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3章 请君入瓮

第173章 请君入瓮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在秦青离开前,整个白桃县都找不到易晃的踪迹。她不死心的一遍遍像犁地一样把白桃县从上到下翻过来都找不到。

    黄鼠狼化形的和尚通明在跑来送药后就束手就缚被关在了拘留所里,秦青请赵兰山想办法,她进去见了通明一面。

    这是她第一次见通明,见到后就不难接受为什么他会成为一寺的主持还这么受当地村民爱护。

    通明看起来三四十岁,气质很好,像个教书先生。他个头不高,一米七出头,不胖不瘦,脸庞方正,略有些圆润,眉目柔和,嘴角带笑,见了秦青虽然面色苍白隐隐后退——后面有管教挡着退不出去,他就双手合什对着她一礼,朗声道:“小僧通明有礼。”

    声音还很有磁性。

    总得来说,通明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秦青今天是来请教的,不是来摆谱的。通明是地头蛇,论年岁也比她多活了两百年,当得起一声前辈了。

    她就也还了一礼:“大师。”

    她这么一声,吓得通明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娘子有任何吩咐!小僧无不遵从!!”

    后面的管教古怪的看了通明一眼,开始怀疑这和尚的脑子有问题了。

    秦青坐下,通明哆哆嗦嗦的在对面坐下,一副时刻准备着逃跑的架势。

    秦青问:“师傅在此地多久了?”

    通明道:“崇祯年间到此安家落户的。”

    管教盯了一眼通明,认定这和尚精神不正常了。这种的在拘留所里也常见,能进来的都不太正常。

    秦青问:“师傅修行多年,想必对此地上下都有些心得?我有件事想请教师傅。”

    通明连声道:“请说,请说。”

    秦青问:“我有一友人,与我同来此地,结果到此地的当日晚上就失去踪迹,再也没有回来。我想请问师傅,此地是不是有些不那么安全的去处?我的朋友撞进去就出不来或受了伤害?”

    通明悚然,忙道:“回禀娘子,此地方圆八百里内,人畜草木,各安天命,皆无异相!”他不好意思的承认道,“当日小的选此地落脚,就是看中此地不易养出小的这般异种,小的来得早,占住此地后,便也没有别的到这里来了。”

    秦青笑道:“既然如此,那几只狗獾又是怎么回事?”

    通明竟然露出一丝羞愧,“她是女子……带着两个崽子逃到此地,我又怎能赶她出去?”

    说起狗獾来也有一段故事。

    如星逃到枣山来时正是清末年间,她是一位徽商的外室,如星这个名字也是那商人替她取的,因为她的眼睛像星子一样美丽。徽商死了以后,徽商正室之子带着族人将如星和她的两个儿子赶出了家。如星只得带着随身细软逃命,但国朝末年,各地乱相频出,人妖鬼怪,皆失去常心,她历尽千辛万苦才带着孩子逃到枣山,通明见同为妖类,又难得修出人形,更何况两边的业务范围没有重叠的,就容她们母子在此栖身。

    如星的两个儿子一个是狗獾,一个是那徽商之子,如星带着两个孩子在此落户后,狗獾之子见到山林就失去人心,不知哪一日就化为原形,再也变不回人形了。如星只得隐入山林陪伴儿子。另一子是徽商与丫头所生,是个普通的人。一日回家后不见了母亲与弟弟,只有留下的一个包袱和一封信,以为自己被抛弃了,哭了一场就带着包袱走了。

    如星的儿子当了狗獾,有一日就被进山打猎的村民抓住吃了。如星哭了一场,出山去重新找了个饭票,她这回找的是个乱世的军阀,得了栖身之所后还回到枣山看望通明,谢过通明几十年前的收留之恩。但她与军阀并没有孩子,不知是不是世道太乱,如星不敢生孩子。通明再见到她,就是她带着小苗悄悄回到山里的时候了,这中间又过去了六七十年。

    “小苗若一直在山里,是修不出人心的。”通明道,“所以如星才要想办法带她去外面。这次娘子放过她,过不了几日,她还会出去找人的。”

    秦青对如星不感兴趣,她找人不是为了求一夕之欢,也不是为了享人间富贵,而是为了修行。如果这是妖族的生存方式,实在没有她评判的余地。

    她更想知道此地有没有对鬼魂有害的东西?

    这个通明能打包票。

    “绝对没有!”通明道,“想来娘子那位友人是个善鬼,既非恶,就引不来夜游神。小的在此地两百余年,说句托大的话,此地若有那等神物将要出世,小的也早就将其除去了。不然小的又怎能安枕?”

