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69章 青青临山

第169章 青青临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从白桃镇到枣山的公交车已经没了。她跟于秘书在机场联系过,听说她一个人跑去了,把于秘书吓得不轻:“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秦青想请先来的那两个公司的人帮她叫辆车或者告诉她那个寺怎么去。于秘书说:“我叫他们去接你!你到了以后别乱走!就在车站等着!”

    可秦青的车准点到站了,却没看到人。她什么行李都没带,就背了个包,手上提着在超市买的面包和水。车站里的小卖铺还开着,一个男的探头朝秦青看,等她过来喊她:“孩子!孩子!有人接你没有?别瞎跑!”

    秦青走过去,说:“可能是跟接我的人错过了,大爷,这外面有租车的吗?”

    男的一听就急了,“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啊!他租车你就赶随便上!他把你拉到野地里杀了奸了,你怎么办!”

    秦青不能说她的气一般人都受不了,真有歹意了,她用气裹他一会儿就能让他体会到零下五十度的乐趣。

    她说:“谢谢大爷,我赶着去枣山。我朋友在那里等我呢。”

    男的筒着手,哈着气往窗外看了看,说:“山上可只有一间庙,你朋友在庙里?”

    “在。”秦青点头。

    男的说:“那……你等等吧,一会儿巡防的就过来了,看他们能不能开车把你送去。可不敢自己坐车知道不知道?”

    “谢谢大爷。”秦青赶紧说。

    男的从小卖铺里头搬出个木头凳子来,“坐着等吧。饿不饿?我这有泡面,有热水,有火肠蛋和卤蛋,给你泡一碗?”

    “行啊,大爷。我饿坏了呢,在车上只吃了面包。”秦青掏出五十块放在柜台上。

    大爷找了45给她。秦青算着这钱怎么不对头?她说,“大爷,你是不是多找我钱了?”

    大爷叫她一说也有点迷,提着热水壶站在那里算,算完说:“对啊。你看,三块五的方便面,肠是一块,五毛的蛋。”

    那这里的方便面也挺便宜的。

    大爷怕壶里的水泡不开,特意又放在火上又烧滚了再给她泡,倒入热水后仔细的盖上盖子,还拿了本杂志盖上。五分钟后,香气就飘出来了。

    秦青怕热不能端着吃,就站在柜台前吃,吃了两口,那边就来了两个巡防。

    大爷看到巡防赶紧喊他们,“过来过来!这个孩子,接的人没来!她要出去找个租车的!”

    巡防的两人过来,秦青一看,也都有年纪了,一个头发花白,带着耳帽,穿着长到膝盖的黄大衣,外面穿着巡防背心。

    他走近后上下打量秦青,挥挥手说:“吃吧,吃吧,吃完再说。”

    大爷跟这两个巡防肯定很熟,跟他俩说:“现在的孩子胆儿大啊!没人来接就要去外面找租车的,我一看可不是要赶紧拦了?”

    那个满头白发的巡防点头说,“应该,应该!真是……”

    大爷说:“说是去枣山的庙里找朋友,你说,这二半夜的,敢不敢让她坐车去那山里?去了她怎么上去都是个麻烦!”

    秦青几口把面吃完,闻言赶紧说:“我带了手电筒,野营那种,特别亮!”

    三个大爷都没办法的看她。

    白发巡防大爷指着她说:“你啊……你等等啊,你以前来过枣山没?”

    秦青摇头。

    “我就没见过你!你肯定没来过!”白发巡防大爷一脸“我早知道”,“你来都没来过,拿个手电筒就敢半夜爬山,你以为你自带雷达啊?”

    秦青噗哧笑了。

    白发巡防大爷对另外两人说:“你看,她还笑!我要是她爸爸,我非揍死她不可!”

    另外两人都笑了,看得出来,这个白发巡防大爷是这里的头领。

    白发巡防大爷问秦青:“你说你朋友在山上,什么朋友啊?”

    秦青对这种大爷最没辙了,感觉他又像施教授,又像代教授,对着他就没办法说谎。她声音小小的:“男朋友……”

    大爷一拍手,对另外两个说:“我就知道!一般朋友她也不会这么急!”

