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8章 千金难买后悔药

第178章 千金难买后悔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到了晚上,已经有八成的人去过那个泰国风俗展了,楼道里飘着浓浓的芒果香味。

    “给,吃吧。”柯非把一个大塑料袋放在桌上,里面全是切好的一盒盒的水果,“那边水果卖得可便宜了!还能往上面浇椰汁洒辣椒粉!”

    孙明明刚要吃,愣了:“什么东西?”椰汁还算可以理解,辣椒粉是什么邪物?

    “放心,我没让他洒,就是切切。”柯非坐下来,掏出一盒打开拿细竹签插着吃,“那边还有炸水果,明天去吃吃看!”

    秦青也坐过来说:“我中午去没有卖水果的啊。”

    “你去早了,现在那里人可多了!”柯非说。

    风俗展是很懂人民的,开在杉誉大学旁边,一开始就打着吸引学生的主意。秦青第二天中午跟柯非他们一起去展场吃午饭,没进去就看到拥挤的人潮。秦青道:“进去人就少了!”

    这话说早了,等进去一看,人比昨天多了三倍,摊子也多了不少。

    花坛边今天已经被人占满了,她们买了吃的只能站在路边快速吃完。孙明明昨天就听说这里可以刺青,泰国风的,非要也刺个小的在手腕上,“听说很快,就十五分钟!”

    刺青的摊位挨着,就两个帐篷,外面排着七八人的队。孙明明一看就有些沮丧,司雨寒说:“先去逛,逛完再回来刺,反正他这个展要开上两个月呢。”

    四人挤过重重人群,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起来。

    秦青昨天买木雕的那个小摊今天涨价了,昨天卖80块的小狗,今天涨到了120,那个小姑娘还认识她,看到秦青和朋友们过来,小声说:“你们要的话还是昨天的价。”

    秦青笑着摇摇头,司雨寒三人看到黑虎都说还行,听到80块后就觉得不值了。

    卖文化用品的摊位并不多,只占展场的三分之一。而且里面有些东西也实在贵得离谱。秦青他们逛到一个卖佛像的摊位时,正好有人在问里面最大的那个佛像多少钱。

    佛像是黑檀木雕的,高约两米,身上有很多金项圈、金项链、金手镯等,全都染成了金色。一个看起来像老板的人问看摊位的小姑娘这尊佛多少钱,小姑娘说这是展品不卖的,她要问问经理。很快经理过来报价说三十八万。

    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

    “就这个三十八万?!”

    “不就是木头雕的吗?好木头吧?”

    “看,那人还真想要啊!”

    那个老板大概三十多岁,听到价格虽然皱眉,却没转身就走。经理道:“这尊佛是他们当地的庙里用的,开过光,念过经的,不是纪念品那种,送过来只是做个展品,宣传当地文化,并不打算卖,如果给了您,我们还要再联络那边再送过来一尊。”所以价格是不让的。

    老板点点头,掏出支票薄:“收支票吧?”

    围观的人又是齐齐惊呼一声。竟然亲眼看到有人花这么多钱买了一个这个东西!等经理引着那个去办公室后,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时,还在议论纷纷。

    “他买那个放哪里?”

    “放公司吧,提升一个公司的品位。”

    “什么公司放这个东西?”

    “总不会是放家里吧!”

    从展场出来后,柯非才问秦青:“刚才那个佛像,你觉得有用没用?”

    她一问,司雨寒和孙明明也都赶紧看秦青,她们也好奇啊。

    秦青刚才在那个佛像身上确实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在环绕,那股气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有波动感。”她说。

    柯非:“什么叫波动感?”

    秦青体会一下,尽量形容出来:“怎么说呢?那佛像是个死物,有气也应该是被制造祂的人赋予的,气就应该是一动不动的。”但那佛像身上的气却是有波动的。

    柯非浑身发毛,马上想起小叶子来!

    孙明明也想到了,小声说,“难不成,那佛像是活的?”