    听了通明的话,秦青既安心又不安心,因为如果此地没有能伤害易晃的东西,那易晃不回来那就只能是出了别的意外。

    回到家以后,学校已经开学了。秦青先回校报道,然后直接去找施教授开假条,她替自己找了个实习项目:八宝寺。

    她把听通明讲的关于如星的事写了一篇报告给了施教授。

    “哦!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施教授看了以后就爱不释手了。因为如星的故事跟《徐家屯民俗初考》里的几个故事很相似。

    通明连那个徽商的名字和籍贯都知道,秦青查出后写在报告里,两相验证,更显得报告可信度高。

    “我想再去调查调查。”她说。

    “好嘛!我给你批假!你一个女孩子去太不安全!我给你找两个师兄弟陪你一起去!”施教授说,“干脆我把你要过来吧。”

    秦青现在还在文学系,施教授是历史系的,以前施教授不提这个是想着文学系毕业后好找工作,他怕误了秦青的前途。现在看到秦青好像打算往这个专业走,那当然是把她要过来才能更好的指导她。

    秦青想再去八宝寺只是为了继续找易晃,转系这件事她还没有考虑过,她跟施教授说让她再考虑考虑。

    施教授没有勉强她,说:“你想好了随时跟我说。”他想了下说,“要不就等你四年级后,直接报我的研究生。”

    秦青拿到假条,去跟她的辅导员和任课教授打过招呼,回家收拾好行李,施教授给她找的师兄也到了:许汉文。

    “怎么是你?”秦青问完就知道自己说了傻话,她跟许师兄认识,关系又不坏,施教授肯定是找个熟悉的给她当帮手。

    许师兄说:“怎么不是我?不欢迎啊?”

    许师兄不是一般人,本来秦青是打算不管找的谁,都用别的借口把人给挡回去,反正不能让人跟她去冒险吧?既然是许师兄,她就打算说实话了。

    所以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跟许师兄交了底。

    许汉文听得两眼放光!

    “你是说八宝寺的主持是个两百年的黄鼠狼?寺里的和尚全是修成人形的动物?那边还有个也活了一两百年的女妖怪?”

    “狗獾。”秦青提醒,不是狐狸精啊。她发现怎么男生一听到女妖怪都往狐狸精的头上猜?就不许别的妖怪修成女身了?

    许汉文兴奋的直搓手,“啊呀!那我一定要去啊!”

    秦青提醒道:“师兄,你之前才跟我说过,日后不再碰这种事了啊。”

    许汉文也很为难,不过最后还是好奇之心占了上风,他道:“师妹!我如果不去看一眼!我这辈子都会后悔的!”

    秦青只好再吓吓他,“我这次是去找易晃的!就是那个鬼!”

    “没事。跟在你身边的嘛,我知道,不是个坏鬼。”许师兄豪迈的一挥手,“咱们什么时候去?我订机票!”

    方域回来后要先忙公司的事,得知秦青还要再回去找易晃,虽然担心,但在见识过她对通明和如星碾压式的优势之后也不那么担心了,只是让公司的小高陪着过去当个开车的。赵兰山听说后,非要把他的司机也借给秦青用,说他的司机能打能扛。

    司机姓马,叫马万里,长得墩厚朴实,如果提着编织袋行李走出车站,肯定会被拐的那种形象。

    赵兰山却替马司机打包票,说他心里“门儿清!”。

    “有时我都哄不住他!”赵兰山道。

    旁边的马司机默默微笑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秦青待要推辞,马司机说:“就让我跟你去吧,之前我都跟我老板说不想跟他干了呢。”

    赵兰山也做出苦相来:“妹子,让老马跟你去一趟吧,也见识见识,省得以为我都是瞎说的。”后来他“迫于无奈”跟司机和秘书说了他是被女大王抓上山去了,结果秘书和司机都更坚定了要离开他的心!让赵老板的心里啊,凉凉的。

    赵兰山知道自己信用破产了,只好借助外力。

    他私底下跟秦青说,“老马靠得住,你让他跟着,绝碍不了你的事。我看你那个师兄跟个姑娘似的,真有事他帮不上忙。”

    对许师兄的武力值,秦青没有抱任何期待。她决定相信赵老板的推荐,带上马司机。

    最后,秦青和许师兄和小高坐飞机走,马司机开着车带着物资从高速走,两边在白桃县会和。

    秦青到白桃县的当晚,如星竟然带着小苗迎接她。

    他们三人刚出车站,如星就和小苗快步迎上来,离得远远的就冲秦青甜蜜微笑,殷勤备致的上前接过他们的行李,力大无穷的提在手里,道:“听闻娘子要来,我等早就备下了房舍,只是地方狭小,陈设简陋,望娘子千万不要怪罪。”

