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1章 失踪

第161章 失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带着笔记本跟在方域身后进去,冒充秘书。

    一进去她就看到了让方域焦头烂额的那个老板,很意外,竟然是一个看起来特别和善的老头。他姓潘,叫潘进。潘先生只有五十五岁,看起来却像六十岁。他随身带着一个功夫茶的小茶壶,方域和秦青进去时,他正让人给他拿热水来,他要泡茶。

    这茶,他就认认真真的泡了二十多分钟,期间一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在等他。

    秦青目瞪口呆。呃……大概是她见得少,还真没见过这样谈生意的。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会议室里的人都有些烦燥,倒是方域很淡然,趁机小声教秦青怎么看合同,怎么进行会议记录,还把以前的会议记录调出来给她看。于是会议室的人一半在看潘先生泡茶,一半在看方域教秦青。

    终于,茶泡好了。潘先生笑呵呵的给一人都端了一盏,他亲自端的,方域这边带的两个副总都赶紧站起来接,方域也略欠欠身起来,接过两盏,把其中一盏放在秦青面前,她根本没发现也没跟着站起来。

    潘先生含笑看着秦青:“这是个新人吧?新人要多看,多学习,眼神要灵活一点。”

    秦青不知道该不该说声谢谢,于是就愣在那里了。

    方域接过话题说:“潘先生,这个合同也谈得差不多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潘先生笑着说,“小方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怎么样?要不要去我那里?我的年纪也大了,很想找个可靠的人把公司交给他,我就可以退休了。”

    方域也笑:“潘先生,我虽年轻,可也有心去闯出一番事业来,接别人的摊子有什么乐趣?”

    潘先生哈哈笑,“有志气!”

    接下来,他们从空气质量谈到清洁能源,谈到石油,谈到一带一路,谈到股市,扯了一个小时没扯到合同上来。

    秦青再次目瞪口呆。

    方域也是真有耐心,陪着潘先生云山雾罩的扯。看她坐着无聊,还给她打开游戏让她打发时间。

    秦青的表情差点裂了,方域下巴一扬,冲她眨眼“随便玩吧”。

    秦青哭笑不得。

    另一边,易晃已经冲着潘先生绕了几圈了,看他飘过来,秦青立刻期待的看他。

    “他是真心想做生意。”易晃说。

    秦青还没来得及高兴,他接着说:“不过,他也是真心想把他身边的秘书介绍给方域当老婆。”

    秘书?

    桃花是秘书?

    秦青一直没注意过跟在潘先生身边的秘书小姐,记得她刚才给潘先生递茶杯、茶壶、热水、手巾什么的挺体贴周到。现在看过去,发现秘书小姐挺标志的。

    秘书小姐戴着副金丝眼镜,穿一件非常合身的套装,脑后梳个髻,妆容精致。她双腿并拢斜放,坐在潘先生身后左侧,手上拿着个手机,没有说过一句话。发觉秦青看她,秘书小姐对她微微一笑,和气得很。

    她跟潘先生是亲戚?不然潘先生干嘛这么用心要给她介绍对象?

    方域看到秦青看秘书小姐,知道她知道了,偏头过来。秦青在电脑上敲下字,他看到,露齿一笑,转过电脑也敲了几个字:据说是他侄女。

    易晃看到就说:“不可能。如果是真的,也不是亲的。不然这两人不成*了?”

    嗯?!

    秦青震惊的看过去。

    方域看她神情就知道有什么不对,怕被人发现,伸手揽住她的肩说:“看这边。”

    会议室的人都看到了,潘进一开始以为那就是个小职员,虽然跟方域坐在一起,两人好像关系还不错,也没往别的地方想,现在看到方域这么自然的去搂那女孩的肩就知道不对了。再看其他人的眼神中不见鄙视,就想:难道是方总的亲戚?

    方域在电脑上打了几个字:怎么了?

    那边易晃又放了个雷,“而且,那个女的怀孕了。”

    秦青的手放在键盘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打字了,半天才打出来:潘总和那个秘书不是亲戚,是情人,还有,秘书怀孕了。

    所以,潘总是找方域接盘?

    是他胆子太大还是……还是……

    怎么形容呢?

    秦青觉得大人的世界真复杂啊,她真有点接受不了了。

    方域捂住嘴,真是涕笑皆非啊。看她受得冲击有点大,拍拍她的肩说,“去给我倒杯咖啡。”

    秦青游魂般出去了,知道这是在支开她,正好,她也觉得坐在那里挺没意思的,而且信息太多让她的反应速度变慢。

    她回到方域的办公室,把门关上,开咖啡机煮咖啡,跟易晃说:“方域身上的桃花是这个吗?”

    易晃点头,“对。不过纠缠他的是那个姓潘的,桃花嘛,只能算是附加内容。只要解决了那个潘进,桃花也就消失了。”

    “哦。”秦青没精打采的。

    易晃看她这样,问:“怎么了?我看方域对你很好啊,你不用担心,他都知道那女的怀孕了,不会接受的。”

    “不是……”秦青复杂的说,“你说那个潘总知道他的情人怀孕了吗?如果知道了,怎么能想把她介绍给方域呢?再说就算不知道……他给情人介绍对象,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易晃发笑,想了想说,“这个嘛,你让方域给你解释吧。男人的想法你不懂。”

    是不懂。而且很不懂!都说女人来自金星,她看男人也来自外星球!

