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一瞬间,钟海身上已经叫冷汗浸透了。

    他仿佛浸在了北极的冰海中,寒意透到了骨头里,让他忍不住瑟瑟发抖。

    刚才进来时,他根本没在意这一对男女,特别是那个女孩,现在连她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可此时那女孩站在他身后,却叫他如芒在背,后脖子根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发现在旁边的那个男生也好像被吓住了,手脚俱颤的僵立在那里。他努力转过头来,偷偷哀求的望着他。

    小高也确实被吓到了,他不懂这男的为什么突然跪下。但他听得出来这人是来抓小苗的,而刚才小苗……小苗……小苗在他眼前变成了一只浣熊!

    浣熊不是外国的动物吗?外国动物也能像中国动物一样修成妖怪?不过可能全世界的动物都是一样的,中国的能修妖,外国的也能。

    小高的脑子暂时有点短路,他看钟海跪着不动,犹豫了一下,对秦青说:“你回去把门从里面锁上然后报警!我……我去给她们提醒一声!”然后转头向着如星抱着小苗逃跑的方向跑了。

    秦青看他跑了才发现原来就算看到了那一幕,小高对小苗仍然保留了一份善意……吧?

    ——如果他这样都还能坚持爱上小苗,那就太让人佩服了!

    钟海眼睁睁看着唯一可能救他的人跑了,他心底暗骂这人是不是傻?!还让这女的回去锁上门报警,他都没发现他是被她给压到地上的?

    足见世人多愚!

    秦青也觉得小高此时离开真是太合适了。她对钟海说:“我对先生的来历不感兴趣,只要先生将我的朋友还给我,自然一切好说。”

    钟海抖着声音强硬道:“我就是不还,你能耐我何?”

    秦青觉得对着钟海这种一只脚入了门的人最方便了,普通人你还要给他解释半天,对钟海点了一两句他自己就懂了。

    她道:“先生休要嘴硬,我只问先生此时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

    钟海自然感觉很不好!

    他猜这女的只怕手中有件宝贝,这宝贝霸道得很!能将人罩在里面,慢慢吸取人的生气。

    他现在发觉了,从靠近枣山的时候,他的前后心都在冒冷气,这不是天气的缘故,而是这宝贝的能耐!

    什么宝贝竟能让方圆五十里的地方都笼罩在它的威能之下?

    想到这里,就叫钟海止不住的激动!

    他转了下心思,对秦青说:“你养的那只鬼,还给你也可以,只是你要告诉我,你是用什么东西定住我的?”

    秦青一愣,他紧接着说:“你不要想骗我!我钟海走南闯北,也是见识过世面的。你若想要回你的小鬼,就不要在言辞上哄骗我!”

    秦青没料到他竟然一心以为她是用宝贝定住他的,这也让她对钟海的能耐有了一个判断。

    只怕这人在眼力上,还不如易晃。

    易晃都能查气观风,这人还没到这个境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自身的气那么杂驳竟然也不在意。

    不过他身上也是有一些东西的,不然也不至于收了易晃。

    秦青道:“告诉你自然可以,还可以让你看一眼。只是有来有往,你用什么东西收了我的……小鬼,也该拿出来叫我见识。”她学着他说了一句,“休要哄我。我见过的宝贝多了,一打眼就能看出是好是坏来。我那小鬼养得精心,寻常东西可留不住他。”

    钟海跪在地上,形容狼狈,可现在他已经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他心道这女的只怕是家传的宝贝,自己不懂,那鬼也是家里大人指点着养出来的。等一会儿……

    他道:“这个不难。你让宝贝先放我起来。”

    秦青道:“你就是起来,也逃不掉。”

    钟海道:“我不逃,我还想看看你的宝贝呢。”他还想要那个宝贝呢。

    秦青就把气放开,钟海只觉得浑身一松,立刻站了起来,回头看秦青,发现果然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入世不深,幼稚得很。

    他先把背包里的石碗取出来放在地上,“就是这个收了你的小鬼。”

    秦青一眼就看出这石碗是墓里的东西,她在施教授的资料里见过,这石碗应该是镶在石柱上的,是祭祀之物,通常放在墓门前,一边一排,里面放的是供给阴间小鬼的供品,好让小鬼们不要纠缠下葬的人,不要绊他的脚,放他平安离去。盗墓的人只把石碗锯了下来。

    这东西,脏得很。

    看这男人的样子,还把它当个宝贝捧着。

    秦青暗暗翻了个白眼,对钟海的来历更好奇了。他应该也是自己入的门,却不知是从什么渠道入门的,怎么净是一些危害自身的玩意?

    她用气包裹住石碗,这石碗感觉到阴气,竟然顺从的打开自己的气场,将碗中物全都呈现出来给她。

    想想这碗的来历,大概是把她当成过路鬼了。

    秦青对自己身上的阴气也实在是没辙了,正好将气探进去查探一番。

    里面没有易晃。

    秦青立刻黑了脸,钟海扑通一声又跪下了,“你骗我?”

    钟海茫然了一瞬,立刻想起来了,马上把八卦镜掏出来,秦青看到又怔住了,八卦镜本身明显是个很好的镇宅物,不知让谁给上头镶了个铜针,借着八卦镜去指物,也算独具匠心了,只是这样一来未免不伦不类了些……

    钟海将八卦镜对准石碗,见铜针不对,额上登时冒出冷汗来。

    他以前抓来的小鬼被这碗吞掉也要两三天,他看那鬼有些道行,想着怎么也能多撑几天才一直没把它拿出来,现在这样,难道已经被碗吞了?

