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6章 吉人天相

第166章 吉人天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餐厅温暖的灯光下,桌上摆着美味的食物。

    “青青,你吃吃这个。”柯非指着盘子里的江团鱼说,“这个鱼做得不错。”柯非过年只回家待了一天就忙她公司的事了,今天是听说秦青在学校,特意来找她吃饭的。

    秦青魂不守舍的嗯了一声,像是没反应过来。

    “青青!”柯非对着秦青大声喊,“你怎么回事?怎么心不在焉的?”

    秦青回过神来,说:“我…在等电话。”她握着手机,心神不定。

    “怎么了?”柯非放柔声音。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秦青一直在等方域公司的电话。

    “方域…失踪了…”

    柯非倒抽一口冷气。秦青接着说了前因后果,“现在我就在等那边的消息。”

    “别担心。”柯非说,“我觉得吧,方域的运气挺好的,肯定不会有事!”

    秦青点点头,她现在也是这样安慰自己,她和方域认识这么久了,他的运气一直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马上接起来,来电话的就是方域的秘书,秘书说:“青青,我们的人已经到了,已经联络上了。”秦青立刻松了一口气,秘书说:“方总好像是为了朋友的事来的,他有个朋友叫赵兰山,在这里山上的一个庙里失踪了,赵兰山的司机和秘书就打电话给方总了,方总就赶过来了。他们说方总现在在山上,那边没通电,也没电话,方总的手机也没电了,他们明天早上上山去。”

    这样说的话,他们虽然没见过方域,但已经有了他的消息。秦青其实最担心的是方域不知在哪里出了意外,比如车祸啊什么的,她在联系不到他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不知在哪里被车撞了,或者自己撞车了,昏迷不醒被送到医院,或者更糟一点,人已经没了之类的。现在知道他人是平安的,就算暂时联系不上也能放心了。

    “谢谢你啊,于姐。”秘书姓于,秦青说。

    “没事,那明天我有消息再告诉你。”秘书说。

    挂了电话,柯非刚才一直竖着耳朵听,见秦青笑了,说:“没事了?”

    “没事了,人已经找到了,没事,就是在山上现在联系不到,明天他们上山去找。”秦青说,现在她也有食欲了,拿起筷子低头看菜,才发现柯非点了一个火锅,“这是鱼啊?”

    柯非翻了个白眼,“你才发现啊!”

    当天晚上,秦青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施教授的办公室,房间已经整理好了,她带了电脑来,哼着歌一边写作业一边上网。

    这幢楼里的人也变多了,年轻的老师和职员来来去去的,还有学生提前来问补考和考试的事。一个女的探头进来说,“你是施教授的学生吧?你去总务科替施教授领一下水票。”

    秦青站起来说,“水票?”

    “对,领五百张。这是施教授这个办公室一年的水票。”她说,“这样方便。”一年五百张?秦青走过去时还在心里算账,五百张票,每张是10升的,就是说是给施教授每天一桶的水量?这个是不是有点夸张?

    秦青去领了水票,签了字,回来给施教授打了个电话。

    施教授说:“哦,好好好,谢谢你啊!对了,青青啊,你拿一半回去,这样你们寝室就不用买水了。”秦青马上说:“不用了,施教授,这是学校给你的水票。”

    “我怎么喝的完哦!你拿吧,没事,每年发给我,我都要分一分的。给别人还不如给你。”施教授像小孩子一样用很轻的声音说,“你快收起来,如果有人来要水票,你就说已经拿完了。”

    秦青暗觉好笑,结果过一会儿竟然真的有不认识的人进来问,“施教授的水票已经领了吧?给我一百张。”说完光明正大的冲她伸出手来。

    她懂了,施教授是个老好人脾气,估计以前都是刚发完水票就有人来要,一要他就给,然后别人就习惯了,搞不好最后连施教授自己都没水喝了。

    她说:“水票已经没了。”

    “已经没了?”这人很吃惊,也不纠缠,嘀咕了句:“谁这么快啊!”转头出去了。

    后面又来了两个人问水票,秦青都是这么说的,后来就没人来了,估计是都知道施教授今年的水票已经“分”完了。

    秦青想了想,决定这水票她拿着吧,以后她常常过来,看到施教授没水了就替他叫一桶。下午许师兄过来,听她说了上午的事,不忿道:“你都不知道,施教授就这样,发什么东西都分不到自己手里。你等着看吧,除了水票还有卫生纸,还会有人来借的!都特妈的不要脸!”

