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6章 明天早上再看这一章

第186章 明天早上再看这一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你让开,我要出去!”孟灵儿低头想从秦青身边绕出去。

    秦青知道了什么?

    她知道了什么?

    孟灵儿的心像落到了深渊里,怕得厉害。

    从爸爸的股票大涨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三交待妈妈和她:一定一定不能把家里佛像灵验的事说出去!绝对不能说!

    一旦让别人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

    孟灵儿想起来就害怕!特别是她还在寝室里抱怨过爸爸拜佛迷信的事,当时从没当真,因为她还求过交个帅哥男朋友、中大奖、考试过关等等,可没有特别灵验啊!

    根本没有像爸爸那样,许愿股票大涨就真的涨了!

    这让她有点半信半疑。可她也能想像得到,如果有人知道她家的佛像许愿会灵会怎么样。

    佛像会被人抢走!说不定还会有人陷害他们家,害死他们好把佛像弄到手!

    孟灵儿警觉又恐惧的看了眼秦青:她怎么会知道的?

    从看到这个房间的第一眼起,秦青就不能自控的把气完全放开了,她的气一般人都受不了,应该说活的生物都受不了,这种从骨头里透出来的阴冷。

    天边有鸟群惊飞,先是几只麻雀,然后是一群群住在寝室楼下行道树上的乌鸦,它们呱呱叫着,拍打着翅膀徘徊一阵后都飞远了。

    秦青从窗户看到了这一幕,转过头来:孟灵儿站在距离她不到半米的地方,却好像没受什么影响。

    孟灵儿按住门把,拿不定主意是打开出去还是把门锁上逼问秦青,最后她抓住门把,背过身去,压在锁上,问秦青:“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秦青说:“上周周三晚上,你八点多从外面回来,当时我发现你身后跟着一个东西。”她把手放在膝盖以下,“大概这么高,就跟在你身后。”

    孟灵儿僵硬的哧笑了一声,“我还没听说过,你有阴阳眼?”她用轻蔑的目光打量秦青,可秦青的镇定自若反倒让她不安了,“哼!谁知道是真是假!”

    可她却想起,那天……正是她对佛像许愿的那天……

    她背在后面的手变得冰凉,比门把手还凉。

    “然后,就在刚才,”秦青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我正在上课,却感觉到跟着你的东西变多了。”

    孟灵儿打了个哆嗦。

    “你做了什么?”秦青问。

    孟灵儿张张嘴,又闭上。

    因为她不知道怎么说!

    好像一开口就会把所有的秘密都说出去!

    可秦青所说的她又很害怕是真的。

    至少两个时间点是对的!

    这让孟灵儿毛骨悚然!

    这是没办法解释的!

    第一次是她许愿的时间;

    第二次,就是刚才,在她接到家里电话后,她放心了,她觉得自己能心甘情愿的把……把……

    孟灵儿没敢继续往下想。

    哪怕只是在心里想一想,她都不敢。

    已经快五点了,这个时间,已经有人下课或逃课回来了。秦青站在窗户前,能看到底下有像蚂蚁那么小的人群在渐渐走向寝室。

    而这间房间里,还坐着十八个“小鬼”。

    孟灵儿还在犹豫,而秦青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让住在这个房间的三个女生今晚还住在这里。她左右看了看,从孟灵儿的桌上拿了一卷卫生纸,走进浴室,塞进坐便里,然后冲水。

    孟灵儿一开始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等听到不停冲水的声音后才过去,“怎么回事?你在干什么啊!”她看到坐便池里的水全涌出来了!

    秦青没有理她。

    ——只是坐便不通还不行。

    秦青抬头往电灯上看,学校房间里都是吸顶灯,把灯破坏掉的话……

    孟灵儿看她开始推桌子,惊慌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喊人了啊!”

    秦青已经爬上桌子上,闻言低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还想住在这个寝室?”

    孟灵儿愣了下,生气的喊:“我为什么不能住?”

    秦青已经把吸顶灯的外壳取下来了,说:“让你的朋友跟这些东西住在一起?”