    秦青赶紧摇头,“不至于是活的!”她在昨天回去后看了一些泰国的神话故事,她说:“可能跟这个国家的传说有关。”泰国的佛像不是清心寡欲类的,祂们有喜怒哀乐,说是神佛,却更像人。

    之后好几周里,学校里很流行去逛风俗展,特别是饭点,连饭带散步逛街都解决了。去得多了,荷包难免要受累。秦青把那里所有的摊子都吃过来了,好吃的更是吃了两三回,司雨寒她们也买了不少纪念品。

    有秦青在,但司雨寒、孙明明和柯非三人在买纪念品时都请她掌眼。不过不是为了买回去灵验的东西,而是不要买到灵验的!为了避免一不小心又买到有灵的东西,她们三人连有形状的都不肯挑,只肯买最安全的。

    所以三人买的最多的就是木头梳子、木头镜子,还有香包。

    秦青难免叹气,她悄悄问司雨寒,“要不要我搬出去?”

    司雨寒奇怪道:“为什么?”

    秦青犹豫又愧疚的说,“你们有点害怕吧……”

    司雨寒翻了个白眼,“我怕的是打开新世界大门好不好?以前……以前都不相信啊。现在才知道……世界真不安全!”说完紧紧抓住秦青的胳膊:“所以你绝对不能搬!你在这里我才能放心啊!”

    柯非和孙明明也是一个意思。

    孙明明被司雨寒悄悄提醒后,特意来找秦青,安慰她道:“你别担心,我觉得你这算异能,不会带来什么晦气啊恶运啊之类的东西,你也别想太多。说实话,有你在我安心多了。晚上下晚自习跟你一块走比跟男朋友一块走还安全呢!”

    柯非也让秦青别想太多,“我查过了,像你这种青春期突然开眼的,等长大就不会再看到了。”

    秦青茫然了一下,反应过来说:“……这说的是小孩子吧?我都二十多了……”

    柯非改口,“等你结婚后肯定就看不见了!”

    结婚后就看不见了吗?

    秦青在心里想了想,发现……她其实对自己的“异能”并不怎么留恋。如果它真能自然而然的消失就好了。

    在孙明明说过以后,秦青才发现每天晚上四人都是一起去自习室的,而且孙明明与柯非的系跟她们不一样,几人也一起上同一间自习室,而不是跟同学一起。

    无意中成了“保镖”的秦青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责任感!她有责任保证大家这一路都平安无事。

    这天晚上,她们在寝室吃过饭后,带着水杯和书去找自习室。

    靠近寝室的自习室总是最快客满,现在快到期末了,秦青她们又是大三,几乎每晚都要去自习室,自习室的座位变得抢手起来。

    秦青四人快走到的时候就在刷群。

    “202、204、206都满了。”秦青说。

    “208还有几个位子,但都不好。”司雨寒说,“不要上三楼?”

    孙明明皱眉:“305、307、309的灯不好。”

    学校也是绝,同一幢楼,二楼每间教室装八个吊灯,三楼每间装四个,这也太差别待遇了。

    柯非也在刷群,“要不要换个楼?”

    “哪儿啊?”孙明明问。

    “旁边那幢化学楼,上面七楼八楼可以当自习教室用,人少,还不用跟人抢厕所。”柯非指着前方的一幢楼说。

    没有更好的选择,她们只能去化学楼了。

    现在刚七点,有些班竟然还没下课,她们进去时这幢楼的人还很多,有不少都是跟她们一样上去蹭教室的人。

    “有电梯啊!”孙明明大喜!

    “当然有啊。”柯非说,“这又不是教学楼,老师用的楼都装电梯。”

    两间电梯都很旧了,但运行的很顺畅。

    十几个人挤进来都以为它要开不动了,结果很顺利的上升了。

    七楼一出电梯就能看到正对着的地方是大窗户,走廊的一边全是窗户,对面才是教室。

    “这里采光肯定不好。”孙明明说。

    七楼开门的房间全可以用来当自习教室,人也不少,坐了至少六成人。

    秦青四人找到干净的座位坐下,拿出书来开始读,半小时后一抬头,教室里已经坐满八成了。

    “怎么这么多人?”秦青小声问。

    柯非做口型:“公务员考试。”

    哦,对了,上上周报纸上登说市政府十几个部门要招人,有六百多岗位,面向全市普通高校,应届的都可以考。

    秦青看了一眼,总觉得她现在跟社会都有点脱节了。她现在正在写八宝山的论文,打算好好写完交给施教授的。不过研究这个,对她以后有用吗?