    他此时疯狂转动脑筋,要赶紧想个办法哄骗这个女孩,她的宝贝还没拿出来呢。

    秦青看出他神色不对,问他:“说,我那小鬼在哪里?你不还给我,我绝不会饶过你!”

    她心里也开始急得发颤,如果易晃真的已经被这人害了,她……她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去杀人的。

    现在,她就心虚的很,只敢虚言恐吓他,心里后悔当时不该回去,应该就留下来找易晃,八铃和请假的事都托给别人。可是当时有很多事她不敢告诉家人和学校,只能自己去做。

    如果真是因为误了这一刻就耽误了救易晃的时间……

    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安心了。

    激动之下,秦青更加用气去压钟海。

    钟海一下子觉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整个人被压得趴在地上,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抖着声音举着石碗:“我我把它放在这里了,真放在这里了,可能、可能是他逃走了吧?”

    “逃走了?”秦青连忙问。

    钟海赶紧说:“两个小时前,我下车时它还在的!”当时八卦镜的铜针还指着石碗的。

    两个小时……

    秦青赶紧回去看八铃!

    难道八铃刚才已经把易晃给救回来了?

    她跑回屋里,钟海觉得身上轻松些了,他知道这女的肯定是回去拿宝贝了。

    是什么样的宝贝,这么厉害?

    钟海不顾身上巨大的压力,凭着一股毅力,慢慢的、悄悄的爬过去。

    他爬到屋门前,躲在门口看,那女的坐在屋里,桌上摆着一只铜钟。

    那铜钟一看就是老物件,年代虽然不算远,但周身泛着光,一定时时让人把玩。

    女的似乎是有些怕这铜钟,手伸在铜钟之下却不敢碰。

    这宝贝果然霸道!

    钟海努力站起来,默默运气,积攒力气,然后猛得冲进去抱住铜钟就往外跑!

    秦青正在犹豫要不要再入一回阴间,上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次知道摸了八铃就可能回真身入阴,不得不让人慎重啊。

    往好处想,她摸着八铃,说不定又是直接回家呢。

    这么一想,好像又不那么害怕了。

    反正,她是一定要去看一看易晃是不是就在易家庙里的。

    她下定决心,手就要往八铃上放,突然一个人冲进来抱住八铃就跑!

    她刚才一直用气裹着八铃的啊!

    秦青猛然站起来,就看到那个抢走八铃的人是谁了,然后就看到他还没有冲到寺门就随着惯性扑倒在地。

    她赶紧上前,一手摸着八铃,一晃眼,脚下就是一片虚空。

    钟海只觉得脚下一空,人就往下掉。

    啊啊啊啊啊!!

    他这是掉到山崖下了?

    天太黑,他没有看清路?

    不对,他记得他没有跑那么远,还没跑出八宝寺呢。

    然后他发现他刚才喊的那一声——

    没有声音传出来。

    他掉得越来越快了!

    秦青进来后就看到他了,赶紧一手拉住他,却只抓住了他的袖子。

    钟海往上看了一眼,见这个女的一手消失在虚空中,一手抓住他的袖子。

    凭着直觉,他立刻反手去抓住她的手!

    别放开我!

    他喊。

    秦青看到他张大了嘴,但没听到他的声音。

    他抓住了她的手,她也感觉到了他的重量。

    沉。

    沉得像一块大石头,直拉着她往下坠。

    此时她才想起来,鬼在这里是重的,这样才能一直坠到地府里去。上回她带易晃出去就是这样,当时还是她发现不对赶紧怀念家的模样,八铃就把她和易晃送回了家。

    可此时她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她还要找易晃。

    秦青没有放开他,焦急的四处张望。

    上一回,她像坐着热气球一样缓缓飘落;这一次,下降的速度却非常快。

    上一回,像是有根线牵着她去了易家庙;这一次,却是直直往下落。

    这样下去不行。

    可不等秦青想出办法来,钟海猜到了,这个女的另一只手抓住的肯定就是那个宝贝!他开始以秦青为绳索向上攀爬!他要抢到这个女的另一只手拉住的宝贝!

    不然他早晚会掉下去的!这个女人的手一看就没什么力气,不可能拉得住他。

    秦青马上知道了他的打算,特别是他毫不客气的以人为绳的举动,让她条件反射的用阴气震开了他。

    钟海只觉得手上一松,整个人像是被气给震开了一样,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女的瞬间离他越来越远。

    不!是他落下去了!

    救我!

    救救我!

    我给你钱!救救我!!

    只是一瞬间,秦青已经看不到他了,她的落势也和缓了,再次像飘浮的气球了,而且,她能感觉到,方向也改变了,这次应该是要把她带到易家庙去了。

    易晃早就看到秦青了,他先看到钟海掉进来,紧跟着秦青也进来,然后她去拉他,再然后,钟海想蹬掉秦青爬上去。

    他急的在这里大喊,还想冲出去,可庙门虽然是大开的,却像有道无形的屏障一样。他出不去,心焦如焚。

    终于,钟海自己掉下去了,他也松了口气。

    秦青向他飘过来,他站在门口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