    那两人又笑了。另一个巡防大爷看秦青的脸都红了,拉了白发大爷一把:“别说了,别说了。”

    白发大爷说,“这样,姑娘。你现在去山里呢,这个确实不行。天太黑,你就是到了山脚下也上不去。这你听我的,那山里,没路!我先给你找个旅馆住着,你明天白天再去。”他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住一晚上!一晚上,你那男朋友也不会丢!”

    秦青犹豫了一下,白发大爷已经掏出手机声音很大的给旅馆打电话了。

    易晃跟在她身边,此时说:“去吧,这三位老人都有一身正气,跟着走吧。”

    秦青怔了下,“一身正气?”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方域以外的人身上见到正气,不过的确,从第一面起,她就对这三位大爷的印象很好。

    易晃点头,道:“煌煌金光。如果真有投胎转世,他们下一世肯定会有福报的。”

    普通人看可能就是三个普通的老头子,但在易晃眼中,这三人被金光笼罩,简直像这简陋大厅中的三尊真佛。

    能看到这一幕,来到这里也不虚此行了。

    易晃心道。

    白发大爷喊来个人,他还要继续巡逻不能走。来接人的是个瘦巴巴,满面风尘的年轻小伙子,一看就是在外面跑生活的。

    他跳下车先喊白发大爷,“大爷。”

    白发大爷指着秦青,“人家来旅行,在你们那边住一晚。我跟人家说好价钱了,一晚60,包括屋里的网啊。”

    秦青乖乖不说话。刚才大爷根本没提过房费的事。

    小伙子说:“我叔说都听您的。”

    大爷对秦青说,“去吧,小姑娘。”

    秦青对大爷微微鞠了个躬,“谢谢您,老先生。”

    小伙子带着秦青走了。另一个巡防大爷看他们走远了,埋怨白发大爷,“人家一间单人屋要150,你一口气给人家砍下去一半还多!”

    “卖60他也不亏!就让人家小姑娘住一晚上!”白发大爷翻了个白眼,“我要不是家里没人,我就给领家去了!不收钱!”

    巡防大爷稀奇道,“怎么回事啊?”

    白发大爷转回身,微微摇头,叹了口气,压低声对他说,“我见的人多……这小姑娘啊,唉……不是个长命相啊……”

    巡防大爷愣住了,回忆了一下说:“你怎么看出来的?这不挺好一人吗?脸色也白里透红的,长得也秀气,人也有礼貌,看起来家里也不错。”

    白发大爷摇摇头,不肯再说了。

    小伙子开了辆快散架的面包,把秦青带回他们家的小旅馆。这是一间三层的自建房,刷着黄色的漆,旁边是修车和卖汽车配件的。

    小伙子带秦青进去,登记了她的姓名,拿了钥匙领她进去,替她开了门后,领她看了看屋里,“有个电视,但看不成。能洗澡,热水是电的,开了要等一会儿让它烧水。这个,”他指着桌子上摆的电热壶,“可以烧水喝,泡咖啡泡茶泡面都行,想吃饭的话,现在是没饭了,但有外卖单,你给我说,我给你用我们柜台那的电话叫,叫了你再过来拿就行。”

    秦青吃过面了,不用吃饭,谢过他后就锁上门,准备休息了。

    她把背包放在桌子上,给于秘书发了个信息说她已经平安住下了,没有碰到接她的人,如果那人晚了,让他别去车站了,明天两人再约时间见面。

    然后,她跟易晃说,“我要让我的气转一下,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先出去避避?”

    易晃还没发觉秦青一直是收着气的,他也有点好奇,就说:“不用,你放开吧。”

    秦青点点头,一下子把气给完全放开了!

    易晃在自己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瞬间逃了出去!他还保留着做人时的习惯,忘了自己能穿墙,他想到门是锁着的,竟然是“撞”向玻璃扑了出去!然后有多快跑多快!拼命往天空飞去!

    但就算这样,他的感觉也像是置身在北极冰海中!