    如星的容貌如八百瓦的灯泡,照亮了整个大厅。来来往往的旅客看到她和小苗都有些走不动路。

    许师兄早就听说过如星大名,虽然知道她是个妖怪,现在却怎么也没办法把她和狗獾联系在一起,此时如星对着秦青笑得别提多灿烂了,许师兄在旁边受到辐射,也有张口流涎的症状出现。与他相比,已经出过社会的小高倒显得淡定多了,虽然也眼睛发亮,但好歹还能说得出话,他听如星说已经准备好“房舍”,悄悄问秦青:“是你朋友?她订好旅馆了?那我们还去不去住我们订好的那家?”

    那当然是去住小高订的那家。如星说的房舍,谁知道是不是变化出来的?

    如星听秦青说不去住,也不失望,殷勤的把秦青三人送到旅馆,又要请他们吃饭,再被拒绝,就说明日一早来请安,然后就退下了。

    从头到尾,许师兄受到的震撼最大,等如星和小苗走了,他忍不住问秦青:“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是人了?”

    秦青白了他一眼:“会不会说话?”

    许师兄赶紧改口,“我是说,你是不是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我又不是孙大圣!”虽然她是很想啦,但大圣是天生石胎,她是人胎,想出知道这辈子是不会修到大圣的境界了。

    小高最淡定,虽然如星母子(没有人相信她们是母女)这么殷勤,但他见过的接待多了,他去日本时,日本旅馆的女子都是跪着迎接的。

    吃饭时,小高问明天干什么?

    方域是让小高来开车的,关于秦青的事,他没跟小高说。小高道:“明天我先去提车,车已经租好了。”

    秦青说,“行,许师兄也一起去吧?”

    许汉文是想跟着秦青的,问她明天干什么,秦青说:“我有事要拜托如星。”

    通明被关着,她想装神弄鬼,还是要靠如星。

    许汉文就肯定道:“那我跟着你!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小高说:“那等我提了车,咱们一块去。”

    第二天,马司机也赶到了。

    赵兰山跟他说的多一点,见到如星后,马司机盯着看了好半天,怎么也看不出像女大王。如星被马司机盯着看,脸颊微红,形容羞涩,双目如星子流光,盈盈欲滴。马司机立刻把眼睛移开,别的不信,倒是信赵兰山被这女大王勾引走了。

    秦青与许汉文和如星坐上了马司机的车,因为马司机到底是知道一点底细的,当着他的面说话也不怕。小高的车上坐了小苗,在开车前,秦青让马司机去提醒小高别中了美人计,小高听了就笑着说:“哥,我出差那么多回,碰上的这种人多了,哪会上当受骗啊!”

    马司机语重心长的说,“会水的都淹死在水里了,你啊,别太托大。”

    上了车后,马司机竟然把挡板升起来了,摆明了不听他们在后面说什么。

    如星知道秦青要用她,激动的双目放光,柔声道:“娘子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小妇人莫敢不从。”

    秦青道:“我有个朋友在此地失踪,我怀疑他是被人抓走的,我想设个局,引此人出来。”如果是被死物等东西摄走,那就应该还在本地,而通明说此地没有这种东西,她相信通明说的,因为这里是通明的大本营,所以肯定不会有能害他的东西或人。

    这就应该是个外面来的,过路的,抓走了易晃。

    如星点头道:“娘子需要我做什么?”

    秦青道:“我疑心抓走我朋友的人是个修行者。”如果是如星和通明这类人,她不可能没察觉。所以她猜是和易晃一样的修行人,看到易晃将他抓走或摄走了。

    “我会放出气息,你要想办法在此地周围找到此人,将他引到我这里来。”秦青道。

    这是双保险。她的气息与鬼类似,既然那人抓易晃,她放出气来说不定也能引来此人。但她又担心她的气太厉害,这人不来,所以让如星去引来此人。

    她本想给如星保证肯定不让她出危险,以免如星不肯。不料如星听到后虽然脸色略微发白,却坚定的点头道:“一切都随娘子吩咐。”

    设陷阱的地方,没有比八宝寺更合适的了。

    通明是这里的占地虎,已经被抓进拘留所了。此地原来的不知是妖是怪的和尚也都跑光了,现在是一座空寺。

    秦青、许师兄、如星和马司机到山脚下,秦青要与如星单独上去,让马司机把许师兄带回去。

    许师兄马上说:“我要是在这里就回去了,那我是来干什么的?就陪你坐一趟飞机?”