    秦青又去领了一回纸,跟许师兄商量把纸藏在哪里。纸是每个月发两提,两人想了半天,因为肯定不能放在办公室里,许师兄说就是放在办公室里才有人拿的。她说:“要不放楼上。”她指八楼放八铃的那个房间。

    “好!”许师兄眼睛一亮,“放那里肯定没人知道!”秦青给施教授留了一卷,剩下的两人悄悄趁没人注意给提到八楼去了。因为做了“好事”两人下楼时都忍不住笑,想像一下那些人再来要纸时的嘴脸就有趣。

    许师兄说:“我再跟其他人说说,用纸就去八楼拿,每次就拿一卷。”秦青点头:“我也常来,教授的纸没了我就去拿。”

    接下来一整天,总务科又打了几回电话,让秦青去领稿纸、笔记本、钢笔、水笔等办公文具。这些东西施教授倒是不会借人,全都锁在他的柜子里。秦青刚觉得施教授受尽欺负,现在才发现其实教授是有底线的,还是她太年轻。

    她把水票给施教授留下了,想了想,将另外三百张水票单独放在另一个抽屉。水票能帮施教授结善缘,舍出去也无妨。但也不能真让施教授最后再去买水喝。

    等到下午五点多,她才惊觉今天一天,于秘书都没来电话。这样让她回去的路上重又不安起来。

    在车上,她不停的摸出手机来看。回到家里也是坐卧不宁。直到睡觉前,她都一直想给于秘书再打个电话。可她并不是方域公司的员工,一再的麻烦于秘书,她觉得不好。于秘书是看在方域的面上才对她客气,她也不能太随便。

    她安慰自己,已经知道他在山上的寺里了,肯定不会有事。于秘书是太忙才来不及联系她。

    但早上醒来,仍然没有电话。坐在车上时她一直盯着手机,生怕错过电话。到了学校,她本想到施教授办公室后再若无其事的给于秘书打一个,但刚进学校大门,一个冲动,她就把电话拨出去了。

    既然拨了,那就……问问吧。

    虽然时间有点早,才七点四十。

    秦青走到僻静处,看着手机屏幕。

    很长时间,对面才接电话。

    秦青立刻轻轻说:“喂?是于姐吗?”于秘书的声音在对面响起,“青青,我……昨晚没敢给你打。”秦青的心狂跳起来,她努力镇定下来,问:“没事,于姐,有什么你都可以告诉我。叔叔阿姨那边还不知道呢,我先知道了,看情况我再缓一缓,告诉他们。”

    于秘书点点头,这样更好,因为如果需要通知家属,那肯定是她去。现在秦青愿意去更好啊。

    “青青,你镇定一点啊……公司的小高和小方,今天九点多就上山了,然后……那边寺里的主持说,方域五点多就下山了。”

    “早上五点?”秦青问。

    “对,我们也觉得这个时间很不对。我们报警了,但警察没找到方总。”就算怀疑寺里的人谋财害命,这么短的时间,尸体藏在哪儿了?找不到尸体,就是失踪,不是命案。

    “警察那边说会继续找。我们公司的律师昨天晚上就坐飞机赶过去了,情况我们这边都了解了,现在想着是不是能把方总的事和赵兰山的事合并处理,这样一来,就会变成连琐案件,警方那边也会更重视。”原来是这样。公司的人也是在尽力找方域的。

    秦青道了谢,于秘书说:“青青,你别急。你呢,也别跟阿姨和叔叔说得太严重,因为毕竟,我们这边还没有找到方总。有句话不是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吗?等有更进一步的消息时,我们再告诉叔叔和阿姨,好让他们放心。不然现在跟他们说,他们也没办法,只是跟着着急而已。”秦青答应下来,其实她现在脑袋是懵的。挂了电话,她茫然的走到施教授的办公室,打开门后坐在沙发上,脑筋才慢慢开始转动。

    方域失踪了,在他前面,赵兰山也失踪了。在同一个地方。

    秦青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易晃从刚才就没有说话,他看到她的反应,问:“你是不是想去找他?”

