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5章 ”还愿“

第185章 ”还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晚上七点多,寝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返校了。

    秦青不想在家洗完澡再风尘仆仆的回校,特意提前半天回学校洗澡。她下午四点多进澡堂,没有人!

    六点多时,柯非打了个电话说她今天在外面参加活动,她是后勤的,可以打包回来很多吃的,让她们都别去外面吃了,等她回来。

    秦青、司雨寒和孙明明就饿着肚子等她,等到八点柯非才一手提着两个超大塑料袋进来,她累得气喘吁吁,把塑料袋放到桌上就说:“一身臭汗!我冲个澡!你们先吃吧!”

    有一个袋子全是切块水果,还有一个袋子全是蛋糕点心,后者能放,前者不能放。秦青去敲浴室门:“水果太多了,拿给别人点吧?你吃什么留下来。”

    “随便!”柯非在里面说,“留点好的!”

    于是芒果、榴莲等都留下了,西瓜、苹果都拿出去送人了。秦青几人分送一圈回来,刚坐下,孙明明就小声说:“听人说,孟灵儿上午回来一趟又突然走了,好像她妈流产了。”

    在学校里就有很多学生的父母拼二胎,大多都是六、七十年代的人,在这个年纪是妥妥的大龄产妇,基本就是拿命去拼的。

    “唉,也不奇怪。”司雨寒叹了口气,“幸好我家堂弟多,我妈不用拼。”

    孙明明一直很想问秦青一个问题,今天趁势就问出来了,“你能不能看出人以后命里有几子?”

    秦青僵住了,因为司雨寒听到也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不能。”事实上,在能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她也对面相上能判断一个人一生能结几次婚,能生几个孩子的事有了点怀疑……这怎么看呢?难道一个人身后有几个小鬼跟着就是能生几个孩子?有男鬼有女鬼?怎么这样一想更吓人了呢?

    孙明明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点失望,或者两者皆有,她无所谓的耸耸肩说:“本来还想让你帮我看看呢。”

    柯非洗了个战斗澡出来,四人开始用晚餐。有两个公司办招待会,厨房是请来的,服务员是柯非找的,她现在的业务范围已经不再拘限在当届大学生,早就把魔手伸到社会上去了,由于口碑很好,开发区那片的公司有什么事倒是都第一个想到她,所以她也算是被“逼”的。她这么抱怨时,司雨寒代表广大学子惩罚她,和孙明明一起把她按在床上挠痒痒:“我也想被逼一回!”“求被逼!”“生意送上门求着你做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看看今年的就业率再来哭!”

    综上,她占尽地利之便后就打包了这些吃的回来,还附带一次性餐具,吃完碗都不用洗。

    正吃着,秦青突然感觉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就像是有个不请自来的讨厌的人闯到了她家里,让她无法视而不见。

    “吃啊。”柯非看她停下手,又给她挟了几块辣烤鱿鱼足。

    “……你们先吃着,我出去打个电话。”秦青到底不能装傻,主要是这感觉太让她受不了了。她拿上手机出去了,柯非几人都以为她是去给方域打电话。

    她下了寝室楼,迎着那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间学校里的人很多,还有外面的人进来溜孩子、老人散步什么的。杉誉大学自家的教职工很多,又因为是学校,治安还是不错的,所以附近的妈妈们很愿意带小孩子过来玩。

    秦青不知道那个“客人”是什么,总之不是好东西,她走出来看到这么多小宝宝,觉得他们在这里不好,就开始慢慢放出气来。

    “啊啾!”一个坐在童车上戴着鹅黄色小帽子的小家伙打了个秀气的喷嚏。

    妈妈赶紧蹲下来给她擦鼻涕,一边摸摸胳膊对旁边的另一个妈妈说:“你觉不觉得现在有点冷了?”

    气温不知不觉就下降了,皮肤感觉到冷意,胳膊上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夜色早就降临了,周围的妈妈们都感觉到冷,虽然现在没有风,但气温有点低了。

    “啊啾!”

    “啊嚏!”

    小宝宝们接二连三的打喷嚏,有的妈妈也打了,感觉到气温变化,又没有多带外套,妈妈们都赶紧带着宝宝们走了。

    看到妈妈们和宝宝们走了,周围散步的老太太和老先生也互相询问:“冷吗?”

    “有点。”

    “咱们也走吧。”

    秦青走过去,路上的人跟着都少了大半。旁边还有学生,本来不觉得冷,看到这么多人都走了,也跟风了。

    “走吧,别冻着了。”

    “都几月了?还降温?”

    越来越近,秦青发现她快走到学校西门了。

    她能感觉的范围比学校更大,看来那个“客人”还没有进学校来。

    秦青买了杯果茶站在西门门口等着,十五分钟后,她感觉到了“客人”,也看到了人。

    孟灵儿?

