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8章 局中局

第168章 局中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赵兰山似乎对这一片很熟悉,带着方域爬山过沟爬树翻石,很快就远离了身后的那片火海。当细小的雪粒打在脸上,方域才发觉他们已经跑了很远了,连身边的火都看不到了。他跑得出了一身汗,前面带路的赵兰山头上都冒蒸气。

    “这边!”赵兰山爬进一个山洞里,方域跟在后面。山洞前大后小,越往深处越窄,最后他们生生是挤出来的,方域感觉自己在一瞬间通晓了缩骨功。

    叫他吃惊的是赵兰山是怎么钻过去的?

    钻出山洞,银色的月光洒下来。山洞外有一块突出的岩石,石外就是陡峭的悬崖。赵兰山站在山崖前往外探了下头,对方域说:“有一次,我差点想从这里爬下去。”

    迎着月光,方域发现赵兰山瘦了。上回看他肥头大耳一副猪相,现在脸庞轮廓已经出来了,下巴线条清晰钢毅,他穿一件砖红色绸缎的圆领衫,腰系玉带,足踏乌鞋,头上扎一个发髻,以金簪饰之。

    此时云彩散开,月光像一百瓦的灯泡,把站在山崖边吹寒风晒月亮的方域与赵兰山照得更加清楚,也照清了赵兰山左侧脸颊上绘的一朵妖艳的桃花。

    方域记得古时似乎是有这种饰面的风俗,就笑道:“入境随俗?”指了指赵兰山脸颊上的桃花印。

    赵兰山抹了一把,自嘲的一笑,“第一天的早上起来,看到如星对镜梳妆,我想起书上不是说有画眉之乐,就要替她画胭脂,完了她就替我在脸上画了这枝花。”画完,他还想人家画的就是好。

    方域听出不对来,沉下脸说:“然后呢?”

    “然后就擦不掉了。”赵兰山深深叹了口气。

    今夜无风,便算是良辰美景。

    赵兰山席地而坐,让方域也坐下,淡淡道:“等吧,等一会儿她就会找来了。”

    方域从善如流的坐在地上,抬头赏月,觉得这颜色特别像乳酪蛋糕。

    “说说,怎么回事?”他看也不看赵兰山,道。

    赵兰山知道这是方域生气了,他也理亏,便把前因后果细细道来。

    话说,赵兰山自从被魏曼文附身以后,就对花钱有了兴趣,他不只是喜欢花,而是喜欢花给所有人看!让所有人都知道:老子有钱!老子特别有钱!

    而赵兰山以前最鄙视这种人的,觉得特别没品。他以前最喜欢标榜自己是个朴实的人,最喜欢穿十年前的旧衣服,衣着朴素,看别人都把他当成农民工兄弟就最好了。

    有钱人都有怪癖,像他这样的也有不少。可以说他的兴趣只是攒钱,而不是花。

    但学会花钱后,世界就变得大为不同了。

    第一次做全身美容,躺在美容院里让年轻水灵的二十多岁的美容师的纤纤玉手把他全身上下都给揉遍了后,赵兰山觉得浑身轻了五十斤。

    文艺点说,飘飘欲仙!

    从此他就找到花钱的乐趣了!

    美容师练就了一身对付客户的专业本领:对着年轻小姑娘就说“美容可以瘦身!可以让皮肤变好!”,对贵妇说:“美容能延缓皱纹产生”,对赵兰山这种土大款就说:“美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改变气质,改变身体素质,让你的身体自然排毒,更加健康长寿。”

    赵兰山对着镜子看自己刚保养过的糙脸蛋,觉得是嫩了不少。

    然后美容师就温声柔语的把刚做完全身保养只裹着一件浴袍的赵兰山推去做洗牙、修发、修眉、修胡子、修汗毛——连x毛都修了,然后再去泡脚,最后蒸桑拿。

    最后香喷喷的赵兰山出来后办了一张年卡,交了五十万年费。

    第二次来,美容师推荐他去进行个人形象设计,设计师也是一位有着留学经历的博学的二十多岁美女。设计师替他挑了几十套衣服,一套套不厌其烦的替他搭配好,并教他怎么走路,怎么坐下,怎么抽烟,怎么喝酒。怎么有气质有风度有派头怎么来。他走路的时候,美女挽着他的手;他坐下时,美女倚在他身边;他抽烟、喝酒、饮茶,美女跪坐在他身旁全程服务到家。

    方域听了不停点头,“嗯,是不错,听起来委吸引人。”

    赵兰山白了他一眼,“我知道这些妹子都是为了赚我的钱,不过我也不是傻子啊!没见着好儿,我怎么会一直去啊?”

