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79章 奇怪的声音

第179章 奇怪的声音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中午下课时,司雨寒和秦青讨论去哪里吃饭。

    “还去风俗展吃吗?”去了好几次,她吃腻了。秦青道,她开始想念食堂的饭了。

    “嗯……”司雨寒也腻了,挽着她悄悄说:“我们吃简单点,龙须面好不好?”

    “好!”秦青痛快答道。

    龙须面是食堂大师傅随心所欲发挥的,能在里面吃到什么,全看食堂今天做菜剩了什么。别以为都是边角料就不好吃了,大师傅之所以在学校倍受追捧,就是因为他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两人赶到食堂,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卖龙须面的地方排着长长的两条队伍,秦青与司雨寒加入进去,前面有人买好端过来,后面排队的人都赶紧问:“今天放的什么?”

    “有什么东西?”,

    买面的两个人说,“我的是白菜、海米、金针菇、豆腐丝、海带丝。”

    “我的是一堆火锅丸子。”鱼丸、牛肉丸、鸡肉丸、夹心丸子。

    这里的特色就是同样的钱买到的内容物完全不同!

    面下得很快,只等了不到十分钟就轮到秦青与司雨寒了。最后秦青端出来的面里浇了一勺浓黑的葱油,香气扑鼻!然后大师傅还给她放了四五只蛋皮虾饺;司雨寒的是切成方形的火腿、豆腐、胡萝卜。

    吃了几天泰国美食,现在反倒是这种平常的食物更让她们嘴馋。

    两人迫不及待的捧着碗找到座位坐下,刚拿起筷子就听到后面有人说:

    “化学楼今天出事了,你知道吗?”

    “听说是丢东西了,好像是办公室的门被撬了,我看到警察的车停在楼下,门口还拉了横幅。”

    “我们班第三堂课应该去那儿上的,九点时群里发通知说不上了,在班里自习。”

    “听说不是丢东西了……”

    下午上课时,秦青跟柯非她们在小群里讨论今天的晚自习去哪里上。

    “还是去202!早点去占位。”孙明明说,“下了课我就先去占四个人的位子,你们去给我买饭。”

    “下课去已经晚了,现在很多人书都放在那里,不拿走的。”司雨寒说,“我看我们还是去昨天那里吧,有电梯,上厕所人还少不用排队。”

    “不行,化学楼封了。”柯非说。

    秦青想起中午吃饭时听到的,说:“为什么封的?有小偷?”

    “不知道。”柯非说,“反正今天连老师都进不去,我们系上一个老师有教案在办公室里放着都没能拿出来,今天空口上的课。学校不让提。”

    大家最后还是采用了孙明明的办法,一下课,孙明明飞奔去占位,其余三人柯非回寝室给大家拿书拿充电器等,秦青与司雨寒去食堂买晚饭。五点半小课,她们六点走进202,已经客满了。

    教室里吵得很,有人在看书,有人在上网,有人抱着电脑在看视频,更多的人在聊天。

    “这里!”孙明明站起来招手,柯非已经来了。

    秦青和司雨寒挤到位子上,本来觉得在自习室吃东西不好,一看这么乱,赶紧拿出来吃起来。

    这时,她听到前后左右都在说化学楼的事。

    “听说啊……是有人在自习教室自杀。”

    “真的?”

    “我同学看到有人从楼里抬出来,头脸都盖住了,可能是死了。”

    救护车是上课时进来的,没什么学生看到。

    孙明明、司雨寒和柯非整齐的看向秦青。

    秦青艰难的咽下嘴里的米饭,摇头说:“不……我不知道……”

    孙明明的好奇心最重,她警觉的看了眼周围,伏低头,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对秦青说:“你今天没经过化学楼?没发现有什么?”

    秦青也配合她把头低下来,摇头小声说:“没有。”

    她想克制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与已无关的事,就不要再插手了。

    在易晃真正走了以后,她才把他的叮嘱记在心底,一一遵守。

    孙明明看秦青并不热衷,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几人默默看书学习,今晚的效率竟然最高。

    回去的时候路过化学楼,下晚自习的学生们都不约而同的在这里驻足,遥望化学楼。有行动力强的人还跑过去看了一眼,回来说:“门锁着呢,挂着大铁锁!”

