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188章 如来

第188章 如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夏日清凉记事最新章节!

    </script>    秦青本以为孟灵儿会很快找自己,结果得到的消息却是她趁大家在上课的时候从寝室搬出去了。

    b-2的寝室太抢手了,几乎没有人会退宿。出现了一张空床,等秦青下课回来,新的学生已经搬进来了。

    寝室里的马桶和灯也都修好了。

    秦青与孟灵儿不是一个系的,两人也没有交换电话,她搬出寝室后,两人就没那么容易遇上了。

    虽然秦青还是能感受到孟灵儿的位置,但既然对方有意避开她,她也不会故意去讨人嫌。她给柯非三人打了电话,通知她们可以搬回来了。

    “孟灵儿搬走了?”司雨寒一边铺床一边回头问秦青。

    “嗯。”秦青低头写作业,她的心情不太好,这还是第一次她遇上的人不想让她帮忙,虽然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孙明明在刷手机,过一会儿抬头说:“孟灵儿有来上课,不过只有主课才来,副课全逃了。她也是三年级,听人说她爸正在给她办实习,可能办过后就不来上课了吧?”

    司雨寒:“怎么回事?”她反应过来,压低声问:“她这是不想活了?”

    只是听秦青说,她听的时候就浑身鸡皮疙瘩。

    孙明明怕秦青不舒服,过去按住她的肩膀。

    “我没事。”秦青叹了口气,说:“……而且听她说过以后,我也没自信能帮得了她。”

    从她发现孟灵儿不怕她的气之后,她就在猜,在那时孟灵儿大概已经“属于”别的领域了。

    有时了解的越多,越绝望。

    秦青知道自己能做的很少,她的力量是不请自来的,既非期待以久的能力,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金手指。充其量,她也只是能“看到”而已。

    她的气是阴气,阴气长久的停留在活人身上并不好。易晃说过,如果放任下去,早晚有一天,她会死得无声无息。现在她身上的气趋于平衡,但如果想恢复过来,就不能再接触这些事了。

    孟灵儿的事就在她眼前,所以她不能放着不管。

    现在这样……是不是更好呢……

    可秦青心里并不轻松。

    她总觉得,如果在此时抱着独善其身的想法,对孟灵儿视而不见,那她可能会失去更重要的东西。

    “是‘善’念。”方域在听了她乱七八糟的心事后,笑着对她说:“我很喜欢你这样想。虽然从另一方面说,我更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但是你的坚持也很美好啊。”

    在接到秦青的电话后,他在晚上下班后开着车到了杉誉大学,现在两人就坐在车里说话。

    秦青靠在他身上。

    “其实我觉得自己有些伪善。”她的心里装了很多事,太复杂了,有时会让她窒息。“如果我真的想救她,或许应该早些告诉她?或者我应该坚持去找她,说服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她想避开我,我就能心安理得的视而不见。”

    “你没有心安理得。”方域理了理她的头发,“你不是正在烦恼吗?不过,青青,你不能把别人的事全都算成自己的责任。别人的生死福祸,你看到后,凭着本心提醒一句已经够了。因为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既然她不要你帮忙,那你就不必非要去帮她。”

    秦青低低的叹了口气:“但是……这样下去……她很可能……”

    ——就是死路一条了。

    孟得威请孟灵儿的几个主要课的老师吃了饭,孟灵儿几门主课的学分也都够了,只要最后到校参加考试并过关就没问题了。

    孟灵儿请了假,理由是孟得威替她找了个实习公司要去上班。

    但事实上,那天后她就呆在家里了。

    奇怪的是孟得威并不在家,家里只有孟灵儿和她妈妈。

    “爸爸去哪儿了?”孟灵儿把水端给妈妈。

    她妈妈,潘淑群接过水杯,低头默默喝水,说:“不用管你爸了。你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中午随便做点吃吧。”

    佛像已经扔了,家里的气氛却没有变好。

    孟灵儿回家时还以为会是跟父母一起共渡难关,没想到爸爸根本不回家,只打电话回来,到今天一天都未必有一个电话。

    她想问妈妈,可妈妈也很冷淡,问她爸爸的事,她不是说不知道,就是说让孟灵儿打电话给爸爸。

    亲戚们偶尔也会打电话来,但父母却不让他们再来了。潘淑群还在卧床,她是小产,虽然清宫比较干净,但到现在还会有流,腰也根本直不起来。家务就更别提了,孟灵儿只会做饭,刷碗,收拾房间还是不太熟练的。