    孟灵儿是走回来的。心理学上说人在感受到愧疚时会不自觉的自我惩罚。所以孟灵儿从家里出来后,没有坐车,靠两条腿走回学校。

    她脚步沉重,恍恍惚惚,走到秦青面前时才认出她,“……等人啊?”她没精打采的招呼了句就越过她进去了。

    “……不。”秦青转身跟上她,一手不经意的挽住她,道:“出来买杯喝的。”她举举手中的果茶空杯,顺手扔到校门口的垃圾箱里,“你从哪儿回来?”

    她能看到,孟灵儿身后跟着一个尺高的黑影,看不清楚是什么,就跟在她身后半米的地方。

    从见到的那一刻起,秦青就在用气扑杀它!

    意外的是它虽然害怕秦青,却杀不死!也赶不走!

    简直像是被栓在了孟灵儿身上一样。

    “从我家啊。”孟灵儿不想跟人在一起,就想一个人呆着,“我先去买点东西,你先回去吧。”

    秦青站在原地看她拐去学校超市,想了想还是跟上去,只是没有再去跟孟灵儿说话。孟灵儿逛多久,她就逛多久,看她要去结账了,就也拿了两包湿巾过去。她看出孟灵儿心情不好,就没有再上前说话。

    此时那个黑影已经被她用气压成了四分之一,但还是跟在孟灵儿身后。

    这是个什么东西?

    秦青还是第一回见。紧紧跟着人,赶不走,灭不掉。她觉得这有点像杀死易晃的那个怨念集合体,因为有怨,所以无法真正消灭,只要给它时间,它早晚还会“长大”。

    但那个集合体当时是被她“灭”掉了啊。

    这个似乎比那个集合体更凝实,她能把它压到四分之一大小,却仍然无法消灭它。又因为跟孟灵儿太近,她也不能用太大的气去压它。

    秦青跟在孟灵儿身后回寝室,那个东西已经又被她“消灭”了五分之一,现在像个黑色的气团一样浮在孟灵儿身后。看着它飘进孟灵儿的寝室,秦青就一阵不舒服。

    她复杂的回了自己寝室,柯非他们都准备好睡觉了,看到她进来,孙明明说:“回来了?打完电话了?”

    “嗯?哦。”秦青坐在椅子上思考了一阵,对柯非她们说:“你们今晚回家住吧,最近都别住寝室了。”

    别人她管不到没办法,自己这三个朋友还是能说动的,先让她们离开吧。

    柯非三人早在看到她进来时就发觉她神色不对,本来以为是恋人吵架,听到这个,司雨寒就觉得浑身发毛。孙明明也从床上坐起来了,柯非跳下床,过来小声问她:“怎么了?”

    秦青说了实话,“有个东西进来了,我暂时灭不掉,别人没办法说,你们知道,先回家住吧。”

    孙明明三人面面相觑,然后都没二话,火速穿好衣服拿上手机,趁着还不算晚赶紧走。三人都准备好了,看着秦青踌躇起来。

    “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孙明明上来拉秦青,“这又跟你没关系。你灭不掉,就别去硬扛啊。”

    秦青摇头:“我不能走,我在这里看着。”她在,那个东西还未必能害着人;她走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就是发愁没办法让寝室楼里的人多走几个。

    这样一来,她更不能走了。

    司雨寒放下包,“要不,我也不走了……”

    “别添乱。”柯非最干脆,推着这两个出去,“你留下也帮不上忙。”她对秦青说,“能扛就扛,扛不了就跑,别把自己搭进去,你也不是警察救世主。”

    秦青喷笑了,点点头,这三人才敢走了。

    秦青把门窗关好,灯也关了,反正今晚是没心情做别的了。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气缓缓罩住整幢寝室楼。

    孟灵儿回到寝室就感觉到同寝室的三人都在偷偷摸摸的看她,碰上她的目光又赶紧闪开。其中一个被她逮个正着,尴尬的主动说:“灵儿,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她哪还有胃口吃晚饭?

    但她点点头,“吃了。”

    “哦。”那个女生说,“我这里有饼干。”说着递过来半包饼干。

    有人开口打破沉默,就有人赶紧跟上,免得气氛更尴尬。

    “这里还有柯非拿回来的水果。”另一个女生递过来一盒装得满满的西瓜丁,本来是配沙拉酱吃的,不过柯非没拿配件,只能这么直接吃了。

    孟灵儿摇摇头:“不用。”

    她发现坐着会让别人不停的跟她搭话,而她不想聊天,也不想回答她们好奇的问题。她起身说:“我要睡了。”

    “哦,好。”

    “你睡吧。”

    寝室里其他三个女生不约而同的打开了自己的小灯,默默爬上床,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后,都安静下来,看着孟灵儿收拾了一下后爬上床,拉上帘子后躺下。

    三人也没办法再说话,只好各做各的事。

    孟灵儿没有睡着,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她一边担心医院的妈妈,一边又感到害怕。

    是啊……

    许那样的愿,怎么可能不害怕?