    秦青已经想好了,她拿出手机开始订机票,说:“我想去看看,那里是不是有问题。”易晃没有阻止她,也阻止不了,但他认为,不能不提醒她。

    “你要考虑清楚。”他说。

    秦青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易晃想说什么,而她没办法回答他。

    “就像我一样。”易晃淡然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会在那里死掉。我在去之前,肯定是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的。但一旦发生了,人就没办法后悔了。”他看着秦青,“我不是不让你去找方域,但我认为你去之前,至少应该告诉父母。告诉他们你的去向,你的决定,让他们了解你的想法……”他顿了一下,“以及这件事可能有的危险。”他说,“在我死了以后,我最后悔的就是……我没有考虑到我的死会带给家人什么样的伤害。”

    他太轻率了。

    秦青放下手机,犹豫起来。

    她一直没有告诉父母她的事,一直没有跟他们说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女儿有过什么样危险的遭遇。

    因为她觉得这样才是对父母的保护。就算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无能为力,也会替她担心。而如果她真的因为她身上的力量死了,对父母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意外。

    “……等这次回来,我……我考虑一下,再告诉他们。”她还是决定不说。

    易晃没有再劝。每个人的顾虑不同,或许在她看来,这样处理最好。

    秦青给柯非打了电话,说:“我会跟我妈说我去旅行了,但我想应该有个人知道真相,免得我死了无人收尸。”“呸呸呸!你怎么不想点好的?我觉得你肯定能把方域和赵兰山救回来!”柯非坚定的说。

    秦青笑了一下,“好吧,借你吉言。”

    然后给秦妈妈打电话,说想趁现在机票便宜,去旅行。

    “去哪儿旅行啊?”秦妈妈问。

    “白州。”秦青说。

    “那里有什么可玩的?”秦妈妈奇怪的问。

    秦青在网上查出来一个世界奇花展,说:“据说有北极的植物。”秦妈妈说:“北极还有植物?”

    “有。”秦青说,“我想去看看。”秦妈妈还是很开明的,说:“想去就去吧。”取得秦妈妈的同意后,秦青立刻回去收拾行李,赶往机场。

    坐在候机室里,易晃说:“我觉得,这趟应该会很顺利。”秦青正在用手机查白州和白桃镇,说:“那太好了。”易晃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因为,你刚才下了一个言咒。”

    秦青没听懂,抬头:“什么言咒?”

    易晃说:“刚才你在不经意之间,让你的朋友说了一个言咒。”秦青回忆了下,“是柯非的话?”

    “对。”易晃又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说:“你不是故意的?”秦青惊讶的摇头,问他:“这……有什么用?”

    易晃说:“这是正面的力量啊。古来就有这样的传统,但越坚定,越有用。古时不是还有这样的占卜法吗?以路人的话做为占卜结果。听到好话是吉,听到坏话是凶。柯非那句话,就等于是个吉,还是大吉。”

    秦青瞪大眼,心中忍不住涌上更大的期待!

    真的吗?

    易晃说完,还是不相信的问她:“你真不是故意的?”

    秦青反应过来,摇摇头,“不是。”易晃叹了口气,“好吧。大概是你运气好,出门前就能得个吉兆。”运气太好了,真让人羡慕啊!

    秦青本身体质就特殊,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句吉祥话,对她来说就有可能是预示。

    这件事会顺利解决的。

    易晃心想。

    天占为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