    无边无际的黑暗。

    无边无际的虚无。

    在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脚下的世界破裂了,一切都消失,他回到阴间。

    来不及思考,他全部的念头就是:逃!

    可不管他怎么逃,周围都化为虚影了,他仍然在秦青的气场包围中。

    虽然已经死了,可他仍然像人一样开始粗喘,他感觉自己的喉咙烧炙,肺像要炸裂,双腿如灌了铅。

    可他仍然不敢停下。

    他记得秦青跟他说过,曾经跟在方域身边的鬼特别怕她,而喜欢跟着方域。

    他当时还觉得不太对,因为秦青身边才最适合鬼啊。

    而且,他竟然没在秦青周围看到鬼,按说她的气应该会很吸引鬼的,就算她的气太大,会让鬼恐惧,但也应该是像飞蛾扑火一样,就算怕也忍不住要靠近。

    现在他懂了。秦青的气是阴气,比鬼更纯粹,鬼如果陷进她的气里,会被“融化”,完全消失。

    所以,秦青真的是一直在收敛着她的气。

    可能在他提醒她的气不好之后,她就一直收敛着,不让它影响到身边的人。

    现在,她完全放开了。

    他也明白了一件事。

    秦青,已经被愤怒和焦急搞得失去理智了。

    八宝山,突然寒风瑟瑟,树与草都被吹得沙沙响。

    主持通明猛得放下笔,走出屋外,别的房间里的和尚们也都缩头缩脑的逃了出来,开始往山里逃。

    有一个甚至忍不住化了原型出来,脸都变尖了,化出长长的嘴和满脸黄毛,他嘴边的黄毛正在不停颤抖。

    通明往屋里看了看,走进去,从床底下拽出两个人,推着他们到屋外,“逃吧。”

    那两人滚到地上,连原型都来不及化就四肢着地的跑了。

    寺里的人都跑光了,只剩下通明。

    他站在庙门前,望着天空。皎洁的月亮悬在高天上,洒下片片银光。以往的月光温柔多情,这一刻的月光却像正午的太阳光一样在发亮。它照在石板路上,路面银光闪耀,仿佛宝石一般。

    风停了。

    可通明身上的汗毛却根根竖起,连头发根都立起来了。

    他想逃。

    可他比那些和尚的智慧多一些,他知道,他逃不掉。

    他挥袖净面,整理衣服的皱褶,然后五体投地跪下,额头紧贴地面,大声道:“何方显圣,驾临敝山?小的有失远迎!望显圣宽容一二!小的必粉身相报!不敢言苦!”

    赵兰山和方域缩在山洞口,被山风刮的骨头都要结霜了,美妇如星还没来。

    赵兰山刚才被方域一语点醒后,说的话就没什么底气了,他嘀咕道:“怎么还不来找?上回我跑到这里,她不到一刻钟就过来了!”

    刚才酒池肉林的大殿此刻已经化为一片乱石堆。

    如星缩成一团,缩在最大的一块石头后仍觉得不安全,总觉得东边数第三块更大更能挡住她。小苗躲在她身边,已经刨了一个洞准备把头埋进去。

    “这是……这是哪里来的大仙?”小苗牙齿格格做响的说。

    如星摇头,“不知道……希望……希望他看不上这土丘,不会来……”

    秦青在旅馆听到一丝似有若无的声音传来,像被狂风吹散了话音,听得不清不楚。

    ……有失远迎……

    ……一二……

    ……不敢……

    她在心底道:我要去八宝寺。

    通明听到的声音像在耳边炸响,炸得他一时头昏脑胀,等醒过神来想起显圣说的是什么?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

    “显圣有言,小的不敢不尊!明日便恭请显圣驾到!小的必备下羔羊美酒!扫榻以待!”

    秦青听到那边传来一个字。

    ……待……

    没听懂。

    不过明天她就要上山了。

    到时能找着人就算了,找不着人,她就是把枣山给翻个底朝天,也要把方域和赵兰山给翻出来!

    这时她才发现易晃已经跑得没影了,她把气收回来也没见他回来。她站在窗户前看了许久,看不到他的影子,只好先回屋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