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0章 愿力

第180章 愿力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是白天?还是夜晚?

    是几月几号?

    汤禹抱膝蹲在原地,双眼呆滞无神。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一切!

    他曾经大吼大叫,叫所有人的名字,上帝、如来、撒旦……

    父母听不到。

    神佛或恶魔也没有回应他。

    就像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有多大?

    他曾经拼命的朝一个方向跑,拼命跑,就算累得喉咙出血,肺都要爆炸,他也不敢停下,他以为下一秒他就可以跑出这里了,可是不管他怎么跑,好像永远都在一个地方。

    到底……距离那一天已经多久了呢……

    他到底是……还活着?

    还是……已经……死了……?

    汤禹打了个寒战,赶紧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不,他不会死。

    死哪会那么容易?

    人是不会轻易死掉的。

    他明明记得报纸上报道过一个人怎么自杀都死不掉,跳楼几回都被人救下来了。

    他只是……只是喝了一点点药而已……

    而且……而且……

    他记得他没有放多少……

    再说还用水稀释了呢。

    毒性不会太大的。

    现代医学那么先进,一定能救他的。

    他现在肯定是在昏迷中,是做梦!

    对,是做梦。

    等他醒来,就会把现在都给忘掉的。

    “哈哈……”

    汤禹干笑着,声音突然冒出来,反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

    他赶紧闭上嘴,把脸藏在膝盖后。好像怕自己的声音被人发现。

    汤禹记得他的名字,爸爸跟他说过,“姓汤,给你起名为禹,这两个都是我们伟大的祖先,希望你以后能像他们一样,做一个伟大的人。”

    以前他老觉得爸爸这么说是在给他压力,一度还很讨厌自己的名字。

    现在他却觉得这个名字很不错。

    有这个名字的人,应该不会死吧……

    “终于开放了。”柯非站在化学楼前长出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学校里流言太多,化学楼在经过调查后很快重新开放了,但出台了很多新的楼规。

    比如,此楼不再允许学生逗留。只有老师能进出,一楼门口摆了张桌子,坐着两个人,进楼的人都要出示证件。

    还有,此楼早上九点开门,下午五点关门。

    最后,学校在校内辟谣了,称对前段时间造谣的人进行严重处理!学校里没有人自杀,更没有人在化学楼自杀。至于化学楼为什么突然封楼,学校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但各级辅导员却都在班里说了:“就是老师办公室被撬了门,丢了东西,几层楼都被撬了。”

    班级群里顿时议论纷纷。

    “不会是怀疑学生干的吧?”

    “肯定啊!老师下班都走了,上自习课的学生还在楼里。要不怎么现在不许人进去上自习了?”

    “谁偷的啊?”

    “这肯定是勾结校外的人干的!你想啊,偷来的东西肯定要赶紧运出去销脏啊,藏在学校里这么多天肯定找着了。”

    “哦!我说前两天怎么突然检查卫生!原来是找贼脏啊!”

    破除谣言后,清新的空气重新回到学校上空。比起自杀或出人命,闹小偷更让人喜闻乐见。

    柯非他们也都相信了。

    秦青没有告诉他们她在那天晚上,遇到了一个新鬼的事。

    何必告诉大家,让大家害怕呢?她把这件事藏在心底,只是默默的去关注那个男生。

    自从发现他在那里后,她再想找到他已经易如反掌了。

    那个男生,仍在原地。

    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消散了。

    他还不承认自己已经死了。

    秦青没有去看他,只是凭着感觉知道他在那里,没有离开。

    易晃教过她,死去的人在一开始都不会知道自己死了,在知道自己死的那一刻起,他怎么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是坚持留在阳间?那他就会慢慢消失。

    是了却心愿后勇敢向前走?那,他会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个男生已经有了意识,却仍留在原地不肯走。如果他思念亲人,或者有别的期望,都会推动他离开那里。

    现在这样,只能认为他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这样下去等着他的只能是消失了。

    秦青在犹豫要不要帮助他,还有,怎么帮助他?

    如果他不想死,那她帮不上忙。她所能做的很少。秦青望向化学楼的方向,心里希望那个男生能早日想通。

    这里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

    这里到底是哪里?

    汤禹从迷茫到震惊,到歇斯底里,到沉默,到如今已经能够思考一些事了。

    这里,会不会就是阴间呢?

    汤禹躺下来,感觉自己像浮在半空中,手明明什么也摸不到,可人却可以平躺下来。

    是自我意识的关系?因为人的固有意识认为此时应该是一个平面,所以他才能躺平?如果他的意识告诉他这里是半空呢?他会掉下去吗?

    他现在是活在思想里吗?

    会像《黑客帝国》那样,想什么都能出现吗?

    如果想念父母……能见到爸爸和妈妈吗……

    当这个念头一出现,他周围的环境陡然清晰起来!

    缓缓浮现的正是他自杀的那间教室。

    窗外,月明星稀。

    月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教室里空无一人。

    汤禹看向挂在墙壁上的钟表,现在是凌晨11点。

    这个时间教室里怎么会没有人?就算是周六、周日,自习室也不会是空的。

    莫非……现在已经放假了?

    汤禹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知道他在那个世界待了多久,会不会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他立刻冲到窗边,往外看。

    窗外路边的行道树和花坛里的玫瑰、香樟全都是老样子。

    他松了口气,原来没过多久。

    可是……

    汤禹再看了一遍周围,看看自己的脚,虽然站在地上,他仿佛还能感觉到脚踩在地面上的感觉,可是月光照进来,没有照出他的影子。

    死了吗?