    在她煮咖啡的十几分钟里,方域把合同谈完了,他笑着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位副总。秦青的咖啡幸好煮的够多。

    听说潘先生走了,她很吃惊,“他走了?”等等,怎么走了呢?

    方域笑,起身去端咖啡,“都自己去端。”然后搂着她坐下说,“今天我的活已经完了,咱们晚上去哪里吃饭?”

    “等等啊!老大!什么活完了?合同刚签下来,下面的事多着呢!”一个戴眼镜,身高一七零左右的年轻男人叫道。

    方域笑着说,“我都带着你们把合同签下来了,剩下的就是你们的活了。”然后继续笑着跟秦青说话,“吃完饭我送你回家。”

    另一个副总年纪大一些,自己倒了咖啡回来坐下,突然笑出来,问方域:“哎,你是怎么知道潘进身边带的那个秘书是他的妞儿的?”

    他们都知道潘进想把他的“侄女”说给方域,从第一次见到方域就一脸看到好男孩的欣喜,然后就介绍他的“侄女”给方域,前几次谈合同去吃饭,潘进就把方域和“侄女”往一块凑。

    而且这两人到方域的公司来也有好几次了,周围没一个人看出他们有关系。潘进和“侄女”之间说话也没有暧昧,举止很自然大方。

    结果刚才秦青一出去,方域再把话题绕回到合同上来,潘进就说:“也快中午了,一起去吃个便饭吧?”方域笑道,“行。”转头对秘书说,“嫂子也一块来吧。”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僵了。

    然后方域还对这个副总说,“订芙蓉轩的位子,那里的养生粥做得好。”再对潘进说,“嫂子现在身体重要,咱们也别喝酒了,去喝粥吧。”

    合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谈下来了。

    签过字后,潘进就跟没被拆穿一样镇定自若的带着秘书走了,从头到尾没再提吃便饭和相亲的事。

    方域也一脸自然的送人下楼。

    现在两个副总才大笑起来,真痛快啊!

    方域搂着秦青,笑眯眯的说:“自然是我火眼金睛。”

    说笑过后,两个副总离开,方域对着空气说:“你现在再看看,我身上还有桃花没有。”

    易晃在他后面呢,秦青也没办法提醒。易晃就飘到方域面前,好歹让他的眼神别对错位置。他上下仔细打量方域,点头说:“没有了。”顿了下又说,“不过你一身正气,诸邪难侵。这潘进想害你也难。早早晚晚,你都会发现的。”不是他,也是别人。

    秦青汇报给方域,方域笑着说:“那就没事了。走,我们去吃饭庆祝!”

    出了办公室,经过办公区时,那个年轻的副总正在跟员工们学方域英明神武、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将潘进这贼子斩于马下的壮观景象!一堆人看到方域牵着秦青出来,副总就喊了一声:“老大!你带嫂子去吃饭!我们呢!”

    “就是啊!老大!你不能重色轻友啊!”

    方域指着副总说,“今天合同谈下来了,大家都去吃顿好的!你请客!”

    副总忙问:“我请没问题!报销不?”

    方域笑:“报!”

    副总立刻精神百倍的喊:“走!哥带你们吃顿好的去!”

    方域带秦青去吃晚饭,因为有易晃在,所以要的包间。坐下后,方域点菜,问易晃能不能吃?要不要拿碗米来,插双筷子供给他?

    易晃摇头,“最好不要。”在家里这么供就是给家人吃的,可在外面这样做,容易引来野魂。

    方域听易晃说要教秦青,就道:“最好能教教她怎么回避这种事。平时就算碰上了,也未必一定要管。”除了亲人朋友之外,别人的闲事就别管了。

    易晃也是这个意思,对秦青说:“你自己也要克制住,不是亲近的人出事,最好别再插手。看看我就知道,非亲之人管了,对自己是没好处的。”做这种事又不积德,丢了性命后,一想自己竟然是为一个无关之人死的,难免心中不忿。他也算是专业人士,刚死的时候还有些委屈呢,后来见了家人才慢慢疏解了。

    秦青都答应下来,保证,以后除非是家人朋友出事,别的人她肯定都不管了。

    吃过饭后,方域先送易晃去学校,再送秦青回家。经过一次之后,八铃现在也不会把易晃给摄走了,“现在我在学校里,八铃还在保护我。它好像把这里当成它的地盘了。”易晃说。

    拐过街角,方域把车停在秦青家楼下。

    本来这个时候,应该请他上去坐坐的。可考虑到秦妈妈,秦青也不敢邀请他。

    方域很明白,他在秦青脸上亲了一下,“上楼吧。”正好他的手机响了,秦青下车,关上车门,冲他挥挥手,却看到他神色沉重。

    怎么了?

    她敲敲玻璃,方域把车窗降下来,对着电话:“嗯,嗯,我现在过去。”挂掉电话,他犹豫了下,对秦青说:“我有点事要去一趟外地,回来再跟你说。”

    秦青想问是什么事,可他摸摸她的手,说:“别担心,好好上课吧。”

    他不肯说,她也没有追问。因为在她心里,方域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那我上去了?”她摆摆手说。

    “上去吧。”方域笑着说,“我看着你。”他看着她进去,上楼,等了两分钟,接到了她的电话,“上一会儿网就睡觉吧,别睡太晚。嗯,拜拜。”挂掉后,他深吸一口气,在通话记录中找到赵兰山的电话,拨打过去,“你好,我是刚才接电话的方域,赵兰山的朋友。请问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