    这个好处就是,赵兰山发现自己变得受欢迎了。

    这个受欢迎是广义范围里的,不是指他的员工、他的客户、他的朋友,也不是单指女人,而是泛指他遇上的男女老少,所有的人都对他更友善了。

    这让赵兰山感受到了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方域嗯了一声。

    当然,更重要的就是身边的女性都开始夸奖他了。

    “你知道小胡吧?从来见我都没个好脸!那天,就是我第一天去美容后隔了两天见她,你知道吧?知道她对我说什么?”赵兰山期待的看着方域。

    方域善良的问他:“说什么?”

    “她说,”赵兰山学着胡于微的表情声调,斜斜一挑眉,从眼皮下往上特有神韵的一翻:“终于把脸洗干净了?”

    方域喷笑。

    “还有我们公司的小姑娘,都多少年了,见到我就躲,我敢对谁多看几眼都以为我要潜规则她们!”最让赵兰山生气的是,她们的表现分明就是不愿意被潜规则!

    他这么有钱!这么有钱!这么有钱!(重复三遍)

    竟然只有魏曼文那样的女人缠上来!

    赵兰山心里是有委屈的……

    “等我洗干净,理了头,穿了设计师给配的衣服进公司后,她们竟然主动上来跟我打招呼!”这显然让赵兰山受到了惊吓,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很震撼,他捏着嗓子颤微微细细叫道:“方总早。”

    方域没忍住,跺了他一脚:“恶心!滚!”

    赵兰山被跺翻也不生气,爬起来继续说:“我就觉得,这钱花的还是挺值的。”

    当有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女性)对他充满善意之后——就算在地铁上他让个座,都有旁边的温柔贤惠女子对他送出微笑。以前别说让座,他还扶过垃圾筒呢!结果却被人认为是他把垃圾筒踢翻的!!天理何在?

    他开始开壕车,开始全身名牌,开始在微博中晒出机票、各国飞机餐、酒店顶层套房……

    以前他的微博里只有公司的信息。但开始晒出这些东西后,吸引来的不止是喊他爸爸的小年轻,还有客户,说对他的公司有信心。

    赵兰山不懂了,把自己的微博翻了个遍。他以前的微博晒过公司大楼,晒过厂区,晒过库房,可根本没什么人在意;现在晒一晒“钱”,怎么就让客户有信心了?信心何来?你们不对公司厂房库存有信心,对我的衣服、车和机票有什么信心啊?

    不是他不懂,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公司的分析师说,以前他是在经营公司的品牌,现在他正在把自己变成品牌。

    “方总,这就是趋势。”分析师是个一脸青春痘,瘦得胸无二两肉跟小鸡仔似的三十多岁的“男孩”,赵兰山以前都看不上他!要不是他确实本职工作做得不坏的话。

    但伤心的是,在公司里分析师的粉比他多。

    明明他比分析师有钱多了!而且分析师每个月的钱全花在自己身上了,卡债欠了一堆!为什么这种人会有那么多小女生追?

    赵兰山悲愤的想,这个世界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但现在他……还不算有人追,但有女人对他笑了,笑得比以前多!这就够赵兰山高兴的了。

    分析师一挺小胸脯:“我为自己代言!”然后苦口婆心,“赵总,你要有这个意识。现在这样就很好嘛,继续保持,继续努力。”说罢拍拍赵兰山宽厚的肩膀。

    赵兰山霸道总裁冷酷脸说:“我扣了他这个月的全勤奖。”

    “公报私仇可不是经营一个公司的正确做法。”方域说。

    “他把前台的两个小姑娘都搞怀孕了。”

    “……辞退了吗?”方域也冷酷脸说。

    “嗯。”赵兰山点头。

    “很好,继续。”方域用下巴示意他还需要继续说。

    下面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是赵兰山打开了新大门,发现炫之有道的话,世界会大为不同。所以他就把秦青当初的告诫给抛到脑后。

    方域看过来一眼。

    赵兰山赶紧改口:“当然,我还是想改的。”

    但已经养成的习惯没那么好改,特别是在有良性回报的前提下,他改掉“恶习”的信心就不是那么坚定了。

    只有偶尔升上来的罪恶感,让他会在“恐惧”的时候跑到寺里来住一住,妄图用佛祖金光去杀灭魏曼文留在他心底的恶念。

    “八宝寺清静。”赵兰山指着面前的巍巍群山说,“这里没多少人,游客很少,多数还是本地人来。而且八宝寺不搞门面工夫,只是自己修自己的。本地人到寺里来也很少是求保佑的。”

    综合看来,赵兰山认为此地是真寺,对八宝寺的印象很好。

    他要清心寡欲,首选就是八宝寺。

    他来了以后,只待了两天就开始受不了寺中千篇一律的清苦日子了。在寺里僧人挑水种地的时候,他开始漫山遍野的转悠,锻炼身体加减肥,一举两得。

    遇上那美妇如星就是在某一天。

    “其实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知道她不对头。”赵兰山说。

    如星第一次见赵兰山时并不是穿着曳地长裙,而是很简单的牛仔裤羽绒服。她坐在路边,赵兰山以为她是来爬山的迷路了,就上前搭话。

    “我以为她坐地上是摔着腿了,就背了她一段路。”赵兰山说。

    如星伏在他背上,他这段时间在女性友人身上找回了不少自信,舌绽莲花的安慰如星,逗她乐。

    他说,不怕,这山我天天走,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地方。

    他说,我就住在这山上的八宝寺,你知道吧?

