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59章 随身老师

第159章 随身老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阴间是什么样?大概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看到。

    秦青却在此时此地看到了。

    就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此地,无光,无影,无风,一片虚无。

    她仿佛是在缓缓降落,可她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向下走,还是在顺着八铃的指引靠近远处的那盏灯火。

    在这里,时间与空间都失去了意义。没有前,没有后,没有上,没有下,也没有迟与早。

    除了正在与她越来越近的那盏灯火之外,其他各处的灯火似乎仍然离她很远。这让她也没有办法判断距离。

    如果说这里有什么让她吃惊,就是水声。

    黄泉。

    有河流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从她看到这片黑暗起就有这个声音,听久了,好像就习惯了,就不由自主的想顺着声音而去。

    不过如果跟着这水声走了,大概也就回不来了。

    秦青从下来后就听不到八铃的钟声了,不知是不是被这水声盖住了。她还分神去想说不定是因为此地没有空气,所以声音才不能传播,她才听不到?

    这水声隆隆,是因为不是阳世的声音。

    灯火渐渐近了,依稀能看到灯火前的一道半开的木门,狗头铜环上黯淡无光。木门里探出一个头,渐渐能看清脸了,是易晃,他嘴巴长得老大,能塞进去一个橙子,眼睛瞪得很圆,好像秦青长了翅膀。

    这里没有地。秦青将要落下来时就发现了,如果她继续下落,是不会落到易晃面前的,她可能会继续往下掉。

    一旦意识到这个,她就想回去了。这时落势变缓,好像她的身体突然充满氢气,像气球一样轻飘飘的往上升。

    易晃看着她,他们四目相对。

    秦青伸出手:“跳上来!!”

    易晃突然明白了什么!他退回去,加速跑出来,奋力往前一跃——

    八铃的钟声骤然响起来!震耳欲聋!

    易晃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飘到了秦青的手上,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陡然一沉!秦青感觉就像被一个铅锤挂在手上!

    她和易晃都明白了,易晃是阴间之物,所以当秦青带上他时,就有了重量。

    他们再次开始降落,比秦青落下去的速度还要快!

    钟声越响越急!

    秦青懂了,易晃也懂了!

    土庙是为了保护族人的灵魂!如果没有这些土庙供游魂栖身,它们在踏入阴间时就会不停下落。

    下方,必是十八层地狱。

    “放开我!!”易晃要挣开秦青的手!这样下去他会把她拉到地狱中去的!“回去!你快回去!!”

    感觉不到下落的速度有多快,秦青的心跳得很快,她知道这样下去她也会死。

    怎么办?

    她的手明明还放在八铃上。在阳世,她的手在八铃上。

    铛!铛!铛!铛!铛——

    巨大的钟声在耳廓炸响。

    此时此刻,她听不到阴间的水声了!

    秦青拼命回想房间的灯光,隔着一道门是父母看电视的声音,楼下有人在闲聊,有小孩子在奔跑、放炮,远处有汽车的鸣笛声——

    有温暖的、桔色的灯光投射在眼皮上。

    她睁开眼,像电视机突然打开声音,尘世的各种吵杂、喧闹都涌了进来。

    她还坐在床上,膝上放着八铃。她的一只手搭在八铃上,另一只手——

    她转头看,易晃像没骨头一样瘫在地上,透明的白色的手被她紧紧拽着。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喃喃道:“快放开……放开我……”

    “睁眼。”秦青说。

    易晃不敢睁眼。

    “你没发现有光吗?”她说,“阴间没有光。”

    这时,易晃似乎才刚刚发现紧闭的眼帘上有跳跃的光斑,他像久不见光的人一样艰难的睁开眼又赶紧闭上,努力了好一会儿,才敢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

    他剧烈的喘息着,趴在地上,好像此时才放松下来。

    过了一会儿,秦青才发现他原本是趴在地上偷哭,还在亲吻地板。

    她觉得应该给他一点私人空间,起身想悄悄出去,又发现怀里抱着八铃。

    ——不对。

    秦青左右看看,再趴在门上听听:外面是父母看电视的声音。

    不对!她明明是在学校!

    秦青蹲在地上,觉得有点懵。

    是因为她刚才在阴间想的是家里所以才回到这里来的?

    难道她是灵魂跑过来了?

    她赶紧低头看,有影子,还好,她松了口气。

    不过还是不对!

    她刚才在学校去→阴间→回家——

    她穿越了?

    八铃有穿越的能力?

    不对不对……

    秦青努力把思绪理清楚:她刚才……不是灵魂去阴间,是真身去阴间了?!

    “你怎么在家?!”秦妈妈去厕所时发现秦青的卧室里灯是亮的就进来给她关上,推门——推不开,低头一看,吓了一跳。

    秦青抱着八铃,抬头,她还在震惊当中,智商下降五十个点,编不出太完美的瞎话,道:“呵呵……我刚才偷偷回来的……”

    秦妈妈立刻接受了,骂道:“回来不出声!还打电话说不回来住学校了!你有毛病啊!吃饭了吗?你不回来,我们就随便做点吃的,还有剩的卤面吃吗?”

    “不吃……”秦青觉得自己现在没心情吃饭。

    “不吃就上你的网吧。”秦妈妈上完厕所回去,秦青听到她跟秦爸爸说:“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有病?偷偷回来不说,还给我打电话说今天不回来住学校了。”

    秦爸爸很惊讶:“她回来了?”

    “在屋里呢。”秦妈妈刚才没细想,现在开始思考:“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爸爸说:“咱俩刚才出去买奶的时候吧?”

