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0章 人工测谎仪

第160章 人工测谎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哦,没想到现在的学生已经学得这么深了。”易晃说。

    秦青正在读施教授写的资料,旁边还放了一本德语词典,因为施教授在批注时偶尔喜欢用德语。这个毛病应该是跟代教授学的,因为以前秦青拿到手的代教授写的东西里也是这样。

    易晃离开学校已经很多年了,而且他以前上大学学的是金融,据说他以前的目标是当个李嘉诚那样的大商人,没想到最后却是靠“摆弄小道”养家活口,最后更是把命都丢下去了。

    他以前在学校里也喜欢看跟民俗有关的书和资料,还蹭过半学期历史系的课。

    “不过我上学时,教授讲的都是书本上的东西。大家也不认真听,学这个的,最后靠这个吃饭的十个里面有一个都不错了。”他道。

    秦青还没想那么远,她看这个纯粹是兴趣。看着施教授像拼图一样,从易家八铃这一件东西上就拼凑出了佛西文化,怎么能让她不着迷呢?这是在探索未知世界啊,他们现在发现的都是以前从没有人知道过的秘密。

    “你想看吗?”她说,反正屋里就她自己,也不必担心被人看到她对着空气说话。

    她把易晃会暂时跟着她的事告诉许师兄后,两人商量了一下,许师兄就暂时不来了,在寝室看书,把施教授的办公室让给了她,师兄妹要交流就在网上说话。

    毕竟许师兄只是个普通人,常跟阴魂有一起不是好事,他自己也害怕。

    许师兄之前还犹豫,问她:“你怕不怕?”他想要是秦青害怕他就留下来陪她,让秦青挺感动的,说:“不用,师兄你回去吧,我没事。”

    在许师兄走后,易晃复杂的说:“其实……为了你好,我也不应该再跟你接触了。”

    秦青对阴气特别易感,她跟阴魂在一块待久了,身上的气场就会被不知不觉的同化。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跟易晃在一起不会像普通人那样不适,但这并不是好事,因为活人身上应该是阳气,她身上的气被同化为阴气后,最后的结果也是一个死字。

    “你不要想得这么严重。”秦青说,“再说也没多久,才两天。”

    因为易晃暂时只能跟在她身边,直到他可以走的时候。

    易晃说:“我已经有所感觉了,快了。”阴魂在何时得到指引还真是一个难说的事,秦青好奇之下曾问过他,结果他的回答很传神:“就是……就是一种感觉。”说不清楚,某一个时刻后,他突然就感觉到:时间快到了。一开始以为是错觉,可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笃定,他就知道是真的了。

    说起易晃要离开的事,秦青跟他商量:“到时能不能让我看?”她很想知道他会怎么离开?像一阵云雾渐渐消散?

    易晃也很好奇,“好啊,你看了之后记下来,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资料呢。”

    在秦青看来,易晃除了没有身体之外,也是一个人,所以她看书时,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他对电视和上网都没什么兴趣。现在,施教授的资料倒是让他感兴趣了。

    “好啊,你给我弄成自动翻页的。”他说。

    秦青把平板调好给他,一人一鬼就这么看了两天书。

    方域也知道了这件事,特意抽出空来带着外卖来看她,还给易晃带了一盒据说是很好的香。“赵兰山拿来的,他又跑到什么山里去了,这里从当地的著名的庙宇里带回来的礼物。”

    易晃不认识赵兰山,秦青就给他解释赵兰山是方域的土豪朋友,以前被鬼附过身,后来性格有点变了。

    “怎么变的?”易晃问。

    “从朴实刚健的农家子弟变成不炫就死的土豪。”秦青道。

    由于赵兰山是真有钱,所以拿来的这盒香的价值也很惊人,可香的包装一点也对不起它的价值,竟然是用普通的木盒装着,里面的香甚至粗细不一。

    “据说那个庙里的僧人都修苦行,一茶一饭都是亲手栽种所得,那庙里还自己做纸,这香也是僧人亲手做的。”方域说。

    易晃说:“我记得僧人是有工资的?”

    秦青传话,方域估量着易晃的位置,转头对他斜向十五度说:“哦,捐了。”寺中僧人都有度谍,但国家发的工资,他们全部收起来后捐掉,不取一文。

    “哇。”秦青不得不佩服了,这种寺庙就算没有真佛,听起来也比别的寺更可信,更像出家人。

    寺里虽然清苦,但并不仇富,赵兰山这种土豪慕名而去,人家就当一般香客接待,方域说现在赵兰山一心向佛,打算在寺里租个屋子住个一年半载受受熏陶。

    “不过住在那边就要跟着僧人一同起居,人家什么时辰起来,他就要什么时辰起。倒是不禁荤腥,就是要自己做,僧人不给做。赵兰山说他就想吃几个月素刮刮肥油,你有多半年没见过他了吧?现在快二百斤了。”方域叹气,他见到赵兰山都吓一跳。

    他还把他跟赵兰山最近的合照给秦青看,她一看就忍不住笑翻了,让赵兰山一衬,方域年轻英俊得不像话。

    据施教授的资料中估计,在佛西当地的土庙少说也有一千多座。因为佛西似乎从早年就有各地移民在此安家,易家的祖辈应该也是移民之一,所以才能走得那么痛快。这些人聚集成村,各家都会盖自己家的庙,最多同姓的用同一座。佛西的历史应该有八百年之久,施教授能找到的最早的记载是北宋天禧年间,佛西就已经有成形的村落了。但施教授在旁观标注:应再往前推一百年。