    他说,寺里的人都是好人,唉,就是每天都是白菜萝卜豆腐。

    山路蜿蜒,总也走不出去。

    从下午一两点转到晚上□□点,赵兰山不得不承认他竟然在这种山里迷路了。

    这时,伏在他背上的如星看到前面有个庙,给他指路。

    赵兰山以为他转错方向,其实就在八宝寺附近,立刻大喜的赶过去。

    但看到庙门才知道错了,面前说是八宝寺,更像兰若寺,还是有姥姥和小倩的那种。庙门高耸入云,庙里香火缭绕,如丝如带。

    一盏盏灯笼把本该肃穆的庙变成了什么香艳的地方。

    赵兰山当时就愣了。

    “我那时才想起来,我背着她转了七八个小时!我是觉得她很轻,可再轻,至少也要有七八十斤吧?”赵兰山叹道,可惜当时知道已经晚了。

    而且,他还特别自大的想去一探究竟。因为魏曼文的事,让他一面害怕,一面却又隐隐期待一窥这帘幕后的神秘世界。

    赵兰山背着如星进寺,就有两个僧人迎上来。先道男女不能坐在一处,请如星去旁边歇息,请赵兰山这个“善良的人”去用餐。

    于是大鱼大肉端上来,美酒佳肴端上来。

    赵兰山就特别坦然的大吃起来。

    他心里想,我都知道你们有鬼了,有什么不敢吃的?

    吃完后,他就在屋里睡了。半夜,如星悄悄摸了上来,一整晚与他颠鸾倒凤。赵兰山知道这是假寺,也想看看如星想骗他到什么时候,就格外狂野的努力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起来,如星泪眼盈盈的坦白她不是人,是个妖怪,是什么妖怪就死活不肯说,说是说出来了,赵兰山会害怕她。

    “你就把我当成花精、草精。”如星指着庭前花草道。

    如星说她从没见过赵兰山这样的好人,一心爱上了他,听他说在寺里吃不好,住不好,就特意准备了丰盛的宴席款待他。然后晚上实在忍不住相思之情才偷偷来找他。

    一晚过去,赵兰山对如星也升不起半点愤怒了。如星又对他很好,所以他就答应留下来陪如星几天。

    注意,是几天!

    赵兰山根本没打算在这里久待,他把跟如星的事看做一场风流而已。既然是风流,就早晚要离开。因为抱定主意日后要抛下如星离开,就对如星格外温柔。

    如星就更加爱他,说要嫁他。

    赵兰山刚升起一点警觉,就见如星让人布置礼堂。见只是拜天地而已,赵兰山就松了口气。只是拜一拜而已。

    他就拜了。

    他第一天遇上如星,第二天决定留下陪她“几天”,第三天两个拜堂,第四天,赵兰山开始试探的提出要离开。

    如星理所当然的不答应。

    但可能是如星总是柔弱的女子模样,一听他要走,立刻哭得委顿在地,几欲崩溃。赵兰山就一直不觉得如星怎么厉害,他虽然安慰她,但还是坚持要走,并真的走了。

    然后就迷路了。

    他现在才想起他背着如星时就迷过路,然后才被她带到这里。

    如星不愿意让他走,他就走不掉。

    赵兰山并不是一个容易沮丧的人。

    他认为如星不肯放他走只是因为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爱人,既然这样,渣给她看就好了嘛!

    于是就有了方域听到的他想强娶小苗的事。

    恰好,方域来了此地。

    赵兰山在那几天跟如星一见如故,聊得昏天暗地,除了银行存款没交待外,基本从小到大没什么是如星不知道的了。

    如星为了不让赵兰山娶小苗,就想把小苗推给方域。所以设下此局。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嘿嘿。”赵兰山一脸心虚的说。

    方域安静的听完,淡淡道:“这就是你的想法?”

    赵兰山:“嘿嘿嘿,对不起你了兄弟,把你也给卷了进来。不过够哥们!”他指的是方域来找他的事。

    方域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就真的认为那女的是为了不让你娶小妾才想把那个女的推给我的?”

    赵兰山瞪着牛眼,茫然的很。

    “你的智商呢?”方域真心不解,“明明是从你身上看到成功的例子,打算在我身上再复制一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