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3章 山路蜿蜒

第163章 山路蜿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山风呼啸,像女人的呜咽。方域一整夜都是半睡半醒,早上起来,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明明昨天上山时还有百分之七十的电暈。他从包里拿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一会儿短信提示就接连响起来。他看了一下,秦青打了两个,赵兰山的秘书和司机各打了两个。因为他来之前让他们取些钱带过来。现在只靠警察搜山找人已经不行了,重赏之下有勇夫,他打算发动本地村民帮忙找人。当然,如果赵兰山是被这里的某户村民“留客”的,看在钱的份上,说不定他们能让他多活两天。

    方域先来,就是为了给秘书和司机活动的时间。现在秘书照他说的已经在本地的报告、电台和电视台都发了广告,提供消息者十万,找到人五十万,活的两百万,活得好好的没缺胳膊断腿五百万,现付。

    钟声响了。

    这是提醒僧人早课的钟声。早课没结束没饭吃。方域的包里有带吃的,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希望能给这个寺里的人一个好印象,所以也饿着肚子去上早课了。

    今天他看到主持了,主持坐在僧人中间,正低头默默念经。他似乎感觉到方域的视线,看过来,冲他点点头。

    早课是一小时,念完后师傅们开始……做饭。

    有人去寺后的井中打水挑水,有人把埋在土里的白菜、萝卜挖出来,还有人在扫地、摆桌子、椅子。

    水打来后,先洗米、洗菜,用过的脏水再由僧人挑出去。灶已经点起来了,师傅们在锅中加了大半锅的水,然后倒入米,盖上盖子后,开始揉面做馒头。

    方域在旁边站了一会儿,试探着上前帮忙,没想到师傅们竟然一点也不排斥。他想帮忙切菜,师傅就直接把案板让出来了。

    厨房有好几个灶头,师傅们的动作也很快,方域切完十颗白菜,馒头已经蒸上了,等他切完萝卜,粥已经熬好了,师傅们把灶门给关上一半,让锅里的粥慢慢滚。

    菜跟昨天晚上一样,白菜、萝卜烧豆腐。方域切完白菜萝卜,胳膊已经快抬不起来了,本来切菜的那个师傅一直在旁边等着,看他干不动了就接手,拍蒜、切葱、片姜、炒菜。

    馒头也蒸好了,一个个都比人头还大。蒸馒头的师傅把馒头都拾到筐里,火不熄,又放上一锅水,然后一边往里放生鸡蛋,一边回头数人,方域看到这个师傅把他也给数进去了。

    粥好了,菜好了,鸡蛋也煮好了,一人一个。

    方域从昨晚就觉得怪异的地方,今早更明显了。他跟师傅们站在一起,没有任何一个师傅对他“另眼相看”。

    就像……他也是僧人一样。

    坐下吃早饭时,方域偷偷把僧人们给数了一遍,不知是不是神经过敏,他总觉得这里头有几个人看着眼生。他记人还是有一手的,就算不记得姓名,也能记得住人脸。昨天他来的晚,屋里光线不好,但他还是能记得住大部分人的长相的——至少方脸和圆脸能分清,个头高矮也不会认错。

    吃过早饭,方域去向主持告辞,他本来只是过来看一看,观察一下这个寺庙是不是跟赵兰山失踪的事有关,然后去镇上主持搜救。但今天他改主意了,搜救的事就交给赵兰山的秘书和司机,他还是要继续待在寺里。

    他觉得这个寺,不太寻常。

    主持看到他来,得知他要下山,就说顺路送他下去。

    方域问:“师傅也要出门?”

    主持说:“去找赵施主。”

    方域没想到这个寺里的人还要去找赵兰山!一下子愣了。结果他跟主持到了院中,看到所有的师傅都在,主持说:“走吧。”师傅们就三三两两结伴出了山门,往山中去了。

    方域问:“师傅们每天都要找赵兰山吗?”

    主持理所当然的说,“施主在寺中失踪,我们是有责任的。”

    寺中没有别人了,主持亲自把方域送到山脚下。山脚下的公交车站写着每天两班车,方域想打电话让秘书或司机从镇上叫辆出租过来接他,结果主持陪他站了一会儿,路那边就开来一辆三轮,突突突开到两人身边,车上司机看到主持就停下车,很亲热的喊:“师傅!去哪儿?捎上你!”

    主持让方域上车,跟司机说:“请送方施主去镇上他朋友那里。”

    “没问题啊!”司机说。突突突的开出去几百米了,方域看到主持还在路口那里看着他们,司机说:“这寺里的师傅都是好人啊!”

    方域回到镇上,秘书已经照他说的请来公证人员,拍了一段录相,准备拿到电视台播放。这是为了向镇民证明他们说的悬赏是真实有效的。

    秘书跟方域说:“方哥,我赵哥有消息了吧?”

    方域摇摇头,“没有。我昨天来了,先去寺里看了看。”

    “那就是个野寺。”秘书抱怨说,“我都不让赵哥来,想去寺里玩多少有名的大寺不去,非到这种野寺来!”