    秦青说,“我不知道抓走易晃的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我和如星都各自有保命的手段,你留在这里,我还要分神照顾你。你看马师傅就不说什么。”

    马司机笑道:“老板让我跟着你,我不上山,我就在山脚下的车里,你遇上事往山下跑就行。”

    许师兄也马上说:“那我也在车里等着!”

    四人正在这里争论,小高带着小苗到了。一下车,秦青就看出不对来了。

    小高跳下车后,顾不上跟他们打招呼,先绕过去替小苗开车门!

    马司机摇头叹气。

    秦青悄悄摸出手机给方域打了个电话,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方域也很吃惊,他选小高跟过去就是因为觉得他意志还算比较坚定,也不是容易被美人计给哄住的人,“我跟他说。”

    方域给小高打了个电话,一会儿就给秦青回过来,“他说小苗是他遇上的最纯朴的女孩子!”电话里小高的声音充满梦幻气息,方域再三说小苗来历不同,还拉出赵兰山的例子,小高仍然坚定的相信“小苗是被那个女的骗了!我把她带回去,给她找份工作,再让她去读上学历出来就行了!”

    短短半小时车程,小高连怎么安排小苗都想好了。如此坚定,方域也没办法劝了,最后他不得已提了一句“小苗不是人”,小高哧笑:“方总你逗我!”

    一点都不相信。

    小苗听说如星要去设陷阱,一定要跟着去。小高一听也要跟着,秦青和许师兄一起劝都劝不回来,马司机听了半天,把秦青和许师兄叫到一旁说:“他现在色迷心窍,亲妈来说都劝不动,别费力了。我看我老板也就是瘦两斤,不贪财不害命,由他去吧。”

    既然实在劝不动,秦青也只能作罢。上山时,小高主动提着行李跟小苗走在前头,不到一刻两个年轻人有爱情做动力,一会儿就走得看不见了。

    等他们俩人走了,如星才小心翼翼的跟秦青赔礼道歉,“小苗这孩子,日后我骂她!”

    秦青笑道:“既然是小高的选择,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但如果日后小苗害小高,她是不会放过小苗的。

    八宝寺里一片狼籍。

    僧人们住的屋子里全都翻得乱七八糟,外面的空地挖的到处是深坑。如星让小高去挑水,她带着小苗先收拾出来两个能住人的屋子,秦青要帮忙,被如星拦住:“娘子怎能操此贱役?快别动手。”她让小苗去捡把还算完整的凳子擦干净,请秦青坐下。

    秦青也不强求,她开始沉下心,放出一股气,慢慢的在此地流转。

    钟湖坐在小摊上吃面,突然放在包里的八卦镜又响了。他一手按住八卦镜,默默把面吃完,喊道:“老板,结账!”

    “来了!五块钱!”

    从小摊上离开,钟湖来到车站旁边的小胡同,往地上一蹲,从包里掏出一块印着八卦图的塑料布往地上一辅,把自己的八卦镜拿出来压在上头,看到有中年妇女、形容憔悴的青年经过就喊一声“算命,看八字手相面相前程姻缘转运阴宅风水”

    喊了一小时,只有人看,没人过来请他算,他也不着急,掏出根烟来让一让旁边也是蹲在这里等活的民工们。

    一个拿着“水电贴砖做吊顶”的硬纸板的男人过来,蹲下,钟湖给他让了根烟,习惯性的扫了一眼这人的面相,面忠实奸,有多少财气福运都要给漏走。

    这人抽着钟湖的烟,往钟湖的摊子上瞅了一眼,哧的笑了,指着钟湖的八卦镜说:“你这盘上的针是歪的。”

    钟湖看了眼八卦,上面的铜针一直指着八宝寺的方向,他淡淡道:“偶尔才歪一歪。”说着,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放在旁边的包。

    上回,八卦镜疯狂乱转,他就因此收了不少乱跑乱撞的孤魂野鬼。其中倒有一个仍有神智,显然是有人特意养的。他本想收了此鬼就赶紧离了此地,怕让主人找上门,可又舍不得此地乱跑乱撞的其他野鬼狐怪,这种便宜可是难得一见的!

    不知是不是此地有什么东西出世,才会惊动这些鬼怪。

    看来,今晚倒是可以再上八宝寺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