    孟灵儿一下子就僵住了。

    秦青不管她,把外壳取下来后就把灯的电线给剪了,然后再把外壳装上,跳下桌子打开开关,灯果然就不亮了。

    孟灵儿僵立的看着秦青又把浴室的灯也给照这样弄坏了。

    秦青把桌子推回原位,拿起书包,对孟灵儿说:“你要住我管不了你,但我不能让其他人再住在这里。”

    孟灵儿咬着嘴唇,到此时此刻,她已经有八成信秦青的话了。

    “……你管得着吗你!多管闲事!”她瞪着秦青。

    秦青没有理她,打开门,回头看了眼站在这堆“小鬼”中间的孟灵儿。

    看着这一幕,让她不能不管她。

    她什么也不知道。她什么也看不到。

    而看到的人,就像普通人看到一个人快要踩进一个大坑一样,就算不认识,也会忍不住拉一把的。

    “把前因后果告诉我。”秦青说,“或许我能帮你想想办法。”

    孟灵儿嘴唇发抖。她想斥责秦青胡说八道!可她又开不了口。因为她怕万一是真的……万一……

    秦青最后再看了一眼这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说:“它们不可能是善意的。”

    “马桶怎么堵了?”

    孟灵儿僵硬的坐在椅子上,四张桌上的台灯都打开了,床头灯也打开了,因为屋里的灯不亮。六点半时天快黑了,寝室的人开灯时就发现了,然后她们发现浴室的灯也不亮,最后,连马桶都堵了。

    “这怎么住啊!”一个人把梳子扔到桌上,问孟灵儿:“你今天不是没去上课吗?灯什么时候坏的?”

    孟灵儿沉默的摇头。

    那人抿了下嘴,悄悄白了一眼孟灵儿。中午马桶还是通的,晚上回来就堵了,也不知道她往马桶里倒什么了。

    十五平的房间虽然大,但摆着四张双层床,一张大桌子,四把电脑椅,还有一些其他的零碎东西,其实也是很挤的。

    而且现在这里还有四个人。

    孟灵儿缩在椅子上,悄悄观察。

    秦青说这屋里有十几个……东西,可是她看同寝室的三个女生走来走去什么也没碰到啊。

    会不会她是骗她的?

    可她骗人有什么好处呢?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孟灵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旁边的人看到,关心的把手放在她肩上,问她:“是不是感冒了?”

    另一个在床上的人说:“我柜子里有药,拿吧。”

    孟灵儿摇摇头,鬼使神差的开口说:“要不你们今晚回家住吧,这灯要修也要到明天了。”

    第三个人看看手机时间,六点四十七,要说回家也可以,就是太折腾了,明天一早还要来上课。

    “算了,床上桌上都有灯,上厕所用手机照明就行。”一个人摇摇头,她懒得回家。

    “你忘了,厕所堵了。”床上那个说。

    “这真的很不方便啊……”第三个趴到桌上。灯的事还好说,虽然不方便但也不是不能克服,但厕所……虽然能去隔壁借,但晚上大家都睡了,还能敲门借厕所吗?谁能保证今晚熄灯后就不上厕所了?万一要上呢?

    这么一想,好像也只能回家了。

    一个女生突发奇想,“要不……我们去校门口的酒店开个房?”又近,又有厕所,四个人分摊钱的话也不算多。

    “那还不如回家。”一个人翻了个白眼,“我在外面睡不着。”

    最终在七点时,一个女生决定回家了,她翻了翻课表,明天上午的课不重要,可以逃一两节,“那我回家了!”

    她刚走,第二个也很快决定走了。

    第三个犹豫再犹豫,问孟灵儿:“你走不走?”

    孟灵儿摇头:“我回去家里也乱糟糟的,再说我晚上喝水少。”

    第三人正在喝减肥茶,不能保证晚上不上厕所,结果到七点半,她也走了。

    等寝室里只剩下自己后,孟灵儿后悔了。

    屋里只有两盏台灯,所有的灯都是黑的。现在寝室显得非常大,非常空旷。

    可她又不敢回家。如果秦青说的是真的,她不能把那些东西带到家里去!