    方域说:“走吧,我们去警察局。”

    去警察局先送一面锦旗,又捐了一辆车,之后方域就跟警察局长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聊了聊。

    警察们也是下了大力气去找的。

    “到现在,还是没人见过他。”经办的警察说,“我们这个镇跟市里隔得不远,每天也有十几辆车。虽然车多,但都是两个公司的车,司机只有□□个人,都问过了,都说没见过。”

    镇小也有镇小的好处,外来人口少,一镇上的人牵亲带戚都认识。要找赵兰山按说不难。

    警察们在方域没来之前,不但把车站和出租车公司给翻了一遍,还把镇上开家庭旅馆的都给翻过了。这些家庭旅馆里也有各种项目,他们担心有人见财起意,看赵兰山有钱就害了他。

    警察局长对方域说了实话,“现在人还找不到,我们猜测……人可能已经遇害了。现在是冬天,尸体不易出味,这给隐藏尸体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条件。我们这里山多,拿塑料布一包,往三轮车上一扔,开到山里不拘往哪里一埋,山里动物多,到能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化成骨头了。”

    就连方域也说不出赵兰山不会见色起意,钻到哪个挂着特殊服务招牌的小店里去。

    “我们一定会尽力。你在电视台做广告也不错,要是有人看他有钱,舍不得杀了他,我们就还有机会把人救出来。”警察局长说。

    “谢谢你们。”方域跟警察局长握了握手。

    “一有消息,我们就通知你。”警察局长把方域送到门口。

    司机在门口车上等着,他把赵兰山的车从警察局领出来了。赵兰山是开着车来的,他失踪后,这车就被拖到了警察局。今天领出来后,司机看到车已经多跑了八十多公里了。

    “这些警察……”司机恨恨的拍了下方向盘。

    方域盯着仪表盘,想了下,说:“你先把车开到枣山山下,就是你把老赵放下的地方。”

    “好。”司机说。

    车到枣山山脚下,方域算了一下距离,从那八十多公里中减去,剩下五十六公里。他从车上下去,绕着车看了一圈,蹲下看底盘、看轮胎。

    这车是赵兰山新买的悍马h6,方域能理解他为什么到这里会开这辆车。而他到了这里,会没有开过这辆车吗?

    导航在这种山里是没什么用的,举目望去,周围没有明显的标志性建筑物。警察当然也查过赵兰山的车,推算出他可能会开车去什么地方,但最后也没找出什么东西来。

    方域让司机把车和他都留下,让他回镇上去了。

    等司机走后,他坐在车上抽了根烟,定定神,发动汽车,随便挑了个方向就出发了。

    方域跟赵兰山有过不止一次随心所欲开着车在茫茫荒野中瞎逛的记录,但他们总不会偏离公路太远,所以没有出过什么危险。

    在路途的选择中,他和赵兰山不同。他喜欢顺着水源走,赏一赏与都市截然不同的景色风光;而赵兰山更喜欢“操”车,什么地方不好走,他就偏要走那里。用他的话说就是“车都买了,难道只让它走走平地就心满意足了?”

    赵兰山喜欢挑战车的极限,所以他的车费得很,每一辆出去一趟,回来基本都要大修。

    这次,方域就模仿着赵兰山的习惯,哪里就沟非要从沟底走,哪里有坡就一定要爬上去。他从镇上出来是十一点,到枣山的山下是一点半,现在是下午五点。

    将近四个小时过去了,他走到了一个三面环山的山坳里。

    这里没有树,全是细瘦的树桠子横七竖八的和野草长在一起。倒是各种野草长得比人还高,丛生的野草把路全都挡住了,刚才过来时,车就差点栽到沟里,都是野草挡住了视线,让他看不到路上的情况。

    地上坑坑洼洼的,举目望去,昏暗的天空下,周围是连绵的群山,一重又一重,像是永远也走不出山的怀抱。

    山里冷得很,方域下车这一会儿功夫就冻得手脚都没知觉了。

    天黑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太阳就落到山下,黑幕降临。方域回头,他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外面的路,现在再看,前方是一片黑暗。

    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刚五点二十。

    他爬上车,打开大灯,沿着原路往回走。

    一个小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走错了路。周围是一成不变的深山、草丛,远处的山已经看不表了,近处坑洼的土地、路边的石块、脚下的草丛都既陌生又眼熟。

    方域只能凭着一股盲目的信任继续往前开,最后,他已经不看旁边的路上,只按照自己的直觉开。

    两个小时后,他停了下来。按照时间来看,他此时应该就在枣山脚下了,就算有偏差也应该离得并不远。

    他没有下车,坐在车上又抽了一根烟。

    这根烟抽到还剩个烟屁股时,他已经打算在车上住一晚了,到明天天亮后再找路。

    这时,前大灯照到了一双腿。

    方域迅速把烟按熄,伸手悄悄握住座位旁的电击棍。

    “方施主。”那个人说。

    是主持!

    方域猛然发现这就是早晨主持送他走的地方!

    主持说:“方施主,你今晚也要借宿吗?”

    方域沉默了一会儿,提起背包下车说,“对。”

    “好的,方施主,请跟我来。”主持说。

    方域跟着主持走了不到十米就看到了通向八宝寺的山门台阶。

    他回头看车,车仍然停在原地。

    “方施主。”主持说,他手里提着一盏灯笼。

    方域转回来,道了声谢,走在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