    因为那一百多年里,北宋风波不停,佛西能有已经聚居的村落不会是在天禧年前才建立的,倒有可能是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国家的动荡让佛西那边的移民变多了,村落也跟着变多了。

    因为都是各家土庙,全靠子孙后代维持,如果子孙全死光了,土庙也无法流传下来。所以这一千多座土庙虽多,但这是八百多年里曾经存在过的。现在是一座都没有了,最后两座在建国后,据资料记载,一个被推倒,一个成了猪圈,现在也早就不在了。

    方域想看一看八铃,秦青就带着他上楼。

    “就是长这样啊。”方域蹲在纸箱前看装在里面的八铃。

    八铃仍是用纸箱保存,秦青总觉得对不起它,就算纸箱是特意找的干净纸箱,里面还装满防撞的泡沫塑料也一样。

    另一个秃钟跟八铃相比,虽然保存完好一点,可看起来就是不如八铃漂亮。可能因为八铃是易爷爷从小放在床头的,虽然残破了些,但钟身已经让手摩擦的发亮了。

    方域看稀罕看完了就继续回去上班了,等他走后,易晃才跟秦青说:“方域好像遇上什么事了。”

    成了鬼之后的一个好处就是能直接观气了,经过他身旁的所有人,他都能看到他们的气场,不管是大小、颜色或形状,全都一目了然。

    怪不得神话传说中鬼都要夺人的阳气,他看到方域身上的阳气也快要流口水了。

    但方域身上除了阳气之外,还有一种奇怪的气在缠绕着他。

    “你说什么?”秦青吓得立刻就要叫方域回来!

    “别急别急。”易晃赶紧拦住她,他刚才没有当着方域的面说,就是想偷偷告诉她,“除了气不对之外,我还看出他的面相……泛桃花。”

    秦青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方域外遇了?”

    易晃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能确定,他遇上桃花了。”

    男朋友遇上桃花了,怎么办?

    秦青立刻资料也不看了,也不下载了,关上电脑锁上门,再给许师兄打个电话说今天提前走了,然后就去“侦察”了。

    易晃也没想到她这么有行动力,跟着她上了地铁,问她:“你去了以后就只是看看?”

    秦青在手机上写字回答他:先看看再说。

    朱诗文的公司倒闭后,方域虽然有总公司的批准重新成立新的分公司,但并没有延用朱诗文公司的旧名,他起了个新名叫“青色世界”。

    除了名字不同之外,办公地仍是租的原来朱诗文老公司的那几层楼,连招回来的员工也大半都是原来的。

    生不如熟,方域不想在公司刚开时为人事花费太多心力,老人的好处是他们的长处与短处方域都清楚。他现在是要尽快把公司导入正轨,生意不等人。

    秦青从来没有到过方域的公司,当然不能靠刷脸进去,她连电梯都进不了呢。到地方之后,先去买了十几杯咖啡和蛋挞,然后才给方域打电话。

    “你来了?”方域也才刚回来二十分钟而已,接到电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等等,我下去接你。”说完他就匆匆从办公室里出来,到电梯前发现身上没带胸卡,到前台问人借了一张才下去。

    前台的人以为要来一个大客户,听到电梯上来的叮一声时全都起立站好,结果就看到跟在方总经理身后进来的是个……小姑娘。

    “来,请你们的。”方域拿了一盒蛋糕放在前台上,然后牵着秦青的手往里走,在办公室门前喊,“来来来,有好吃的!”

    里面的人欢呼着出来,接过他手上的蛋挞和咖啡,看到他身边的秦青,都问:“这是方总的朋友?”

    “妹妹吧?”

    这里面的人有知道方域谈了个小女友,故意装傻。

    方域把二人牵着的手露出来,举高说:“喊嫂子!”

    一堆人哈哈大笑,七嘴八舌的喊:“嫂子!”

    “嫂子好!”

    闹过后,方域才带着秦青去他办公室,他的办公室里也有饼干咖啡牛奶和泡面,都是为了防着加班时再饿了,他煮了两杯咖啡,给她拿了一盒饼干,说:“我再带你参观一下吧?”

    秦青捧着咖啡杯摇头,“不用。”

    方域坐在那里笑,“那你追过来是有事跟我说?”

    秦青点点头。

    易晃看不明白。

    方域笑着问:“什么事啊?”

    秦青直言道:“你最近是不是遇上追你的女生了?”

    易晃:“……”

    有这么诚实的吗?!还以为她是来暗地里侦察的!竟然是直接来谈判的吗?不对,这气氛也不像谈判。

    方域笑了,从对面的沙发换到她身边坐下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秦青惊讶了:“还真有啊?”

    易晃也不干了,“你刚才没相信啊?”

    秦青扭头:“信,信。就是没想到这个还真能看出来。”

    方域伸头看她旁边的空气,“是易晃看出来的?他看出什么?我的气不对?”

    秦青转过来,仔细看他的脸,方域就把脸伸过去让她看。

    “气不对,面相也不对。”她说,不过她看不出来这面相有什么不对啊,还是那张脸啊,就是熬夜多有黑眼圈和眼袋了,回头给他买瓶精华吧。

    方域摸着脸,有冲动去洗手间照照镜子,突发奇想:“有人追我都能看出来,那能不能看出来这人是真心跟我做生意还是有别的阴谋?”

    秦青看易晃,他点头:“若是内心藏奸,当然能看出来。”她再对方域点头,“能。”

    方域一拍大腿,拉住秦青说:“那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去会议室!”这个合同来来回回的纠缠,他都搞不清楚对方到底在想什么。现在好了,他有作弊器!

    他笑着说:“真是来得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