    以前这幢楼为了方便学生,一晚上都不上锁的。

    秦青往那里看了一眼,依稀能看到门口挂着醒目的黄色警戒横幅。

    回到寝室里后,寝室里也在议论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个人被从化学楼里抬了出来,但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字、哪个系哪一级的、怎么死的,统统不知道,于是各种猜测都出炉了。

    “是个女的,跳楼!”

    “听说是失恋了!”

    “不是,好像是被教授潜规则了……”

    讨论到后面,连名字和系都出来了。

    秦青四个泡脚的时候,还有人到她们这屋来意犹未尽的科普新闻。

    柯非听了一晚上这种事,有点烦,“知道了!知道了!我们要睡觉了!”

    来人很不快:“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呢!”

    孙明明翻了个白眼。

    秦青站起来拿地拖开始拖地上的水渍,把来人给礼貌的赶出去了。等她一出去,司雨寒立刻配合着关上了门。

    十点四十,她们关灯睡觉时还能听到走廊里别的房间还有人在出来进去,还有人在议论此事。

    孙明明翻了个身,嘀咕了句:“跟她们有什么关系啊……”

    半夜,秦青在睡梦中被膀胱叫醒,不得不爬进来去上厕所。她没有开灯,举着手机当照明。到了厕所,关上门,坐下来,迷迷瞪瞪的放水。

    结束后出来,厕所的灯一关,屋里就突然黑了一下,什么都看不见。秦青举着手机,手机也闪了两下,灭了。

    忘充电了……

    她不敢再走,怕碰到水壶,三更半夜声音太大吵到寝室里别人睡觉,就站在原地等眼睛适应黑暗。

    平时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了,今天的时间却格外久。

    这时,她听到了远处的一个声音。

    “我不要……”

    “我不要死……”

    “我死了吗?死了吗?”

    这个声音很惊慌,听起来声音的主人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秦青马上就知道这个声音不对!她立刻把她的气放了出去!

    眼前的黑暗变得和缓而熟悉,它快速的向前延伸,很快就接触到了那个说话的人,他的声音也变得更清晰,仿佛近在咫尺。

    秦青也能看到他了,是个很普通的男生。

    他身高大概一米七出头,穿一件棕色格子衬衣加毛背心,下面是牛仔裤和平板鞋,正是学校里男生最烂大街的打扮。而且他这么穿并不是追求流行,一看他的衣服和发型就知道他并不精心,这估计只是他随便跟风买的衣服,随便穿在身上而已。

    他茫然又失措的在原地打转,不停的喊,偶尔又自言自语。

    “我死了吗?”

    “我真的死了吗?”

    “这不可能啊!没人救我吗?帮我打个120!没人发现我吗?应该很快就会有人发现吧!早上不是六点多就有清洁工打扫卫生吗?”

    他抱住头,脸上似哭似笑,“我现在在医院吧?是在医院吧?急救会花一点时间,肯定的!我应该是昏迷的!对!”

    秦青站在远处看他。他没有发现秦青,从以前的经验看,他现在应该谁都看不到,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他开始接受现实。

    她本想就这么转身离开,却听到了另一个让人不快的声音。

    【后悔了吗?】

    【不想死吗?】

    那个男生猛得抬头:“谁?!”

    秦青猛得发力!将浑身的气毫无保留的推过去!将那个声音打散!将它趋逐!

    【要……】

    【……】

    那个声音很低沉,仿佛是从地底传出来的。

    秦青制造的气场将它排除在外了。但它还在这里。

    那个男生喊:“刚才是谁说话?”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啊!”

    “你回来啊!!”

    “回来啊!!”

    秦青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易晃教过她,路只能自己走,他只能靠自己发现接下来的路,如果没有这份决心,一直自欺欺人,就算喊他,他也是听不到的。

    她能做的就是不让别的【东西】来打扰他。

    但是……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