    她摸出手机,找到秦青班级的群,加进去,找到秦青,给她发了句话: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青正在刷班级群看明天的课有没有变动,看到消息闪,打开,是个不认识的学号,她发过去一句:找错人了吧?

    孟灵儿:我是孟灵儿

    秦青:哦

    秦青:是真的

    孟灵儿:……我让寝室里的人都回去了

    孟灵儿:但旁边的寝室怎么办?没办法让她们也走

    秦青仰头想了想,没办法告诉她那些东西就围在她身边,全都挤在那一个房间里。

    最后秦青说:没事,这个就不要紧了

    孟灵儿:我不敢回家……我怕害了我爸妈……他们刚出院……我妈小产……我爸车祸……

    秦青虽然偶尔会听孙明明转达八卦,但听过就忘,此时听孟灵儿说,直觉不对。

    秦青:你家怎么这么倒霉?这全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吗?

    孟灵儿:嗯……就这一个月……

    这肯定不对了。

    秦青马上问:一个月以前发生了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你们搬家了?

    孟灵儿:搬是搬了,不过……

    她想告诉秦青。

    孟灵儿:不过,我想跟搬家没关系。

    然后她就把佛像的事全说了。

    秦青目瞪口呆。

    然后她发现了一件事!

    秦青:你说你之前许的愿都不怎么灵验,然后你爸许愿股票大涨,股票就涨了;你许愿父母没事,然后你爸交通事故的事就大事化小的解决了,你妈虽然流产但恢复得很好。

    孟灵儿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头的地方。

    秦青:你说你许愿减寿十年,那姑且当做是你许愿灵验的原因,也跟你身边的东西有关。

    秦青:那你爸的股票能涨,我猜,他是不是也许了愿?

    孟灵儿浑身如坠冰窖!

    孟家,孟得威让孟妈妈躺好,他把门窗都检查过后,也上床躺下,关灯前再三嘱咐她:“晚上有事喊我,不要自己起来。”

    “行了,睡吧。”孟妈妈不耐烦的说。

    孟得威关上灯,手机却紧跟着响起来,他把手机摸到手里,打开灯,看是孟灵儿的电话,就接通了,接通后还没来得说话就听到那边孟灵儿大喊道:“爸!爸!你许了什么愿?”

    孟得威没反应过来:“什么?这大半夜的……”

    “你许了什么愿?!”孟灵儿尖叫着打断他的话,“快说!快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佛像才让股票涨的!”

    孟灵儿的声音尖锐刺耳,透过电话,孟妈妈也听到了,让她浑身发毛。她支起身,看到孟得威的神色也变了,推推他:“灵儿喊什么?”

    孟得威心惊肉跳的,在晚上,在这个时间,女儿突然打电话来问他这个……

    他镇定一下,一边下床一边说:“你小点声,都这么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走到客厅,站在酒柜前。

    孟灵儿在电话那头抖着声音说:“爸,你快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

    孟得威安抚她:“别急,告诉爸爸,你问这个干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他的女儿结结巴巴的说:“今天……今天我一个同学……她有阴阳眼,她说我身后有东西跟着……我对佛像许了愿,我、我之前许了个不好的愿,我想把愿改过来,我、我许了愿,要是家里变好,愿减寿十年……”

    孟得威的心咚的一声沉了下去。

    孟灵儿:“然后、然后她看到了……我同学说我身后跟着东西……我、爸,你有没有许愿?会那么灵、股票涨……是不是你许愿了?你许了什么?”

    “我许了……”孟得威绞尽脑汁的回忆,额上全是冷汗,身后孟妈妈披着衣服,扶着墙慢慢走出来。

    “我许了去泰国……三跪九叩到这佛像的庙门前……”孟得威盯着酒柜上的玻璃,倒影中孟妈妈正向他走来,在她脚边,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