    显然用处是很小的。

    秦青想了一会儿,就把注意力继续集中在论文上了。她写这个,一方面是对自己的经历有个交待,不写出来憋得难受;一方面是想报答施教授和代教授,如果可能,她还想让代教授也看一看呢。

    至于前途的事,明年再考虑吧。

    秦青四人一直看到晚上九点才走,她们离开时,教室里的人已经达到了九成。

    “有人打算在这里过夜吗?”秦青问柯非,现在还不走,估计是想熬通宵了吧?可是离考试还有一两个月,能一直熬吗?

    “肯定啊。”柯非说,“他们都是晚上在这里看书,早上回去补眠,下午去上课,晚上再来。”有的连课都不上了,主课才去,不点名的副课都不去。

    “真辛苦啊。”司雨寒叹了句。

    十一点,自习教室的人慢慢变少了。凌晨两点后,很多人趴在桌上睡过一觉,醒来后也都收拾东西回寝室继续睡了。

    到了凌晨四点时,一间教室只有寥寥十几个人而已。

    汤禹趴在桌上,脸下是没有翻开的书。

    他不想再看书了,也不想再学习了。他什么都不想干了。

    父母总以为他在学校没有好好上课。

    “是不是逃课去玩游戏了?”

    “是不是去上网了?”

    汤禹跟父母解释过他不玩游戏也不爱上网,可他们都不信。

    “你们这些大学生都这样,离了父母觉得父母管不住你们了,就随便玩,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

    “你不好好学,以后怎么办?”

    “你怎么找工作呢?”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你结婚都没人找你。”

    “我跟你妈现在收入加起来还不到一万,你想啃老可是没办法让你啃的。”

    “等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父母的焦急他通通都知道,都明白,他没有不努力啊!他努力了,可到了大学以后,读书变得不再只是课本了,会读书更像一个动词,它包含很多内容,很多东西。所以他在高中时尚可的成绩进了大学后直线下降。他承认,有很多事分了他的心,可他没有只顾玩,没有只顾交女朋友。

    他只是……只是跟不上了而已……

    父母得知了考公务员的事,特意打电话跟他说:“你知不知道?”

    他知道,可他并不打算考,他觉得自己考不上,他还是想考研。

    “考研你也未必就能考上啊,考上毕业也未必就能找到工作!你先去考一考,就当积累经验了。”

    于是他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他去报名了公务员,要看书,可该写的报告还没有写,该找的实习也还没有找到,教授不喜欢他,觉得他拖,“还不抓紧?没时间了啊!”

    他的英语还没考,辅导员很惊讶:“不是大一就让你们考了吗?你没考?!”

    他只是当时想等到四年级再考也来得及而已。

    “那你快去考吧。”辅导员气愤道:“快去吧,你啊,不知在想些什么!跟一堆一年级二年级混在一起考!三年啊!非都赶在最后一年?你不知道最后一年最忙吗?人家都急着找工作了,你还要去考试!”

    他只是,他只是……

    只是当时没想到而已啊……

    好累……

    汤禹心想,如果什么都可以不必想就好了,什么都不用再去担心,都不用管……

    他已经考虑很久了。

    现在终于下定决心了。

    他坐直,把水壶拿过来,默默喝完它。

    并不难喝。

    教室里很安静,大家都在睡觉。

    他重新趴回去。

    他本想继续睡的,在睡梦中无知无觉的离开。

    可他越来越清醒了。

    他不想死!

    他还没有交过女朋友!

    他钱包里还有四百多块没花完,如果要死,他想先把这钱花完,约个女孩,学校的也行,网上也行,约她出去吃吃饭,再玩一玩。

    他还想过要买一辆车,他的卡里还有三万多,听说这些钱就可以买一辆最便宜最便宜的车了。

    他还想去香港旅行,买时髦的衣服,做个发型。

    他后悔了!

    汤禹动了下眼皮,动了下舌头,动了一下手指。

    他动不了了!

    他也喊不出声音来!

    他坐不起来!站不起来!没办法打电话!

    教室里有人啊!

    有没有什么人能发现他啊!

    救救他啊!!

    救救他!!!!!

    清晨的阳光洒进教室,有人被阳光刺了眼才醒过来,伸了个懒腰,看周围的人都走光了,他也拿起书准备去吃早饭然后回寝室睡觉。

    走之前他看了眼教室里,后面还有一个人趴着。

    “还没醒啊。”

    他放轻脚步,悄悄从前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