    他已经……死了吗……

    【想活下去吗?】

    一个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又像在耳边呢喃的声音突然这么说!

    汤禹马上抬头,刚想开口,就觉得身边突然一静。

    这种安静就像是突然关掉了电视,四周的声音全都消失了。

    然后风声、树叶被吹动的声音、楼下有人在深夜经过时的脚步声、电动车和远处的大汽车趁夜进市的声音都慢慢回来了。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却变得干净了许多。

    汤禹甚至还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清新多了。

    像下过雨之后,空气中带着一丝冰冷的水气,让人精神为之一爽。

    对了,他刚才是想看爸爸和妈妈的。

    被那个声音一打岔,险些给忘了。

    爸爸,妈妈。

    汤禹迈步,像矗立在这里的雕像,已经几百年没动过一下,他抬起腿,竟然觉得很新奇。

    他慢慢走出门。

    叮——当——!

    “嗯?”看门的蒋大爷是出事后才被派过来的,听到电梯响,他探出头去,心道,还有老师没走?刚才上去明明都检查过了啊。

    他伸头往外面看了半天,看到电梯门打开后,停了很长很长时间再慢慢关上,也没有看到人出来。

    蒋大爷想了一下,打了个哆嗦,缩回屋,把电脑音箱的声音放大:“……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秦青一直等着那个男生离开她的气场范围才把注意力收回来。

    她轻轻松了口气,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

    没事了。

    他自己发现了,而且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看来不需要她了。

    只是那个声音……没想到它竟然还在……

    而且……好像它身上已经有了淡淡的愿力了……

    东城区,湖苑名家。

    这里是别墅区,共有三百多幢别墅。小区的警卫保全正坐着电动车慢慢巡视着。

    电动车上坐着四个人,一个人慢慢开着车,另外三人全都没事做。

    小胡打了个哈欠,怕前辈看到就把脸转开。

    另一个人道:“困了?巡完这一圈就能回去了,一个小时后再出来巡一次就天亮了。”

    坐在后面左排的人抱怨道:“这么天天巡,有什么意思啊?又没事!不是有监视器吗?”

    开车的人朝后瞪了一眼,“没出事是好的,真出事就是大事!看监视器的是队长,他看到险情,还能让他再跑出来开车赶过来?他对讲一通知,咱们就直接过去才能赶得及。”

    左排那人也干了两年,并不怕前辈的黑脸,死皮赖脸的趴在前座的椅背上说:“老大,你也别生气。我也就是说两句,再说这里要真出了事,咱们能干什么?打人,再被人给告了,到时还是要警察上。”

    开车的人一听就笑了,骂道:“傻b!咱们过去就是为了防止出了让警察来的事!你以为咱们是干什么的?”

    小胡最年轻,回忆员工手则,说:“不是保护业主的生命财产安全?”

    这下车上另外三个人全笑了。

    小胡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紧张的直抓头。左边那人搂住小胡的肩说:“胡啊,哥教你,业主都是财主,全是*,咱们要保护他们不害别人——就算要害,也不能在咱们小区害。这才是咱们的任务。”

    开车的人说:“小胡,雇咱们的人是谁?”

    小胡愣愣道:“景河物业。”

    “景河物业是谁的下属公司?”

    “景河房地产……”小胡恍然大悟。

    说说闲话,解解困意。

    车缓缓拐过弯道,前面又是齐刷刷两排整齐漂亮的别墅。

    小胡羡慕的很,不禁道:“要是在家能盖这种别墅就好了。”

    左边那人道:“有什么不行的?这里面住的也不全是城里人,你家要有钱,也能在这里买,不能买回自己家乡盖。”这时车路过一幢别墅,这人指着对小胡说:“就像这家,上回我看到他们买回去一个佛像,特别高,跟庙里摆的似的。你说这家人是不是有病?想拜佛去庙里拜就行了,在家里摆那个东西不吓人嘛。”

    小胡赶紧伸头看,可惜别墅的窗户都拉着窗帘,看不到里面。

    不知道那个佛像摆在哪里?

    月光透过窗帘缝,照进昏暗的室内。

    两道环形楼梯中间的大厅内,摆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箱,里面是一尊木雕坐佛。箱内有镭射灯,装在玻璃箱的底部。

    这时,楼上的门推开了,一个穿着白纱睡衣的女人只穿袜子,轻手轻脚的下了楼,站在玻璃箱前,她皱着眉毛瞪着这佛像,嘀咕道:“花三十八万买这东西,都不肯借给我家……”

    她绕着佛像转了半圈,钻到了佛像背后的一间房间里。

    楼上另一边的一扇门打开了一条小缝,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坐在地毯上,听到那个女人偷偷钻进爸爸书房后,他双手握拳,喃喃道:“让爸爸发现吧……让爸爸发现吧……”

    十分钟后,他听到顶楼的那个房间的门开了,爸爸很快的走下去,客厅的灯全都打开了,爸爸脚步很快、啪哒啪哒的大步走到书房前,啪的一声打开灯,爸爸说:“你三更半夜不睡觉,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个女人结巴道:“没……我没干什么啊……”

    男孩迅速轻轻的关上门,爬回床上,拉高被子蒙住头,捂住嘴,嘴角忍不住翘起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啊!啊!越颂之!你敢打我!”

    男孩把脸埋在枕头上,咯咯咯的,快乐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