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1章 情人的真面目

第171章 情人的真面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恐-怖-袭-击”让这个区戒严了。

    所有警种全部上街执勤,检查周边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公共场所的垃圾筒、邮箱以及不明物体和无主物品。在路上行驶的所有车辆都被一辆辆盘查,周围所有形迹可疑的人员也都被叫住检查身份证件,周边所有学校、企事业单位延迟下课、下班,医院、消防待命。

    做为事件发生中心的警察局里的所有人也都被“留下了”。

    “真的是恐-怖-袭-击?”留在办公室的小高和秘书三人听到来调查这件事的警察这么说,脸都吓白了。

    “是的,你们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来调查的陶警官很年轻,眼神却很锐利的扫过小高、秘书、司机和站在最后面的秦青。

    小高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到所有警察都往外跑。”

    秘书说:“当时有位陈警官跟我们在一起,他出去看看情况,然后我们就从窗户里看到他也往外冲。我们就不敢出去了,就把门窗都关严了。”

    陶警官说:“你们当时的做法非常正确。我们初步估计是化学炸弹。”

    “化学炸弹!”小高三人异口同声的说,然后就后怕的互相看。

    陶警官继续说:“当时在炸弹中心的高局长和另外四名警察都受到了严重的炙伤,特别是刘警官,他的眼睛、鼻子、嘴和耳朵都被喷溅的液体烧伤了。”说到这里,他的眼圈都红了,他努力克制住愤怒,礼貌的对小高他们说:“如果你们有任何线索,希望你们能尽量回忆起来,告诉我们。”

    他这么一说,小高三人都努力回忆起来,七嘴八舌的把方域和赵兰山失踪以来的种种线索,以及他们收集到的、道听途说的,关于八宝寺的种种。特别是秘书和司机,他们曾经来过八宝寺,以前觉得八宝寺朴素的房舍、不方便的山路、坚持不用电等等全是僧人们苦修的象征,现在全成了疑点!

    陶警官听得很认真,全都记了下来。

    司机突然想起来他送赵兰山去过两回庙里,除了主持外,没听过其他僧人说话。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人,就会有各种噪音,就算他们不跟赵兰山和司机说话,彼此之间也应该交谈才对啊?可现在回忆起来,那间寺庙里没有声音。

    有水声,有风声,有人行走的脚步声,特别是寺庙里的师傅穿的还是自己编织的草鞋,脚步声特别重,唯独没有说话声。

    陶警官愣了一下,这个倒是他们从来没有注意到的!

    他是本地人,从小就知道枣山上有个八宝寺,也知道八宝寺里的僧人有很多都是弃婴。健康的婴儿都被送到市里的福利院被领养了,寺里留下的都是有残疾的。他们中很多人后来都成了寺里的和尚。

    ——这是他对八宝寺所有的印象。

    所以,以前没听到八宝寺的和尚说话,他就潜意识的认为“他是残疾人,是他哑巴/聋子”。

    但如果寺里除了主持没有人会说话,那就不对了!

    是主持故意留下哑巴或聋子的弃婴把他们养大?

    陶警官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恶性犯罪案件!

    或者是那些僧人都在装成残疾人?

    不怕他们是装的,就怕他们真是残疾人。而且也没听说寺里的和尚上过学,受过教育。既不会说,也不会听,也不会写,这会给他们的破案增加不小的难度!

    小高、秘书、司机三人都问过了,陶警官转向秦青,在刚才对三人的询问中,他已经知道秦青是为了男朋友方域来的,而方域已经失踪了,从目前的情况看,那两个失踪的人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他问她:“你有没有什么情况要说?”

    一般来说,他应该同情她。但对他们这种职业来说,同情是最需要避免的一种感情,这会干扰他们的判断力。而且,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的反应也很不正常。明明从刚才的各种情况显示,她的男朋友已经凶多吉少了,可她脸上一点伤心的表情也没有,连眼泪也没有。

    可要说她跟八宝寺的和尚勾结,这种可能性也太低。警察本着职业特性,还是要问问她的。至少,她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她的反应这么奇怪。

    秦青摇摇头,她正一心二用,在用气追踪搜索刚才逃掉的那个非人。

    不过它出身此地,逃出城市之后,它的气息就隐藏在了这附近的大山中,让她的寻找变得格外困难。

    他打量着她,突然说:“你怎么好像不怎么伤心啊?”