    孟灵儿看妈妈躺下背对着她睡觉了,只好去厨房。她经过客厅,看到茶几和沙发上的报纸、杂志、零食包装纸什么的,还有脱下来的衣服,地上也有好几双没放起来的鞋子,桌子上蒙着薄薄的一层灰。

    她也想打扫卫生,但是就算用吸尘器吸一下地,潘淑群都会说声音太吵,让她不要干。

    冰箱里空荡荡的,最后孟灵儿只能用剩下的洋葱把鸡蛋炒了,用电饭锅做了一锅米饭。她把饭端给潘淑群时,说:“妈妈,家里什么菜都没了,我去买吧?”

    潘淑群说,“上网下单,让他们送吧。”

    其实孟灵儿只是想出去转转,她都在家里待了一星期了。

    不过这一星期什么也没发生。一开始她还忍不住一直想秦青说的话,可她什么也没看到,这一星期也没出事,在心里就觉得秦青当时说的肯定是瞎说的。

    当然,她也不是完全不信,就是觉得秦青肯定危言耸听,故意说得很严重来吓唬人。

    现在最让她不安的反而是家里奇怪的气氛。

    吃完饭后,她把碗盘拿到厨房,打算攒一天再用洗碗机。

    回到卧室,看到潘淑群没躺下,而是靠在床上刷ipad,孟灵儿走过去坐在床沿上,把她放在心里好几天的一个问题问出来:“妈,”她声音放轻放柔,抱住潘淑群的胳膊,小声说:“爸是不是因为……因为小宝宝没了,所以才不想回家?”

    潘淑群回头看她,女儿大了,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糊弄了。她放下手里的ipad,摸摸她的头,轻轻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孟灵儿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就不会笑了。

    对她来说,爸爸会这样,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潘淑群笑了一下,把女儿搂到怀里,说:“我是这样想的。孩子没了,他可能是有点失望。但不回家……也不只是这一个原因。可能只是不想回家,害怕回家。”

    “害怕?”孟灵儿抬起头,“爸害怕什么?”她突然想起自己身边跟着的东西!脸色发白了。

    潘淑群回忆起那一晚,孟得威看她的眼神。她坐直了一点,认真的问孟灵儿:“灵儿,你那个同学的电话,你有吗?”

    “……有。”孟灵儿从兜里掏出手机,她知道妈妈指的是秦青。

    “你给她打一个。”潘淑群看着她说。

    “说什么呢?”孟灵儿是找别人偷偷问到秦青的手机号的,存下来以防万一。但她从没想过真的去拨这个号码。她从通讯录中找到秦青后,按着她的号码,犹豫不决。

    “问问……问问你的事。”潘淑群说,“你把家里的事仔细告诉她,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孟灵儿迟疑的按下号码,“……她会有办法吗?妈,我觉得……”可迎着妈妈的目光,她就知道,这个电话必须要打。

    因为妈妈是认真的。她相信秦青的话。

    可秦青没有接电话。

    孟灵儿打了三个都没接。

    “可能正在上课。”她握着手机,反而有点失望了。

    潘淑群也很失望。孟灵儿看得出来,她急切的想补救一下,说:“我给她发个信息吧。”她把话编辑了一下,给秦青发了条短信,想了想,又在上回的私聊窗口中发了一条。

    都发完了,孟灵儿才问潘淑群,“妈,你相信秦青的话吗?”

    潘淑群:“信不信……也不好说。但就算不信,也可以听听她说什么。”

    但孟灵儿知道,妈妈是相信秦青的。

    她说:“可是妈,我回来这都一个多星期了,什么也没发生啊。照秦青说的有东西跟着我,它们都跟这么久了,为什么……”为什么不害她呢?

    所以,根本就不可信嘛。

    潘淑群笑了一下,温柔的望着孟灵儿:“好了,不信就不信。你去上网吧,我睡一会儿。”

    孟灵儿被打发走了,心里还是不太舒服。她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上网,偶尔看一看班级群里说什么。她现在都是隐身登录,怕别人问她实习公司的事。

    六点多时,她想着该去做晚饭了,突然看到手机响了。她以为是秦青回的电话,赶紧接起来,结果是孟得威。

    背景的时间很吵。

    “爸,你在哪儿呢?”孟灵儿轻声抱怨,又不敢发太大火,她真的害怕爸爸就不要她们母女,不回家了。

    “机场。爸快到家了。”孟得威的声音有点沙哑,“你和你妈这几天在家没事吧?”