    “哦,对。”秦妈妈说。

    秦青抱着八铃思考人生,一边在心里想,这就是父母对孩子的信任,她那么蠢的话爸妈都信。

    易晃终于激动过了,站起来看秦青,发现她的神色不对,“怎么了?吓着了吧?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易晃刚才想起来都后怕!“我跟你说过!你的能力非常危险!你自己还不会控制!你怎么就敢自己跑到阴间去!!”说到这里,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去的?”他开始觉得世界越来越不对头了,阴间是可以随便去的吗?

    秦青抱着八铃,死鱼眼看他:“……我就摸了摸八铃。”

    易晃:“……你不是头一回摸它。快扔了!”你摸一下就去了阴间还敢抱着!!

    秦青却舍不得八铃,“刚才是它把咱们俩护住的啊。如果不是它,估计我们这会儿已经在地狱了。”

    八铃轻轻的嗡了一声。

    秦青和易晃都听到了。

    秦青惊讶的看着怀里的八铃。

    易晃也很惊讶:“有灵了。”器物生灵,从来只听过没见过。

    一人一鬼,面面相觑。

    现在问题很多。

    比如秦青摸了下八铃就跑到阴间去了,真身穿越。

    易晃扶额:“这个……我只能建议你以后离八铃远一点。”真身落到阴间去……这是个什么概念?从古到今,他也只在神话故事里看过。

    不过从另一方面说,阳人入阴,阴间是不收的。所以可能最后阴间也会把秦青给扔出来?这一想倒是让他松了口气。虽然现在他们已经回来了,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让他后怕不已。

    另一件事,八铃。

    它到底是危险还是不危险?

    说它不危险,可它摄走易晃——易晃:“它可能是看我一个易家孤魂流落在外才想保护我”

    送秦青入阴——秦青:“是我想找你啊。不过我怀疑你是在八铃里,没想到它把你送到阴间。”还连她也一起送过去了。

    可说它危险,它先是出于保护易晃的信念摄走它。

    秦青:“毕竟你一个阴魂在阳间待着是挺不安全的。”

    后又在秦青与易晃险些落入地狱时保护他们。

    易晃:“它把你送去的当然要把你送回来!”

    秦青:“做人不能强辞夺理。受人恩惠要记住的。”

    易晃抱着头蹲在地上,秦青抱着八铃坐在床上。

    “我想的是,八铃还是照旧放在学校里。一般人接触不到它。”秦青说,“像我这样的人又不会量产。”所以安全性还是很高的。

    “是不会量产……”易晃站起来叹气,“我活了三十多年也就遇上一个你。”

    “别把它当坏人了。”秦青捧起八铃,“快安慰安慰它。”

    易晃只好伸手放在八铃上拍了拍。

    八铃欢快的嗡了一声。

    好吧,真有灵了。易晃也挺稀罕的,又摸了一下,八铃又嗡了一声,又长又软。

    秦青说:“你抱一会儿?”

    “我怎么抱?”说归说,易晃还是伸出手去接八铃。

    八铃砸到地上。

    秦妈妈在隔壁问:“怎么了?什么东西倒了?”

    秦青忙说:“书掉了!”把八铃捡起来安抚的摸摸,“看来你不能抱。”本来想是阴物,说不定易晃能碰,现在看它是阳-物,只是能通阴而已。

    最后一个问题。

    “你回来的事要不要告诉叔叔他们?”秦青问。

    易晃艰难的思考了一阵,摇头,叹气道:“不了,告诉他们,我也是要走的。现在这样正好。”突如其来,让他们接受他走了,就不必再受一次伤害了。

    秦青说:“叔叔他们准备回佛西一趟,把你葬在那里,以后家里的人也都葬在那里。”

    “这样也好,落叶归根。”易晃说。

    之后,易晃就暂时……住到了学校。

    没办法,他不能留在秦家,怕他对秦爸爸和秦妈妈的身体有害;也不能回易家,他不想再见家人,免得伤心难过。

    只能跟在秦青身边,秦青回家时,他就在学校里。

    秦青本想把他介绍给代教授。

    “免了!”易晃一听说是个建国后就驻扎在此的老鬼,躲得比兔子都快。

    “代教授很好的!”秦青觉得把易晃交给代教授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易晃苦口婆心的说:“他对你好是因为你是他的学生!听你的说的,代先生这辈子最爱的是学生。”最恨的也是学生。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秦青以后如果没事,最好不要再去打扰代教授了。毕竟……积年老鬼,善恶难辨啊。

    “我有问题想问他时才会碰到他,没问题时都碰不到。”秦青想了一下,好吧,也不能保证代教授就是一个大好人,就算对她好,也不意味着对易晃也是好的。

    幸好,学校本来就是一个既开放,又封闭的世界。

    易晃趁机教秦青,“学校的门一直开着,所以像我这样的也可以随意进来。”但它同时又是封闭的,“你说这是为什么?”

    秦青有一点点能体会到,就是说不清楚:“因为它是学校?”

    “对。”易晃说,“学校,有个前提,就是只有学生与老师的世界。就算是普通人,走进警察局都不如闯入学校的压力大。这是天然的结界。如果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与老师,你走进来时都会有被拒绝感——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对活人来说还没那么严重,对我们来说……如果不是你,我根本进不来。”

    秦青静静的听着。

    “你有这样的能力,又是这种性格,你以后遇上的事会很多很多。”易晃说,“你会慢慢发现,有时利用一些规则能很好的保护自己。”

    他叹了口气,又有些释然,“我暂时走不了,就能教你多少,就教你多少吧。”

    不然,像她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乱跑乱撞,什么都敢碰,什么都敢招,早晚玩掉小命!

    他看着秦青,希望能在离开之前,报了她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