    小高三人都愣了,连忙替她给警察解释,“害怕,出了这么多事,她这是怕的!”

    “对对!”

    秘书赶紧说,“警察先生,你不会怀疑我们吧?我们都是在赵兰山失踪后才来的,特别是秦小姐,她刚来这里不到一天。”

    秦青回过神来,看到警察不客气的眼神,知道是她的反应惹来的怀疑。

    “警察先生,我们能去看看受伤的警官们吗?”秦青说。

    秘书立刻接话道:“对对!让我们去看看他们,了表心意。”

    在秘书与小高的诚恳请求下,陶警官请示过后,答应让他们去看望受伤的五位警官。

    秦青坐在警车上,觉得这不像是去探病,倒像是被押送。因为同行的有三位警察,加一个人司机,一个警察看住一个人。

    跟秦青坐在一起的是位女警,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很年轻。她应该是特意来套秦青的话,一面安慰她别担心,你男朋友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一面开始绕着圈问她和方域的事,怎么认识的?怎么交往的?认识多久了?

    秦青心不在焉,她还在用气搜索那个非人,据说是八宝寺的主持。

    女警问半天不见她答一句,眼神越来越不对头了。

    小高和秘书都替秦青着急,恨不能替她答,可旁边都有警察盯着,不敢开口。

    车很快到了警察医院,由于怀疑是恐-怖-袭-击,所以才把受伤的警察送到这里来。比起普通的医院,这里的安保更靠得住。

    他们担心会有人来继续伤害这些警察。

    秦青四人被“护送”到了急诊的重症监护室外,五个警官两个在这里,两个在楼上,另一个在隔壁心外楼。因为警察医院设备不足,icu的床位不够,所以才只能这样分开放。

    “这是我们高局长。”陶警官指给他们看。

    躺在床上的高局长左边脸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左边耳朵完全被包了起来,左侧脖子、左手上也包着厚厚的沙布。让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当时是左面对着“炸弹”的。

    陶警官叹气说:“我们现在还没能找到是什么成份的药炙伤了他们的皮肤,医院现在没办法对症治疗。他们的皮肤还在继续溃烂,高局长的耳朵已经快掉了,鼻子和嘴唇也……”

    在来之前,小高几人都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们三人站在重症监护室外,久久无语。

    秦青却在用气轻轻的包裹住里面的两个警官,她能感觉到,那些腐蚀他们身体的东西带着非人的气息。

    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她想试试用她的气“驱散”看看。

    陶警官突然看到高局长的手在发抖,他立刻高声叫起来:“医生!医生!”马上就有护士过来问,“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大叫。”

    他指着里面说:“你看!里面的人在动!快叫医生来!”

    护士也看到了,立刻进去仔细查看病人的各项体征,发现数值没什么变化啊,可病床上的两个警官全都开始隐隐发抖,这让她也紧张起来了,立刻用内线电话通知了管床大夫,“李大夫,请马上过来icu!”

    李大夫匆匆过来,一看这种情况,马上指示:“快把纱布拆开!”

    马上有四个护士一起进来把两位警官脸上、脖子上、手上缠的纱布全解开了,露出来的创口像是剥了皮的人体组织模型,鲜红的肌肉和黄色的脂肪清晰可见。

    “呕……”小高受不了这刺激,赶紧转头避开了。

    秦青等人也站得远了点。

    李大夫仔细观察了创口,又看了看挂在床头的用药记录,说:“创口没有进一步溃烂!”

    陶警官也听到了大夫的话,激动的握紧拳头,“好!”

    他走远些要打电话告诉领导这个好消息,也顾不上管秦青四人了。

    小高几人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几人面面相觑。

    秦青对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女警官说:“能继续带我们去看望其他的警官吗?”

    小高马上说:“对对!我们是要去看看他们的!”

    女警官古怪的看了秦青一眼,跟其他三个警察对了下眼神,点头说:“那这边走。”

    半个小时后,女警官震惊了。

    因为每当她带着秦青四人去看受伤警察之后,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被发现情况正在好转。最后一个甚至是在他们来之前医生刚检查过,因为其他警察全都好转了,所以这边的医生也赶紧查一查这最后一个警察,但他的创口仍在继续腐蚀。可秦青他们一来,医生就发现情况发生了让人可喜的变化!