    “没事。爸,你……你去外地了?”孟灵儿问。

    “去了趟泰国。行了,剩下的回家再说。”孟得威把电话挂了。

    孟灵儿顾不上做饭,先去妈妈的卧室。

    潘淑群听到声音了,看她过来就问:“谁的电话?”

    “是爸!爸说他去泰国了!刚回来!刚到机场!”孟灵儿很吃惊,“妈!爸都不告诉我们自己去泰国了!他去干什么啊?还愿?”

    潘淑群坐起来,孟灵儿被刺激的有点语无伦次,“他一个人去还愿?他当时许的是三跪九叩,可、我当时不是许过愿保佑家人了吗?”

    潘淑群说:“等他回来再问他吧。家里没菜,你叫几个菜来。”

    孟灵儿既如释重负,又有点着急紧张。赶在孟得威回家前,她叫了外卖,还把客厅收拾了一下。潘淑群也从卧室出来了,坐在沙发上等。

    两个小时后,孟得威才到家。

    “堵车。”孟得威一身风尘,仿佛身上还带着异国的香气。“堵得厉害。”他说。

    可最让潘淑群与孟灵儿吃惊的是,他扛进门了一个木头钉的箱子。

    “这是我托运的东西。”他说,把这个放在客厅后关上门。

    孟灵儿浑身汗毛直竖,不由自主的退到窗户边上。

    潘淑群问他:“你……不会从泰国买回了尊佛像吧?”

    孟得威喘了口气,点头。

    他说:“原来那个佛,也不知是什么佛。我之后在网上查了很久,这次去泰国也找,结果没有找到那个佛到底是什么佛,佛寺又在哪里。估计那不是真正的佛像,而是信徒雕刻的佛像。虽然也可以用来祈祷,但不是真佛、正佛。”

    这种东西在旅游纪念品市场倒是很受欢迎,手工制作、独特设计什么的。

    但因为不是正佛,就没有祂的寺庙,甚至也没有名字。孟得威在知道之后心里就不太舒服,他请教了当地著名的僧人,僧人给他出的主意就是从今日起,信仰一个真佛就可以从此百邪不侵了。

    所以,孟得威才千里迢迢的把买的佛像带回来,准备供在家里。

    潘淑群怀疑的问:“有用?”

    孟得威也不是很有信心,“试试看吧。反正……除了我撞个车,你流了产之外,家里也没出别的事。说不定一切都是巧合。”

    潘淑群却不太相信这佛像真会那么灵验。在听到家里原来那尊不是真佛后,她反而明白祂为什么会灵验了。

    因为,祂想要信徒啊。

    真佛有那么多信徒,还会在意他们这三个临时抱佛脚的人吗?

    孟灵儿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寒。

    孟得威把木箱子拆开,把佛像抱出来。

    是一尊如来佛。

    孟得威把佛像放在客厅里,因为别的房间都放不了它。孟灵儿立刻避到了自己的卧室,听着客厅里妈妈和爸爸说话。

    “你是几号去的?”潘淑群问。

    “五号走的。”

    “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唉,说了还不是让你着急?”孟得威说,“我去之前也没想过要再买尊佛像回来。我想的是到那里找到佛像的寺庙,三跪九叩就完了。谁知道后面这么麻烦!”

    孟灵儿抱住胳膊,觉得自己的反应特别奇怪。

    这时电话响了,是秦青,她赶紧接起来。

    秦青是犹豫了一下才把电话打过去的。

    “喂……”她刚喂了一声,那边孟灵儿就抢话道:“我爸把佛像扔了,然后他又去泰国请回来一尊如来佛,我、我一见如来佛就浑身发冷,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秦青想了一下,说:“我对这个没有研究……只是猜测。你爸许的愿只是三跪九叩,而你许的愿是减寿十年……你的愿更贴近自身。我打个比方,你爸的愿大概就是见到佛像鞠个躬,你的愿望就像是切下一块肉给佛像。”

    孟灵儿打了个哆嗦,颤抖着问:“什……什么意思?”

    “……”秦青,“那尊佛,可能已经把你当成所有物了。”