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6章 你我殊途

第176章 你我殊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这是第二次来阴间了。

    凭心而言,这里给秦青的感觉还不错。

    首先是安静,非常安静。四周一片黑暗,静谧的黑暗。看不到光,也看不到周围的东西,只能看到自己。

    这会让人心慌,但另一方面,也会让人产生“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的安心感。

    秦青缓缓飘落,很快就看到了代表易家庙的灯火,它仍跟上回见到的一样,仿佛千百年来都矗立在这里,不曾离开。

    这是一盏留给易家子孙的路灯,当他们脱离父母妻儿后,来到这里,不至于茫然无措,这就像是一个家,一个驿站。

    易晃就站在门前,他的身影看起来比在阳间凝实得多。

    这让秦青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她大概是不能进入易家庙的。所以在快要靠近时,她就对着易晃大喊:“快跳过来!”一边伸出手。

    她发现她的声音在这里是可以出现的,但听起来特别不真实,就像是从电视或收音机里传出来的一样。

    易晃对她苦笑着摇摇头,指指他的脚,做口型:我过不去。

    我的脚,不能离开易家庙。

    虽然在看到易晃时她就猜到了,但真的听到他离不开,她还是接受不了。眼泪瞬间就溢出眼眶,破碎的泪珠像闪烁的星子,竟然浮在空中,缓缓向上飘去。

    易晃早在进来后就明白他这次估计是出不去了,能在最后再见一面阳间的朋友,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他冲她微笑着,使劲摆手:快走吧,不要再往下落了。

    秦青没有很多时间犹豫,因为她越往下落,下降的速度就越快。似乎当她进入阴间越深,她身上的气就会被吸引。

    易家庙这里应该就是阴阳之间的分隔线了,那远处的点点星火大概是各种家庙,离开这里,只能向下直直降落到地府去。

    易晃不想最后留给朋友一副愁苦的面孔,他一直面带微笑,对秦青轻轻挥手:走吧,这里才是我的归处。

    这段时间以来,他以幽魂的姿态留在阳世却风波不断,现在他懂了,这是因为他是不属于阳世之物,继续固执的留下,最后很可能会比这一次被钟海捉走更糟糕。

    秦青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或许只有几秒钟,可她觉得这几秒很漫长,因为她必须要眼睁睁看着易晃,并且离开他。她知道这一次离开,就真的是永别了。

    八铃似乎感受到她的心意,带着她缓缓向上升去。易晃渐渐变小,最后化做一粒微尘,当易家庙也变成几乎要看不清的一点星火时,她已经能感受到阳间的温度了。

    很奇怪,她并不觉得阴间冷,此时的阳间气温也并不高,可她的身上还是有一种仿佛被正午的大太阳炙烤的烧炙感,然后声音涌进来了。

    风吹过树叶与草丛的沙沙声,吹过地面,带着树叶、纸片、塑料袋等刮过地面的声音,寺庙墙角的木桶放得不稳当,正随着风一下下磕着墙壁,还有……还有呼吸声……

    秦青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倒在地上,她旁边就是钟海,他面朝下,趴在地上,怀里还抱着八铃,一动不动。

    她就倒在他旁边,小高还没回来。

    她摸出手机,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

    派出所的人很快就让村里的人先过来看了。

    村民们吓了一跳,先喊来女人把秦青扶到屋里守着,给她端来热水拿来蛋糕。她在屋里听到外面的村民很有经验的喊:“先不要动他!先不要动他!谁有镜子?拿个小镜子来!”

    没有镜子,还是临时拿了个手机凑数。一个老大爷接过村里后生的手机,用手把黑色的屏幕抹了一遍,冲上面哈了口气,见上面蒙上一层白雾,再抹干净,然后小心翼翼伸到钟海的脸下,凑到他鼻子前,另一个人拿手电筒照着,停了五分钟,大爷问:“有没有气?”用手电筒照着那人深沉的摇摇头。

    老大爷叹了声晦气,用很大的嗓门打电话给村里的派出所:“派个人来吧!这里有个人没气了!不知道啊!看不出来!要不把卫生院的也喊来吧?”挂了这个电话,大爷再给卫生院的人打,“魏婶?你到山上来一趟,叫你男人送你过来!这有个死的!外地的!所里的人让你先过来看能不能给救回来!我知道,知道!没让你一定救回来!你就过来看看!这不是程序嘛!你来就行了!”

    老大爷在外面安排好了,进屋来找秦青,客气中也带着点不客气的问她:“丫头,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秦青就指着外面钟海抱着的八铃,再把自己背包里的学校给开的介绍信、施教授写的介绍信等都给拿出来,还有公章和她的学生证,说:“我是来这里搞研究的,不止我一个人来,山下还有我一个师兄和一个专门请来帮我们的司机呢。跟我一块上山的也有一个人。”

    老大爷问:“还有一个?那他人呢?”

    秦青还是指着外面的钟海说:“刚才他冲进来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的,然后前面确实有个女的跑过去,我们就没告诉他,然后我那个同伴就去通知那个女的,这个人看到我带来的文物就要抢走,然后他就栽那儿了。”

    她说的虽然颠倒,但老大爷听懂了,去外面喊人:“去找,这山里应该还有一个跟这个女的一起来的男孩,还有一个跟这个男的一起来的女人,都去找找,找回来再说话。”

    秦青吃着蛋糕喝热水,过了半小时,小高就被村里的男孩找回来了,他看起来狼狈的很,身上都是土,一瘸一拐的。但这都不是让秦青最吃惊的,最吃惊的是他怀里抱的东西!