    直到把秦青四人送走,女警官都没回过神来。

    她跟另外三位警官说,“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不等他们说,她就自问自答,“如果说是他们干的吧,可他们根本没进去啊。”重症监护室有两道门,无菌室,他们是隔着玻璃看的。“如果说不是他们,那也没这么巧的啊!”

    秦青几人回了旅馆,在“恐-怖-袭-击”结束以前,他们不能离开本地。

    小高他们回旅馆后都立刻回房间,他们要给公司请假,要汇报这里的情况。

    秦青回房间后,却躺在床上,继续冥想。

    她快找到了——

    通明只在那一瞬间化为了原形,但逃出去后就还变回成人了。

    他已经有两百多年没化成原形了,一直做人,他已经不会做兽了。

    他跑回了山里,知道自己惹下大祸。

    而且,他已经知道为什么显圣会来到此地了。

    所以他回到山里之后,直接闯入了如星的巢穴。

    如星和小苗刚躲回巢穴中就听到外面有人在挖洞,她们想从另一边溜,钻过去却发现洞口被灌满了污水,已经不能出去了,只好退回去,这时洞口已经被挖开,洞也塌了。

    通明站在洞外,满身泥土,双手十指如钢钩。

    “人在哪里?被你抓来的人在哪里?那两个人在哪里?”通明大叫。

    如星摸不着头脑,她与通明向来井河不犯,怎么今天他却找上门来?还是问她要人?

    “你知道规矩!”如星道。

    “什么规矩?你的规矩算个屁!”通明大骂,“把人交出来!显圣驾临此地就是为了这二人!你惹大祸了!”

    如星一惊,随即想到了方域那一身的煌煌正气,如日方中,她的脸色刷的就变了,苍白如雪。

    小苗也想到了,吓得立刻褪为原形就要跑。

    通明扑上去一口叼住小苗的脖子,他也化了原形,长长的嘴布满利齿,小苗细长的脖子挂在他的嘴边,头掉在下面,丝毫不敢挣扎,只敢对如星喊:“妈!求我!”

    如星跪下道:“放了她!我、我这就把人找回来!”

    通明的牙慢慢收紧,他有两百年未曾吃过肉了,凡间走兽早就勾不起他的食欲,这带着妖气的血肉才是他最爱的食物。

    如星立刻看出来了,凄厉的尖叫起来。

    此时,一股阴冷的气像巨大的海浪向他们扑打过来!瞬间把他们三个给压在下面,再也动弹不得!

    如星、通明立刻辨别出这就是那股气!那个不知明的圣人,大仙!

    他们想求饶,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这时,突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赵兰山左看右看,说:“应该就是这里啊。”

    他一向很自信自己的方向感,不管多难走的路,只要走一回,他都能凭直觉找回来。可现在他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方域跟在后面,他也觉得昨晚就是在这里,方向感上是对的。可这里没有昨晚的仙宫,只有乱石与杂草。

    “应该就是这里。”方域说,看了赵兰山一眼说:“等到晚上星星出来就知道了。”他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说:“看来,你跟那妇人成就好事就是在这野地里了。也算是个特别的体验。”

    赵兰山没羞没臊的说,“太可惜了!人生头一次野合竟然不记得!”

    如星看到赵兰山,惊喜的叫道:“夫君!夫君!快救救我们!”

    通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提醒她道:“等等,你先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吧。”

    如星一愣,来不及反应过来,那边赵兰山说的话就让她僵住了。

    赵兰山拉着方域说,“你看那边,怎么有一只黄鼠狼、两只狗獾趴在地上?”

    方域扫过去一眼,道:“还很肥啊!”

    他昨天一天都没吃饭!

    赵兰山口水滴答的撸袖子,“刚才过来时,是不是有一条小溪?你去看看能不能挖出水来!我在这里点火。”

    “先抓住再说。”方域也撸袖子上前。

    两人呈包围状向通明和如星、小苗走去。

    如星浑身汗毛直竖,看着赵兰山眼露凶光的渐渐走近,大手就要向她抓来,拼死变回人形!

    一瞬间,地上就多了一个人。

    赵兰山这回真傻了。

    方域迅速拉着他后退,定睛一看,正是昨晚的如星。

    他看看如星,再看看赵兰山,再看看如星,再看看赵兰山。

    方域:“噗……”

    狗獾!是一头狗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