赶紧出来支桌子,易家有张麻将桌,自动的。刚好四个人,坐好后,易妈妈就看出秦青不会打了,她每打一张,都要跟身边的空气说话。易妈妈就懂了,笑着说:“呀,这可不公平了!你这是两个人打我们啊!”

    易晃就去看一看易妈妈的牌,然后跟秦青说怎么指点易妈妈打,秦青再悄悄告诉易妈妈。

    第四圈时,易爸爸也要求场外协助,第五圈时,易爷爷也说你们都欺负我一个老头子不公平,易晃就满场跑,最后秦青光给别人点炮了,下了牌桌都不忍心看。

    易爷爷他们都很高兴,又给秦青包了个大红包,到了八点多才让易爸爸送秦青回去。

    在回去的车上,易爸爸给秦青提了件事,才让秦青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易家一个劲的提醒易晃和秦青的亲戚关系。

    原来易家觉得是他们家不好才会害得易晃早早陨命,而秦青运高命好,易晃如果跟她有关系的话,对易晃有好处。其实他们本来还想让易晃认秦家做干亲,改个姓,如果能葬到秦家的墓地就更好了,不过知道这个不太可能,所以就天天说秦青和易晃的亲戚关系,希望能骗地府的人,认为易晃是秦家孩子。

    就算是现在,秦青也不认为地府真的存在,可她也不能拒绝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所以她点头说:“嗯,光光是我侄子。”第二天去易家,她就特意带了个红包,上面端正的写着易晃的名字,表示这是她这个姑姑给易晃的压岁钱,还带了一条领带当新年礼物。

    易晃又是一脸“卧槽”,“你带这个干什么?”

    秦青举起领带,“给你烧啊。”她说,“我也考虑过打火机、手机、皮带、手表,但最后还是想拿个能烧掉的吧。”毕竟是给侄子的礼物,她也是认真挑选过的。就是这个侄子已经成年了,不然她送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小学数学百题》多好啊,又有意义又能烧。

    易晃:……

    二月末的时候,秦青快要回学校了。许汉文就在这时想把易家八铃和秃钟一起还给易家,不想,被易家拒绝了,而且是易晃通过秦青拒绝的。他觉得这东西不吉利。

    易晃:我想起来就害怕,当时我听到这个铃声后就死了……我怕万一家里人也能听到这个铃呢?

    他接受不了。

    易爷爷一听孙子这么说,立刻就答应了。就算他本来想把八铃拿回来自己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跟易晃说话,现在念头也打消了。所以八铃和秃钟都以易晃的名义捐给杉誉大学了,但指名由施教授和他的学生研究。

    这事就自然而然的落到许汉文与秦青头上了。

    “我啊?”秦青还没回学校,没想到就要开始工作了。

    “对啊。”许汉文说,“易家点名就是你和施教授,名字都是写在合同里的,学校肯定不能违约。我看到合同了,上面约定的是只有你和施教授有资格处理八铃和秃钟,如果你以后想把它给别人,那也不需要让学校同意,只需要付管理费就行了。”

    秦青想到八铃就有点毛毛的。“那把它们放到哪儿了?”

    许汉文说,“先放在建筑学院2号楼那里了。不远,离你们寝室很近。你看看要是方便,这两天就提前来吧,咱们也先把这事给理一理。”

    “好吧。”秦青挂掉电话,给方域、朋友们和易家都通知到,她明天就要回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