    一只缩着头的狗獾。

    怎么想这都不可能是如星!

    那就是小苗!

    他把小苗抱回来了?

    不对!他为什么抱着小苗?

    秦青刚告别易晃,回来就要面对猝死的钟海,还要跟这边村里的村民和派出所打交道,然后小高又抱回来一个疑似修成人形的女妖怪……

    她真的没有一点伤心的时间和空间。

    秦青有点愣的问他:“这是……”

    老大爷也看到了,立刻瞪跟着小高的后生们。三个后生赶紧解释:“跟他说了让他放下,死活不放!”

    “是他自己抓的!”

    “这是抓的?”老大爷呸了一口,“这是捡的!”他转头看小高,看他这样也不像是准备抱回去剥皮吃肉的,大爷心想,这大概就是那种捡小动物回去治伤再放回来的人了。

    后生们看小高这些都挺出奇的,他们倒不是没爱心,只是在山里住久了,这山里的动物嘛,基本也就跟家里的牛羊鸡鸭差不多,一眼看去,想的就是肉。

    当然,不能故意去打猎去吃,但偶尔捡到一只死的,吃了也不犯法。

    所以小高这样的“城里孩子”看到受伤动物就发爱心要捡回去治伤,他们就觉得很有趣。

    秦青看小高,而小高快走到屋里才发现秦青居然也在,刚才她这么大一个活人,他愣是没看到。然后她就看小高一愣,一副想把小苗给藏起来又发现藏不起来的窘迫样,最后,他竟然把小苗送到隔壁屋了,还过来倒热水拿蛋糕过去想喂它。

    秦青小声问他:“她吃蛋糕吗?”

    小高紧张的看她,左右望一望,小声跟她说:“你不要发微博!”

    嗯?

    秦青现在的脑子也不太好使,就没反应过来,迷茫望他。

    小高加了一句:“你发了也没人相信,只会当你在说谎。”

    秦青懂了,“你是说……”她指隔壁的小苗,“我发她是……”

    小高紧张的按住她的手,眼神里全是哀求。

    秦青叹了口气,真心服了,“我不发。放心吧。”

    后面的事,她就不太关心了。

    因为老大爷喊来了乡卫生院的人确定死亡,喊来了派出所的人收尸,然后就让喊来的女人陪秦青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送他们下山去派出所说明情况。

    被钟海抱在怀里的八铃也被当做证物给带下山去了,想要回来要让杉誉大学开证明。

    一想到明天的事还很多,今天也实在是累得不行的秦青在村里的阿姨给她铺好床后就倒下睡了,一觉醒来,方域已经到了。

    方域虽然把小高派来也不是很放心,特别是在接到电话说小高好像被小苗迷住后,更是匆匆把手上的事交待一下就坐昨晚的飞机赶来了。

    他一到,秦青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在派出所的长凳上,她靠在他怀里,小声的说:“易晃留下了。”

    方域搂住她,轻轻嗯了声,“别担心,那是他该走的路。”

    “嗯。”秦青把脸藏进他怀里,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其实只要有一个人能跟她一起怀念易晃就够了。

    小高抱住小苗站在很远的地方,村里的人很贴心,给他送来个抓黄鼠狼的大铁笼子让他把小苗放进去,他死活舍不得,就要抱着。派出所的人看到了,打电话给了林业局。

    方域替秦青解决完身份证明的事后,钟海猝死的事就跟她无关了。学校也把八铃的归属证明传真了过来,等案件调查结束,就可以把八铃取回来了。两人出来就看到林业局的人要从小高怀里夺走小苗。

    小高不愿意给,可他实在站不住脚。小苗是保护动物,如果不放归山林,只能去动物园,还要看本地有没有动物园愿意收,不然她的下场就难说了。但不管怎么样,总之是不会让他养的。

    小高跟林业局的人纠缠一会儿后,眼圈都红了。

    方域看着实在不忍,上前说了两句好话,把林业局的人劝开,拉着小高到一旁:“我有个主意,这东西是能听懂人话的吧?你把它放开,让它跑,然后咱们开着车在外面路上等它。”

    小高想想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他抱住小苗说了好长一段话,细细的交待她“我的车号你要记住”“车是红色的”“我就停在路边等你,开着门,你一定要过来”,翻来覆去交待几遍才不安的抱住小苗假装要给林业局,然后突然跑到外面,往路边一抛,狗獾落到地上,飞快的蹿没了。

    林业局的人追出来,看狗獾跑了当然要生气,不过他们以为这狗獾是受伤了才会乖乖被人抱住,见它没受伤就算了,反正他们抓到也是要放归的。但小高的行为也是妨碍公务!

    方域说了不少好话才让他们放过小高。

    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坐上车准备回去了。

    但小高的车在路边等了四个小时,也没等到来找他的小苗。

    秦青本来很感动小高对小苗的心意,以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毫无阻碍的在一起了,没有见到小苗,她也很失望。

    “小苗为什么不来呢?”她问方域。

    方域的车也停在路边等小高死心,他笑着说:“因为小苗找的是一个把她当人看的丈夫。”小高既然知道了她的原形,那她就不会找小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