    佛像是灵验的。

    前面都灵了,她的愿肯定也能实现。

    那……祂会怎么收走她的寿命呢?

    第二天,孟灵儿就从大姨那里听说了一件事。因为是孟得威追尾,他从后面撞的别人的车,所以事故全责是他的。虽然他自己也进医院了,车也基本报废,反正大修的车跟买辆新的也差不多了,发动机都撞出来了。但是,他还是要赔对方的钱。

    对方是一辆大货车,没有违章行为,一个车轮差不多一万,孟得威差点钻人家车屁股底下。虽然修车的钱也要几万,但现在麻烦的是车里的货,据说是一车瓷器,被孟得威这么一撞,碎完了。货车主要赔货主的钱,这笔钱他当然要找孟得威要回来。

    “多少钱……”孟灵儿哽咽的问。

    大姨叹了口气:“那家人狮子大张口就是五百万……”

    孟灵儿哇的一声就哭了。

    大姨赶紧说:“别急别急,咱们肯定不能听他们瞎说啊!咱家也找人鉴定了,说是那一车出厂也就二十几万,再跟他们说说,反正肯定不能他说赔多少就是多少。”

    但事情很快有了转机。交警在货车里发现了走私的手机,整车都给扣了,司机也给扣了,原货主不承认走私的手机是他的,出示了货运合同后,摘干净了自己,又借着势头让司机的家人写了欠条,走了。

    司机顾不上再咬孟得威,两家很快达成和解,孟得威给了五十万了结了此事,大松一口气。

    孟灵儿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她没脸回家,也没脸写爸妈。正好孟妈妈也觉得家里乌烟瘴气不让她回来,等事情解决了才给她打电话。

    “好……好……嗯,妈,那我这周末回家,嗯,好。”孟灵儿挂掉电话,静静坐在椅子上。

    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现在,一切都好了。妈妈也出院了,据说恢复得不错,爸爸的事也解决了,经过这件事后,他们的感情更好了。

    她也可以放心了。

    佛像……要拿走她的寿命……她也没有怨言了……

    孟灵儿闭上眼,心底一片澄静。

    秦青在教室里,突然感觉到那个东西变大了!还变多了!

    “这个地方……”老师在前面上课,突然看到一个女生把书往书包里一塞,站起来就往外走,一路小跑,经过她时抱歉的低了下头,老师虽然不明白,也对她摆摆手。等她出了门就听到在走廊上一路狂奔。

    看来这是有急事啊。

    上课的楼没电梯,秦青一路狂奔下楼,上楼下楼的人听动动静早就早早让开了。

    最后几阶,她一跃而下!

    旁边一个师兄哇了一声,条件反射的摸手机,忘拍下来了!

    秦青早就冲出去了。

    她平时上课都是步行,没买自行车,此时才觉得不方便!正好碰上一个眼熟的男生骑着自行车,马上上去拦住:“车借我!”

    陶斌看秦青眼熟,一边下车一边回忆:“你不是……”那谁……谁?

    秦青跳上车骑着跑了,陶斌的同学在旁边看着,见陶斌也是一脸茫然,问他:“这谁啊?”

    陶斌啊了声,“好像是个认识的人。”

    陶斌同学也喷了:“认识的人?谁啊!你不会名字都不知道就把车借出去了吧!”

    秦青骑上车一路飞奔,五分钟就赶到了寝室楼下。车上没锁没办法锁,她只好把车停在里面,然后坐上电梯就上去了。

    这段时间,她已经感觉到孟灵儿身边跟着的“东西”变多了。

    她气喘吁吁跑到孟灵儿寝室门前,使劲敲起了门。

    孟灵儿本来坐着出神,听到敲门声赶紧起来开,发现是秦青还吓了一跳。

    秦青跑得满头汗,进来后推开她,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关上门,开门见山的问她:“什么东西跟着你?”

    “什么?”孟灵儿一听就发毛,她心里有事,警觉道:“什么跟着我?你说什么?”

    秦青逼问她:“21号晚上你回来我就发现有东西跟着你!刚才你做了什么!从一个变成现在的十几个!”

    如果有人能看到,那一定会被眼前的东西吓死。

    十五平大的寝室里,四张高低床上、桌上、椅子上、地上、窗台上,都有一个一尺高的东西。

    它们变得更清晰了,秦青能看到它们的样子。

    它们有着很大的脑袋,细瘦的四肢,通体黝黑,周身笼罩着黑雾。

    “什么……什么东西?”孟灵儿瞪着秦青,惊慌的眼睛四处张望,可她什么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